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二十章 妥协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何况周少瑾说得诚心诚意。

    郭老夫人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我年轻的时候到担得起你这句话。只是老太爷在的时候常嫌我喜欢惹是生非,管闲事,我为此还和老太爷大吵过一架。现在年纪大了,精神不济,做起事来常常丢三落四的,想管也管不了,也懒得管了。可见这世上的事都是此一时,彼一时。从前总觉得天大的事,再过几年回头看看,也走来了。再过十几年回头看看,也不过如此了。所以这人还是要放宽了心,高高兴兴地活着才好。”

    周少瑾觉得郭老夫人说的得非常的道理。

    前世,她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总是想着去死。

    可后来怕姐姐伤心,怕姐姐担了恶名,她慢慢地挺着,也挺过来了,多活了十几年。

    她陪着郭老夫人说了几句,郭老夫人就催她去忙自己的事去:“……笳丫头这么闹了一场,此时肯定想找个体己的人说说心里话,你去陪陪她,也好安安她的心,别总这么没头没脑的到处乱蹦。这次是她运气好,可这人不能总是凭运气。你把我这句话也带给她。听不听就看她自己的了。”

    老夫人真是典型的面冷心热。

    周少瑾心里暖暖,对老夫人就不由的亲近起来,抱了老夫人的胳膊软软地“嗯”了一声,道:“我去去就来。”

    老夫人刚强惯了,没有儿子,三个孙女虽然都是在她的膝下长大的,程筝庄重,程箫傲气。程笙娇俏,没有一个人像周少瑾这样憨憨的却又惹人怜的。就不由地摸了摸她的头,让吕嬷嬷送了她出门。

    吕嬷嬷对着周少瑾脸上的笑容又盛了两分。

    家里来了客,主持一府中馈的妇人才有资格让她相送。二表小姐不过是出门去看看笳小姐,就把她给派上了。从前也就筝小姐有这样的待遇,现如今二表小姐也赶上了筝小姐。

    她亲自给周少瑾打了帘子。

    周少瑾没有在意。

    她心里全装着程笳的事。

    要不要把李敬的打算告诉她?

    她知道之后会不会沉不住露了馅?

    要是她这病还有继续医治,李敬留了她在九如巷养病。会不会耽搁了时间。让程笳和那个什么知府的儿子订下亲事?

    万一定下了亲事,李敬又怎么解这个结?

    周少瑾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只盼着程池快点回来就好。

    池舅舅回来了,这件事也就不用她操心了!

    门口当值的丫鬟撩帘服侍她进了三房歇息的厢房。

    那厢房三阔。一明两暗。一面住着李老安人,一面住着程笳和姜氏,因一院子女眷,程泸歇了别处。

    周少瑾进去的时候程泸和程笳刚吵完架。他铁色发青地坐在中堂前的太师椅上,姜氏则红着眼睛坐在他的对面。看见周少瑾。程泸勉强地朝她点了点头,姜氏则颇有些不自地道:“多谢你来看她!笳丫头有些不好,刚睡下……”

    竟是要遂客的意思。

    周少瑾脸色通红。

    程泸没有作声。

    可能是怕程笳在她面前竹筒倒豆子似的说出些让他们觉得丢脸的话吧?

    如果是平时,周少瑾定会扭头就走了。可想到李敬所托,她厚着脸皮留在了原地,正色地道:“既然笳表姐睡了。我就不见她了。不知道笳表姐的伤势如何了?还需不需要继续用释慧大师的药?”

    这几句话问得很有些深意。

    程泸和姜氏都猜是郭老夫人让她来问的。

    姜氏就道:“笳丫头已经没事。释慧大师刚才来看过,又给开了一副药。说是吃了这副药就好了。你泸大舅舅正准备去和老夫人商量后天启程回九如巷。”

    这就好!

    周少瑾松了口气,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谁知道她的话音刚落,屋却传来程笳的声音:“少瑾,我已经醒了!你进来陪着我说说话吗?”又道,“我和少瑾情同姐妹,又一个院子里住着,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你……”姜氏闻言就要跳起来,却被程泸一把拽住了,道:“你少说两句吧!”

    姜氏忿忿地别过头去。

    程笳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腊黄,人看上去很憔悴。

    她苦笑着扭过头来对周少瑾道:“你肯定觉得我很傻吧?我也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可我只要一想到要嫁给别人,和别人一起生活,我就一刻钟也呆不下去。哪怕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周少瑾慢慢地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的锦杌上,指使旁边服侍的小丫鬟去给她叫碗冰镇的绿豆沙进来,道:“……天气太热了!”

    不过是到门口去传个话。

    小丫鬟不疑有他,笑着应声去了。

    周少瑾急急地道:“李敬要带你走,又怕你的病非释慧的药不可,你想办法把药弄到手,我去通知李敬。”

    程笳顿时眼眶泛着泪花,紧紧地握住了周少瑾的手,道:“少瑾,我一辈子都感激你!”

