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纠结
    程池笑道:“她这么好出风头。若我是你,就怂恿着让吴氏给各房的送米糕,最好是九月初重阳节这样的日子里。私底下则吩咐外院的厨房也做了米糕作为当日宴请糕点。让吴氏做的米糕先端上桌,等大家吃了都说好的时候,再上厨房里做的米糕——外院厨房做菜多以我们家里人的口味为准,你的丫鬟又曾经跟她学过做米糕,想在这点上做手脚太容易了。吴氏吃了这个亏,以后自然不敢再轻易地出风头了。”

    周少瑾不由击掌,欢欣道:“这个主意好!”随后却有些迟疑道,“我们这样算计吴宝璋,能行吗?”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给人挖坑的。

    程池道:“她这种人,你给了她一次教训,她就会从此以后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了吗?”

    当然不是。

    前世,她就忍让了很多次,后来也曾经给她使过绊子,可吴宝璋不仅没有收敛,放过她,还变本加厉地嘲笑捉弄起她来,偏偏长辈们都觉得吴宝璋温柔大方,她连状都告不出去,后来索性和吴宝璋断了来往,还威胁程笳不允许和吴宝璋来往,程笳见她真心不喜欢吴宝璋,渐渐地也和吴宝璋疏远了。

    周少瑾笑着摇头。

    程池就道:“这就是先扬后抑。”

    周少瑾连连点头。

    可这法子也只有池舅舅才做得到吧?

    她目光闪烁,道:“可我怎么才能让厨房的人听我的话行事呢?”

    程池哂笑,道:“自己想办法?”

    他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淡淡无奈,让周少瑾的心砰砰乱跳。

    她咯咯地笑,目光明亮。说不出来的俏丽,道:“我就说是池舅舅让我吩咐他们的。”

    程池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自己,微微一愣。

    自他开始主事,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着他的旗号行事。可没有一个人像周少瑾这样敢当着他的面说的,更没有一个人像周少瑾这样让他不仅没有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很有趣的。

    “行啊!”他一副很是大方的样子道,“只要你能让厨房的人相信是我的意思。”

    周少瑾狡黠地笑。

    在长房的这些日子。她充分体会到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名言。

    按理,内院的人要吩咐外院的厨房做事,得有对牌才行。可外院厨房的那些师傅们却个个心里有本账。只要不攀扯到账目上的事,那些大师傅还是很愿意给她这个“寄居”在长房的表小姐做事情的。

    到时候她只要说是自己想孝敬郭老夫人,不,现在改说孝敬池舅舅了。让春晚拿了银子给厨房的人上份米糕,厨房还没有谁那么死板的。

    就算是事后有人问起来。她有了郭老夫人做靠山,那些大师傅多半也会三箴其口的。

    只是这样一来她在妇仆间的口碑只怕就没有那么好了。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在拟菜单子的时候就加上。

    这样一来别人会以为两份米糕只是无意间撞在了一起。

    周少瑾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

    她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程池。

    小丫头终于学会了动脑筋。

    程池眼中有欣慰之色,笑道:“不错,不错!可见这玉是不琢不成器的!”

    周少瑾脸一红。装作没有听见似的,高声道:“那就照您的主意办。”

    不知道为了什么,她现在越来越希望程池不要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了。

    程池提醒她:“你私底下怂恿那吴氏就行了。可别让人看见。若是觉得做不了,就跟你的乳母樊刘氏商量。我看她待人处事颇为机敏,也正好试试她是不是可依托之人。

    樊刘氏当然是最可靠的人了!

    周少瑾笑着点头,又蹙眉苦恼道:“不过,诰表哥九月初十成亲,老夫人说了,今天的重阳节大家就不聚在一起了,各房过各房的,重阳节肯定是不行的……我还正为这件事苦恼呢?那天是老夫人的生辰,老夫人不能压了诰表哥的风头,今年的生辰她老人家就不过了,还让我一早去嘉树堂帮忙。您说,我们是早上和老夫人一起吃了寿面再出门?还是晚上回来再给老夫人庆贺好呢?初十是正期,估计初九的晚上我们应该能早点回来!”

    程池听着她叽叽喳喳道,觉得沉寂的书房都有了生气。

    他不由笑道:“那我们就早上起来陪着老夫人吃了寿面再去嘉树堂,晚上回来的时候再给老夫人摆桌酒宴,自己家里人热闹热闹就行了。”

    那个时候秋闱的结果已经出来,程家和闵家的婚事也应该订了下来,他正好打发了袁氏和程许去京城,小丫鬟也可以安安心心坐下来吃顿饭了。

    周少瑾笑眯眯地连连点头,小心地凑到了程池的面前,低声道:“池舅舅,您给老夫人准备了什么礼物?”

