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零四章 暴露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金陵春》更多支持!

    周少瑾张口就想喝破吴宝璋和程辂的行踪,可转念想到程笳那个死丫头还不知道在哪里,若是这边闹腾起来,会不会把程笳给暴露出来,她嘴角翕翕,忿恨地咬紧了牙关。

    等会找到了程笳,她要狠狠地骂程笳两句才行。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终于解仇了些,开始冷静地想程辂和吴宝璋的事。

    吴宝璋已经和程诺订了事,这件事要是嚷了出去,不仅吴宝璋和程辂丢脸,更丢脸的是程家和吴家。这些事又是因她而起,她是寄居在程家的表小姐,吴知府说不定会把这账算到程家的头上,觉得是程家处置不当,让他被人笑话,从此记恨上程家。程家虽然不惧他这样的小人,可常言说得好,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程家日后遭劫,谁敢保证吴知府不落井下石。

    再说,池舅舅说会帮她除了程辂的功名,这件事十之**要借助吴知府之手,一旦她嚷出去,吴家逼于无奈让吴宝璋嫁了程辂,程辂就成了吴知府的女婿。吴知府再狠毒,自己的女儿女婿,又是个有着禀生功名的女婿,只要他有心成全程辂,拖上一拖,程辂就有可能考中举人,前世,程辂就考中了举人。

    程辂成了举人之后,想要除他的功名就很困难了!

    她不能贸贸然地给池舅舅增加困难。

    不过,程辂和吴宝璋明明有了私情还和程诺订亲,这件事她不会放过他们的,她要去告诉池舅舅!

    周少瑾耸了耳朵继续听。

    她想知道吴宝璋和程辂已经走到了哪一步,两人还会说些什么?

    谁知道吴宝璋听程辂这么一说,居然良久都没有作声。

    程辂却长长地叹了口气,沉声道:“宝璋,你写信给我说程家要革了我的功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要害我你知道吗?你还听说了些什么?”

    周少瑾听着心头一震。

    吴宝璋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程辂。

    难道程辂是因为这件事赶回来的吗?

    他也是个颇有手段的人。会不会因为吴宝璋的通风报信让他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从而让她的打算落空呢?

    周少瑾不由身子微倾,把耳朵贴到了门扇上。

    门扇那边传来吴宝璋的冷哼。

    她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你是不是还不会回来?”

    “怎么会?”程辂声音温和,语气真诚,“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程家盯我盯得很紧。我一听说程家要娶你为媳,我就急得不得了,立刻写了封信给我母亲,让我母亲去府上提亲,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让赵大海作证!只是没等我母亲和媒人说好,程家已经去你们家下了聘。我这次赶回来,就是心有不甘,想问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今知道你也是迫于无奈,我这心里既酸又甜。酸的是你最终还是没有成为我的媳妇,甜的是你心里始终还是有我的……宝璋,我们不如来个约定。以后我若是生了儿子,一定娶你的女儿为媳,你若是生了儿子,一定要娶我的女儿为媳。以后我们两家要做通家之好。这样我也能常常看到你了……”

    吴宝璋扑哧一声笑,道:“你和程诺是从兄弟,我们怎么可能结为儿女亲家……”

    程辂一愣,道:“是我痴心妄想了!”

    可这番话到底让吴宝璋冰释前嫌。

    她柔声道:“辂哥哥,我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继母说父亲要把我嫁给程辂,我想说服父亲改变主意,在父亲的书房里等父亲的时候无意间知道的。至于是谁委托的父亲,已经进展到哪个地步了,我一概不知。如今你回来就好了,我相信凭着辂哥哥的人脉和手段,一定能查出是谁在背后给你穿小鞋的。”

    程辂重重地“嗯”了一声,声音里有着不容错识的恨意。

    周少瑾却并无怯意。

    她觉得就算是程辂知道了是池舅舅出的手,他也只会束手无策。

    吴宝璋就道:“辂哥哥,我是陪着我继母家的亲戚过来的,时间久了怕是会被人发现,我先走了。你若是还有什么要问我的,让大海给*传个话就是了,我定知不无言。”

    程辂可能也有同样的担心,笑着道:“那你路上小心点。你有什么要托我打点的,也只管告诉我。我也会尽力帮你的。”

    周少瑾忙朝着商嬷嬷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们快点离开。

    商嬷嬷却笑着朝她摇了摇头,指了指昏迷在地上的赵大海,一手提着赵大海就把他塞到了一旁竖在墙上的板车后面。自己则半蹲在了周少瑾的身边,示意周少瑾趴到她的背上。

    周少瑾犹豫了片刻,门外传来了程辂喊赵大海的声音。

    她忙趴在了商嬷嬷的背上。

    商嬷嬷身子一蹲,脚一点,她就和商嬷嬷站在了大槐树树冠的枝桠上。

    周少瑾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她下意思地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地抱着商嬷嬷。

    商嬷嬷回过头来,朝她露出个“没事,一切有我”的笑容。

    可就算是这样,这也太惊悚了些!

