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缘定
    周少瑾记得,她陪郭老夫人去普陀山敬香的时候,花了三天的功夫才到镇江。

    而李敬从送信到回来只用了短短的一天功夫,他是怎么做到的?

    周少瑾非常的好奇,忍不住提了裙摆出来看。

    李敬翻身下马,满头汗,满身的灰,白净的面孔上一汗水混着尘土,留下一道道的黑梭。

    他丢了马鞭给随行的小匹,那马就“扑通”一声巨响,口吐白沫地倒在了地上。

    李敬看也没看一眼,一面疾步往里跑,一面高声道:“笳表妹怎样了?笳表妹怎样了?”

    带着股一往无前的凌厉和霸道,让周少瑾一时竟然看呆了。

    那边程泸听到动静走了出来,面色阴得仿佛可以滴得下雨来。

    他大声喝斥道:“李敬,我敬你是老安人娘家的侄孙,你却窥视我内宅,无耻之极,居然还敢在这里大喝大叫,李升,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把人给我赶走?大门口当值的是谁?给我架出去打二十大板。”

    三房的大管事李升原是李老安人的陪房,程泸的奶兄,而李敬却是李家的大爷,他站在那里很是为难,犹豫了片刻,还是上前拦了李敬,低声道:“大爷,笳小姐没事。只是被虫咬了,还昏迷不醒。释慧大师已用了药,据说很快就能好了。”

    李敬不敢硬闯,抓住李升的胳膊急急地道:“笳表妹怎么会被虫子咬了的?释慧大师的药到底有没有用?我认识一个祖上曾做过御医的大夫,要不要请那位大夫过来帮着瞧一瞧!”

    眼睛却看着站在庑廊下的程泸。

    李升嘴角翕翕,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程泸的脸色铁青铁青地,看也不看李敬一眼,只是呵斥那李升:“还不快把给赶走?这是什么地方?闲复人等都能来的吗?”

    周少瑾的神色些恍惚。

    她记得前世是谁跟她说过。李家是洛阳首富,李敬的父亲原是宗子,但在李敬十岁的时候去世了,他是和本家七个叔叔明争暗斗,二十岁那年祖父去世,他这才最终继承了家业,成为李家的家主。

    是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不要说洛阳知府了。就是河南布政使见了他也要给他几分薄面。在中原一带很有声望。

    泸大舅舅这样羞辱他,他会拂袖而去吗?

    周少瑾很是担心。

    李敬眼底闪过一丝窘然,却全无怨色。反而低声道:“表叔,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笳表妹,她既然没事,我这就走。您别生气了!”

    周少瑾睁大眼睛。

    就见程泸狠狠地瞪了李敬一眼。道:“你还不快走!”

    李敬神色间流露出些许的颓然,默默地向程泸行了个礼。慢慢地转身朝外走去。

    周少瑾大为不忍,轻声嘱咐春晚:“你让小檀跟过去,给李大爷个落脚的地方,梳洗歇息。这边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他。”

    春晚应声而去。

    因为程笳的事,甘泉寺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不接待外客了,更不要说留宿了。

    李敬去镇江还留个管事给程笳差遣。程笳还病着,李敬怎么能放心走开。

    可他若想留宿。唯有花大笔的银子打点寺里的知客,而且还未必就能给他一个宽敞明亮的厢房。

    李敬前世为程笳付出的已经很多了,这一世能在她能帮他一把就帮他一把好了。

    周少瑾去回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叹了口气,却什么也没有说。

    用早膳的时候,三房歇息的厢房闹腾起来。

    周少瑾就听到程泸气极败坏的声音:“……你再说一句这种恬不知耻的话试试!我立刻就叫官衙把李敬那下三烂的送去官衙……”又有如姜氏的女子声音低低地劝慰,还夹杂着几不可闻的哭泣。

    她不由走了出去。

    程笳尖锐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就是要嫁他!我就是要嫁他!你有本事把我也给关进去好了?我就是去和他私奔的……他不要我我也认了……我就是喜欢他……”

    周少瑾吓得脸色发白。

    这种话程笳也敢说!

    这要是让人听去了,程笳的闺誉可就完了。

    她忙朝四周望去,见几个在服侍的丫鬟婆子都择路避开,她这才吁了口气。

    可谁知道她这口气刚刚吁完,就有男子低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周家表妹,今天的事多谢你了!”

    猝不及防,周少瑾差点就尖叫起来。

    还好她怕心动了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强忍了下去,转过身去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看清楚说话的是李敬,这才站稳了脚步。

    真是人吓人吓死人!

