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磋磨
    吴宝璋笑都笑不出来了。

    周少瑾怎么知道她会做这些小吃?

    她让春晚去跟她学做米糕,她大话说在了前头,若是让身边的仆妇帮着磨米吊浆,春晚回去之后肯定会跟周少瑾说的,周少瑾不仅讨关老太太喜欢,而且还得了郭老夫人青睐。她若是在长辈面前嘀咕上一两句,程家上上下下的人会怎么看她?

    可整整十斤米……

    她额头上冒出冷汗来。

    岂不要了她半条命去?

    周少瑾这么做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

    她定晴朝周少瑾望去。

    周少瑾目如秋水般笑盈盈地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得仿佛能映得出人影子来,孩童般纯净。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算计她呢?

    吴宝璋立刻否认了自己的怀疑。

    但那十斤米的米糕怎么办?

    她脑子飞快地转着。

    周少瑾心里却颇有些得意。

    你不是要装贤淑吗?那我就成全你,让你装个够。

    不仅让吴宝璋做十斤米的米糕,还要让春晚跟着她学做小食,逼着她亲自动手。看她还在不在长辈面前吹嘘了!

    周少瑾就朝春晚望去。

    春晚心里纳闷极了。

    自己是二小姐身边的大丫鬟,管着二小姐的吃穿用度,把这些全都丢下了去跟着诺大奶奶做米糕……诺大奶奶的米糕做得是不错,可外院厨房里也做得出来,而且比诺大奶奶的米糕做得还要合九如巷众人的口味,二小姐要给大小姐送米糕,不吩咐外院厨房里的师傅做。让她跟着学……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但春晚向来对周少瑾很敬重,周少瑾既然吩咐下来,她还是笑眯眯地应了,对着吴宝璋福了福,道:“诺大奶奶,我笨手笨脚的,若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的。您直管呵斥。”

    吴宝璋忙道:“春晚姑娘言重了。但愿我这点雕虫小技还能入了你们家二小姐的眼。”

    周少瑾从前是个不会说话的。所以周初瑾给她挑的丫鬟都是能应酬别人两句的。

    春晚闻言笑道:“诺大奶奶客气了!我们家二小姐若是瞧不上诺大奶奶的手艺,也不会让我把屋里的千头万绪都先放下去跟着您做米糕了。怕就怕这是诺大奶奶家传的手艺。好在是我们家二小姐等闲也不会出门,断不会拿了诺大奶奶教的东西去赢利。诺大奶奶大可放心地教了我就是了!”

    吴宝璋听着鼻子都要气歪了。

    没想到这个春晚看上去清清秀秀的,说起话来却像刀子似的捅人。

    什么祖传的手艺?什么二小姐等闲也不会出门,断不会拿了诺大奶奶教的东西去营利?

    自己的父亲是四品的知府,不是什么街头小贩。

    她这么说。岂不是暗指她出身低微?

    还说让自己放心地教她。

    若是她学不会,岂不是自己不愿意教?

    吴宝璋再次朝周少瑾望去。

    周少瑾眉眼弯弯地站在那里。恬静的如一弯月,好像根本没有听明白春晚话里的意思。

    她不由气结。

    这个周少瑾,还真是个草包美人!

    要不是周初瑾护着她,她只怕早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想到这些。她心里酸酸的。

    哥哥吴泰成虽然待她好,事事处处都护着她,可目光短浅。又没有能耐,还常常闯祸。反而要让她收拾烂摊子。

    这周少瑾的父亲也不过是个四品的知府,也是生母早逝父亲再娶,甚至连个哥哥也没有,却比她过得好多了——跟着同父异母的姐姐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外祖母家寄人篱下,父亲却心里始终惦记着她们俩姊妹,不时地捎些东西过来,家中两个表哥也把她当宝似的,生怕她受了什么委屈的,就是程辂听说也打过她的主意……大家同人却不同命。

    周少瑾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她不由笑着对春晚道:“吃食而已!我若是小气,就不答应告诉你了!”

    春晚忙道:“诺大奶奶休怪!奴婢不会说话。”说完,屈膝给她福了三福。

    吴宝璋倒不好和她计较,免得在长辈面前留下来心胸狭窄的印象,和春晚说笑了几句,约了学做米糕的时候就告辞了。

    关老太太这才笑道:“秋老虎这么厉害,做那么多米糕只怕是要放坏了。你要是实在喜欢吃,跟郭老夫人身边的吕嬷嬷说一声,吩咐外院的厨房给你做就是了。诺大奶奶毕竟是你的嫂子!”

    三房想差了外院的厨房给做点东西都要把那好话说了又说,塞了银子才行,四房和五五根本就不去挨这个边,自讨没趣,所以关老太太才有这个说法。

    周少瑾只佯装惊讶地道:“十斤很多吗?十斤到底有多少?”

    前世,她刚嫁到林家的时候,因为不知道一斤米到底有多少,曾经闹过笑话。后来她提出让沐姨娘主持中馈的时候,林家老太太才没有坚持,想必也是觉得她不是个合适的主妇,这才做罢的吧?

