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零六章 告诉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金陵春》更多支持!

    程池依旧闭着眼睛,却像什么都看得见似的,道:“手酸。让小丫鬟打扇!”

    周少瑾不由抿了嘴笑,柔声道:“不酸!您好生歇着就是!”

    幽幽的灯光下,他的五官比平时更加柔和,表情也比平时更加的温煦。

    周少瑾大着胆子打量他。

    程池的眼睫毛又浓又密,让他的眼睑像画了眼线似的,迤逦拖到了微微向上倾斜的眼角,漂亮极了。

    鼻子又高又挺,是相书中说的悬胆鼻。

    山根端秀,准头丰满。

    据说,有这种鼻子男子荣华富贵,钱财无忧,且可娶贤妻美妾。

    池舅舅钱财倒是无忧,可仕途却……荣华富贵,最多也就能做个闲散贵人。

    至于贤妻美妾嘛?

    想到郭家的两位小姐……周少瑾直接跳过。

    反正郭老夫人说了,池舅舅答应这两年就娶妻生子的,这不还有两年吗?说不定到时候会有比郭家两位小姐更好的姑娘出现呢!

    池舅舅嘴唇红润有光泽,不薄也不。一.本。读。小说 xstxt厚,嘴角上扬,仿佛在笑似的。

    周少瑾脸上火辣辣地,忙低下了头。

    谁知道目光却落在了他垂落在脸庞的手上。

    程池的手白皙修长,却又骨节不显。指甲剪得整整齐齐,,呈粉红色,干干净净的,看上去像玉雕似的。

    可她却记得,这手是有温度的。

    摸在她头上,温暖,镇定,从容,还带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怜爱。让她沉溺在其中。觉得自己都珍贵起来。

    周少瑾悄悄地笑,缓缓地打着扇。

    凉风习习,有淡淡清香萦绕在他的鼻尖,还有道灼热的眼神时隐时现地在落在他的身上。

    程池隐隐觉得不妥。

    少瑾来扶他的时候他就不应该贪念那柔软的感觉。淡淡的清香。后来更是一错再错。任由她留在了身边。

    现在让她走……他又觉得不太好!

    那小丫头肯定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指不定怎么伤心难过呢!

    最重要的是,小丫头还挺会服侍人的。扇子打得不急不慢,温温柔柔地。就像她的人似的,让他觉得特别的舒服。

    还是算了吧!

    她在床边给自己打扇,不看着自己让她看什么?

    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

    勾心斗角久了,看谁都先往坏处想。

    程池自嘲地想着,心情很快平静下来,懒懒地道:“金陵的夏天可真热。”

    可惜程嘉善在藻园,不然他可以带着母亲和小丫头去藻园避署。不过小丫头在这里,他还是少提程嘉善为好,免得小丫头不舒服。

    他把这话给咽了下去。

    周少瑾也不习惯金陵的夏天,闻言笑道:“您是不是心里烧得慌?我让人给您端碗冰镇的绿豆水来可好?”

    从前姐夫喝多了,姐姐就会给姐夫准备凉茶。

    程池“嗯”了一声。

    周少瑾吩咐下去。

    不一会,绿豆水就来了。

    周少瑾服侍程池喝了。

    程池又倒在罗汉床上。

    周少瑾继续给他打着扇。

    程池却有点睡不着了,道:“我们今天冬天蓄点冰好了。明年夏天就不这么热了。”

    周少瑾直笑,道:“去年冬天金陵只下了薄薄的一场雪,落到地上就化了,怎么蓄冰?”

    程池侧身望着她,笑道:“只有今天冬天金陵下雪就成——我让人在京城蓄了冰,赶在正月立春之前拖到金陵来城着,夏天拿出来用。”

    灯光下,他的目光清亮,如天边的星子,熠熠生辉。

    她知道池舅舅好看,可没有想到他这么的好看。

    周少瑾一时间看得有些发呆。

    程池见她瞪大眼睛了傻傻地望着自己,还以为她不相信,笑道:“你觉得不可能吗?”

    “当然不是!”周少瑾脱口而出,回过神来。

    池舅舅说过的话从不食言。

    “我只是觉得那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啊!”

    周少瑾皱着眉道,很是担忧的样子取悦了程池。

    程池心情愉快,道:“没事!到时候走漕运,连夜赶路,最多十天就能到金陵城。”

    周少瑾道:“您现在和漕帮和好了吗?那集萤是不是就可以出头露面了?”

    她并不知道蒋沁的事。

    程池也无意让她知道,干脆笑着坐了起来,和他说着闲话:“渣帮有三大当家,这三大当家的又各有矛盾,只有利用得当,他们是不敢动弹的。”

    实际上他的人废了焦子阳,杀了蒋沁,又断了漕帮今年运送饷银的差事,隐隐有扶持金沙帮的意思,漕帮只好请了江湖几位巨擘出面,请程池“喝茶”。

    程池还没有决定去不去。

    让漕帮帮着运冰,算是让漕帮将功赎罪。

    漕帮还不跑得屁颠屁颠的。

    周少瑾连连点头,对程池的话深信不疑,吩咐丫鬟去拿个大迎枕过来,道:“池舅舅,您还是靠着和我说话吧!这样舒服一点。”

    程池依言靠在了大迎枕上。

    周少瑾就问他:“头还痛不痛?要不要再喝碗醒酒汤?”

