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喜欢
    程笳冷着脸瞥了周少瑾一眼,道:“我都被禁足了,你还想我继续跟你说我和李敬的事,门都没有!”

    周少瑾拉了程笳的手,柔声道:“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

    程笳不理她。

    周少瑾就道:“那好,你不告诉我你和李敬的事,我也不帮着你去找李敬了!”

    “死丫头!”程笳红着脸去拧周少瑾的脸颊,“这是跟着谁学的?竟然会威胁人了?我看你是没有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看我今天不挠你!”

    “救命!救命!”周少瑾在床上滚着,两人又闹成了一团。

    但程笳也不是那一味只知道自己没有分寸的人。

    她见周少瑾实在是笑得厉害,也就停了手,和她并肩躺在床上语气轻快地道:“你怎么这么傻!如果有人喜欢你,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看你的眼神都会不一样,待你也会比其他的人都亲近,你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会放在心上,喜欢的每一样东西他都会记在心上……你只要留心,自然就知道了。”

    是这样的吗?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

    池舅舅总是对她不屑的睨视,可睨视完之后还会很照顾她,她想什么都会帮她办到。她喜欢什么……她想到浮翠阁的陈设……她什么也没有说,那里却全照着她平时住惯了畹香居样子陈设的。

    至于待她比其他的人都亲近……她实在是看不出来!

    池舅舅好像待谁都不是特别的亲近。

    哪怕是郭老夫人!

    但他待自己肯定比集萤要亲近。

    可集萤是丫鬟啊!这怎么能比?若是爷们对丫鬟亲近起来,那通常都是收做通房的意思……

    哎哟!

    真是烦人!

    如果有个人能商量商量就好了。

    她表情有些落寞。

    程笳却大叫起来,仿佛受了惊吓般地叫了起来,道:“少瑾。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

    周少瑾的心思突然被点破,她顿时慌张起来,忙道:“没有,没有!你乱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上谁呢!”

    程笳睁大了眼睛瞪着她。道:“喜欢谁难道就是件不好的事吗?又不偷又不抢,凭什么就不能喜欢上别人?”

    周少瑾想到程笳和李敬,不由地苦笑。

    程笳肯定以为她是在不齿程笳喜欢李敬的行为!

    她只好道:“我是真的没有喜欢谁!又不是说你!”

    “你还骗我!”程笳哼哼道,“你看你的样子。”

    她说着,把周少瑾拽到了镜子跟前:“一会儿一副失魂落魂的模样,一会儿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的,这就是心里悄悄有了喜欢的人。不然你不会跑来问我了?快老实交待,你不是会是喜欢上程诣了吗?”

    “你别在这里乱点鸳鸯谱!”周少瑾叫了起来,“我才没有喜欢上诣表哥呢?他像个孩子似的,我们又是一起长大。我当他是亲兄长,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外祖母本来就想把他们凑成堆,若是让程笳给嚷了出去,那她可就是逃都逃不脱了。

    不过,池舅舅答应过她的,说不会把她嫁给程诣,她肯定就不会嫁给程诣的……这样说来,池舅舅。应该有点喜欢她吧?

    她咬着唇,又有些走神。

    “那你喜欢上了谁?”程笳看她的样子,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我想了想,他们‘言’字辈的爷们里,你认识的,识从兄成了亲,诰从兄和诺从兄都订了亲,只剩诣从兄了……不对。还有我哥哥……”她突然跳了起来,“少瑾。你不会是喜欢上我哥哥了吧?所以想让我给你做这个媒人?”

    程笳的天马行空让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你今天吃药了吧?”她忍不住斜睨了程笳一眼,道。“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大哥?我和你大哥根本就没有说过两句话好不?”

    “也是哦!”程笳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道,“那你到底喜欢的是谁?”

    “谁也没有!”周少瑾一口咬定道,“我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程笳还有些怀疑。

    周少瑾就道:“你要我帮你去给李敬送个信,你倒告诉我李敬住什么地方啊?我派的人又怎么取信于他啊?”

    这才是程笳心里的头等大事。

    她也顾不得周少瑾的事了,忙道:“你等会,我写个地址给你。”

    周少瑾前世就吃了这方面的亏,因而提醒她道:“你还是喊个人进来帮你写好了。免得落到其他人手里,节外生枝。”

    程笳一愣,随后喜笑颜开地抱着周少瑾就要亲她面颊。

    周少瑾有些嫌弃地躲开了。

    程笳不以为然,嘻嘻笑道:“还是我们家少瑾心思缜密,把我当亲姐姐似的。你放心好了,若是我和李敬的事成了,我让李敬包你一个大大的封红,以后你和你的儿子女儿的四季衣裳我全都包了。”

    她的大言不惭让周少瑾听着脸都红了,一面道她不害臊,一面又有点佩服她——喜欢谁能这样大声地说出来,也是种幸福。

    不一会,程笳就让人写好了纸条。

    周少瑾把纸条揣进了怀里,这才觉得全身直冒冷汗,头目森森的,站在那里不动都觉得两眼冒金星。

    她在心里暗暗喊着“糟糕”。

    自己的不会被郭老夫人说中了,让病情反复起来了吧?

