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找回
    姜氏虽然好强、虚荣、要面子,可更懂得察颜观色。

    见向来老实的丈夫真的发了火,虽然在仆妇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一个面子,但她还是强忍着低着头和关老太太进了厢房。

    关老太太松了口气,温声劝她:“老实人做固执事,孩子不见了,他这也是在气头上,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了。等笳丫头找回来了,我去跟二房的老祖宗说,让老祖宗狠狠地罚他!”

    可若是笳丫头找不回来呢?

    姜氏拉着关老太太的手,哭着抱怨起来:“难道我是继母不成?女儿是他的就不是我的!我可是辛辛苦苦十月怀胎把她生下来的,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她养这么大了。女儿出事,难道我不心痛!难道我不难过。他这哪里是打我的脸,这是在剜我的心啊!”

    里间的李老安忍听着,心里不满就飚到了最高点。

    她没有能力,就把这个家交给姜氏管,她还乐得添闲。

    姜氏说要给笳丫头找个有出息的,能让笳丫头凤冠霞帔的,她想着自己见识少,笳丫头的婚事就由着姜氏好了!

    可姜氏又干了些干什么?

    把个笳丫头逼得在家里呆不住了,哭着喊着求自己带她到甘泉寺来散心。

    不就是因为自己娘家的侄孙瞧中了笳丫头吗?

    一家有女百家求。

    笳丫头不仅长得好,这性子也好,自己娘家的侄孙看着喜欢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姜氏倒好,非要闹得个人怨天怒、家宅不宁的。

    说来说去,不过是看不起李家是商贾出身。

    商贾出身怎么了?

    老太爷在的时候要不是自己娘家的兄弟们提携帮衬,三房的生意能做到现在这么大?三房能这么富贵?能让二房和长房都多看一眼?姜氏能吃香的喝辣的?

    李氏觉得她不是瞧不起李家。是瞧不起自己这个做婆婆的。

    这可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

    李老安人不乐意了,坐在床上冷哼道:“她是你女儿不假。可自古以来是‘养子不教父之过。养女不教母之过’。识哥儿大度宽和,走出去谁不翘着大拇指称一声‘好’的。怎么?大老爷就说不得你了?”

    姜氏倒吸了口冷气。

    她没有想到面团似的婆婆突然强硬起来。更没有想到婆婆会指责自己没有教导好女儿,顶撞程泸……若是再往深里说,休了她都有可能。

    她气得浑身发抖,却知道此时不是申辩的时候。

    笳丫头还没有找到。

    若是没事还好,若是有事,她此时的一言一行都会是她的罪过。

    她只好低头进了里间,给李老安人赔不是。

    李老安人又哭了起来。

    她的笳丫头,没有跟李敬走。这是去了哪里呢?若是被人拐了去,坏了清白可怎么办啊?

    关老太太看着她们婆媳斗了一场,面红耳赤,深觉自己不应该管这闲事的,只是此时退出来已经太晚了,只能耐着性子劝了李老安人又劝姜氏。

    程泸在郭老夫人处听了郭老夫人对这件事的处置,谢了又谢,这才来见母亲。

    李老安人又少不得把姜氏数落一顿,说要不是姜氏把程笳逼得在家里不得安生,她们又怎么会来甘泉寺。如果不来甘泉寺,程笳又怎么会被拐走。

    姜氏一句辩解的话也没有,却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毕竟是少年结发的夫妻。程泸看着也有些不忍。

    一面是母亲,一面是媳妇,他如坐针毡,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只好在中间和着稀泥,而眼看着天色已经晚了下来,甘泉寺里点起了灯笼,程笳还没有影子,程泸开始不耐烦起来。既不想听母亲抱怨,也不想看姜氏啼哭。索性找了个借口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这边倒挺安静的。

    周少瑾坐在床边给假寐的郭老夫人读着经书。

    柔柔的声音甜糯如酒,安详的神色静谧而从容。

    程泸暗暗摇了摇头。

    同样是姑娘家。程笳就一刻也坐不住,周家的二丫头却温柔恬静……如果女儿能像周家二丫头似的,也不至于会不见了!

    想到这里,李老安人刚才说的那些话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对姜氏在女儿的婚事上表现出来强势有些不满起来。

    周少瑾见程泸来了,乖巧地避到了耳房。

    程泸坐下来和郭老夫人分析了半天,也没有个结论。程泸不禁道:“若是池从弟在家就好了?我也有个帮手!”

    郭老夫人却无意让儿子插手这件事。

    “可不是!”她叹道,“怪只怪他走得太急,我就是派个人去给他送信都追不上。”

    程泸也跟着叹气。

    郭老夫人就道:“时候也不早了,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过了。笳丫头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必定会逢凶化吉,你也不要太担心。如今下面的人都看着我们,我们这些人却不能倒下了,先用膳吧!仆妇们吃了饭也能安心地当差。”

    程泸早没有了主意,恭敬地道:“一切都凭大伯母吩咐。”

    郭老夫人就让人传膳。

    大家沉默地用了晚膳。

    白管事进来悄声地告诉郭老夫人:“人还没有找到!”