    程池笑道:“你以为醒酒汤是用什么做的?”

    周少瑾还真不知道。

    她从前最恨人喝酒,就是姐夫喝了酒,她也觉得很讨厌,强忍着才不至于吐出来。可池舅舅今天也喝了酒……她却心疼地扶了他进来,还怕他不舒服。又是递水又是打扇的服侍他……

    周少瑾脑袋嗡嗡的,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程池没有发现的异样,笑道:“醒酒汤里不是加了很多的糖就是加了很多的醋,喝多了也就只是那会事……”

    “哦!”周少瑾心不在焉地应着,忍不住朝程池望去。

    或者是喝了酒的缘故,程池的面色微酡,神色很轻快,就像个长途奔波的人得到了休息,又像负重千里的人放下了包袱……喝多了酒的人是这样的吗?

    从前那些不好的回忆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忙摇了摇头,把那些记忆埋在了心底。

    想像着姐夫喝多了酒时的样子。

    但她都会主动避开……印象里。好像没有姐夫喝多了酒的样子。

    周少瑾皱了皱鼻子。

    程池心中一动。迟疑道:“我满身的酒味,是不是熏着你了?”

    “没有,没有。”她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程池身上有淡淡的酒味,踌躇了片刻。低声道。“还好。池舅舅身上的酒味不是很重。”

    难道当时程嘉善喝了酒?

    这个可能性很大!

    不管是有人要算计程嘉善还是程嘉善要壮胆,都少不了酒!

    可周少瑾当初看见他喝得有点多也没有避开他啊!

    程池心情有些复杂。

    气氛陡然间就有些冷。

    周少瑾不喜欢。

    她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忙道:“池舅舅。我今天在街上看见一个人了……”她把石宽的事告诉了程池,最后道,“池舅舅若是认识了他,就可以通过他结交到四皇子了。程家说不定就能避免被抄家灭族的命运了!”

    程池听了笑着摇起头来,感慨道:“少瑾,你可知道我今天在轻烟楼里招待谁?”

    周少瑾心中一动,杏目圆瞪。

    程池颔首,道:“正是石宽。”

    难怪石宽会出现在轻烟楼附近!

    周少瑾差点就跳了起来,道:“池舅舅,您怎么会认识石宽?那前世程家又怎么会被抄了家?”

    程池笑道:“你说了四皇子以后会荣登大宝之后,我就派人盯上了四皇子府。所以才知道有石宽这么个人物。他是高淳人,幼时被父亲净身卖到宫中。他母亲两个月前去世了。他这次回金陵是来祭拜他母亲的。我听说他手不释卷,就把他当成寻常的士子接触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会觉得和我很投缘。我请他到轻烟楼来看赛龙舟,他也没有拒绝。他最后会成为新帝面前的宠臣……有点出意人意料之外!”

    周少瑾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困惑地道:“石宽是高淳人?会不会弄错了!我记得林世晟说他是孤儿,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祖藉在哪里了……”

    “或者是因为小时候的记忆太不堪了吧?”程池不以为意地笑道,心里却想着林世晟。

    能知道这些,看样子林世晟混得也不错!

    “池舅舅你好厉害!”周少瑾佩服道,“我还可惜您错过了石宽,谁曾想您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程池忍俊不禁,道:“这有什么好难的?四皇子现在不显山不显水的,很容易就查到他的事。”

    “可能得了石宽青睐,也很不简单的。”周少瑾道,“石宽这个人,心气很高的,等闲的从他根本就不拾理。”

    林世晟有个姑奶奶在宫里做太妃,林世晟为了给庶出的长子请封,走了林太妃的路子找石宽,石宽都没有给面子的。

    程池笑道:“那是四皇子登基之后的石宽吧?现在的石宽,还没有这个底气。”

    周少瑾才不管这些。

    池舅舅搭上了石宽,以后程家的风险就小多了。

    她欢快地道:“反正池舅舅很厉害!”

    哪有人这样说话的!

    程池哈哈大笑。

    心里却抑制不住地觉得有些飞扬。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有些愉快起来。

    周少瑾却“哎呀”一声,道:“我差点忘了正事!”

    原来这还不算正事啊!

    程池有心里道。

    这小丫头片子,事可真多!

    他的眼底露出些许的笑意,洗耳恭听。

    周少瑾满脸正色地把她发现程辂和吴宝璋有私情的事告诉了程池。

    程池非常的意外。

    他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仔细地问起她两人说话的细节。

    周少瑾一一作答。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晚上在加班,没来得及改错字,先贴上来……

    o(∩_∩)o~

    ※(小说《金陵春》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