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认亲
    翌日,周少瑾和往常一样卯初时分就起了床。

    春晚不由劝她:“您昨天晚上打络子打到敲了三更鼓才歇下,老夫人那边又不用您去晨昏定省,您起得这么早做什么?还是再睡会吧?”

    周少瑾睡不着,笑道:“已经习惯了这么早起来,你让我再睡也睡不着。不如起来打会络子!”

    前些日子不是推迟到了卯正才起吗?

    春晚愕然,道:“您还打络子啊!仔细眼睛!”

    “没事。”周少瑾笑道,“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

    二小姐毕竟大了,有些事也不是她们这些做仆妇的能帮着拿主意的。

    春晚只好劝道:“那您要是觉得有累了可一定要歇歇,不能硬撑着。若是大小姐知道了,定会责怪奴婢没有照顾好二小姐的!。”

    周少瑾朝着她笑了笑,不置可否。

    春晚只能在心里叹着气,去吩咐厨房的帮周少瑾准备早膳。

    程笳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少瑾!少瑾!”

    远远的,浮翠阁的人就听到她雀跃的声音。

    周少瑾一面起身迎了出去,一面笑着对春晚道:“这是怎么了?有好些日子没有看见她这样高兴?”

    春晚打趣道:“怕是昨天得了诰大奶奶的一个大封红。”

    周少瑾笑着点头。

    程笳已跑了过来,佯作不悦地道:“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

    这不是她说话的时候,春晚自然是笑而不语。

    周少瑾则笑道:“我们在说哪里飞了只大麻雀进来,把人耳朵都震聋了!”

    “你才是大麻雀呢!”程笳不依地去揪周少瑾的耳朵。

    周少瑾忙朝后退着躲开了她的手。

    程笳追了过去。

    两人嘻嘻哈哈地进了厅堂。

    程笳见桌上摆着箸,毫不客气地就坐了下来,问春晚:“今天早膳是什么?我要碗什锦豆捞!”

    因周少瑾喜欢吃什锦豆捞。寒碧山房的什锦豆捞不仅做得好,而且什锦的样数也比外面的做得多,程笳吃过一次就喜欢上了,还特意让了三房的厨房过来学。

    周少瑾和她面对面的坐了下来,脸上还有嘻笑未曾褪去,道:“来的早不如来得巧,你倒会挑时间!”

    “那肯定的了!”程笳得意洋洋地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周少瑾扑哧地笑。问她:“看你这么高兴,难道是泸大舅母和你说话了?”

    提起这个程笳的肩膀就垮了,怅然地道:“别提了。我看只能用用李敬的法子了!昨天我凑到我娘跟前去。她也没有看我一眼。”

    周少瑾也为她叹气。

    反倒是程笳比较乐趣,笑道:“我们别说这些伤心的事了。你昨天应该和我一起去新房看新娘子的。诰表嫂好漂亮的!而且为人也很和善,还给了我一个大的封红!”

    屋里服侍的全都笑了起来。

    程笳不解地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没有,没有。”周少瑾笑着转移了话题。“肯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才这么高兴的吧?”

    程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周少瑾见她一副有话要对自己说的样子,就朝着春晚使了个眼色。

    春晚等人摆好了早膳。就全都退了下去。

    程笳一边用调羹捣着什锦豆捞,一面眉眼带笑地低声对她道:“我娘不是什么也不告诉我吗?我见大家都称赞诰嫂嫂行止得体,就决定去请教她——她不是新嫁娘吗?何家又是诗书传世礼仪世家,我照着她的做。肯定不会出错的。”

    周少瑾展颜微笑,道:“那肯定是的了!”

    程笳见有周少瑾赞同她的观点,兴致就更高了。低声周少瑾商量:“你说,我怎么跟诰嫂嫂说这件事?她会不会笑话我不和知羞?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她相处就好了。现在赶鸭子上架似的。她肯定会觉得我发疯了!”

    非常矛盾的样子。

    “诰表嫂是我大舅母亲自挑选的媳妇,你就算是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也应该相信我大舅母的眼光才是。”这是周少瑾前世的经验之谈,她道,“而且有些事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程笳闻方眼睛发亮,忙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周少瑾笑道:“我能有什么好主意。不过若是换成了我,我就会如诚地把自己的窘境告诉诰表嫂,然后诚心地请教她!”

    程笳迟疑道:“她会不会笑话我啊?”

    这样患得患失的程笳,周少瑾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不禁笑道:“你就是不告诉她,泸大舅母做得那么明显,过些日子她也会知道。你还不如知道她呢!我感觉诰表嫂人不错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程笳道,“你又没和她接触过!”

