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蠢蠢
    程沂听了冷笑。

    三房从来都是墙头草,之前又是告诉他们程许将迎娶闵家嫡长女的消息,又是暗示他们程许喜欢的是周少瑾,又是把人引到山洞来……他们冒险在程许的酒里下了迷幻药,想让程许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之下轻薄轻薄周少瑾,然后他们趁机撞破,逼着长房让出宗子之位,就算不能让出宗子之位,也要抓了程许一个把柄,以图后事。没想到三房看着情况不对就把自己推了个一干二净,还在这里义正词严地两边讨好,难道这商贾做久了,就只重利益不重亲情了?

    真是伪善!

    但到底是谁把程许打成这样的呢?

    程沂怀疑是程池身边的那个叫集萤的婢女。

    她之前不是把四房的程诣打伤了吗?

    可程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也太不合理了。

    程许出有什么事,最丢人的可是长房。

    而且就算程许失去了宗子之位,程池是“水”字辈里的老幺,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做这个宗子,他这么做百弊而无一利,他又是个绝顶聪明之人……

    程沂想不透。

    但他更不喜欢曾经的同盟者赤、裸裸的背叛。

    他张嘴就要反驳。

    《一〈本读《小说 ybdu

    有人狠狠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循迹望过去,看见了儿子程识不停地朝着他使眼色,示意他什么也不要说。

    这怎么能行!

    过了这个村哪还有这个店!

    无论如何也要让周少瑾指责程许对她不轨才行!

    程识没想到父亲这次会忍不住,居然把二房的意图全都暴露在了众人之前。

    难怪高祖父让他有些事能对父亲言明就言明。不能言明就不要说了。

    父亲久在金陵城,被金陵城里的那些人奉承惯了,遇事不免变得有些自大起来。

    可这屋里除了程汶父亲和那个旁支程举,谁又是省油的灯!

    把周少瑾逼急了,等到周镇出面,他们唯有涎着脸给周镇赔不是了。

    那脸可就丢大了!

    程识见父亲程沂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要和程泸争辩,只得硬着头皮站了出来,道:“爹,现在嘉善的身体要紧。有什么事。等大夫来了再说。”一面说,一面又狠狠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程沂一时间还是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言辞有些过激了,但曾祖父一而再,再而三是叮嘱他有什么事要和儿子多商量。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程沔松了口气。

    若是二房和长房真的闹起来。遭殃的可是他们四房和五房——站在谁那边也不好。

    他忙呵斥一直站在他身边沉默不语的程诰和程诣:“你们两个傻傻忤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然后让人悄悄地抬架软轿过来,把你们的从兄送到寒碧山房去。”

    程诰和程诣可都憋着口气呢!

    明明是程许轻薄少瑾不成被少瑾揍了一顿,怎么到袁夫人嘴里就成了少瑾的错?

    好在是池叔父和郭老夫人什么也没有说。不然就算是有长辈在这里,他们拼了个“不孝”的罪名也要说几句话的。

    听了父亲的嘱咐,两人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分头行事,一个去催大夫,一个指使着小厮去抬软轿。

    程汶见了呵呵地笑了几声,觉得该自己出面说几句话的时候了。他道:“池从弟,你也别不高兴,嘉善是什么人,我们谁不知道?要说他做了什么失德的事,打死我也不相信。周家侄女呢,又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也是个懂事守礼的好孩子。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对误会,一定都是误会!等到嘉善醒过来,解释清楚就好了。”

    又是个和稀泥的!

    程沂气得眼睛都红了。

    程池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程泸一眼,神色间更显冷淡了,道:“既然大家都觉得是场误会,嘉善怎么醉得不醒人事,独自一个人坐在了山洞里;周家侄女又怎么那么巧撞到嘉善……我就不掘地三尺地去查了,大家都散了吧!都这样挤在山洞里,于嘉善的病情也不好!”

    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泸皱眉。

    程沂、程识和程证却心中一悸!

    程池这是在威胁他们吧?

    难道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程识和程证细细地想着从吴宝璋尖叫到他们引了众人往山洞来时程池的一举动。

    好像并没有什么异样……或者是自己太敏感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程汶想到自己许诺给外室的一千两银了还指望着程池给他指条明路时,立刻狗腿地道:“是啊!是啊!池从弟说得对。既然沂从兄说不可能有外面的人进来,那就是府里的人了。这府里一个萝卜一个坑,谁还能跑了不成?等嘉善醒过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就全都知道了!我们都散了吧,散了吧!”说着,推了儿子程诺一把,道,“还不领着你的媳妇回去。一个女人家的,不在家里好生呆着,满院子的乱跑做什么?”

