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抑制
    池舅舅守了她一夜!

    周少瑾闻言眼睛一亮。

    随即又黯然。

    她在寒碧山房客居,生病了,长房也有份责任,总不能让郭老夫人亲自来照顾她吧?自然只能让池舅舅守着她了!

    虽然这么告诉自己,可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怦怦乱跳。

    池舅舅为什么要守她一夜?

    大可交待樊妈妈。

    池舅舅……是不是也有点喜欢她?

    但这种喜欢恐怕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吧!

    可什么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呢?

    送东西?

    关心?体贴?

    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总是纵容娇惯?

    周少瑾想着自己和程池在一起的那些事,心里蠢蠢欲动。

    李敬也是这样对程笳的吗?

    她不能自已地对樊刘氏道:“笳表姐被禁足了?泸大舅母又为了什么事禁她的足?我去看看她好了!反正泸大舅母三天两头地禁她的足,她也三天两头地被禁足……”

    程笳一定知道!

    樊刘氏自然不好说是因为她让周少瑾大病一场的事,含含糊糊地道:“二小姐去看看她也好。带些吃食糕点过去,陪着笳话,笳小姐的性子虽不好,却心襟宽广,您去看她,她肯定高兴。”

    这件事也就揭过去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趿鞋下了床。

    却是一阵头晕眼花。

    樊刘氏忙上前扶了她,急道:“二小姐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去叫大夫!笳小姐那里等哪天您身子骨好一点了再去也不迟。”

    这样一来也免得三房觉得长房的小题大做,二小姐不过是个寻常的感冒就明里暗里说是笳小姐太顽皮,让泸大太太不得不禁了笳小姐的足。

    周少瑾心里却惦记着李敬和程笳的事。强撑着道:“没事。我就是在床上躺了几天,身上没什么劲。走一走就好了。”执意要樊刘氏叫了丫鬟进来给她梳妆,她梳洗后先去向郭老夫人道谢,再去……池舅舅那里,然后到如意轩去。

    郭老夫人这几天天天都来探望周少瑾。周少瑾既然醒了,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给郭老夫人道谢问好。

    樊刘氏劝了几句,见周少瑾心意已定,也不好拦着,叫了碧玉几个进来服侍她梳洗。

    只是周少瑾刚刚梳好了头,郭老夫人过来了。

    周少瑾忙让丫鬟奉茶。自己匆匆穿了件衣服就去了厅堂。

    郭老夫人见她瘦了一圈,人却越发显得如那弱风扶柳般清丽曼妙,不由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也不怪四郎会迷了眼!

    这么漂亮,别说是四郎正值青年,就是她这孀居的老婆子。看着也心生怜爱。

    她没等周少瑾给她行礼就携了周少瑾的手,温声道:“你还没有大好,别折腾自己了。若是又病了,只怕就要伤了根本,没这好医治了。”

    周少瑾红了脸,喃喃地说着感谢的话。

    这孩子,幸好是个语拙的,这要是个八面玲珑的性子。只怕是程许、程诰几位爷都逃不出她的手心。

    念头闪过,郭老夫人又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真是那样,四郎也不会对她另眼相看了——四郎从小就比别人都聪明。最不喜欢有人越过他去。你若是在他面前老老实实的,他或许还会给你几分颜面,可你若是在他面前卖弄聪明,他或是视你如无物,或是把你踩到脚下把你教训一番,让你从此以后见着他就要绕道走。

    一时间。郭老夫人反而有点希望周少瑾是个八面玲珑的了。

    就算程许、程诰逃不过她的手心,那也是段佳话

    可涉及到小儿子。那就不一样了。

    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笑着拉着周少瑾叮嘱了一番“要好好养病”。“我那里你就别去了,等好了再去陪我念经也不迟”,“我再来看你,也不用穿戴得这样整齐,你现在受不得累”之类的话,让樊刘氏服侍周少瑾去歇了。

    樊刘氏唯唯应诺。

    周少瑾却笑道:“我还没有去给池舅舅道谢呢!”

    郭老夫人立刻警觉起来。

    可当她望着周少瑾清澈如水的眸子,坦然率真的神色,不禁哂然一笑。

    小姑娘单纯透明,有些事,是他们这些做大人的想得太多了。

    四郎的异样,小姑娘未必就知道。

    她又何必捅穿,让四郎怨她,让小姑娘胡思乱想呢!

    看看四郎有什么打算再说不是更好吗?