    她抚着胸口,不悦地道,“李大爷,您这样直闯女眷往处,有些不好吧?”

    再重的话,她不会说。

    而且她虽然两世为人,却一直呆在内宅里没怎么见人,她也不会和外男打交道。

    李敬面露歉意。

    周少瑾这才定下神来,不禁困惑道:“你是怎么进来了的?”

    看样子李敬已经梳洗了一番,不仅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换了件天青色杭绸直裰,看去清爽利落,精明干练。

    李敬含蓄地笑道:“我说是自己是程府的亲戚,又给寺里赠了一笔香油钱,他们也就没有拦我了。”

    这群见钱眼开的和尚!

    周少瑾在心里腹诽道。

    李敬却神色一正,道:“我有一事想请周表妹帮忙,还请周家表妹成全!”

    他说着,长揖到底。

    周少瑾侧身两步避开,心生警惕地道:“不知道李大爷找我有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

    李敬忙道:“也不是别的什么事,我就是想让周家帮我打听一下,看笳表妹的伤势到底怎样了?释慧和尚的药到底有没有用?之后还有没有要注意的事或是后遗症?”

    这简单。

    周少瑾松了口气,忍不住望了一眼程笳歇息的厢房。道:“你可有什么打算?”

    李敬听着,目光也落在了程笳歇息的厢房,想了想,斟酌道:“我实际上很后悔……”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后悔认识了程笳不成?

    周少瑾面色不虞。

    李敬却内疚地道:“那天笳表妹让我带她走,我总觉得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不至于到这一步,就断然拒绝了她……还对她说。请她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表叔和表同意的……可我万万没有想,我的决定却让她受了这么大的苦……她肯定是实在没办法了,又见我不同意。所以才会偷偷去找我的……”

    周少瑾沉默下来。

    她相信李敬的推断是正确的。

    不然程笳找到的时候就不会只有个丫鬟翠环在身边了。而且她们躲在一处洞穴里,若不是翠环听到动静求救,她们也不会被找到了。

    李敬从程笳嘴里无数次日听到少瑾这个名字,知道眼前这个纤瘦美丽的小姑娘是程笳最好的朋友。

    他之所以拒绝就这样带程笳走。是因为他比程笳更懂人心。他不希望程笳陷入是选择父母还是选择夫婿的痛苦中。

    可事实上最终程笳还是陷入了这种痛苦之中。

    此刻周少瑾就变得非常重要起来——没有了娘家,不能连亲戚也没了。特别是从小和程笳一起长大的周少瑾。何况周少瑾一直站在程笳这边,他就更应该笼络她了。

    李敬是个果断的人,他很快收敛心绪,郑重地道:“周家表妹。我决定带笳表妹走!所以才让你去打听她的病情。如果她的病情不要紧了,我准备再向释慧讨几副药带在身上,如果她的病情还需要静养。那我就等几天……这次不管怎样,我都会带她走的。我不能让她一个人面前对表叔的怒火。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周少瑾之前听他的语气就隐隐猜到了一些,但闻言还是大吃一惊,略微沉思了一会才道:“聘者为妻,奔者为妾!你可曾想过?”

    李敬傲然一笑,道:“不过是纸婚书罢了!金陵知府办不了,难道洛阳知府也办不了?九如巷不给,难道杏林胡同也不给?再不济,还有双榆胡同呢?”

    杏林胡同是程泾住的地方。

    双榆胡同是程劭住的地方。

    看来李敬早就打算好了。

    周少瑾想到前世李敬对程笳的好,嘴角终于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低声道:“我去帮你打听。你等我的消息好了!”

    李敬再次对她一揖到底。

    周少瑾忙回了厢房。

    郭老夫人就问她:“那边怎样了?”

    周少瑾不想骗郭老夫人,低声道:“我,我没过去。在院子里碰到了李敬,他有事求我……我答应了,又怕您生气……”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指了对面的绣墩让碧玉重新给周少瑾盛了半碗白粥,道:“不过是决定和程笳私奔,除了这件事,还能有什么事?”

    周少瑾骇然。

    郭老夫人笑道:“我这辈子见过的事多着呢!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好了,别管我了!我向来腻味三房,让他们自己闹去好了。李敬能有这本事买通了甘泉寺的人,也能买通李氏身边的人。程笳想和李敬私奔怕连累了你,对你一直不理不睬的,想必这个李敬也会把你摘出来的。你帮他们一个小忙,又不用触怒三房,程笳也算欠了一个人情。这是件好事!”

    周少睁大了眼睛,好一会才蹦出一句话来:“老夫人,您可真厉害啊!我看这世上的事就没有能逃过您眼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