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释然
    周少瑾不由得小心翼翼起来。

    沔大太太却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搂了周少瑾的肩膀先是和郭家的两位小姐寒暄了几句,然后和顾家的几位起闲话来:“府上的几位太太、奶奶还好吧?听说家里的几位老太爷都在祭田旁结庐,家里的庶务谁在打理?今年秋天的乡试家里有没有人参加?”

    顾十七姑在姐妹中年龄最大,笑着应酬道:“托菩萨的福,家里众人都好。几位老太爷不在家,家里的庶务依旧由十九叔在打点。虽然我们这些做玄孙的除了服,可家中的长辈还在守孝,一时间几位从兄弟也没有这个心情,今年的乡试多半都不会参加了。”

    她说话清楚,有条不紊,又在顾家的几位小姐里年纪最长,沔大太太知道这位就是顾家十七姑,程泾保媒的那个了。

    沔大太太不由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想着这偏见害死人,万一这姑娘真成了自己的儿媳妇,可不能因为没能留住周少瑾就迁怒于这姑娘。要知道,这姑娘才是跟着自己小儿子过一辈子的人。周少瑾再好,也是别人家闺女,别人家的儿媳妇了……

    她自己劝慰着自己,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压下心底的苦闷,仔细地打量了顾十七姑几眼。

    顾十七姑穿了件月白色杭绸小衫,外面套了件银红色焦布比甲,下面是同样料子的月白色杭绸挑线裙子,领口盘着琵琶扣。梳了双螺髻,戴着枚鎏银镶珍珠的珠花,耳朵上坠了对小小的银丁香,除此之外再无饰物,看上去虽然干净整洁,清楚利落,可挑线裙子略略泛黄的颜色和对称整齐的褶折和领口早已过时的琵琶扣却透露出些许的清贫,鎏银珠花和银丁香又透露出几分小女儿家灵巧的心思来。

    至于长相,和少瑾相比那就相差甚远了。根本就不必比。

    好在是目光清亮,神色从容,举止大方,不愧是诗书礼仪传世的顾家教养出来的姑娘。

    沔大太太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心时到底还是有几分遗憾。退到关老太太身后,在一旁服侍着。

    郭老夫人就笑着站了起来。道:“你们玩你们的去。免得我们几个老太太在这里让你们不自在。”

    众人纷纷谦逊挽留。

    郭老夫人等人还是离开了水榭。

    众人就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

    顾十七姑却一直目送着郭老夫人等人离开,看到她们去了水榭不远处太湖石山顶的凉亭,不由拉了周少瑾在一旁低语:“四房的老安人和大太太怎么过来了?我瞧着她们的神色有些不对!”

    周少瑾道:“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上次外祖母过来的时候说心里不舒服,想和老夫人说说体己话,后来又派了人去浦口。我怀疑是诰表哥的婚事有些不顺当。”

    是吗?

    可沔大太太看她的眼神却有点奇怪。

    顾十七姑朝凉亭望去。

    只见郭老夫人和关老安人围着石桌坐着说着放,沔大太太和吕嬷嬷并几个小丫鬟在一旁服侍着。

    既然有服侍的在身边。那就不是说悄悄话了。

    顾十七姑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郭老夫人等人却在凉亭里注意着水榭的动静。

    看见划船的时候顾十七姑最后一个上船,第一个下船;吃饭的时候她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吩咐着丫鬟递手帕递洗水;姐妹们玩的时候她四张望着,生怕哪一个不见人影……既帮了周少瑾的忙,又不会抢了身为主人的风头。

    这正是他们四房需要的次媳。

    沔大太太不得不低声道:“还是娘有眼光……”

    关老太太望着笑颜如花的周少瑾,语气也有些怅然若失。道:“这世间的万物,都要讲个合适。合适了。人就舒服,一切都好,不合适了,就是镶金钳玉的,那也难受。”

    沔大太太服气地点头。

    关老太太就扭头看了郭老夫人,道:“还请老夫人代我谢谢大老爷。”因这桩字八字还只有一撇,向边又有服侍的,她含蓄地道,“等哪天闲下来了,我让诣哥儿给大老爷磕头。”

    郭老夫人暗中松了口气,正色地道:“你们可决定了?这可不是儿戏,决定了就不能更改的。”

    关老太太点头,道:“决定了!我请得过泾侄儿的眼光。初瑾的婚事就是他做得媒。初瑾和姑爷就过得很好。”现在程诣也是程泾做得媒,“说起来我们四房多亏了泾侄儿,有什么事都惦记我们。哪天他回来,我们家大老爷得好好地请泾侄儿喝顿酒才是!”