    周少瑾让翠环给她泡了杯热热的红糖水喝了,感觉好了很多,强打着精神回了浮翠阁。

    可一回到浮翠阁就倒下了。

    这次她强撑着等了周娘子来问诊,而且没等周娘子开口已连声认错。

    周娘子原本是最怕那不听医嘱的,现在见周少瑾睁着双清澈如水的杏眼歉意地赔不是,她心里那点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不知道去了哪里。笑道:“二表小姐既然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再给二表小姐开五副药,吃完了我再来复诊。”

    周少瑾谢了又谢,让樊刘氏陪着周娘子去开了药方。

    郭老夫人这边听道:“你们不要在二表小姐面前多嘴多舌的,她这样私自跑出去玩。偏生身子骨不争气,心里只怕很是内疚。让她当我不知道好了。等我晚上过去的时候再装作无意间发现的好了。”

    程池知道了却直皱眉。

    这小丫头,阿猫阿狗的都放在心上,生怕踩死了一只蚂蚁的,轮到自己就一点也不珍贵,明明身体吃不消。还要去程笳那里。

    只怕探望程笳是假,知道程笳因为她的原因被禁了足,去安慰程笳才是真。

    彼时他正和漕帮的另一位大当家吴三团在说生意上的事,吴三团连问了他两遍“行不行”,他这才敛了心绪。说出了自己的本意:“……我当初做中人,帮你们和排帮划出了地盘,就没打算再沾手水上的生意。你们怎么办我不管。但我现要定期要从金陵城运一批烟丝去京城,你要保证我的东西按时送到我指定的人手里就行了。”

    吴三团松了口气。

    程四爷断了焦家小子一条手臂,又杀蒋沁,如今和他没有结仇的就只有吴家了。他还指望着程四爷再折腾折腾,彻底地把焦家和蒋家废了呢,不要说送什么烟丝了。就是送私盐,他也得干啊!

    “瞧您说的,”他一副义不容辞地拍着胸道。“就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好了。我这就给您立下军令状,若是有一点闪失,提头来见。”

    程池似笑非笑地道:“提头就免了,你只要别到时候我的烟丝不见了,你却告诉是焦家或是蒋家的人做了手脚就行了。那你这个漕帮的老大也莫免有些名不副实。不值得一托了。”

    吴三团心头一颤,笑道:“那怎么可能!焦家和蒋家的做了什么。那是和我们吴家的恩怨,怎么就扯到了四爷您的头上去了呢!”

    程池满意地点了点头。

    吴三团吁了口气。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吴三团见程池脸上露出几分倦意,就起身告辞了。

    程池在茶楼的雅间坐了一会,这才慢慢地下了楼。

    门口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地追着个挑货郎挑担上五颜六色的风车在跑,那挑货郎为了避开了那群孩子,差点撞到了程池的身上。

    程池的随从大喝了一声。

    挑货郎吓得脸色发白,连连作揖赔着不是。

    程池却走了过去,指了他挑担上的风车道:“这多少钱一个?”然后吩咐怀山,“全都买下来,送到浮翠阁去。”

    小丫头得了这东西,应该可以安安份份地呆在家里养病了吧?

    怀山嘴角抽了抽,半晌才应了声“是”。

    挑货郎感激不尽,程池的心思已经转到了刚才和吴三团谈的事上去了。

    狡兔三窟。

    朝廷的驿站,丐帮的乞儿,再加上漕帮的船运,京城到金陵的消息就能第一时间互相传递了。

    接下来就是收服几个京城的帮派为自己所用,有事的时候可以帮着跑跑腿,当当打手什么的。

    程池盘算着印象中几个颇有武力的帮派。

    收到风车的周少瑾却是喜不自禁。

    这么多的风车,真是漂亮!

    她不顾春晚的劝阻就要下床。

    端着药进来的樊刘氏三步并作两步就走了过去,苦苦哀求道:“我的小祖宗,您就安心在床上躺着好了,要什么东西,只管吩咐一声就是了——你要看风车,我这就让他们把风车都拿过来就是了。”

    碧桃几个闻言就把那风车都抱了过来。

    ※

    姐妹兄弟们,谢谢kinka、天外仙仙、44兮兮、紫霄12、晴天墨云的灵兽蛋,明天开始给灵兽蛋加更……o(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