    周少瑾语塞,顿了顿,道:“上次去下小定,我不是去了的吗?我看诰表嫂的行事作派就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人。”

    程笳又在那里犹豫良久,最后还是下决心道:“那好,我这就去探望诰嫂嫂。”

    周少瑾笑道:“我看你还是等几天再去好了。”

    程笳讶然。

    周少瑾道:“她今天认亲,明天回门,两天后才从浦口回来。”

    可程笳却已是急不可待,道:“哎哟,我先去瞧瞧,说不定诰嫂嫂正无聊着呢!”

    周少瑾只得送了她出门,随后去了寒碧山房给郭老夫人问安。

    双朝贺红,袁氏、程许,甚至是程池都去了大厅认亲,院子里静悄悄的,和程许回来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周少瑾的却好像要把这景象印在心里似的,站在院子里四处打量片刻,这才进了厅堂。

    给郭老夫人问过安之后,她照例陪着郭老夫人去了佛堂念经。

    郭老夫人显得有些心绪不宁。

    周少瑾不无苦涩地想,老夫人接她过来的时候原本是一片好心。谁知道事情却变成了这样,老夫人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吧?

    她是不是主动地提出回保定去,也免得让老夫人和池舅舅为难……

    明明知道应该这么做,可周少瑾就是难开这个口。

    她在心里自己对自己道:这么大事,她总不能就这样仓促地就决定吧?怎么也要跟父亲说一声才好。也免得父亲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和长房生出罅隙来。

    周少瑾决定回到浮翠阁就给父亲写封信。

    碧玉笑着走了进来,道:“新娘子来给老夫人问安了!”

    这么快就过来了!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俱是很意外。两人都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灰。去了厅堂。

    何风萍和程诰都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礼服,并肩而立,如金童玉女般。

    周少瑾嫣然一笑。

    何风萍面色微红。程诰却显得有些拘谨。

    郭老夫人看着两人如一对璧人,也很高兴,笑呵呵地在罗汉床上坐下,受了两人的礼。

    随后何风萍给郭老夫人和周少瑾奉上了鞋袜。郭老夫人和周少瑾分别给了何风萍见面礼。

    碧玉端了茶点进来。

    郭老夫人请了两人坐下,问起何风萍的祖父来:“……早些年也曾到石头巷求学。和我大兄私交甚密,不过这些年彼此年纪都大了,来往的少了些。你祖父身体可还好?”

    何风萍站了起来,恭敬地道:“劳您老人家惦记。祖父一切安好。只是喜欢近两年非常的喜欢吃肥肉,父亲担心他老人家的身体,每每令母亲少做些肉食给祖父吃。祖父就会生气!”

    郭老夫人大笑,道:“人到七十古来稀。令祖也有七十岁了吧?能吃是好事!”

    “家母也是这么说。”何风萍半坐在了太师椅上。和郭老夫人聊起天来。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碧玉悄声地问周少瑾要不要摆饭,郭老夫人耳朵尖,笑着对何风萍道:“我知道你们还要去二房和三房给两位老安人问安,我也不留你们。这样,你们快去快回,等会到我这里来用午膳。”

    何风萍朝程诰望去。

    程诰想了想,道:“那就叨扰老夫人了!”

    郭老夫人笑道:“都不是外人,不必客气。”然后示意周少瑾借她送客。

    周少瑾笑着送了何风萍出门。

    何风萍笑着悄悄地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道:“三房的笳下午要去看我,你下午有没有空?也过来一起喝杯茶吧!你表哥说了,你就和他的同胞妹妹没有什么两样。”

    言下之意,她们才是最亲的。

    周少瑾欣然应允。

    程诰朝着她笑了笑,带着何风萍去了二房。

    周少瑾看见袁氏由几个丫鬟婆子簇拥着走了过来。

    她咬了咬唇,转身进了上房。

    郭老夫人让她准备中午招待程诰夫妻的宴席。

    袁氏走了进来,笑道:“何必麻烦少瑾,我来拟菜单就是了。”

    郭老夫人道:“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身边的事都是由少瑾在打点,你刚回来,事也挺多,寒碧山房的事,依旧还是由少瑾打点好了。”

    袁氏笑着称“是”,给郭老夫人行了礼。

    周少瑾却觉得有些尴尬,默默朝着袁氏福了福,退了下去。

    灶上的几个婆子正在说话:“……这次四房的诰大爷娶亲真是热闹。金陵城叫得上号的人家都来了。今天的宴席也是由外院厨房里承办的。”

    “四房的老安人为人厚道,几房都给面子,场面也自然大了……”

    陪着周少瑾进来的婆子就轻轻地咳了一声。

    几个婆子悚然而起。

    周少瑾善意地笑了笑,吩咐她们准备招待程诰夫妻的宴席。

    几个婆子恭声应是。

    周少瑾就道:“四房中午还有宴请吗?”

    几个婆子忙殷勤地道:“有,有,有!四老爷和大爷都留在那边用午膳了。”

    周少瑾笑着颔首,离开了厨房。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有错字,等会才能改,大家多多包涵!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