    周少瑾朝着勉强地笑了笑。

    就看见虚掩着的角门吱呀一声,吴宝璋和程辂还有个丫鬟走了进来。

    程辂相比之前,人长高了些,硬朗了些,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沉稳,和周少瑾在大昭寺后面见到的那个程辂有了几分神似。

    他朝四周望了望,皱着眉头道:“怎么不见赵大海?”

    吴宝璋有些紧张,急急地道:“或者有什么人过来,他避开了。”又道,“他那么大个人了,若是有事肯定会声张的。你出去找找,说不定他在什么地方等你!这边却不好留你,那边龙舟赛快完了,小心被人发现。”

    程辂颔首,柔声交待了几句“你要小心”之类的话,匆匆离开了后院。

    吴宝璋松了口气。

    她的丫鬟忙上前关了角门,拍着胸口道:“大小姐,吓死我了!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可不得了。”

    吴宝璋不悦地道:“这不是没被人发现吗?”

    那丫鬟讪讪然地笑。

    楼里好像有什么人经过。

    两人忙躲到了大槐树下。

    周少瑾吓得呼吸都屏住了。

    这要是被吴宝璋发现嚷了起来,自己这样躲在树上偷听,脸都要丢光了!

    树上树下的人都屏气凝神。

    不一会,楼那边安静下来。

    吴宝璋和丫鬟从大槐树后面走了出来。

    两人长长地吁了口气。

    那丫鬟道:“大小姐,您,您真的相信辂大爷的话吗?”

    吴宝璋眼底闪过一丝茫然。

    那丫鬟就道:“那您是准备嫁给诺大爷了?之前你不停地让人给辂大爷带信,我还以为您会……”

    “以为我会为了他顶撞我父亲?”吴宝璋笑着,目露毅然,道:“不管他的话是真情还是假意,我和程诺已经订了亲,不可能有什么更改。而且他若是能躲过一劫,保住功名,也不枉我给他通风报信了一回。以后遇到生死关头,也有个搭手的人。若是他逃不过这一劫……他没有了功名,他在程家也站不住脚,就是再有能力,一个白身,又能做出番什么样的事业来?我们自然就会渐行渐远。

    “何况嫁给程诺也不错。至少他相貌堂堂,又是世家子弟,虽然不像程相卿那样有学识修养,可他家底丰厚,明面上又只有他这一个儿子,性格又懦弱,只要我能对症下药,以后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我又何必去冒这个险?”

    那丫头徐徐地点头,如释重负地笑道:“我就说,大小姐怎么突然糊涂起来。这姓程的分明就是冲着自己的功名才来见大小姐的,大小姐却听之任之……”

    “胡说八道些什么?”吴宝璋呵斥她道,“以后再也不要说这种话,也不要再提辂大爷的事。”

    那丫鬟显然很受吴宝璋的喜欢和信任,眨着眼睛吐了吐舌头,不再说什么。

    两人回了轻烟楼。

    周少瑾被商嬷嬷抱着从树上跳了下来。

    她吓得双目紧闭。

    直到脚落到了地上站稳,这才睁开了眼睛。

    商嬷嬷笑呵呵地穿了衣裳,道:“二表小姐,没事!这是我家传的把式,不会伤着您的。”

    周少瑾连连点头,想问问这是什么家传的把式,春晚陡然跑了进来,兴奋地压低了嗓子道:“二表小姐,二表小姐,笳小姐找到了!原来她根本就没有出轻烟楼!她去了南边雅间,说是遇到了李老安人那边的亲戚,就过去打了个招呼……笳小姐已经回了雅间,朱朱小姐让您赶快回去。龙舟赛就要完了!”

    周少瑾气得不行。

    什么李老安人家的亲戚?

    肯定是李敬!

    她好大的胆子!

    敢去私会李敬!

    周少瑾怒气冲冲地回了雅间。

    程笳正满脸笑容地坐在那里和朱朱说着话,顾十七姑等人则轮流用着千里眼观看赛龙舟。

    看见周少瑾进来,程笳笑眯眯地和周少瑾打着招呼:“说你去了官房,你怎么去了那么长的时间?龙舟赛快结束了!”

    周少瑾气得说不出话来。

    朱朱忙朝着周少瑾使眼色,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程笳却像没有听懂朱朱话似的,支肘托腮地歪在太师椅上望着周少瑾,面色微酡,像喝醉了酒似的,自顾自地高兴着。

    不过是见到了李敬,就这么高兴?

    周少瑾狠狠地瞪了程笳一眼。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金陵春》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1152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