    程池看着有趣,也学着她的样了小心地低了头,悄声道:“我不能告诉你!我若是告诉了你,你照着我买的礼物给老夫人,提前送给了老夫人,我怎么办?”

    周少瑾眨了眨眼睛,这才意识到程池是在和她开玩笑。

    她的心止不住地飞扬起来,娇笑着低声道:“池舅舅还怕我抢了您的功劳不成?”

    程池正要开口说话,清风进来禀道:“四老爷,大爷过来了,说是有要紧的事要见您。”

    周少瑾心里直呼“讨厌”。

    这下不能继续和池舅舅说话了!

    她的脸就沉了下来,没等程池开口已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道:“那我先走了!”然后一溜烟地从后门跑了。

    程池看了笑着直摇头。

    这小丫头,在他面前可是一点也不掩饰。

    他笑着吩咐清风请了程许进来。

    不一会,程许穿了件莲青色杭绸直裰,身姿挺拔。气宇轩昂地走了进来。

    “四叔父!”他给程池行了礼,目露困惑地道,“我,我刚才好像看见了周家二小姐……”

    程池的书房有后门,听鹂馆却没有后门,进进出出只能从前面的如意门走。

    周少瑾可能走得急了点,虽然没有和程许迎面碰上。还是在程许的眼里落实行踪。

    他笑道:“她来找我问些事。”

    程许等着。

    却没有了下文。

    他不由急道:“周家二小姐有什么事找您?她怎么会来找您?”

    那样子。好像周少瑾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似的。

    程池心头泛起淡淡的不悦,冷冷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程许并没有放在心上。

    程池待人向来这么冷淡。

    他匆匆地道:“四叔父,我在京城的时候遇到了闵家大爷闵健行闵大人。他对您非常的推崇。前几天还写信给我,让我代他向您问好,说您若是去说都,一定要去他家里做客。我有一件事想求闵大人。您……”他语气微顿,“您能不能帮我在闵大人面前说说项……”

    程池没有作声。只是静静地望着人。

    平静的眼眸淡漠无波。

    程许不安地端起茶盅来连喝了好几口茶。

    程池就问他:“你怎么知道关老太太有意把周家二小姐留在嘉树堂的事!”

    程许大惊,一下子站了起来,道:“四叔父,没有这回事!”

    “哦!”程池挑了挑眉。道,“原来是我理解错了。我乍一听说你父亲没有和我商量就给程诣介绍了门亲事,还以为是你母亲的主意。没想到居然是你写了信给你母亲。怂恿着你父亲给程诣保的这桩媒。我就纳闷了,是谁知道周家二小姐可能会嫁给程诣之后去给你报的信?”

    程许紧紧地闭着嘴巴。没有作声。

    程池眼底泛起些许的不屑,道:“是程辂告诉你的?”

    如果不是为了瞒着郭老夫人,不让郭老夫人发现程许对周少瑾的爱慕,他岂会认下这笔烂账!

    程许低下了头。

    无声地承认了。

    程池看着只觉得心烦。

    看样子自己还是高看了程许小瞧了程辂!

    有了吴宝璋帮忙,程辂能够查出他来他早就预料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程辂在走投无路、焦头烂额之际还有心思去搅乱程许的心思,让程许知道关老太太有意将周少瑾许配给程诣的事,从而写信去质问袁氏,向袁氏求助。

    袁氏更离谱,为了安抚程许,什么都不知道就怂恿着大哥程泾出面给程诣做媒,拿一个姑娘家的婚姻当儿戏,她有没有想过周少瑾的感受?

    可见前世周少瑾从程家逃走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都不是让他最生气的地方。

    程辂和他是对头的,自然会想办法算计程许;袁氏和程许是母子,帮着儿子也是应该。

    最让他生气的是大哥程泾!

    他一早就叮嘱过程泾不要亲自出面给程诣保媒,在这件事上自己早有安排。可程泾被老婆的枕头风一吹,就把他的叮嘱抛到了脑后,下了手烂棋!

    现在周少瑾和程诣的婚事不成了,袁氏近日肯定会再向闵家提出联姻之事。

    程许肯定不会答应。

    他倒要看看,袁氏准备怎么办?

    程池心里说不出来的失望。

    母亲曾让大哥和二哥在父亲的面前发誓,今生今世都对他好!

    可在袁氏面前,大哥最终还是没有谨守答应自己的事。

    程池脑海里突然浮出周少瑾趴在门扇上伸出半脸小心翼翼地打量自己的样子……他心里顿时有股暖流流过。

    或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小人儿是从始至终都相信他的人,是唯一一个从来不曾怀疑过自己的人。

    程池看程许的目光又冷了几分。

    他声音平缓地问程许:“那你可知道程辂的用心?”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的更新继续定在晚上的八点左右。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