    关老太太听了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指了她对沔大太太道:“我看你还真得下些功夫教教她了。不然她出了嫁只怕会被家里的管事架空了。”

    沔大太太应是,神色间闪过一丝苦涩。

    之前倒不是她不想教,一来是诰哥儿成亲事多,太忙;二来也是想着周少瑾既给她做儿媳妇,又有何家的姑娘在前面顶着,自己屋里的那点小账,自己以后慢慢教周少瑾就行了……谁知道计划却是没有变化快!

    然后关老太太说起程诣婚事准备的怎样了,把这件事也给忘了,做十斤米的米糕的事就这样落到了吴宝璋的头上。

    周少瑾却没有忘记。

    她回到屋里遣了身边服侍的着体己话:“……想出风头就出风头去,可她却总喜欢踩着别人出风头。我和她无冤无仇的,又没有和她争什么。凭什么给她当踮脚石啊?这次你过去之后要多个心眼,盯着她亲自动手把那十斤米做成米糕,她若是使巧,你就提醒提醒她,说要回来告诉我。”

    自从周少瑾知道吴宝璋和程辂早就勾搭到了一起,就怀疑前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人也早就勾搭在了一起。前世所受的那些委屈不停地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她再也没办法心平气和地对待吴宝璋。

    而前世的周少瑾。吴宝璋当然不用忌惮。

    可今生她搬到了寒碧山房里住。吴宝璋不可能不忌惮她。

    春晚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诺大奶奶在闺中的时候就和二小姐有了恩怨,难怪这次二小姐会让她跟着诺大奶奶学做米糕,原来是要磋磨诺大奶奶。

    她保证道:“二小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总之,若是诺大奶奶再在您面前这样显摆,我们就让她自食其果还不能吭声。”

    春晚不愧是她身边的大丫鬟!

    周少瑾眯着眼睛笑着点头,让她从自己的箱笼里拿十两银子。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拿着打点诺大奶奶身边的人。”

    “我省得!”春晚接过了银子。

    周少瑾又吩咐她:“吴宝璋这个人惯会耍奸溜滑,你明天一早就带了八色礼盒去给汶大太太请安。说是要谢谢诺大奶奶教你做米糕,把这件事过了明路,让汶大奶奶知道,让她没办法推脱。”

    春晚做这种事比周少瑾更在行。给她出主意道:“奴婢毕竟卑微,我看不如请了沔大太太带我去。以汶大太太的性子,有这样能出风头的事。她肯定会盯着诺大奶奶的。”

    “你的主意好!”周少瑾道,“可我不想把长辈们牵扯进来。你说。悄悄地请了商嬷嬷过去怎样?”

    “那还不如让商嬷嬷跟吕嬷嬷说一声。”春晚道。

    两人在屋里嘀嘀咕咕了大半天,春晚看着天色不早了,要差了人去买八色礼盒,两人这才打住了话题,一个去了外院,一个人兴奋地屋里走来走去的。

    这次怎么也要叫吴宝璋吃个亏!

    周少瑾想想就觉得心情雀跃,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她立刻想到了程池!

    自己有好几天都没有看见池舅舅了。

    她嘟着嘴站在屋子中央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没能管住自己的脚,去了听鹂馆。

    ※

    程池正在算账,抬头看见周少瑾探出半个脑袋来。

    他不禁哂笑。

    这小丫头是什么时候来的?来了多久了?怎么也不进来?

    他想到之前他和魏东亭几个说着正事的时候她都能理直气壮地闯进来……又想到周少瑾小兔子一样的性子……难道是近日来自己对她太冷淡,把她给吓着了?

    程池的神色情不自禁地就舒缓起来,朝着她笑着温声道:“你不会是闯了什么祸吧?”

    周少瑾见他待她依旧像从来一样温煦和善,想到刚才商嬷嬷对她说的“这人哪能天天都高兴,时时都笑着个脸的,前些日子四爷忙得连睡觉都在和李家算账,那账若是差了一点,可不是几十两、几百两的事,那是几千两、上万两的事,四爷哪还有精神对着谁都是一副好脸色”的话,她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抿着嘴笑着走了进去。

    程池放下了手中的账册,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温和,道:“出了什么事?”

    周少瑾就不禁眉飞色舞起来,把吴宝璋怎么讨好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自己准备怎么算计吴宝璋的事告诉了程池。

    程池见她眼角眉梢都透着几分得意,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飞扬,也跟着高兴起来,笑道:“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有。”周少瑾挥着手,自信满满地道,“我自己就能行!”

    程池呵呵地笑。

    周少瑾想到程池的厉害,心里又有些迟疑起来,道:“池舅舅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明天要加班,在别人的单位里,没办法写文,为了保险,我今天写一部分,明天中午再写一部分,更新暂时定在晚上的八点左右。

    ~~~~(>_<)~~~~

    祝姊妹们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