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零三章 暧昧
    周少瑾见她虽然面带笑容,语气神态却很是自信,周少瑾顿时信心百倍。

    她们下了楼,悄悄往角门去。

    院子很小,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从虚掩的角门望去,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只能看见路边种植的垂柳,柳枝如丝,密密匝匝地垂落下来。

    周少瑾放轻了脚步,正要上前打量,身边的商嬷嬷却把将她拉住,并带着她连连后退了几步,退到了楼内。

    她不解地回头。

    商嬷嬷已指了东边在她耳边悄声道:“二表小姐,您认识这个人吗?”

    周少瑾定睛一看。

    东边墙角的大槐树后面居然站着个男子。

    他二十来岁的样子,穿了件宝蓝色的直裰,腰间系着玄色绸带,挂了荷包扇套等物,手上还戴着两个金马蹬的戒指,一副有钱商人的打扮,可周少瑾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人是程辂身边的赵大海!

    他怎么会在这里?

    周少瑾一时间惊呆了。

    程辂不是应该在湖南吗?

    他不跟在程辂身边,回金陵城做什么?

    看他的样子,像是在望风又像是在偷听,角门外的人到底是哪呢?

    如果是程笳,她为什么要背着自己出来见这个人呢?

    如果不是程笳。那个穿红衣服的人又是谁呢?

    周少瑾想到了前世,因为程笳的缘故,所以她毫无防备地去了花园……

    难道前世的程笳并不是无辜的?

    周少瑾心潮起伏,半晌都没有动弹。

    商嬷嬷轻轻地拍了拍她。

    她这才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口气。轻声道:“这个人我认识,叫赵大海的,是程辂身边的随从,很体己的那种。”

    商嬷嬷笑着柔声道:“二表小姐,我知道!您先在这里站一站,我去收拾了这个叫赵大海的再和您去角门看看。”

    周少瑾却一把抓住了商嬷嬷。紧张地道:“还是去告诉池舅舅好了!这个赵大海,力气很大,等闲三、五个人都近不了他的身,你小心他伤了你!”

    商嬷嬷笑了起来。

    笑容里有种从前没有的温和慈爱,轻声道:“二表小姐放心。四爷让我跟着您。就是看我有身蛮力,别说像他这样的了,就是再三、五个也不是我的对手。您就安心地站在这里看着好了。”

    周少瑾还是有些怀疑。

    商嬷嬷道:“您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四爷吗?”

    是哦!

    如果有危险,池舅舅肯定不会让她亲自来查看的!

    她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悄悄地拽了商嬷嬷的衣袖,小声地道:“商嬷嬷,你要小心点。要是不行就赶快回来。大不了我们喊了人来把笳表姐给架回去。”

    只是那样一来程笳的事就掩饰不住了。

    可这件事说起来是程笳有错在先。

    商嬷嬷沉默了几息,笑道:“二表小姐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周少瑾这才放开了商嬷嬷的衣袖。躲到了门后。

    商嬷嬷把外面的褙子脱了,露出里面腰间扎着布带的中衫,然后悄无声息地推开西边的小窗户,支棂翻了出去。

    比小孩子的动作还要轻盈敏捷。

    周少瑾大吃一惊,相信了商嬷嬷的话。

    她轻手轻脚地靠近了窗棂。

    就看见商嬷嬷出现在了赵大海的身后,而赵大海却一无所知。正目光炯炯地望站院子里的动静。

    就算是后知后觉,周少瑾此时也看出来了。这商嬷嬷是有一身武技旁身的,就像集萤一样。都不是普通的女子。

    但她还是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如果商嬷嬷和赵大海打起来,打草惊蛇,自己要不要嚷起来呢?

    既然池舅舅有意隐瞒,家里的人都不知道商嬷嬷是有武艺的,她要是嚷起来了,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

    周少瑾正在那里为难,就看见商嬷嬷从怀里掏出了个圆圆的像竹筒一样的东西朝着赵大海吹了吹,赵大海的身子一软,就要倒在了地上。

    商嬷嬷箭步如飞,一把就拽住了赵大海,接着慢慢地把赵大海放在了地上,蹲下身子,飞快地从头到尾把赵大“摸”了一遍,好像是想知道赵大海身上有没有带什么东西似的。

    这让周少瑾想到了那些章回中遇到了劫匪的那些官吏。

    她脸一红,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出了后门。

    商嬷嬷朝着露出个“成了”的笑容。

    周少瑾点了点头,踮着脚走了过去。

    商嬷嬷过来扶了周少瑾。

    周少瑾没有拒绝。

    两人在虚掩的角门处站定,耸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

    程辂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你都不知道程家的人盯我盯得有多紧。我就是去市集一趟,都有人跟着。你让我有什么办法?要怪只能怪程家的人太狠心,怪我太无能,怪这老天爷捉弄人……怪我们两个人有缘无份……”

