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冷漠
    袁氏是长房长媳,周少瑾寄居在长房,袁氏肯定是知道的。可这种知道却让周少瑾有种芒刺在背的不舒服。

    她让春晚把袁氏送给她的一对珠簪别外收了起来,准备留着赏人或送人。

    因为顾家的几个姑娘年纪都相仿,程诣也不小了,程顾两家很快就请了婚人,对了生庚八字,开始商定下聘的事。

    沔大太太则拉了周少瑾去看给程诰成亲准备的新房,并指了程诰新房的几间凌乱的小厢房道:“这两年裕泰票号那边的分红丰厚。你大舅舅和我商量,把那边也重新修缮一下,给诣哥儿做新房。这样一来我们家至少五十年都不用再做大的修缮了。”说完,感慨道,“希望他们兄弟能同心协力,把家业振兴起来。”

    她现在颇有些把周少瑾当女儿的架式,周少瑾不免有些不安,想着以后要好好孝顺沔大太太和关老太太老才是,因而不时来陪陪沔大太太和关老太太。

    周少瑾闻言笑道:“一定会的——顾家十七姑性子很好,诰嫂嫂又是浦口何家的姑娘,两家知书达理的人家,她们一定会相处的很好的。大舅母就等着享福好了!”

    一席话说得沔大太太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但愿如此你所说。我嫁到程家这么多年,和你外祖母向来是亲亲热热的,希望她们也能和我亲亲热热的。”说完,她“咦”一声,道,“少瑾,马上就要过中秋节了。长房可有什么准备?你外祖母的意思是想接了你回嘉树堂过中秋节。她老人家让我问你一声。你若是另有打算,那就我们这边就提前一天摆桌酒席。家里有好好聚聚,等到明年中秋节,你大表嫂和二表嫂进了门,那就又是另一番热闹了。”

    儿媳妇虽好,可现在还没有进门,没有相处,怎比得上从小在自己跟前长大的周少瑾。

    周少瑾谢了又谢。道:“郭老夫人倒是想让许表哥回来过中秋节。可池舅舅说了,中秋节常有而时光不常有,让许表哥自己决断。听许表哥的意思。他中秋节的时候就留藻园,不过来了。郭老夫人有好些日子没有看见许表哥,就想去藻园过中秋节,陪陪许表哥。池舅舅不置可否。到现在也没有个准信。我就怕他们是顾忌着我,正想和大舅母商量。陪着您和外祖母过中秋节……”

    沔大太太喜出望外,道:“我这就去跟你外祖母说去。你外祖母知道一准高兴。”

    周少瑾忙拦了道:“这件事我还没有跟老夫人和池舅舅说呢!等我跟老夫人和池舅舅打过招呼,您再跟外祖母说也不迟。”

    “我省得!”沔大太太笑道,“我已经让人在北门桥市最大的海记订了螃蟹和鲍鱼。你身子弱。螃蟹吃不了,鲍鱼却可以吃……”然后又拉了她去程诰的新房看半天,留她在涵秋馆用了午膳才放她回去。

    周少瑾因惦记着中秋节的事。下午就去和郭老夫人说了。

    谁知道郭老夫人却笑道:“你池舅舅让我去藻园陪嘉善,他留在府里过中秋节。可我怎么能把你池舅舅一个人留在寒碧山房呢?加之嘉善马上就要下场了。也的确不是打扰他的时候。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你池舅舅一起过中秋节。既然你外祖母接你过去过节,我看不如我们两家一起过中秋好了。我来请外祖母她们,大家热热闹闹,也喜庆!”

    郭老夫人从前可是很喜欢清静的。

    这次留在九如巷过中秋节,多数是因她而起!

    周少瑾心里十分的感激,去跟关老太太说。

    关老太太倒豁达,笑道:“我看不如这样发了,八月十四大伙到嘉树堂来,八月十五的时候我们都去寒碧山房。好好地玩两天!”

    周少瑾自然是很高兴。

    程池也没有说什么。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等到八月十四她们去了嘉树堂,周少瑾陪着郭老夫人、关老太太、沔大太太说着闲话,程沔、程池和程诰、程诣则围坐在另一张桌上评论着时事。

    周少瑾开始还担程池冷场,没想到程池妙语连珠,幽默风趣,把大家逗得哈哈直笑。

    她开始还跟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后来就觉得有默然。

    池舅舅这么好,却注定和她无缘。

    却注意是她宁愿低到尘土里也只能远远看着的人。

    等到了第二天四房的人来长房过中秋节,大家坐在院子里猜谜赏月吃月饼的时候,不知怎地就说起程诰的婚事。

    程池听了笑道:“少瑾也到了学着怎么主持中馈的时候了。这婚嫁之事却是个万头千绪颇为琐碎之事,我看不如让少瑾帮帮你,也正好跟着学点东西。”

