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看
    “我也不知道!”集萤翻了个白眼,道,“看见他在发脾所我不跑,我又不傻!要知道,你的这位池舅舅可是难得发一次脾气!至少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他像这样雷霆震怒的——他生气的时候通常只会暗算别人。让他七情六欲上脸,他说了,太费劲!所以我才跑到你这里来躲躲的!”

    从前集萤一口一个“你的池舅舅”,周少瑾只觉得与有荣焉或是甜蜜,现在,却很心虚。

    她不由道:“你胡说些什么?池舅舅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他的确不是你一个人的。”集萤不以为意吃了口酥糖,道,“可他对你却是最好的。我这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你护不住我别人也护不住我,我不吃亏;万一你能护住我呢?我岂不是找以人了!”

    周少瑾气结,怀疑道:“是你惹了池舅舅生气吧?不然你躲什么啊?”

    “我要是惹了你池舅舅生气,就不知道被丢到哪个旮旯角里去了。”集萤不满地道,“还能坐在这里和你喝茶吃点心?你为什么就不相信你的那个池舅舅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呢!”

    周少瑾难得跟她多说。

    也不想再和集萤在程池的身上打转,转移了话题,问起集萤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

    集萤依旧懒懒地,叹道:“就是东南西北的乱跑呗!哪天要是能像你似的安顿下来就好了。”

    这样她就能好好地练练剑。

    现在她像那些走江湖卖艺的,出去还顶着程池婢女的头衔。想想就觉得心烦。

    周少瑾见她不想多说,也就不再多问,拿了碧玉新做的冬衣给集萤看。

    集萤也知道碧玉快要出嫁了,道:“那个左贤你可见过?他为人怎样?你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环,娶了你,等于捧了程家的金饭锅,他在你之前可曾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

    一大堆话问得碧玉面红耳赤。

    周少瑾忍俊不禁,道:“你怎么像碧玉的娘啊?”

    集萤道:“我这不是自己吃了亏,怕别人也上当吗?”

    碧玉不知道集萤的事。周少瑾却知道。可碧玉常年在太夫人面前当差,什么事当问什么事不当问,心里明镜似的,赧然地向集萤道谢,小声道:“我们两家祖上都是老夫人的陪房,我还有个姐姐。一早就嫁到了左家。他是我姐姐看着长大的,也是我姐姐保得媒……”

    “哎哟,这么说来是青梅竹马了!”集萤非常感兴趣,还欲再问,商嬷嬷过来了。

    大家都有些意外。

    特别是周少瑾,还以为程池找她。

    谁知道商嬷嬷笑着和集萤打了个招呼。对周少瑾道:“我正巧闲着无事,听说二表小姐在碧玉姑娘这里。就过来凑个热闹。天这么热,要不要我帮着雪球洗个澡!”

    进入在伏之后,周少瑾每天都给雪球洗澡,偶尔商嬷嬷路过也会摸摸雪球,因为不是周少瑾身边服侍的,倒没给雪球洗过澡。

    周少瑾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已经给雪球洗过澡了。”然后指了绣墩。“大家坐了说话吧!”

    “不用,不用。”商嬷嬷笑道。“你们话,我去给二表小姐喂喂鸟去。”

    “鸟也喂了。”周少瑾道。

    商嬷嬷闻言笑道:“这几天二表小姐都在家里做针线,要不要我上街去给您添点绣线或是明纸啊?”

    “不用了。”周少瑾道,“这些东西家里还有很多。”心里却纳闷着,商嬷嬷怎么一副非要给她做点事的样子?

    她想了想,道:“您要是没什么事,不如帮我给花房的传个话,让他们晚上的时候记得把我养的那株山茶花搬出露露夜风。”

    商嬷嬷高高兴兴地去了。

    周少瑾奇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池舅舅发脾气很可怕吧?”

    集萤已经懒得和她说了。

    三个人在碧玉屋里混了一个下午。

    郭老夫人留了关老太太用晚膳。

    程池就没有过来,派了人过来向关老太太问了声好。

    周少瑾不免有些失望。

    她以为会遇到程池,知道程池现在的情绪怎样!

    也不知道现在池舅舅怎样了?

