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山洞
    程诰已经成亲,周少瑾再也没有了借口长时间滞留在四房。

    今天程许在外院午膳,她饶幸避开了,那明天呢?后天呢?

    程许是郭老夫人的嫡孙,他来拜见郭老夫人是孝道,她难道还能拦着不成?

    就是郭老夫人那里,年事已高,正是盼着子孙满堂承欢膝下的时候,时间长了,只怕也会生出些许的怨怼来。

    真到了不得不走的地步。

    等送走了程诰夫妻,周少瑾见袁氏一副有话要对郭老夫人说的样子,就起身回了浮翠阁。

    春晚笑道:“二小姐快歇个午觉吧!免得等会去了嘉树堂没有精神。”

    因要留了程诰夫妻在寒碧山房午膳,郭老夫人这边就派了人去给关老太太报了个信。关老太太则请了郭老夫人晚上去嘉树堂用晚膳,说是来的客人下午都陆陆续续地回去了。新媳妇进门的第一顿饭想请长房的人一块聚一聚。

    郭老夫人高兴地答应。

    等会周少瑾也要跟着一起去。

    周少瑾哪里还睡得着,她坐在临窗的太师椅上,低声道:“我打会络子再睡。”

    春晚忍不住道:“您这是给谁打得络子?急着要吗?”

    周少瑾半真半假地道:“是给池舅舅打得扇络,南屏姑娘托得我,我想早点打完,开始给外甥做小衣裳。”

    春晚释然,笑道:“那我去给您沏杯浓一点的茶吗?”

    周少瑾笑着应了。

    小檀欢快地走了进来,道:“二表小姐。笳小姐身边的翠环姑娘过来了。”

    她过来干什么?

    周少瑾思忖着,让小檀带了她进来。

    她屈膝给周少瑾行了礼,道:“二表小姐,我们家请你去趟满芳亭。”

    周少瑾讶然:“去满芳亭做什么?”

    那是离寒碧山房不远的一个凉亭,在湖边,盛夏时节站在那里可以看见绿叶连天,荷花亭立。可此时却是秋季,满湖残花,风吹过来已带着寒意。

    翠环笑道:“我们家。她在那里等您,然后一起去杏榴园。

    杏榴园是程诰的新房。

    周少瑾笑了起来,一面收拾东西一面道:“诰大奶奶可知道你们家小姐要过去?”

    “知道!”翠环手脚伶俐地上前帮她收着针线,道,“时间还是诰大奶奶定的。说是怕再晚了要用晚膳了。”

    周少瑾笑着点头,换了件衣裳。想了想,吩咐春晚帮她包了几盒点心,这才跟着翠环往满芳亭去。

    她们穿过一片曲径通幽的竹林往西去,走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周少瑾就发现小径旁不时可以看见几块形态迥异的太湖石。

    她不由打住了脚步。

    在江南的园林里,竹林的小径旁若是出现了这种太湖石。通常再往前,就会看见一座太湖石磊成的石林或是假山。

    翠环不解地望着周少瑾。

    周少瑾道:“你怎么想到往这里走?”

    翠环道:“证大爷说走这边比较近!”

    周少瑾一下子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

    她过一会才轻声地道:“既是笳表姐约我。怎么又扯出了证大爷?”

    翠环笑道:“我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证大爷,证大爷刚从外面回来,说是把几张澄心纸落在了外院的书房,让我去跟外院书院的小厮拿。笳小姐还等着我呢!我当时就犹豫了一下。证大爷就问我有什么事。我想这也不是件什么不好的事,加之又不敢在证大爷面前说谎,就告诉了证大爷。证大爷就指了我这条路,让我快去快回。帮他把澄心纸送到玲珑馆去。”她说着,面露困惑。道,“二表小姐,有什么不对的吗?”

    是啊!

    有什么不对?

    程笳去杏榴园是和她临时起意决定的,程笳向来怕郭老夫人,让翠环请她到满芳亭汇合,翠环无意间遇到了程证,程证指了一条小路给她……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如果不是看见小径旁的太湖石,如果不是看见这片竹林,如果她没有前世的记忆……

    周少瑾站在枝叶婆娑的竹林中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沉声道:“你在前面带路吧!”

    翠环应“好”,脸上是却是狐疑。

    周少瑾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有些事,该来的还是会来!

    只是她再也不是前世那个胆小懦弱的周少瑾,不是那个出了事就会先找自己错误的周少瑾了!

    她对春晚耳语了几句。

    春晚大惊失色。

    周少瑾一言不发地望着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星子般清冷。

    春晚咬了咬牙,狠狠地点点头,道:“小姐,您放心,我这就去拿。”

    周少瑾点了点头,看着春晚出了竹林。

    走了几步发现周少瑾并没有跟上的翠环忙折了回来,望着春晚消失的背影,她不由道:“二表小姐,您这是……”

    “我想起来给老安人的坎肩做好了,让春晚回去拿了一并带过去。”周少瑾笑道,藏在衣袖下的手却紧紧地攥成了拳。

    但愿她是错的!

