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显摆
    周少瑾每天早出晚归,在嘉树堂里给沔大太太帮忙。

    可乡试是大事,而且为了方便,程许搬回了多稼轩住,程许的消息还是通过仆妇们的议论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袁夫人亲自守在考场外面……”

    “说许大爷出来的时候整整瘦了一圈,可精神却很好。有程氏族学的人问许大爷考得怎样,许大爷笑着说要等张了榜才知道……”

    “许大爷把看书的时文拿去给了池四老爷看,池四老爷很满意呢!还让许大爷放榜之前好生在藻园里歇两天……”

    “袁夫人昨天去庙里给许大爷上香了,说是抽了根上上签。袁夫人高兴得不了得,说若是得偿所愿,要给菩萨镀金身……“

    沔大太太听了不免有些皱眉,私底下对周少瑾道:“不过是乡试,袁夫人未免有些浮躁了。平时她不是这样的人啊!”

    人家是冲着解元去的!

    第二名都不稀罕,当然心中忐忑不安了!

    周少瑾在心里嘀咕着,并不参与这样的讨论,拿了昨天沔大太太给她的帐薄道:“您看,是不是这个数!”

    沔大太太看了看,笑道:“没想到我们少瑾的账也算得这样好,这正是前几日管事给我的数。”

    周少瑾想起程池打算盘的样子,不由地汗颜。

    这帐册花了她大半天的功夫才理清楚。

    她忙把这件事给掠了过去,笑道:“大舅母还有什么事要我做?”

    沔大太太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难道还要你动手不成?你在我身边看着我怎么行事就行了。等到你诣表哥成亲。我就可以做撒手的掌柜了。”

    程诣和顾十七姑的婚期定在了明年的三月初十。

    周少瑾嘻嘻地笑。

    似儿跑了进来,还没有站稳就道:“大太太,二表小姐,大喜大喜,大表小姐诊出了喜脉,三个月胎稳了,这才派了人过来报信。”

    “真的吗?”周少瑾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太好了!

    前世姐姐嫁过去之后两年才怀孕,结果没多久就小产了。

    这次姐姐嫁过去不过两个月就有了孩子……她终于改变了姐姐的命运。姐姐和姐夫也不会有遗憾了。

    她一把就抓住了似儿的手,道:“姐姐怀了孩子,亲家太太待她怎样?她怀相可好?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这就让人买了送过去?”

    似儿被抓得紧紧的,不由抿了嘴笑,道:“二表小姐。奴婢在老安人身边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差,还是第一次看到二表小姐这样激动……您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过来报信的是大表小姐身边的持香,她如今已绾了头,想必是已经出了嫁。老安人正在问她话,等会她肯定会过来给您请安的。您到时候就可以仔细地问问她了!”

    周少瑾失笑。

    自己太高兴了!

    大舅母都没有开口相关,她到喋喋不休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笑盈盈站在一旁的沔大太太一眼。

    沔大太太就揽了她的肩膀笑道:“你们姐妹素来相好。你姐姐嫁过去之后没有动静,我这心里也跟着急得不得了。想派个人去问问,又怕廖家的人不喜,又怕问到你姐姐的伤心事。现在可好了,你姐姐诊出了喜诊,以后自然会瓜瓞绵绵,子孙满堂的。”

    在沔大太太看来,女人家就怕不怀。若是能怀自然也就能生。

    周少瑾却是怕廖大太太对姐姐不好。

    在她的印象中,廖大太太这个人虽然和袁氏是表姐妹。可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袁氏的狠在表面,廖大太太的狠却在心里。

    姐姐没有怀孕之前,她一直冷眼相看;怀孕之后,派来的嬷嬷竟然想给姐姐立规矩,姐姐好不容易收拾了那嬷嬷,孩子也没了。

    之后的事就更不用说了。

    若不是姐夫对姐姐好,姐姐只怕也没办法生下侄儿廖承芳。

    不知道姐姐这次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若是往下男孩,还会不会取“承芳”这个名字。

    她见到持香的时候就问得很仔细。

    持香衣饰整洁光鲜,面色红润光彩,笑道:“大太太就差没有把大奶奶供起来了。廖家本家外家都拥在一起,走个路都要你让着我我让着你,就这样,大太太硬是给大奶奶弄了个小厨房,每天只服侍大***吃食。廖家的七太太说风凉话,说大奶奶这还不知道生下来的是男是女,大太太高兴的太早了。大太太不客气地回她:我们都是没有福气的,所以这儿子一个接着一个生。真正有福气的,都是先开花后结果。正好做母亲的贴心的小棉袄,帮着管弟弟。

