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打人
    集萤气得脸都红了,指着程许道:“刚才春晚去跟我说,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还真是个人渣!亏你还是解元郎。要不是我相信少瑾决不会信口开河,恐怕少瑾就要被你欺负了!”说着,想到刚才的情景,要不是自己还会点拳脚功夫,几个弱质女孩哪里能拦得住程许?那少瑾岂不是要被他羞辱?

    出这种事,柔弱的少瑾除了一死哪里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集萤脑子嗡嗡直响,觉自己的那一拳一脚真是打得太轻了,忍不住把周少瑾往春晚的怀里一塞,上前揪起程许就劈头盖脸揍了起来。

    程许迷迷瞪瞪的,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本能地抵抗着,神色间还是显得有些茫然,并不是集萤的对手。不一会,他的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了,鼻子流着血,嘴角也破了。

    翠环看着吓得呆若木鸡,好一会才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去拉集萤,可集萤的表情非常的凶狠,她既没有办法近身,也有些害怕,只好转了头去求周少瑾:“二表小姐,您快让集萤姑娘别打了!那可是长房的长子嫡孙,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集萤姑娘只怕会被发卖出去……”这话说出口,翠环自己都不相信——集萤只要是动了手,程家就已经没有了她的立足。一.本。读。小说 xstxt之地,更不要说已经把程许打伤了,而且还伤成了如此模样……想到集萤和她一样,都是婢女。她顿生同病相怜之感,急切地道:“二表小姐,趁着大家还没有发现,您赶紧让集萤跑了吧!她是四老爷贴身的大丫鬟,等过了这一茬再去求求四老爷,四老爷长情,待身边的人都很好,只盼着四老爷能大发善心,让集萤捡了一条命回来……”

    周少瑾紧紧地抓着春晚的手臂,静静地站在那里。对翠环的话置若罔闻。

    翠环心里“咯噔”一下。

    二表小姐不会被吓傻了吧!

    她抬头就朝周少瑾望去。

    周少瑾原来清澈如水的眸子此时却黑漆漆的。泛着幽幽的清光,深沉如潭。

    翠环不由打了个寒颤,到了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站在旁边观看的三个人都诡异地保持了沉默。

    山洞里全是集萤揍程许的动静。

    “真是个人渣!连亲戚的主意你也打!你这是要逼死少瑾不成?”

    “你混蛋!”程许低声地道,毫无章法地还着手。

    集萤轻轻松松地就避开了程许的拳头。朝着程许就是一拳。

    周少瑾第一次发现。原来拳头落在人的身上是“嘭”的声音。

    这声音。真好听!

    她早就该揍程许一顿了。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

    集萤帮她报了仇!

    她心里像有张帆似的扬了起来。

    甚至有脱胎换骨,扬眉吐气之感!

    这才是她得重生的意义吧!

    周少瑾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春晚的脸色却渐渐发白。

    二小姐借口让她去给关老太太拿坎肩,实际上是让她去给集萤通风报信。说许大爷在前面拦二小姐,二小姐怕自己挣脱不了许大爷的纠缠,惊动了长辈闹出笑话来被人诟语,请集萤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护送她们去杏榴园……她还以为许大爷不过是说些不靠谱的话来,还颇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没有必须把这件事闹得让听鹂馆的人也知道了丢人,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许大爷这次竟然得寸进尺,对二小姐动手动脚起来。

    若是当时二小姐的表情不是那么严肃,若是她对二小姐少了些许的尊重,对二小姐的话阳奉阴违,在集萤觉得二小姐小题大人的时候没有极力地说服集茧……会发生什么事,春晚根本不敢继续往下想!

    可把许大爷打成了这样……翠环的担心却不无道理。

    她不禁揽住了周少瑾的肩膀。

    春晚这才惊讶地发现,周少瑾在发抖。

    “二小姐!”她忙道,“没事了!没事了!您别害怕!今天发生的事我和翠环都知道了。大不了我们回保定府去,带着集萤一块回去。老爷和大小姐肯定会为二小姐做主的!”

    话说到这里,她陡然意识到,她们现在是在九如巷,身边的丫鬟婆子媳妇子全都是九如巷的人,她们想回保定府,也要能走出去才是!

    春晚想也没想,放开周少瑾就朝着翠环跪了下去:“好姐姐,求您救我和我们家二小姐一命!”

