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相交
    小丫头真是敏感!

    他上次去京城的时候为小丫头的婚事去托袁别云,袁别云笑他整天就忙着这琐碎无聊的事,说他“一不作奸犯科,二不恃强凌弱,三不章台走马,士子不像士子,衙内不像衙内,考了个进士做什么”。

    程池以为自己没有放在心上,原来他一直都记得,还以调侃的方式说了出来!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地笑道:“就算是有人说我,那也是在背后说我,我怎么知道呢?”

    也是哦!

    周少瑾赧然,道:“我听到关于池舅舅的话,都是夸奖,池舅舅放心好了。”

    小丫头竟然会安慰他了!

    程池呵呵地笑,声音不知不觉地就柔了下来,道:“这件事我会跟吴知府说的。他就是再折腾,也改变了不结局。”

    周少瑾道:“万一他要是到处嚷嚷……”

    程池打断了她的话,笑道:“他父亲早逝,他是依附九如巷长大的。程氏族学没有收他的束修,还一路供他读到了秀才,他若是狗急了跳墙嚷了出去,是他有理还是我们程家有理?到时候我只要保持沉默,世人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想,一个被夺去了功名的秀才和一个两榜进士,你说,大家会更相信谁?这也是为什么吴知府和林教谕敢应诺我缘故之一。

    “他既然受了程家的恩惠,就得付出代价的!”

    只不过程辂大约没有想到他会付这么大代价而已!

    周少瑾心里如乌云散尽,顿时明亮起来。

    她笑盈盈地点头,忍不住道:“池舅舅,你可真厉害!我之前一直担心程辂会用卑鄙的手段算计您。”

    精致眉眼如春花盛花,明丽照人。

    程池看着不禁笑容更盛。

    难道小丫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裹足不前。一直没有来找他?

    他温声道:“以后别一个人七想八想的,有事就来找池舅舅,知道了吗?”

    周少瑾乖乖地应诺,问起程池这一路上的情景。

    程池常常去淮安,这次又比较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捡了淮安的风土人情讲给周少瑾听。

    周少瑾听得津津有味。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就像只好奇的小兽。

    程池顿时有些不好起来。

    如同过年的时候长辈见到晚辈却没有给压岁钱似的。

    他的目光朝多宝阁他放礼物的地方扫过,又掠过刚才用来算账的算盘。

    程池精神一振。

    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他和周少瑾说着话,从抽屉里拿出了个小小的金算盘递给了周少瑾。笑道:“回来的时候走急,也没有来得及给你买什么东西,这个金算盘是我原来准备送人的,后来有了更好的东西。就随手放在了书案的抽屉里,你拿去玩去吧!”

    那金算盘巴掌大不小。做得十分精巧,每颗珠子都能拔动,而且是实心的,和真的算盘没有什么两样。一角还系了个寸余的大红色流苏,非常的漂亮。

    周少瑾一看就很喜欢。

    又见程池是随手从抽屉里拿出来的,知道对程池来说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礼物。不由笑道:“池舅舅屋里原来还藏着这样的好东西,也不早点拿出来。早知如此。我就不用给笳表姐打套头面添箱,送这个过去了。”

    程池见她大大方方地收下了,心情颇好,笑道:“花了很多银子吗?”

    周少瑾在他面前凑着趣,嘟了嘴道:“一共花了我五十两银子。”

    程池哂笑,道:“缺钱?”

    “谁不缺钱啊!”周少瑾似真似假地和程池抱怨道,“有银头面还想金的,有了金的还想镶百宝的……扫院子的婆子缺钱,我也缺钱!”

    程池哈哈地笑。

    周少瑾皱了锼鼻子。

    自从赏了樊祺之后,她觉得自己就一直没有缓过气来,是真的缺钱。

    可这些都不必跟池舅舅说,免得池舅舅误会自己在向他哭穷。

    周镇也好,周少瑾的继母李氏也好,肯定不会克扣周少瑾。

    可以周镇的身家,周少瑾想敞开了花也是不可能的。

    在程池眼里,只要是钱的事,都不是什么事。

    他想了想,转身从多宝阁阁子上拿了扎紧了口,巴掌大小的靛蓝色的荷包递给周少瑾,笑道:“拿好了,可别掉下去了。”

    “这是什么?”周少瑾伸手去拿。

    程池挑了挑眉。

    周少瑾双手上捧上,程池这才把荷包放在了她的手里。

    沉甸甸的,尽管有心理准备,周少瑾还是一个趔趄,差点把荷包掉到地上去。

    “这都是些什么啊?”周少瑾把小小的荷包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竟然满满的一荷包金豆豆。

    不,说金豆豆不正确。

    应该说是满满一荷包金芸豆。

    和真的芸豆一样大小,一样的模样,拿手里沉沉的,居然全是实心的。

    周少瑾茫然地望着程池。

    程池笑道:“过年的时候用来赏人的,没用完,给你了。”

    周少瑾吓一跳。

    满满的一荷包金芸豆,最少也值几千两银子。

    她不要,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小家子气,道:“您给我两颗就行了,这么多,我放在屋里还要防贼呢!”