    周少瑾在心里暗暗担心,帮着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摆了箸。

    郭老夫人就笑着对她道:“你诰表哥请的顾家大太太做的全福人,如今顾家大太太在孝里,到时候不能出席,改请了顾家二太太申氏娘家的大嫂。你祖母的意思,前些日子承蒙顾家大太太出力,你诰表哥的婚事才会进行的很顺利,现在申家大太太已经应允下来,顾家那边也应该道个谢才。说到你前些日子在家里举办了赏花会,几位小姐都赏出席,宾主尽欢,请想让你再做个东道,把顾家几位出了孝的小姐都接过来玩一天,也算是答应顾家大太太之前的照应。”

    周少瑾前世参加过几次聚会,可都是聚会上的小草,连陪衬都称不上,渐渐也就视其为畏途,没有兴趣。可这次她举办的赏花会,朱朱几个不仅和她脾气相投,而且都是能互相迁就的人,就是郭家的两位小姐也玩得很兴尽,走的时候都有些依依不舍,约了朱朱出嫁的时候一定会随着大人们去喝喜酒。

    如今有机会再聚,周少瑾欣然应允。

    关老太太见了呵呵地笑,道:“到时候你就多费费心。”

    这话说的太客气,而且以周少瑾对关老太太的了解,觉得关老太太的笑容也有些勉强。

    难道是担心诰表哥的婚事不顺遂?

    她猜测着,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毕竟是两姓结亲。各有各的想法很正常。只要愿意坐下来细细的商量,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用过晚膳,送走了关老太太,秦总管求见。

    说京城的杏林胡同遣人送了信回来,袁氏已经启程,估计八月十三左右就能归家,可以赶回来过中秋节。

    郭老夫人冷淡地点了点头,吩咐吕嬷嬷带人把长房的正院蕴真堂好生打扫一遍。

    周少瑾却已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袁氏回来,又逢中秋节。程许肯定会回来。

    到时候她避到哪里去呢?

    念头闪过,她的心情又平静下来。

    郭老夫人这边得了信,池舅舅那边肯定也得了信,他知道自己不喜欢看见程许,自会安排的!

    出了上房,她望着黑漆漆的听鹂馆。犹豫良久,最后还是回了浮翠阁,第二天一大早写好了贴子交给春晚,由春晚带着贴子和王嬷嬷去了梅花巷顾家,把做客的日子定在了两日后。

    周少瑾因有了上次的经验,轻车熟路地做着宴请的各种准备。然后接了集萤来帮忙。

    集萤最感兴趣的就是到厨房去试吃那些准备用来宴请的点心。

    周少瑾却问她:“池舅舅的心情好了点吗?”

    “谁知道!”集萤大大咧咧地道,“他多半的时候都沉着个脸。我看不出来。”

    周少瑾不悦地推了她一下。

    她不以为意,对灶上的师傅道:“这个碗糕好吃,能不能多蒸几个给我带回去吃。”

    灶上的娘子朝周少瑾望去。

    周少瑾微微颔首。

    灶上的娘子就笑眯眯地应了。

    集萤道:“几天没见,这灶上的事你都能当家了。”

    “又开始故说了。”两人一面东扯西拉,一面出了厨房。

    晚上回浮翠阁的时候,听鹂馆的依旧黑漆漆的。

    晚膳的时候也没有看见!

    难道池舅舅出去了?

    周少瑾思忖着,想到明天自己还要早起。强忍着没有去叩听鹂馆的门。

    翌日,她在名为“送爽阁”的水榭招待顾家的几位小姐。请了郭家郭家六小姐和七小姐。

    郭家的两位小姐比上次见着的时候又活泼了几分,其中郭家的六小姐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她:“你头上这把梳篦真漂亮,是在哪里买的?”

    周少瑾酸溜溜地想,你若是做了我池舅母,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把漂亮的梳篦呢……神色间却不显,笑道:“是从杭州府买的。你若是喜欢,我让人给你带和你妹妹都带一套回来。”

    她镜奁里的却是池舅舅买给她的,她是谁也不会送的!

    “不用,不用。”郭家的六是从那么远的地方买回来的,生怕麻烦别人,连连摇手,道,“我也只是问一问。并不是要买。”

    周少瑾也就顺势而下,不再提给她带梳篦的事。

    郭老夫人、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却过来了。

    几个小姑娘都上前行礼。

    郭老夫人笑着让大家免礼,把顾家和郭家的小姐介绍给关老太太。

    关老太太笑容慈祥,都给了见面礼。

    沔大太太只是扶着关老太太站在一边看,脸色却不大好。

    周少瑾还以为她是为了程诰的婚事,在沔大太太坐下之后,体贴地让小丫鬟送了碗冰糖莲子银耳羹给沔大太太。

    沔大太太接过碗,放到了一旁的茶几上,拉着周少瑾的手轻轻地拍了拍,眼中似有眼水涌出来似的。

    周少瑾吓了一大小,忙低声道:“大舅母,您这是怎么了?”又用身子挡在了沔大太太的身前。

    沔大太太就掏出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道:“没事,没事。大舅母只得了两个小子,想一个像你一样贴心懂事的女儿。”

    周少瑾抿了嘴笑,心里却惊涛骇浪般。

    难道程家要向父亲提亲了?

    可这也不对啊?

    提亲应该是高兴才是,怎么大舅母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啊?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ps:有错字,要等会才能改。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