    周少瑾微微地笑了笑,还是忍不住道:“值得吗?”

    “值得!”程笳说着,原本枯黄的面孔像镀上了一层釉似的光彩照人,“以后纵被无情弃,我也知道他此时待我是真心的。”

    周少瑾两世为人,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灼热心。

    或者说是,没有这样大胆的念头。

    她又想起集萤的话来。

    是为了个好名声装模作样地过一辈子,还是顺应本心自由地活着……

    周少瑾又开始有些恍惚。

    去传话的小丫鬟回来了,她笑道:“二表小姐,绿豆沙很快就到了。”

    周少瑾笑道:“我差点忘了,老夫人曾嘱咐过我。让我夏天的时候不要吃冰镇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她不想在程笳的屋里久呆。

    想必李敬一得到消息就会动手,她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事后不免会被姜氏怀疑。

    姜氏怀疑她不怕,她就怕连累了长房。

    周少瑾起身告辞。

    程笳拉了她的手求她:“你帮我照顾翠环!”

    她还卧病在床,李敬能把她弄手就不错了,不可能再带上翠环。

    而周少瑾并不是寄居在程家的穷亲戚。她身边有周家的世仆服侍。反而更能护着翠环。

    周少瑾点了点头,回了她和郭老夫人落脚的厢房。

    郭老夫人正和关老太太在说话:“……不管笳丫头的病怎样了,我都准备等会就启程回去。他们整天这样吵吵闹闹的。我头痛。”

    关老太太也正想脱身,郭老夫人的话正中她的下怀,忙道:“我和你一块回去!”

    郭老夫人颔首。

    周少瑾上前给关老太太行了礼。

    郭老夫人就道:“你来的正好。我已经让丫鬟婆子们下去收拾行李了。你再去趟三房,代我向她们辞个行。”

    这样一来。三房就更加觉得周少瑾是受了郭老夫人之托来问程笳病情的。

    周少瑾眼睛微涩,轻声应“是”。去了三房。

    三房的人果然这么想了。

    等到周少瑾等人收拾好了,程泸和姜氏亲自来送郭老夫人等人。

    郭老夫人也没有多说,径直上了马车。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关老太太打道回府。

    第二天下午,程泸面色苍白。腿脚发软地闯进寒碧山房,跪在了郭老夫人的面前:“大伯母,求你快点让子川回来吧!程笳不见了!李敬也不见了!肯定是李敬那个登徒子诓了程笳去了。这声既不能声张又不能报官。我只能来求子川了。他这几年管着家中庶务,三教九流的都熟。我们三房出钱,您能不能让子川帮我把程笳找回来。我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郭老夫人瞥了神色自若的周少瑾一眼,道:“你快起来。我这就让给四郎送信!”

    程泸点头,半晌也没有站起来,还是吕嬷嬷扶了他一把,他这才跌跌撞撞地出了上房。

    郭老夫人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让碧玉拿了自己的对牌请外院的管事安排人给程池送信。

    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隔了一天,李敬竟然请了媒人上门向程笳提亲。

    媒的态度之恭敬,拿出来的聘礼之丰富,让向来富贵的三房都大吃了一惊。

    姜氏勃然大怒,腾地站起来就要把媒人轰出去。

    程泸却随沉着脸把媒人留了下来,并接了李敬的庚贴,对那媒人道:“若是想娶了我们家姑娘过门,让他寻对大雁来做聘礼。”

    此时大雁日渐稀少,求亲都以鹅代替。

    媒人喜出望外。

    李家大爷曾过,不管婚事成不成,她只要走这么一趟,就赏她十两银子。

    姜氏不可。

    等媒人一走就和程泸闹腾起来。

    程泸红着眼道:“那你想怎样?难道让笳丫头去给那小子作妾吗?”

    姜氏愣在了那里。

    向来不管事的李老安人闻讯赶过来,看见姜氏的样子冷冷地笑了笑,阴阳怪气地道:“你这到底是嫌弃李敬不好呢还是嫌弃他的出身不好呢?”

    程泸一个冷眼瞥了过来。

    姜氏打个了寒颤。

    知道大事已去。

    她反对的理由一直都是李敬的出身。偏偏李敬是婆婆娘家的侄孙。说婆婆娘家的侄孙出身不好,不就是说婆婆不好吗?

    她颓然瘫坐在了太师椅上,觉得自己白养了一个女儿的。

    当天下午,李敬就送了对大雁过来。

    再三天,两家订下了婚约,笳被送了回来。

    ※

    姐妹兄弟们,今天更新。

    ps:明天事很多,只有一更,定在晚上十点左右。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