    翠环吓了一大跳,知道春晚此时求她只怕是件关系到她身家性命的事。可她和春晚抬头不见低头见,平时也是姐妹相称,这时候骤然翻脸,并没有经历过什么事的翠环还做不出来。

    她脸涨得通红,神色挣扎着去拉春晚:“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却是一句承诺的话也不敢说。

    春晚心里明镜似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她无意让翠环为难,忙道:“好姐姐,这件事只怕是不能善后了。我只求姐姐趁着大家还没有发现,赶快给我们家的管事马富山报个信。若是老安人她们问起来,我就说姐姐急着要去给证大爷拿那半刀澄心纸,指了路就去了外院……姐姐的大恩大德,不仅我记得,我们二小姐,大小姐记得,就是我们家老爷和太太,也一定会报答姐姐的!”说完,就咚咚咚地给翠环磕起头来。

    翠环心中一凛,看春晚的眼色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么短的时间,能说出这样一软硬兼施的话来,想了个这样周全的点子,春晚这个周家二表小姐身边的大丫鬟不简单。

    只要是不简单的人,就不可能没落的时候。

    何况周老爷对自己的两个女儿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她若是帮了她们这个帮,正如春晚说的,周老爷的确不会亏待她,怎么也会保着她的性命的。更重要的是,她也因此而全了姐妹之间的情谊。就是笳小姐问起来,她也可以答得理直气壮,免得笳小姐觉得她是个没有风骨的人。

    翠环立刻就做了决定。

    她道:“你放心。我这就去给马富山报信。主辱仆死。我也是在笳小姐面前当差的,这个道理我懂。”

    春晚悬着的心落了地。

    她拔下前几天周少瑾赐给她的点翠祥云簪子就递给了翠环:“姐姐,这个给你打点门房的用。”

    “不用!”翠环一旦做了决定。也是个非常爽利的人。道,“你我姐妹,计较这些就没意思了。多的话你也别说了,我这就去!”

    春晚点头。

    翠环一溜烟地跑了。

    春晚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长长地吁了口气。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安慰周少瑾。

    谁知道周少瑾却泪盈于睫地望着她。

    她心中一急。忙道:“二小姐,怎么了?”

    “没事,没事。”周少瑾抱住了春晚。愧疚道,“我对不起你!”

    这么好的春晚,她前世却把她丢在了九如巷。

    跟着失了错的主子,还被无情地抛弃,能有什么好前程?

    春晚以为周少瑾是为了刚才的事向她道歉,她抿了嘴笑,道:“连翠环都知道主辱仆死,我跟了二小姐这么多年,没道理我不知道啊!”

    是啊!

    春晚一直都是那么的好,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周少瑾微微地笑,柔声道:“你不用担心。程家的人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还有池舅舅呢!不过,去给马富山家的报个信也好。事已至此,我们不可能再在九如巷待下去了,正好去保定府过年。”

    也免得眼睁睁地看着池舅舅娶妻生子。

    难道四老爷就不是程家的人?

    春晚腹诽着,见周少瑾神色间全是对程池的信任,又想着翠环已经去通知马富山了,那些扫兴的话就没有说。

    那边集萤见程许瘫在地没有了还手之力,心里听怒气这才消散了一些,踢了程许两脚,这才收了手,问周少瑾道:“你有什么打算?”

    周少瑾正要说话,洞口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山洞里的人朝外望去,正好看见了吴宝璋那张惊愕不已的脸。

    她是来看自己热闹的吧?

    现在热闹没看见,却看见了程许的丑态,还尖叫着把别人引了来,以袁夫人的性子,只怕不会放过她?

    周少瑾陡然觉得心情愉快。

    前世让吴宝璋逃脱了,今生她却自己来趟了这淌浑水,又怨得了谁?

    集萤皱眉。

    周少瑾忙道:“你先走吧!等会就应该有人来了。”说不定,那些人早就等在半路上了,就等吴宝璋这声尖叫了。“等会我来应付好了!”

    那些人敢这样算计她,不就是看她柔弱可欺吗?

    那她就直接面对好了。

    反正她也在九如巷呆不下去了。

    她也不想在九如巷呆下去了。

    集萤正要拍胸说自己不怕,有小石子弹中了她的后颈,她身如鬼魅地转身,看见了怀山那张千年不变老脸。

    四爷就在附近!

    她心中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

    实际上她只要阻止程许就可以了,可看到程许的样子,她没能忍住……不知道四爷会不会责怪自己?程许毕竟是他的侄儿……不过,就算是四爷责怪自己,自己也有话说,既然怀山看见了都不管,他凭什么责怪自己把程许狠狠地揍了一顿!

    集萤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怀山就朝着她做了个手势。

    集萤立马气得不行。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准备了一天,结果领导说明天来,明天只有继续一更,时间不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