    但愿这只是她的臆想!

    周少瑾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翠环就和她闲聊起来:“二表小姐,您又做绣活了?上次给您给我们家小姐绣的那对炕屏大家都说好。二表小姐,您怎么想到给我们家小姐绣炕屏?洛阳是不是睡炕?不能睡床吗?”

    她会跟着程笳嫁出去,李家是个怎样的情景,她比程笳更想知道。

    周少瑾和她说着话:“我没有去过洛阳,不知道那边是个怎样的情景。不过听说过黄河都睡炕。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跟着笳表姐过去之后,有空的时候不妨写信回来,让家里的仆妇也见识见识……”

    翠环听着,不由在心里纳闷。

    天气这么凉爽,怎么二表小姐的额头上却冒出细汗来?

    她正想问一句,春晚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二,二小姐,坎肩拿到了!”说完,好像怕周少瑾不相信似的。把手中的坎肩抖给周少瑾看。

    周少瑾笑了笑。

    翠环更加奇怪了。

    怎么二表小姐的笑容这么勉强?

    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翠环觉得自己应该关心一下,谁知道周少瑾已率先朝前去:“别让笳表姐等急了。”

    也是。

    程笳脾气急躁,最不耐烦等人的。

    翠环只有把话藏在了心里,跟着周少瑾急急向前行去。

    转眼间她们就看见了太湖石假山。

    长着青苔的青石板蜿蜒向上,白色的野花摇拽其旁,充满了野趣。

    周少瑾的脸色发白。

    她还记得。前世和程笳走上去的时候,她差点被青苔滑倒。

    又到了那个山洞吗?

    周少瑾从来不敢去想那些细节。

    只觉得四肢百骸已开始隐隐作痛。

    她一步步地往上走,每走一步,都好像踏在刀尖上,凌迟般的痛。

    山洞阴暗,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

    有人坐在那边洞口的青石板上。捂着胸呻、吟。

    秋日下午的阳光被参天的大树遮挡住,只能分辩出是个男子的轮廓。

    春晚没有作声。手紧紧地捏住了帕子。

    翠环却大吃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去,喝道:“是谁在那里?”

    男子抬头,依稀可见英俊模样。

    “是,是许大爷!”翠环如释重负,上前屈膝行礼。

    程许满身酒气,呆呆地坐在那里。像个泥塑的人,没有一点反应。

    翠环又上前几步。温声道:“许大爷,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您的随从呢?”

    程许望着她,表情呆滞。

    翠环叹气,转身对周少瑾道:“二表小姐,许大爷喝多了,可能是怕在长辈面前失态,所以一个人藏在这里。您要不要在这里看着许大爷?我去把欢喜找来。”

    莫名的,周少瑾想笑。

    前世,也是这样。

    程笳跳着脚对程许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说过这话之后,她和翠环一样,以为程许喝多了藏在了这里,让周少瑾看着他一点,她去把程许贴身的小厮找来。

    她是怎么做的呢?

    傻傻地走了过去。

    然后程许一把就抱住了她……

    程笳尖叫着拍打着程许,要把程许从她身上拉开……可程许却怎么也不放手,任她哭,任她求饶,任她咒骂……

    这一世,领她来的人换成了翠环。

    主仆却说出了同样的话,做出了同样的事。

    周少瑾只觉得好笑。

    她慢慢地朝着程许走过去。

    心像浸在冰水里,从心里凉到指尖。

    程许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一股酒臭袭来。

    周少瑾心中一翻,“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二表小姐!”还没有走远的翠环担心地跑了过来。

    只是还没有等她近身,程许已把周少瑾朝怀里拉,嘴里还嘟呶着:“你是少瑾,我知道,你是少瑾……”

    周少瑾没有像前世那样被吓傻了,而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很恶心地一把将他推开。

    尽管如此,她的手腕还是被程许死死地箍住,怎么也争脱不了。

    春晚冲了上去,挡在了程许和周少瑾的中间。

    周少瑾这才觉得手腕像被捏断了般钻心的痛。

    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嘶声道:“程许,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两世为人,这句话在她心里盘旋了良久,她也没有找到答应。

    程许动作一顿。

    有人冲了进来,朝着程许的脸就是一拳,喝道:“人渣!”

    程许趔趔趄趄后退,就是不愿意松开周少瑾的手,连带着周少瑾差点就跌到他的怀里。

    来人眼明手快地把周少瑾抱在了怀里,踹了程许一脚。

    程许“哎呀”一声,捂住了胸口,这才松开了周少瑾。

    周少瑾觉得自己半个身子都麻了,情不自禁地躲进了来人的怀里,喊了声“集萤”。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ps:明天上级单位要来检查,时间没办法掌握,更新定在晚上十一点左右。但我会尽量提前的。

    &nb(n_n)o~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