    话说到最后,他已语带哽咽。

    周少瑾却如遭雷击。

    前世,程辂和吴宝璋定亲的消息传来,她不死心地要去找程辂问个清楚,程辂知道后,就主动来见她,对她说了这样一番话。

    她当时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一天一夜。

    原来,程辂还对其他的女子说过同样的话。

    可笑自己当时还怨恨吴宝璋。

    觉得她明明知道自己和程辂有口头上的婚约,她那个时候还小意地讨好程辂,吴、程两家定亲的时候。她满心欢喜,一句旁的话都没有说。

    原来程辂就是个中山狼。

    自己被他蒙了眼而已。

    难道程笳秘会的不是李敬而是程辂?

    周少瑾羞愤不已。

    既然为自己前世的愚蠢,也为自己今生所受的欺骗……

    她上前就要拉开虚掩的角门,想看个究竟。谁知道她的手刚抬起来,就被商嬷嬷握住了胳膊。

    周少瑾困惑地转过头去。

    商嬷嬷轻轻地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周少瑾脸一红,冷静下来。

    外面传来一个女子低沉而又伤感的声音:“那我该怎么办?那程诺不过是个纨绔子弟,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没有一件正经的事。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嫁给他不成?”

    吴宝璋!

    竟然是吴宝璋!

    他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了一起!

    周少瑾目瞪口呆,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茫然。只听见吴宝璋小声哭道:“你都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过来的?写信给你不回,带信给你你不应,我既怕信落到了旁人的手里。又怕你听到了消息着急,不管不顾地跑了回来,断了你的前程……还好你找了个借口赶了回来……可木已成舟……我爹已接了程家的聘礼……我,我和你到底没能如愿以偿……我不甘心,不甘心!”

    程辂语气低落。道:“不甘心又能怎样?难道我们还能私奔不成?就算是我有这念头,可我也不能让你受这样的委屈啊!何况我现在还没办法支应门庭,还要依附程家过日子……”

    吴宝璋好像被程辂说的私奔吓着了似的,好半天都没有作声。

    周少瑾露出个嘲讽的笑容。

    想当初,吴宝璋和程辂订亲之后,不知道有多高兴,简直可以说是满面春风了,不仅处处把自己的婚事挂在口里。就是在识大奶奶郑氏的屋里,当着她和程笳的面也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门亲事的满意,还说什么“辂大爷为人最是温柔体贴不过。前几天雨下得急,他还特意打发了小厮过来问我种的那些盆花有没有移到花房里去”。

    她听着心如刀绞。

    可程辂被程家找了个借口赶了出去之后,吴宝璋立刻就和程辂退了亲。

    可以说得上是翻脸如翻书。

    周少瑾不无恨意地想。

    早知道吴宝璋和程辂勾搭到了一起,她就应该求了池舅舅想办法把吴宝璋和程辂凑成一对的。等到吴宝璋知道程辂被除了功名,看她是怎样一副嘴脸!

    她又心有所感地想到了前世。

    程辂出其不意地和吴宝璋订了亲,难道他们俩人早就有了暧※昧?

    不然吴宝璋订亲之后为何总是在她面前有意无意地提起程辂有多好?

    周少瑾恶心得想吐。

    寻思着要不要撞破两人的行径。就听见吴宝璋委委屈屈地道:“辂哥哥,那你以后。还会理我吗?”

    “你就像我妹妹一样。”程辂温声地保证,“你以后有什么事求我。我还会像从前一样帮你的。你就放心好了。你出嫁之后,只会多出一个哥哥护着你的。”说完,他叹气道,“可惜我年底才能回来,而且回来之后还不知道程家给什么小鞋我穿……”

    吴宝璋听了迟疑地道:“那辂哥哥知道您是因为什么缘故得罪了程家吗?若是能找出原因来,说不定就能化解这段恩怨呢?程家太厉害了,有一次我委婉地跟父亲提出来把你弄回来,父亲却把我狠狠地喝斥了一顿,还让我若是再这样胡闹,就把我送回老家去……”

    程辂叹气道:“有什么缘故?不过是因为既生瑜又生亮,一山不能容二虎而已!我实话告诉你吧!程嘉善之所以能小小年纪就中了案首,那是因为原来的知府大人想巴结程家。若论真才实学,程家二房的程有仪,程三房的证大爷,哪个不比他强,他也就是生在了长房,有个位列九卿的爹……”

    周少瑾听了冷笑。

    程许虽然是个混蛋,可学问却是真的好。

    前世诰表哥当着程辂的面说起程许的学问,程辂也不曾否认程许的学问。现在却说程许能中案首是靠的父辈的余荫。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程辂可真是个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