    程池与其说是要送她金芸豆,还不如说是想补偿她没有得到礼物的遗憾,笑道:“放到我这里难道就不被贼惦记?给你你就收好了!没有银子的时候可以让马富山家给你兑银子或是铜板。长者赐,不可辞!”

    周少瑾很喜欢这一袋子金芸豆。

    连腰间那处蒂芥都出来了,十分的逼真。

    单个的时候只觉得精巧,全都放在了一起,金灿灿的。耀人眼眸。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金子可以这样用……想到到郭老夫人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周少瑾淡定下来,笑道:“那好,我就收下了。”又道,“多谢池舅舅!”

    大不了像程笳似的,以池舅舅结婚的时候再给池舅舅准备同值东西还给池舅舅好了。

    周少瑾心情微微有点低落,又很快把这些抛到了脑后。

    想到这东西是程池送的,又小。总不能让人随手顺了去。因而问道:“这有多少颗啊?”

    “不知道!”程池笑道,“当时随手抓的。要不你数数?”

    反正闲着无事。

    更主要的是,可以继续呆在这里。

    周少瑾欣然应充。跑到旁边的罗汉床上,把荷包里的金云豆都倒了出来,一颗颗地摆在了茶几上。

    程池看她像玩玩具似的玩得很开心,心情大好。

    想起了他上次去京城收的两间铺子。

    二十几年的老铺子。专做胭脂香粉,靠着原吏部尚书、士申敏之。生意做得很红火。申敏之致仕之后,这两年开销就大了起来,东家索性见好就收,托牙人转铺子。

    袁别云在外面养了个戏子外室。向他借钱想把两间铺子悄悄地盘下来做那外室的开销,谁知道铺子盘下来了,那外室知道袁别云的老婆还活得好好的。和他一拍两散,回了山东老家重操旧业。袁别云气得肝胆俱裂,跑去了山东找人,铺子也不要了。

    程池向来觉得靠着铺子收租钱来得太慢,不太喜欢在手里留很多的铺面,加上胭脂香粉这类的东西他不擅长,准备盘出去或是送给谁……不如给小丫头算了。

    铺子里的掌柜伙计都是现成的,给她找个收益,也算是给她找个打发时间东西。

    程池拿定了主意就想起那铺子的大小,客源,货品来。

    他抽了张纸把自己觉得有问题的地方一一的例了出来,寻思着怎么改进。

    周少瑾则把金芸豆一颗一颗地摆在了茶几上,见程池正忙着,又一颗一颗地把金芸豆收进荷包里,不时偷偷地拿了眼角瞟程池。

    程池全神贯注,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少瑾的异样。

    周少瑾悄悄地抿了嘴笑。

    觉得程池认真的样子真好看。

    眉毛漆墨如眉,挺拔秀雅,目光清亮如水,温润沉静……

    她又把金芸豆一颗颗地从荷包里拿出来,摆在茶几上。

    商嬷嬷进来送茶点的时候就看见周少瑾和程池一个坐在罗汉床上玩金豆豆,一个坐在大书案后面奋笔疾书,一个像温柔不失活泼,一个持重而内敛,气氛却出奇的和诣温馨。

    她思考了片刻,又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周少瑾又把金芸豆倒出来玩了一会,这才收在了荷包里,放在了枕头下面。

    春晚笑得不行,道:“二小姐,好歹是一荷包金豆子,还是收在箱笼里吧?这要一颗就值好十几两银子呢?您又从来不给柜子上个锁什么的,我们这里又人来人往的,若是丢了一颗怎么得了。”

    周少瑾就是想把它留在手里玩几天,道:“等过几天我的新鲜劲过去了,再给你收起来。”

    春晚愁得不行。

    樊刘氏和几丫鬟也都知道周少瑾枕边有一荷包金豆豆的事,反而不敢随意进她的屋子了,就是有个什么事要进去,也是两人同行,统统都盼着她快把这金豆子入箱笼才好。

    三房那边李老安人亲自来给郭老夫人送信,说李敬不小了,因李敬没有成亲,洛阳李府那边这些年都由着李敬的二婶婶主持中馈,乱糟糟的没有个章程,就盼着程笳过去了好把内院的事都接在手里,所以把程笳的婚期定在了十月初六。

    这样就很急了。

    好在三房有钱,置办起嫁妆来毫不手软,李老安人又私下补贴不少,虽不像刘家大小姐嫁入良国公府那样的壮观,却也是十里红妆,煊赫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