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高中
    两天以后,传来了程许高中解元的消息。

    整个九如巷都沸腾了。

    要知道,程家在科举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是长房的二老太爷程劭,他是永昌十二年甲戌科的榜眼。可程劭被点榜眼的时候,已经三十七岁了。

    而十七岁的解元郎,有着无限的可能。

    周少瑾在去涵秋馆上房的途中就听见给花树浇水剪叶的仆妇们议论:“……许大爷肯定会中状元郎的,在二老太爷之后,我们九如巷就要立块‘状元及第’的牌坊了!”

    “我觉得就算是许大爷被点了状元,长房也不会立牌坊!”有人道,“长房的人向来都不喜欢喧哗。二老太爷那时候点了榜眼,不就有人上门来劝说郭老夫人立块‘榜眼及第’的牌坊被郭老夫人拒绝了吗?”

    “可‘榜眼及第’和‘状元及第’是一样的吗?上次是小叔子,这次是自己的亲孙子,还是长房长孙,要掌管九如巷的人!就算是郭老夫人不答应,那袁夫人呢?”有人反驳道,“何况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从前郭老夫人孤儿寡母的,带着三个儿子过日子。你看现在,三个儿子,三个两榜进士,长子是手握重权的内阁辅臣,次子是清贵的翰林院学士,你说,你要是郭老夫人,会怎么做?”

    “当然是在大肆庆祝了!”又有人加入了几个仆妇的议论,“什么也不做,岂不如锦衣夜行,有什么意思?”

    “可惜你不是郭老夫人!”有人嘻笑道,“郭老夫人的心思就是袁夫人也猜不透。你趁早歇歇吧!”

    那人有些不服气,道:“你难道就能猜得出郭老夫人的心思吗?你怎么知道郭老夫人不会大肆庆祝?”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

    周少瑾笑着摇了摇头,正要离开,就听见有人劝道:“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人家长房的人还没有怎样。我们倒好。自己人跟自己人吵了起来。照我说,那许大爷虽然中了解元,可离状元郎差远了……”

    “你懂什么!”又有人跳了出来。道,“我去市集给大太太买东西的时候,听茶馆里说书的先生说,要是人长得漂亮。上了金銮殿,最少也能点个探花的。我们府里长房的二老太爷。当年不仅文章写得好,人也长得非常体面,皇上原想点他个探花郎的,结果那一次参加科举年纪最小的却是庐江李家的九老太爷。长得也很周正,皇上就点了庐江李家的九老太爷做探花,我们家二老太爷做了榜眼。”

    “胡说八道。”众人皆是不信。道,“那我们长房的池四老爷长得不周正吗?也曾上过金銮殿。怎么就没被点个探花回来?”

    那个哑言。

    大家就纷纷议论起程池来。

    “你说,池四老爷是怎么一回事?身边的几个大丫鬟都放了出去,只留了南屏和集萤,那南屏还是望门寡,也不添个人,身边的小厮倒是个顶个的漂亮……”

    “是啊,是啊!我听长房的人说,池四老爷是从来不进秦楼楚馆,梨园戏馆的,甚至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的!”

    “不会吧!那个集萤不是池四老爷的通房吗?那上次诣二爷调/戏集萤被集萤打了,我看那集萤一点事都没有……”

    “我也觉得那集萤应该是池四老爷的通房。你看她那周身的气派,就是刚进门的诺大奶奶,正经四品知府家的小姐都不如她!我看池四老爷不是身边没人,是等闲的人不能入他的眼,你看那集萤,长得多漂亮,我们家诣二爷看得眼睛都直了……”

    周少瑾渐行渐远,议论声越来越小,她嘴角忍不住就翘了起来。

    想着若是这些话被集萤听见我,还不知道怎么气愤呢!

    她眉眼带笑地进了上房。

    沔大太太正在和灶上的婆子说着什么,看见周少瑾走了进来,笑道:“这一大早的,遇到了什么喜事?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说给我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

    那灶上的婆子更是奉承地笑道:“二表小姐这么一笑,就更像朵花了,可真是漂亮!”

    周少瑾承认自己听到别人夸程池心里就会很高兴,可有这么明显吗?

    她不由摸了摸脸,笑道:“今天早上好像和平时一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啊?”

    灶上的婆子就道:“二表小姐肯定是因为大爷要成亲了,高兴!”

    这个婆子可真会说话。

    周少瑾抿了嘴笑。

    沔大太太就问她:“许大爷中了解元,长房那边可有什么安排?”