    郭老夫人谦虚道:“他是长房长子,有了这样合适的机会,自然要照顾族人了!”接着又说起四房的二老爷程汶来,“翻过年来朝廷就要考核了吧?您跟汶侄儿说一声,让他争取能评个上等,等到九年通考的时候,也能换个好一点的地方。”

    这就是说,以后程泾还会帮程汶的忙。

    关老太太自然是谢了又谢,可心里却惦记着另外桩事。

    她遣了服侍的,低声对郭老夫人道:“就是少瑾的婚事……只怕是要麻烦了老夫人了……”

    “你放心。”郭老夫人道,“等九月乡试完了,我准备去京里住些日子。到时候亲自给少瑾挑门好亲事。”

    关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

    过了几天,就传同程家和顾家联姻的消息。

    程诣非常的惊讶。

    不是说把少瑾许配给他的吗?

    虽说他之前觉得这样有点别扭,可仔细想想。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若是成了夫妻也没什么不好。何况少瑾长得那么漂亮,不管是嗔还是怒都像幅画似的,看着就让人心里舒服……现在却突然换了人……那少瑾许配给了谁?

    是姑父不同意吗?

    他心里又别扭起来。

    寻了个没人的中午,他悄悄去了寒碧山房。

    浮翠阁可不像畹香居,能让他随意进出,何况集萤那个恶婆娘就住在离浮翠阁不远的听鹂馆。

    他想想就觉得头隐隐作痛。

    怂恿着似儿去叫周少瑾,自己则坐在寒碧山房旁的湖边等着周少瑾。

    周少瑾听到程诣和顾十七姑订亲的消息也非常的惊讶。

    她想到程池那次问她和谁最好……难道是自己的那句无心之语凑成的?

    周少瑾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池舅舅虽然对她好,可这种结两家之好的姻缘哪里是她一句话能决定的。

    她想借着这个机会去见见程池。又觉得自己了见了程池只会更恋着她,正在屋里打着转转,听说程诣要见她,顿生如释重负的感觉,换了件衣服,匆匆就去了湖边。

    程池这几天都不在家。在裕泰票号的总号和蔚字号的李家拆股,好不容易把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想着有些日子没有陪着郭老夫人用膳了,中午特意赶回来,准备吃过饭之后睡个午觉,却听见给他端了茶进来的商嬷嬷笑道:“诣二爷还像个孩子。找二表小姐就找二表小姐呗,居然把关老太太身边的似儿姑娘拉过来去请二表小姐。自己蹲在湖边等着……”

    程池冷冷地瞥了商嬷嬷一眼,道:“他们表妹一起长大,如今诣哥儿定了亲,肯定对新娘子很好奇,找二表心里,这也是人之常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是他的心里话。

    他希望少瑾过得高高兴兴,像路边的野花野草。恣意地生长,而不是把她养在笼子。什么时候吃食,什么时候啼鸣都要他首肯。

    不过,既然程诣来找她,只怕还要说会话,这大热天的他从铺子里赶回来,满身的汗,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洗个澡,等去了母亲那里,估计她也说完了话回来了。

    程池吩咐商嬷嬷去叫了水进来。

    商嬷嬷被程池的那一眼瞥得心里直打颤,小心地服侍着,心里却忍不奇怪。

    如果四爷要让程诣走,只需要找个借口吩咐集萤去把二表小姐叫过来,程诣就人吓得飞快地跑走。

    难道自己猜错了?

    不然四爷为何让她看着二表小姐?

    她可不想表错了情。

    等从书房退出来,她去找怀山:“……你说四爷这是什么意思?”

    怀山也不知道。

    但他深知程池不说话就不说话,说出来的话每一句都是有做意的。

    “那四爷有没有让你不必再盯着二表小姐了?”他低声地问。

    商嬷嬷觉得自己恍然大悟。

    手下败将,无须惧矣!

    不,程诣连败将都不是。

    他根本和四爷不在一个等级上,四爷要是把他都放在眼里,岂不是把自己的品格都降低了?

    商嬷嬷又安下心来。

    这边程诣见到了姿容娇美的周少瑾,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红着脸往湖里丢着石子玩。

    周少瑾心里“咯噔”一声,先发制人的地欢笑道:“恭喜诣表哥!顾家十七姑和我相熟,她很好的,诣表哥娶了个佳媳。”

    程诣的脸更红了,喃喃半晌道:“二表妹,那你的,你的婚事有没有定下来?”

    周少瑾就想到了程池。

    明亮的目光顿时黯淡下去,低头道:“没,没有!”

    程诣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清明。

    如果祖母向姑父提了亲,姑父不满意自己又不想得罪程家,只能以二表妹已经和别家有了口头的婚约为借口,并且很快地为二表妹订下婚约,就算不订下婚约,也要嘱咐二表妹一句。

    既然没有,那姑父就不是不满意自己,而且长辈觉得顾家的十七姑更适应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