    但她也不能任两人像从前那样无所避讳地见面了。

    “你池舅舅一大早就出去了。”郭老夫人笑道,“他整天忙得不见人影,他那里你就别管了,他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知道你醒了,他肯定很高兴。道谢之类的就算了,哪天遇到他说一声也是一样。”

    周少瑾不免有些失望。

    但想到前些日子程池的忙碌,她又很快释然,甜甜笑道:“那我就让樊妈妈给池舅舅送点吃食过去好了!这样醒了不和池舅舅说一声,总觉得有点不好。”

    这也是人之常情。

    郭老夫人笑眯眯地点头,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去了如意轩。

    郭老夫人那里,碧玉笑道:“浮翠阁那边的人过来说,二表小姐去了笳小姐那里。”

    “这孩子,真是不听话!”郭老夫人笑道,“你让跟着她的人盯紧点,可别又和笳丫头吵起来了,她大病才愈。”

    碧玉笑盈盈地应“是”,道:“老夫人待二表小姐真是像亲孙女似的。”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

    程池那边也得了信:“二表小姐醒了!老夫人去看过二表小姐了。还在二表小姐身边安了人,二表小姐那边一有什么动静都会传到老夫人耳朵里去。之后二表小姐就去了笳小姐那里。”

    “知道了!”程池淡淡地道,从凉亭的石凳上站了起来,远眺着不远处的稳船湖。

    石宽今天会从这里登舟回京。他是来给他送行的。

    他并没有和石宽说起自己的身份,石宽也没有提他的身份。但他相信石宽肯定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而四皇子因为还是冷灶,石宽肯定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他们是怎么“偶遇”的,他又为什么会对石宽的“文采”欣赏不已。

    哪天程家若是有了从龙之功,这都是少瑾的劳功!

    这几天她没有去看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的身体到底怎样了?

    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身体只怕都僵了。不在屋里好好地歇着,跑去程笳那里做什么?

    还真是个孩子。

    前两天还和程笳闹着,如今一好了又找了去。

    典型的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痛!

    也不知道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可见程笳和她之间不是什么大的矛盾。

    禁足的事……他跟泸从兄说说,就算了……

    程池在心里盘算着,石宽的轿子慢慢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帘。

    他收敛了心思。笑着走出了凉亭。

    ※

    程笳背着周少瑾,不理她。

    周少瑾很是尴尬地赔着笑脸:“笳表姐,你就别生我的气了!我怎么知道自己会病倒,又怎么会知道池舅舅让泸大舅母禁了你的足……我这不是一醒过来就来看你了吗?”

    她心里却像吃了蜂蜜似的,甜滋滋的。

    池舅舅竟然因为她病的事告诫了泸大舅母一番。

    她长这么大。除了姐姐,池舅舅是第二个为她出头的人。

    而且还这么强势……在池舅舅的心里,自己应该是有点特别的吧?

    不过,也难说。

    她对池舅舅的事还了解太少。

    说不定池舅舅只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爱护呢?

    周少瑾的心情顿时又低落起来,坐在旁边绞着手帕,轻轻地吁了口气。

    程笳见周少瑾认真起来,不敢再闹。

    自周少瑾跌倒一跤醒过来之后,性情就变得坚韧起来。有时候她都有些不敢惹。

    “反正都是你惹得祸!”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埋怨道,“我要嫁李敬,你哭什么?你把自己哭病了不说。还害得我失信于李敬……你要是不想办法补偿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她说着,眼眶湿润起来。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忙道:“出了什么事?”

    程笳就抽泣地道:“我原本跟李敬说好了的,他去广州的那天我去稳船湖送他的,结果你这么一病。我没去成不说,连个信也没能给李敬送。李敬见我没去。还不得担心死啊!”又喃喃地道:“也不知道李敬他出了城没有?有没有派了人打探我的消息。”然后瞪了周少瑾道,“我们家的那些人都把他当冤大头。他若是想得了我的消息,还不知道在花多少银子呢?”

    周少瑾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要不,我,我想办法帮你打听打听?”

    程笳得理不饶人,威胁她道:“你敢不帮我打听!你要是不帮我打听,我以后……我以后就赖在浮翠阁不走了。”

    这算是什么威胁?

    周少瑾咯咯地笑。

    程笳看了呵斥道:“你还笑!你看看这样子,瘦得都皮包骨了,小心别人以为池舅舅虐待了你。”

    “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周少瑾不悦地推了推程笳。

    “我不是狗,自然吐不出象牙来!”程笳反驳着,去推周少瑾。

    两人笑嘻嘻地闹了起来。

    周少瑾毕竟刚刚生了场病,不过几下就气喘吁吁地觉得天旋地转。

    她倒在程笳的床上,闭着眼睛养着神,嘴里却情不自禁地道:“笳表姐,你怎么知道李敬喜欢你啊?如果有人喜欢我,他不说清楚,肯定看不出来。”

    前世,程辂如果不清清楚楚地说要娶她,她也不敢肯定程辂喜欢她。

    可现在看来,就算是清清楚楚地说出来,也未必是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