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各自
    关老太太摸了摸手腕上的十八子沉香木佛珠,没有吱声。

    小丫鬟端了茶点瓜果上来。

    周少瑾笑盈盈地接了,摆放在了茶几上,指了果盘里半青半红的大枣道:“外祖母,您今天来得可巧了!这是昨天池舅舅差人送过来的,说是山东的贡枣,又脆又甜,您肯定喜欢。”

    说话全无半点畏缩,像个半个主人似的招待着她。

    关老太太就笑着拿了个枣子,道:“那我尝尝。”

    周少瑾嫣然一笑,用牙箸插了块水晶糕给郭老夫人,娇声道:“这是今天新做的,没昨天那么甜,我还让人加了点澄粉在里面,比昨天的好看吧?”像个要大长赞扬的小孩子。

    郭老夫人就道:“是看着比昨天的白!”然后尝了一口,道,“这里面放的什么?不像是霜糖,比霜糖的味道淡,回味长。”

    周少瑾嘻嘻地笑,道:“是冰糖。化了水加进里面。您可真厉害,一口就吃出来了。”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我也就这点本事了。”

    周少瑾皱了皱鼻子,非常的可爱。

    然后乖巧地把茶盅朝着郭老夫人的面前推了,对关老太太道:“外祖母,您喝茶。是六安瓜片。”

    六安瓜片的茶水清淡,比较适合老年人喝。

    关老太太慢慢地把枣核吐到一旁的金边甜白瓷的小碟子里,想起周少瑾第一次正式和郭老夫人见面时候。

    她让周少瑾好生服侍郭老夫人,周少瑾被人服侍惯了,还觉得有些委屈。

    可不过两年光景,她服侍起郭老夫人来已犹如自家的长辈。

    周少瑾的性子她是清楚的。到底是有父亲做依仗的,骨子里还有几分清傲。能在郭老夫人面前尽孝,长房的煊赫是不可能让她低头的,只有可能是郭老夫人待她如亲孙似的,她才可能这样的温婉顺从。

    关老太太端起茶盅来喝了一口。

    在四房的时候,她满身是刺;到了长房,她长成了一朵娇柔的花。

    诣哥儿。可曾养得起这朵花。护得了这朵花?

    关老太太有点后悔把周少瑾送到长房来教养。

    可若是没有郭老夫人的指点,从前的周少瑾,四房看得中吗?

    一个家族要兴旺。要兴起,除了要有人,还要和睦,抱成一团。

    诰哥儿的媳妇是何家的姑娘。出身世家,父亲是正三品的大员。

    若诣哥的媳妇是周少瑾。这样的相貌不论在哪里都会让人另眼相看,可四品知府、单支独户的出身又让她变是不是刺目……可有了长房做依靠的周少瑾,纵然无心,也可以稳稳地压了何家姑娘一头。

    就算何家姑娘比周少瑾有内秀。世人多看外表,何家姑娘那也是苦苦地支撑。

    而次媳盖过了当家的长媳,通常都是乱家的根本。

    少瑾。已经不适合做四房的媳妇了。

    关老太太顿时意味阑姗。

    那些在脑海里想了又想,在心里琢磨了又琢磨的话如今已是毫无意义。

    郭老夫人一直在观察着关老太太的神色。

    见关老太太面露几分颓然。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她不能把少瑾留在程家。

    更不能让周少瑾和程诣订亲。

    如果说从前是觉得程诣配不上周少瑾,那现在她则是怕儿子做出夺娶侄媳妇的丑闻来——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热血沸腾的时候,有时是为了女人,有时是为了举业,有时是为了兴趣。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识的增多,那份热血也就渐渐地淡了下去。可这一次,儿子明明和她商量好了的,由方大献出面给程诣说一门亲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周少瑾摘出来,儿子却陡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简单而又粗暴地安排了程泾给程诣说亲。

    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打得是什么主意!

    郭老夫人这几天都没有睡好。

    她相信自己的儿子稳沉持重,非那些冒冒失失的小伙子可比。可他心里也喜欢周少瑾,不然也不会纵容着周少瑾把个听鹂馆当菜园子似的,想去就去,想走就走。

    一个人总在自己面前晃动和远远的思念是不同的。

    总有自己面前晃动,感情只会越来越深。

    远远的思念,时光总会让它褪色。

    她可不想冒这个险。

    所以她像从前一样宠溺着这个小姑娘。

    让以朴素持家的四房知难而退。

    她再给小姑娘找个如意郎君,儿子自会知难而退。

    不然她可就是自己砸自己的脚了——劝四房别让外头人把周少瑾当成了童养媳送到长房的教养,结果最后变成了自己的儿媳妇,在别人眼里,周少瑾还是个童养媳。

    这孩子,命运也太舛了些!