    “廖家的七太太生了四个儿子,没有女儿了!”持香解释道,学着廖大太太的样子抬了下巴斜着眼睛看人。

    大家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关老太太更是拉了持香的手道:“这就好,这就好!你们好生的服侍大奶奶,我这边还另有赏赐。”然后赏了她一对赤金的镯子。

    持香凑着趣,欢天喜地给关老太太道谢。

    沔大太太看见就赏了对银镯子给她。

    周少瑾出手最大方,她把袁夫人赏她的那对珠簪赏了持香。

    持香笑道:“我这下回去可不得了了,大奶奶若是再有差遣,只怕阖府的人争着抢着都要听候大***差遣了。”

    关老太太原本打的就是这主意。

    她呵呵地笑,道:“总之不会短了你们的。”

    持香又是一番谢。

    相比在周家的时候,她活泼了很多。可见姐姐在廖家的日子的确过得不错。

    周少瑾就问她:“之前姐姐说要去京城的,现在只怕是去不成了吧?姐夫一个人去京城吗?”

    持香笑道:“大太太的意思是等大奶奶把孩子生下来了再说,可大奶奶说不能耽搁了大爷的前程,想让奴婢两口子服侍大爷去京城。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定下来呢!”

    少年夫妻,千里相思总不如软香在怀。

    这世间的事果然有得就有失。

    周少瑾有些犯愁起来。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诺大奶奶过来了!”

    诺大奶奶,指的是五房程诺的妻子,金陵知府吴岫的长女吴宝璋。

    她是八月十八进的门。

    因郭老夫人是孀居之人,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第二天认亲的时候,程诺倒带着吴宝璋过来给郭老人问安。周少瑾避开了。说起来,自吴宝璋嫁到程家之后,她们还没有见过面。

    沔大太太奇道:“她来干什么?”

    小丫鬟笑道:“说是做了些她老家特有的米糕,很容易克化,拿了些过来孝敬老安人和大太太。”

    这倒是她前世也常干的事。

    处处标榜自己如何的贤良淑德。

    而前世,吴宝璋靠着擅长做各种小食讨了很多人的喜欢。

    周少瑾撇一撇嘴。随后心中一动。

    等到丫鬟带了吴宝璋进来,众人互相见过礼寒暄之后,她笑道问吴宝璋:“诺表嫂嫁进来还没有一个月,怎么就想起做米糕来,还特意送了过来给外祖母和大舅母尝,真是受之有愧!”

    嫁了人的吴宝璋除了把头发梳起来之外。和之前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区别。

    她微微地笑,眉间那颗朱砂痣衬着她的脸庞。越发显得端庄:“婆婆是个宽厚的人,等我像女儿一样,也没有给我立规矩。我就寻思着,我也不能就这样什么事也不做。正巧明天老家有人来金陵城,知道我嫁了,就送了些老家的米过来,我看着这米很是新鲜。想到小时候祖母最喜欢吃这种米做的米糕,就试着做了些。请大家都尝尝,看合不合味儿。”

    周少瑾随着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都尝了一口,赞道:“这米糕真好吃!怎么做的,也告诉我做法吧?到时候我也做些给大家尝尝。”

    和前世一样,吴宝璋不愿意把自己的这点手艺告诉别人。

    她笑道:“二表妹若是想学,我自当倾囊以授。只是做这些糕点十分费事,别的不说,这米糕要吊出浆来,就要半夜三更起来磨米,太辛苦了。不如二表妹想吃的时候就告诉我,我帮你做好了。”

    周少瑾才不相信她会半夜三更起来亲自磨米呢!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周少瑾就惊讶道:“没想到这米糕这么难做!我怎么好再馋嘴。”

    吴宝璋正愁不知道怎么在程家站住脚,闻言自然是再三保证不麻烦,就算是周少瑾不要,她也会做了送给别人的。

    周少瑾就笑道:“那你就帮我做十斤米的吧!我到时候送些给我姐姐去。”

    十斤米,仅磨米就要一天的功夫。

    吴宝璋心中微微有些不悦,但她之前已经把话说到前面了,何况又不真需要她自己磨米,就笑着应了。

    见周少瑾是要送给怀孕的周初瑾的,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也没有说什么。

    周少瑾就吩咐春晚:“你等会跟着诺大奶奶过去,看诺大奶奶是怎么磨米,怎么吊浆的,记得把它学会了,也免得以后总要麻烦诺大奶奶。”

    吴宝璋的笑容顿时有些僵。

    周少瑾才不管这些。

    她做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对吴宝璋道:“我听说诺表嫂还很会做扁扁面,凉粉,抄手,我都没有吃过。诺表嫂的米糕做得这么好,那些小食肯定也做得非常好。春晚,你可要好好地奉承奉承诺大奶奶,纵然不能都学会,至少也要学个两、三样回来。如果能学成,我也赏你一对簪花。”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