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零九章 羞愧
    不曾!

    周少瑾悲哀地想。

    她只对池舅舅……有过这样的感觉!

    难道她喜欢上池舅舅了!

    周少瑾掩面,羞得无地自容。

    是不是因为心里喜欢,所以池舅舅喝多了酒她却能安之如素地坐在他的身边给他打扇?坐到打了三更敲还不想离开……

    是不是因为心里喜欢,所以她才没有多加思考地就搬进了寒碧山房?只想每天跟他朝夕相对,看上他一眼……

    是不是因为心里喜欢,所以她才会不管事无巨细都喜欢去找他?只想看他为自己劳心劳力的样子,就觉得无限的欢喜……

    “笳表姐!”她抱着程笳痛哭起来,“你为什么要喜欢李敬?”

    如果程笳没有喜欢上李敬,她就不用知道什么是“喜欢”了……都是程笳!把她弄到了这种难堪的境地!

    她以后又该怎么面对程池!

    周少瑾哭得太伤心了!

    就好像什么心爱的东西被人夺走了似的,哭得不能自己。

    她这是怕自己嫁了李敬之后就不理睬她了吗?

    程笳听着眼眶都跟着红了起来,她抱着周少瑾,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安慰她道:“我就算是喜欢李敬,你也是我的好妹妹啊!李敬看重我,也会待你好的。以后多了个哥哥巴结奉承你不好吗?”

    不好!

    周少瑾哭着摇头。

    李敬是程笳的,与她有什么关系?

    她只要她的池舅舅……她只要和池舅舅像从前那样……

    周少瑾死死地咬着唇,说不出一句话来,也不敢说一句话——她怕自己忍不住,会说出让她和程池都坠入地狱的话来。

    程笳看着她把嘴唇都咬破了,摇摇欲坠,痛苦得像下一刻就要倒下去的样子,她泪流满面,不停地喊着“少瑾”、“少瑾”:“你别这样!我不嫁还不成吗?不嫁还不成吗?”

    “没有,没有!”周少瑾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紧紧地抱着程笳的胳臂,就像抱着块救生的浮木。

    程笳喜欢李敬,至少还可以说出来!

    她呢?

    她又何去何从?

    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呆在寒碧山房吗?

    或者是把这情愫埋在心底,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等到池舅舅成亲,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她舍不得……舍不得……

    但她舍不得又能怎样?

    还能无齿龌龊到在他面前表露心迹不成?

    只要一想到到时候程池用震惊又鄙视的目光看着她,她就觉得胸口痛。就像程笳说的,被刀剜去了一块似的,痛得恨不得死去就好。

    她伏在程笳的怀里喃喃地道:“笳表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好?我该怎么办好?”

    周少瑾想去找姐姐。

    可这话能跟姐姐说吗?

    找父亲?

    那就更不能说了?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周少瑾惶恐不安如落入陷阱的小兽。

    樊刘氏和春晚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周少瑾和程笳正两个抱头痛哭。

    “这,这是怎么了?”樊刘氏道,拉开她们也不好,不拉开也不好。

    还是程笳先清醒过来,擦着眼泪道:“妈妈还是给我们打水来重新净个脸好了!我们就是说起些伤心的事,所以哭了起来。”

    樊刘氏当然不相信,但此时也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她吩咐小丫鬟去打了水进来,春晚和翠环,一个服侍着周少瑾一个服侍程笳梳洗。

    程笳那边很快就梳洗好了,周少瑾这边却神色木然,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擦了又落下来,落下来又擦干净,不一会眼睛就红肿了起来。

    樊刘氏抱着了周少瑾,伤心道:“我的好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您直管跟我说,我就是再不济,还有老安人,老夫人,大老爷呢?你这个样子,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

    周少瑾强笑道:“我没事,就是觉得伤心。”说着,那眼泪像露珠似的,滚落个不停,原本像朵花的人,如同被霜打了似的,颓败下来。

    樊刘氏看着心痛,用帕子捂着嘴就哭了起。一面哭,还一面道:“二小姐,你别这样!我们写信给大老爷,我们去保定府去……”

    她从前就看程笳不顺眼,觉得程笳总是仗着自己有父母宠爱就喜欢指使周少瑾,可这话又不能说,她提醒过周少瑾几次,周少瑾却全然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她怕规劝不成反而落下个挑拨离间的名声,就再也不敢提了。可周少瑾自那次摔倒醒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有了主见,这人际交往中也有了自己的立场,她喜出望外,也就由着周少瑾。