    吴宝璋听着心里一跳。

    这件事就这样完了?

    花了那么多的精力,用了那么多的心思,周少瑾连根头发丝都没有落就这样完了!

    她咬了咬唇,飞快地睃了程辂一眼,满腹的不甘。

    程辂低着头,眼角眉梢全是冷冽。

    程许真是好命,居然逃脱了二房、三房的算计。不过,出了这样的事,周少瑾肯定是在九如巷呆不下去了。二房、三房自然是暴跳如雷,可对他来说。却是达到了目的。至于说程许,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再这样昏庸下去,能逃得过这一次,却未必能逃得过下一次。

    大家走着瞧好了!

    他捏了捏拳。

    程诺已推着吴宝璋往外走。

    他虽然不怎么灵光,可父母常年的争吵,已让他有种本能的警觉。

    这次他就感觉要出大事了。

    留在这里太不安全了!

    而且他还要回去之后好好地问问妻子,大家都好好地呆在各自的屋里等程诰和新娘子去问安,怎么她就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了?

    程举原还想看看热闹。见周少瑾走了。没有了美人可看,那些长辈的神色又太过严肃,他心中也暗生不好之感,索性悄悄地随着程诺走了。

    程汶也想走。可程诣带着小厮抬了软轿过来。

    做为叔叔。他总得关心一下情况不明的侄儿吧?

    更何况程池还在一旁站着呢!

    他捏着鼻子去了寒碧山房。

    郭老夫人的内室程沂等人不方便进去。就都随着程池在穿堂坐下。

    不一会,程诰和一个管事陪着周大夫喘着气小跑了进来。

    程沂几个全都站了起来。

    程池却稳坐如山。

    程沂几个又讪讪然地坐了下来。

    周大夫草草地给众人行了个礼,就随着碧玉进了郭老夫人的内室。

    过了大约两柱香的功夫。碧玉出来传话:“周大夫说是误食了类似五石散之类的东西,等药性过去了就好了。如今开了两副清心的药剂,明天再过来复诊。”

    程泸讶然,道,“如今还有这种东西?我只在书上看见过。”

    程证此时才瞥了程识一眼。

    却看见程沂朝自己的儿子望去。

    程证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程识做什么事的时候还有个父亲能帮衬一下,他呢?父亲不拖他的后腿他就得念阿弥陀佛了!

    想到这些,他心中又是一凛。

    程识居然能弄到这种东西。

    他还以为程识只是把程许灌醉了。

    周大夫能诊出这些东西也算是挺厉害的。

    此时沂伯父和识从兄心里一定很忐忑吧?刚才池叔父问大家的那番话可是别有所指的!还好他没有去出这个风头。如果让长房惦记上了,他哪里还有活路!

    程汶是知道这个东西的。

    青楼里偶尔会用来助兴。

    虽然名字各有不同,但东西是一样的。

    难怪程许刚才会神思不清了。

    他不以为然地道:“我看也不用问什么了!定时嘉善误食了那东西,所以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等人醒了解释清楚就行了。小辈的事,我们就别掺合了!”一副就此打住,各自快点散的模样。要知道,他屋里还藏了一包那东西,万一这药是有人从他屋里偷的又被查了出来,他可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程沂额头青筋直冒。

    程汶这个草包,就没有一桩事做到点子上。

    这个时候不把这件事弄清楚了,等他们一走,那程许可就是一点错也没有了!

    他很想骂程汶一顿,可想到那药有可能是儿子程识下的,想到远在京城怕位例九卿的程泾,他顿时又没有了那胆量……强笑着道:“嘉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程沔却不能让这件事就这样糊弄过去。

    程许那一声“少瑾”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如若两人只是普通的表兄妹,程许就算是喜欢周少瑾,也应该喊“表妹”才是,怎么会喊周少瑾的闺名。

    见众人都是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朝着程池拱了拱手,道:“池从弟,嘉善怎会服那种东西?又怎么一个人呆在山洞里,还请你查个清楚才是。周家姑爷把孩子托付给我们,我们怎么也要给周家姑爷一个交待才是。”

    他很笃定地知道,周少瑾不可能把程许打成那个样子,所以说起话来就格外的理直气壮。

    ※

    兄弟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o(∩_∩)o~

    明天继续是这个时候。

    ps:这段时间太忙了,欠了很多更,粉红票番翻的最后一天,还是厚着脸皮上来向大家求粉红票,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