    想到周少瑾中了自己的算计还一无所知,对她掏心掏肝的好,郭老夫人就有些不敢去看周少瑾的眼睛,决定快刀斩断麻地把这件事解决了。

    她开诚布公地问关老太太:“你可是为了前几天的事来找我?”

    关老太太虽然没有隐瞒,却也决定不再求郭老夫人成全周少瑾和诣哥儿的婚事,道:“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想找你说说话。”

    郭老夫人就笑着对身边服侍的周少瑾道:“我要和你外祖母说说体己话,你去和雪球玩去。”随后半开玩笑地道,“可不许偷听我和你外祖母说话!”

    周少瑾不满地嘟了嘴,道:“我什么时候偷听您说话了,您可不能冤枉我!”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拍了拍她的手,道:“自己玩去吧!”

    周少瑾笑着应是,吩咐小丫鬟给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重新上了茶,这才出了宴息室。

    关老太太眼睑低垂。

    少瑾。真的不再适合四房了。

    从前若是有人这样说她,她只会强装无所畏地笑着退下,现在却是真正的无所畏惧了。

    只有对自己有信心的人,才会不怕别人说笑。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问郭老夫人:“那顾家十七姑是个怎样的性子您可知道?她家里有几个嫡亲的兄弟姐妹?母亲是哪家的姑娘……”

    ※

    周少瑾实际上很想偷听的。

    她从碧玉的嘴里知道有人给程诣说了门亲事。

    四房频频地来找郭老夫人,肯定和程诣的亲事有关。

    池舅舅答应过她,不会让她嫁给程诣的。

    她对此一点也不怀疑。就更谈不上担心了。她只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提前知道诣表哥的新娘子是谁?好不好相处?

    四房对她来说,就像第二个娘家。

    她希望四房能兴旺发达起来,希望有人能提携一下程诣。别让程诣落得个前世的下场。

    可郭老夫人已经开了口,她反而不好偷听了。

    她去问碧玉:“之后你就没有再听见老夫人说些什么?”

    “没有!”碧玉快出嫁了,近日子无事的时候就在屋里做针线。

    虽然郭老夫人会帮她安排好嫁妆,可像这认亲时的鞋袜什么的。还是亲手做来更有诚意,也能让别人看看寒碧山房里出现的大丫头的德言工容。

    周少瑾觉得碧玉这样很好。画了花样子,试着让针线房的人帮着碧玉绣一件认亲时穿的大红色褙子。没想到王娘子不仅应下了,还很热心主动地说帮碧玉多做件回门穿的衣裳,让她能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听碧玉这么说。她不由道:“也不知道池舅舅有没有听说?”

    碧玉笑着拿剪刀把线剪断,重新穿了个颜色,道:“您还是等会再去吧!我刚才听。听鹂馆静悄悄的,那气氛。能砸死人。就是平日里在四老爷跟前服侍的清风朗月,都远远地站着,不敢靠近书房。只怕是出了什么事,惹了四老爷心里不舒服!”

    周少瑾就奇怪了。

    外面就传来雪球“汪汪汪”的叫声。

    周少瑾和碧玉出门一看,集萤正拿着个绣球逗着雪球玩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周少瑾意外望外。

    碧玉忙沏了茶端了茶点招待集萤。

    集萤舒舒服服地喝了口茶,道:“哎哟,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你在外面很辛苦吗?”周少瑾打量着集萤。

    见她比从前瘦了些,也黑了些,可五官更立体了,目光更明亮了,整个人像把出鞘的剑,寒光四射却又莫名的让人觉得明艳逼人。

    集萤见四下无人,压低了嗓子道:“你那个池舅舅,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牛马用,真不是个人!”

    周少瑾忙捂了她的嘴巴。

    碧玉佯作去倒茶,装没听见。

    集萤咯咯地笑,道:“还和你们在一起有意思!”

    周少瑾就瞪了集萤一眼。

    集萤毫无诚意地安慰周少瑾,道:“好了,好了。你池舅舅不会听见的。他现在正在发脾气,没空理会我们。”

    “池舅舅为什么发脾气?”周少瑾问。

    这下就是碧玉也支了耳朵听。

    集萤拿了块酥糖,懒懒地道:“估计那位袁夫人又做了什么蠢事,把他气得鬓角冒青筋,把东亭都叫过来了,肯定又准备算计谁?”又道,“东亭你应该认识吧?魏东亭。他说见过你。你池舅舅有什么脏活就交给他干。他一出现,准没什么好事!”

    周少瑾觉是那是因为集萤对池舅舅有偏见。

    好的都能被她说成坏的,若是不如她的意,在她嘴里那就是头顶长疮脚下流脓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周少瑾推搡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