    可现在,程笳又把周少瑾弄成了这副样子。

    但她们再也不是从前的周少瑾和樊刘氏了。

    二小姐不仅立了起来,而且二小姐身后还有郭老夫人、关老安人、有他们家老爷。

    不是那个任程家四小姐揉圆就揉圆,捏扁就捏扁的周家二小姐了。

    程笳闻言气得脸色通红。

    她没有想到樊刘氏会这样的说她。

    若是搁在平时,程笳肯定会不依不侥地要周少瑾教训樊刘氏的,可今天周少瑾的情绪很不对头,整个人像失了魂似的,你跟她说好几句话她才会应一句……程笳不想让周少瑾此时为这种事伤神,她冷笑了几声,道:“少瑾,你今天先歇了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周少瑾呆呆地点了点头。

    程笳忍不住上前抱了抱乖乖坐在罗汉床边的周少瑾,长叹了口气,带着翠环离开浮翠阁。

    周少瑾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罗汉床上,没等到用晚膳的时候,就发起烧来。

    郭老夫人亲自赶了过来,一面摸着周少瑾的额头,一面不满地质问樊刘氏:“小姐是你奶大的,她如今病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发现?”

    樊刘氏有苦难言。

    周少瑾躺下就开始发热,不过三刻钟的功夫,身上就滚烫滚烫的。

    但在郭老夫人面前,她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低头认错。

    郭老夫人哪有空去喝斥一个仆妇,这话说完也就说完了,她吩咐吕嬷嬷:“还不快去请个大夫来!”

    吕嬷嬷不敢耽搁,拿着郭老夫人的对牌就去外院。

    郭老夫人趁着大夫没有来,让碧玉打了冷水来给周少瑾擦身子,并道:“这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教给我的一个法子,大郎、二郎小时候生病,我都是用得这个法子,就怕把孩子烧坏了!”

    樊刘氏感激涕零,帮着碧玉打下手。

    不一会,周少瑾身上的热就褪了一点。

    玛瑙轻手轻脚地走进来问:“老夫人,到了晚膳的时候。您看晚膳摆在什么地方?”

    郭老夫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等会再说。”

    众人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屋子里只听得见周少瑾比平时粗重些的呼吸。

    郭老夫人爱怜地摸着她的头。

    就见她嘴里喃喃地喊着什么,可惜声音太小,听不见在喊什么。

    郭老夫人猜,不是在喊爹娘估计就是在喊姐姐了。

    这孩子未满周岁就没了母亲,还没有学会走路就跟着同父异母的姐姐寄居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外祖母家……偏生又长得像花骨朵般的让人怜,也是个可怜的。

    有人无声无息地闯了进来。

    这个家里能这样走的只有她的小儿子程池。

    郭老夫人转过身去,就看见自己的小儿子在内室外的湘妃帘外站定,急急地道:“昨天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周少瑾身边的人,听着就把目光投向了垂手恭立在床边的樊刘氏身上。

    樊刘氏打了个寒颤,把程笳来过的事告诉了郭老夫人:“……具体说了些什么,奴婢们没听清楚。因平时二小姐和笳体己话的时候都不喜欢我们在身边服侍着,我们是听了笳小姐的喊声才进来的。”

    郭老夫人眉头直皱,道:“这个笳丫头,就没有让人省心的时候。泸大太太让她禁足也没有冤枉她。”

    完了,完了。

    碧玉在心里为程笳直叹气。

    有了老夫人这句话,笳小姐这个夏天就别想出门,更别想到寒碧山房里来了。

    那边程池却道:“请了大夫没有?请的是哪里的大夫?有没有派了轿子去接?”

    吕嬷嬷忙道:“请的周氏医馆的大夫,拿的是老夫人的对牌,外头礼房的管事亲自跟随着轿子过去了。说了让周大夫和他娘子一齐来的。”

    程池心中微定,想着周少瑾平日里就是个风吹就倒的身子骨,不过是从来没有病过,自己就疏忽了,昨天晚上拉着她说了大半夜话不说,回去的时候也没让丫鬟给找件夹衫给她披着,多半是吹了夜风,自己都不知道,说病就病了。

    他陡然有种冲动,想进内室去给周少瑾把把脉,看到母亲头上插着的金簪反射过来的金芒时心中一震,这才忍住了要抬起来的脚。

    程池顿时有些烦躁起来。

    他在外面的厅堂来来回回地走着步子。

    郭老夫人听着头痛,道:“四郎,现在是晚膳的时候,你先回去用膳好了。这里有我守着。等大夫的药方开出来了,我让他们拿给你过目。”

    程池哪里吃得下去,可又不好总呆在这里,正踌躇着,周大夫和周娘子到了。

    他竟然如释重负,迎了周大夫和周娘子进来,和周大夫站在院子里等周娘子诊脉。

    不一会,吕嬷嬷出来道:“周娘子说二表小姐没事。可能是受了惊吓,一时气於于心,开几副安神的药喝下去就好了。”

    姐妹兄弟信,今天的更新。

    &nb(n_n)o~

    ※r1152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