    “不知道!”周少瑾笑道,“我住在寒碧山房,袁夫人回来之后,郭老夫人把长房的中馈交给了袁夫人。袁夫人有什么打算,好像还没有和老夫人商量。不过,老夫人的意思是不用大肆庆祝,家里的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就行了。”

    沔大太太听了赞笑道:“老夫人毕竟是经过事的,真是镇定。要是我,肯定在门口搭了台唱几天大戏的。”

    周少瑾笑了起来。

    有婆子在门外探头探脑的。

    周少瑾认出是外院一个扫地的婆子,笑着问她:“可是有什么事?”

    她拘谨地走了进来,屈膝给沔大太太和周少瑾行了礼,喃喃地道;“大太太,二表小姐,我听人说,柏大太太病了,家里在卖田,有些还是祖产……”

    早些年柏大太太与四房走得近,疏远只是这两年的事,而且还是程辂去了岳麓书院之后。在别人看来,柏大太太孀居,儿子不在家,自然是要紧闭门户,和四房来往的少了很正常。倒没有觉察到实际上四房和程辂家已经不再来往了。程辂家里出了事,仆妇们听到了肯定会来跟沔大太太说一声。

    沔大太太和周少瑾都大吃一惊,两人面面相觑,半晌都没有说话。

    程辂家里也算得上富足。柏大太太得了什么病,居然到了要卖田的地步,而且还有些是祖产!

    沔大太太对那婆子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暂且放在心上,等我问过大老爷之后再做定论。”然后让人赏了一把铜钱给她。

    婆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沔大太太立刻让人去请了程沔进来,把这件事告诉了程沔。

    程沔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非常的惊讶。立刻道:“我这就让人去打听打听。”

    虽说两家几乎断了来往。可一笔写不出两个“程”字,在金陵城里的人看来,程辂还是程家的子弟。程辂母亲生病。到了卖田卖地的地步,九如巷纵然不拿出钱财来帮他度过难关,也不能让程家的祖产落到别人的手里,应该把程辂要卖的产业买下才是。特别是和程辂走得很近的四房。若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免让人误会太过薄凉。

    沔大太太点头。忧心忡忡地送走了程沔,在屋里思前想后一番,留了周少瑾在涵秋馆,自己去了关老太太那里。

    周少瑾心里不免有些惴惴。

    前世程辂是在被程家除名之后。把产业卖给了三房,带着母亲董氏离开了金陵城。

    今生他既然面临着被除名的困境,以后不能入仕。理应更珍惜祖产才是,怎么会卖祖产?

    程辂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一直以为董氏生病是程辂的病口,难道董氏真的病了?

    还是程辂有什么阴谋?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程沔进来沉着脸给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行了礼,道:“打听清楚了。柏大太太真的病了,周娘子去问的诊。但柏大太太的病很奇怪,时好时坏,周娘子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病,周大夫的意思,最好到京城去请个御医看看。程相卿是三天前赶回来的,如今在家里侍疾,卖田卖地的事全由程相卿身边的随从赵大海在奔波。我来之前去见了池从弟和二房的老祖宗。池从弟说,若真到了这个地步,他可以出五百两银子资助程相卿。二房的老祖宗则说可以把程辂的产业买下……”

    关老太太闻言皱起了眉头。

    程池愿出五百两银子,而二房的老祖宗却要买下程辂的产业……高低立现。

    她沉吟道:“那你就去给程相卿传个话好了。”又对沔大太太道,“你就带些补药去看看柏大太太,也算是全了两家的情份。”

    程沔和沔大太太齐齐应“是”,关老太太摇头叹气由周少瑾扶着进了内室。

    周少瑾安慰关老太太:“您别太担心了,大家都在帮他们,他们会度过这个难关的!”

    关老太太怅然颔首,道:“或者是年纪大了,我现在越来越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人,还是多多与人为善的好。”

    这是说柏大太太突然生病的事吧?

    周少瑾没有吱声,心里却始终非常的怀疑。

    回到寒碧山房,她去了听鹂馆。

    程池正在灯下练字,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笑道:“是为了程辂的事过来的吗?”

    昏黄的灯光下,他眼底浅浅的笑意如冬日的暖阳,让人沉醉。

    周少瑾心中一滞,这才点了点头。

    程池笑道:“你别管他。董氏在装病,好让程辂有借口卖了祖产去打点学政。”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

    程池的笑意更浓,声音更显温和,道:“你放心,不管他找谁都没有用。”

    周少瑾自然是相信,她只是有些困惑,觉得这事来得太突然了。

    程池笑道:“不突然。他这个年纪能做出这个决定,也算是果断有谋了。”

    说得他好像很大的年纪似的。

    周少瑾不禁在心里腹诽,嘟了嘟嘴,道:“那我走了!”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ps:据说明天起点就恢复正常了,我估计也能恢复二更了。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