    而此已打了二更敲。

    郭老夫人反而冷静下来,不声如山地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每人赏一两银子,继续找!”

    白管事低头应是,退了下去。

    大家就睛睁睁的看着天色一点点地暗下去。

    周少瑾给郭老夫人重新沏了杯茶,温声道:“您还是歇会吧!我在这里守着,若是有什么事就叫您!你要是垮了,笳表姐可怎么办?”

    她觉得指望三房的几个人恐怕是不行的。

    郭老夫人也知道这个道理,她由着周少瑾服侍着歇了。

    周少瑾把郭老夫人身边服侍的人分成了两队,一队陪着她等。一队先去休息。

    漫漫地长夜,周少瑾只要一想到程笳有可能像自己的前世那样遭遇欺凌,她就感觉到害怕。

    如果这世上真有报应这回事。也应该报应在程辂身上才是。

    怎么会是程笳出事呢?

    周少瑾想不明白。

    更加的思念程池。

    如果池舅舅在这里,肯定会给她一个答案。

    周少瑾抱了抱自己。

    旁边候着的碧玉忙道:“二表小姐。我去给您拿件披风好了。”

    “不用了。”周少瑾道,“我只是担心笳表姐……”

    碧玉含着眼泪别过脸去。

    外面响起一阵哗喧,还有火把照耀的明亮。

    周少瑾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碧玉更是不用她吩咐就疾步朝外走去:“二小表姐,我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周少瑾点头。

    院子的门被撞了开,有婆子高声道:“笳小姐找到了!笳小姐找到了!”

    周少瑾喜极而泣,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

    模样绰绰的男子都远远地站着,白管事打着灯笼,陪着两个粗壮的妇人抬着门板走了过来。

    翠环扶着门板。神色狼藉,而躺在门板上的程笳则披头散发,面如金纸。

    “这是怎么了?”周少瑾抬头。

    白管事忙道:“在后山找到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昏迷了快一个时辰了。已经去请大夫了。释慧大师马上也会过来。”

    既然是在甘泉寺的后山被咬的,释慧大师说不定知道何药可治。

    周少瑾点头,也顾不得许多,拉了程笳的走手护着程笳往里走。

    门口却呼啦啦地涌了一群人,团团地把程笳围住,哭喊着“我的儿”、“我的笳丫头”。把周少瑾挤到了一旁。

    周少瑾松了手,看着李老安人等簇拥着程笳进了厢房,然后去给郭老夫人报了平安信。

    郭老夫人倚在大迎枕上沉默了片刻。道:“人没什么事找回来就好了!离天亮应该也有一个时辰,你也累了,快去睡吧!明天早上才是场硬仗。”

    是啊!

    人找回来,程笳为什么跑去了后山?翠环这丫鬟知道不知道?她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咬了?有没有性命之忧?这才是关键!

    周少瑾笑着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不曾想她倒头就睡着了,还是春晚来叫她,她这才醒过来。

    春晚告诉她:“释慧大师怀疑笳小姐是被一种甘泉寺后山特有的小虫子咬了,灌了药。笳小姐天刚亮的时候醒过来了一次,此时又睡了。释慧大师说笳小姐能醒过来就没事了。再吃两副药就能彻底地好了。翠环什么也不肯说。被关到了柴房里,说是要找了人牙子来把她发卖了……”说到这里。她打了个寒颤。

    周少瑾隐隐已有所预料。

    翠环前世虽然对她不敬,可对程笳却是忠心耿耿的。

    就像前世,樊刘氏对程家的人来说是恶仆,对她来说却是救星。

    三房要发卖她,至少也得等程笳醒过来才是。

    她低声嘱咐春晚:“你去跟马富山家的说一声,若是程家有意发卖,就让他先把翠环买下来。”

    她们这样的人家,大丫鬟比一般人家的小姐还要体面,春晚和翠环同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看到翠环落得这样的下场,不免有些同病相怜。闻言喜出望外,忙让人带信给马富山家的。

    中午又灌了程笳一碗药。

    她喝了药,继续昏沉沉不醒人事。

    到了晚上给她灌药的时候,程笳终于醒了。

    虽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可她还算有良心,第一句话问的就是翠环。

    没有立刻发卖翠环,防的就是程笳醒了之后怒气攻心。

    李老安人让人把翠环叫到了程笳的面前。

    程笳看见穿戴整齐的翠环,笑了笑,又昏睡过去。

    李老安人等都松了口气。

    小丫鬟却来禀道:“李家大爷过来了!”

    李家的大爷,就是李敬。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大家别不耐烦了,这个是个比较重要的章节!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