    大家齐齐赞好。

    周少瑾感激地望了程池一眼。

    这样一来等程许考完了,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避开程许了。

    ※

    过了中秋节,程家去顾家下聘。

    周少瑾也跟着去了,和顾家的十八姑、二十姑打趣了顾十七姑良久,可回到寒碧山房却发现袁氏回来了,正关了门在和郭老夫人说话。

    她悄悄地回到了浮翠阁。

    等碧玉来请她用晚膳,她这才去了上房。

    袁氏看上去比在九如巷的时候更精神,蛋青色的杭州素面比甲,豆绿色的八幅湘裙,鸟黑的头发绾了个牡丹髻,插了莲子米大小的南珠珠花,衔鸽子鸡大小红宝石的步摇。

    看见周少瑾她立刻露出了个欢欣的笑容,道:“不过年余没见,少瑾长得越发的漂亮了。”

    周少瑾微微地笑着上前给袁氏行礼。

    袁氏就笑着扭过头去对郭老夫人道:“不过话还是那么少!”

    郭老夫人淡淡地道:“小姑娘家的,整天像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太轻浮。还是少说两句的好。”

    袁氏脸上火辣辣的。

    郭老夫人就站了起来,对珍珠道:“吩咐婆子摆饭吧!”

    珍珠应声退了下去。

    周少瑾惯性地上前去扶郭老夫人,没想到袁氏也去扶,两人一左一右,倒也没有冲突。

    郭老夫人却把手搭在了周少瑾的手臂上,对袁氏道:“你也是快要做婆婆的人了,这些小事还是她们这些小姑娘做吧!”

    袁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恭声应“是”,走在了郭老夫人的身后。

    寒碧山房的规矩向来提前五天把菜安排好,若中途想吃什么让厨房做,需要饭前提前一到两个时辰告知厨房,不然就要等到下次用膳的时候。而她们桌上还是原定的那些菜式,甚至连个青菜都没有加,她不由飞快地睃了郭老夫人一眼。

    郭老夫人却神态自若地坐在了桌前。

    原来是郭老夫人根本就没有吩咐让厨房里加菜。

    看到袁氏受到这样的冷遇,周少瑾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感觉到高兴。

    三个人不言不语地用完了饭,袁氏伺候郭老夫人用了茶,就起身告辞,道:“我下午想去趟藻园,在那里住些日子。”

    郭老夫人颔首。既没有问她怎么去,也没有问她去了住几天。

    袁氏顿时有些狼狈,匆匆地给郭老夫人行了个礼就走了。

    吕嬷嬷送了郭老夫人出门,回来后嘀咕着劝郭老夫人:“夫人也是为了少爷好……别人家想还想不着呢!要不是夫人,也弄不到些主考官和副考官平时写的文章出的集子……”

    郭老夫人冷笑,道:“先做人,后做事。如此投机取巧,这路能走得长远吗?”

    吕嬷嬷不敢吱声了,朝着周少瑾使眼色。

    周少瑾毕竟出身官宦人家,听了几句就明白了。

    她上前帮郭老夫人续了杯茶,笑道:“老夫人,您也别生气。许表哥平日里读书很用功的。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泾大舅母这么做也是为更保险些。您若是觉得这样不好,等许表哥考完了,您再把许表哥狠狠地教训一顿好了。”

    最好是能罚他跪祠堂。

    周少瑾这话实际上说得苍白又无力,可郭老夫人看见她秋水盈目,满脸的关切,这心里一软,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只是觉得他不像你池舅舅……当初的主考官是你渭二舅舅的同年的父亲,你泾舅舅和你渭二舅舅花快两个月的时间帮着你池舅舅整理书案,可你池舅舅硬是一眼也没有看的。用他的话来说,看一个人的为人就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文章,若是连这点眼光都没有,还怎么官场里混?那还不如趁早在家里歇着。

    “你许表哥,没有你池舅舅这样的勇气!

    “以后只怕难以拜相入阁!”

    应该是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和勇气吧!

    周少瑾思忖着,无意帮程许说话。

    但藻园那边的动静还是不时地传到郭老夫人的耳朵里,她也跟着听了个大概,知道袁氏为了让程许能取得好名次,在京城的时候就针对这次的教官请程渭帮着写了满满三张纸的试题……知道程许每天读书不辍,差点中了暑……知藻园林多,袁氏蝉鸣扰了程许的心绪,让欢喜等人捉蝉,现在藻园连个蝉鸣都听不到了……袁氏每天亲自在厨房里张罗着汤水,程许想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

    周少瑾默然。

    等秋菊姹紫嫣红,竞相开放的时候,程许进了贡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