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三百零一章 竞舟
    湖面上共有着红衣、绿衣、白衣和黑衣的四艘龙舟,分别来自刘家、卢家、王家和柳家。其中刘家就是梅府刘家,也就是良国公世子朱鹏举的岳家,孙家三小姐的婆家。

    穿着青色道袍的朗月口齿伶俐地在一旁讲解道:“……下一队是乙队,分别来自孙家、陈家、吴家、钱家。这孙家出了位侍郎,也就是刘家七奶奶的娘家。一共有十二组。每组胜出的那艘龙舟再分成四组参加复赛。再胜出的龙舟则可以参加决赛了。这次金陵府同知申青云申家也有艘船参加竞舟,排在了酉队。”

    朱朱奇道:“孙家怎么也参加了竞舟?我记得孙家的子弟并不多啊!”

    朗月笑道:“好像是从田庄里选了些世仆。”

    朱朱不屑地道:“这是要和刘家一争高低吗?”

    刘家和孙家的事已经闹得金陵城人尽皆知了。

    朗月机灵地不回答,而是笑道:“我们四老爷还准备了千里眼给大家,只是只有一支,几位小姐只好将就着用了。”

    顾十七姑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连声道:“快拿过来,快拿过来。给我们瞧瞧。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千里眼呢?只听说过,只在书上见到过。”

    程笳也在那里闹腾:“快去,快去!”

    其他的人都抿了嘴笑。

    朗月去拿千里眼。

    朱朱感慨道:“难怪我大哥最佩服池四爷,这么稀罕的东西他都能弄到手。不过,大家可千万别作声。这东西是朝廷禁止的。”又道,“也亏得池四爷敢拿出来。要是我们家,可是不敢。”

    顾家几位小姐连声保证对谁也不会说。

    周少瑾却闷纳郭家的人怎么还没有到。

    不一会,朗月捧着个匣子进来了。

    几个人围过去看。

    不过尺长的千里眼,外面鎏金雕着朱雀玄虎。还镶着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伸长开来也有两尺来长。

    大家都像看稀奇似地围着看。

    周少瑾突然想到了郭老夫人,忙问朗月:“老夫人那边可有?”

    几个人俱是一愣。

    朗月笑道:“四老爷一共借了三个,一个给小姐们用,一个送去了老夫人那里,他自己那边留了一个。二表小姐只管用。都不缺。”

    周少瑾这才舒了口气。

    朱朱不由笑道:“还是少瑾细心,我们都只顾着高兴,倒把这件事给忘了。”

    周少瑾笑道:“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肯定都很好奇了!”

    几个人都是大家小姐,也才直性子。耐不得奉承谁,也就都没有多说,可心里却觉得周少瑾这个人真心不错,值得一交。

    湖边鼓点响起来,大家在窗口看竞舟。

    鼓声阵阵,浆如飞轮,白浪翻滚,击掌喝彩。

    莫愁湖边顿时比过年时赶庙会还要热闹。

    周少瑾也不由握紧了拳头。为几艘龙舟捏了把汗。

    很快,胜负就出来了。

    穿着红衣的刘家龙舟队夺了第一。

    刘家的龙舟去了一旁歇息,等着复赛。其他的龙舟队则或是叹息或是垂头地离开莫愁湖。

    乙组划了过来,开始准备竞舟。

    趁着这空档,大家或纷纷议论谁会得第一,或是转身买包瓜子花生,或是去捏糖人的摊子捏个糖人。

    周少瑾等人也回座位坐下,开始说起金陵城里的八卦。

    朱朱却引了周少瑾在一旁抱怨:“我哥哥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同意了刘家这门亲事。现在倒好,只怕是满金陵城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偏生哥哥还像娶正头娘子一样。三书六礼一应俱全不说,聘金彩礼一文不少。我爹和我娘也不拦着他。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周少瑾劝她:“进了你们家的门。就是你们家的人了。你嫂嫂体面,那也是你们家的体面。现在木已成舟,你又何必计较这些?只要你哥哥嫂嫂乐意就行了!”

    “道理我也知道。”朱朱嘟着嘴道,“可我这心里就是不舒服。像憋着口气似的……”

    说话间,乙组要开始竞舟。

    两人打住话题,去窗口赛龙舟。

    如此几组,众人的兴奋劲过去了,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说话上了。

    周少瑾惦记着郭老夫人,跟朱朱等人说了一声,就去了东边雅间。

    东边的雅间比她们更安静,几位老太太干脆就坐一起说话,根本没有人看龙舟,大开的窗户只有两位小姑娘趴在那朝外望,轮流用着千里眼。

    周少瑾定睛一看,不是郭家的两位小姐还有谁?

    她大吃一惊。

    郭老夫人则道:“她们来得晚,又是个拘谨的性子,我就把她们留在这边了。”

    周少瑾忙上前给两位郭家的小姐行礼,道歉,问她们要不要过去和朱朱她们打个招呼。

    两位郭家的小姐非常的客气,细声细气地让她不必多礼,然后拿了眼睛去看郭老安人。

    郭老安人微微颔首,两位郭小姐这才跟着周少瑾去了西边。

    众人一阵热闹,互相引荐,行礼。

    周少瑾这才知道两位郭家的小姐一位排行第六,一位排行第七,今年都十七岁,还没有订亲。

    几个人排了齿,互称了姐妹,第酉组开始竞舟了。

    程笳跑到窗口去看,还喊了周少瑾等人:“看看申家会不会出现?”

    郭家的两位小姐就起身告辞,说是几位长辈身边没有人服侍。

    周少瑾笑着送了两位郭小姐去了西边,又留下来说了会话。

    郭老夫人笑道:“眼看就要到晌午了,十二组龙舟赛完十之**要到未初(注:下午一点)左右了。最精彩的是复赛和之后的决赛,我看我们不如提前点用午膳,好看看今年到底谁能夺魁。”

    众人都称“好”。

    郭老夫人示意周少瑾去安排。

    周少瑾知道这是郭老夫人在抬举她,笑着退了下去,忐忑不安地出了西边。

    吕嬷嬷早已在中间雅间等她。

    拿了菜单子给她和她耳语:“老夫人什么都安排好了。二表小姐只管做做样子就行了。”

    周少瑾面红耳赤,低声道:“这怎么能行?”

    “有什么不能行的?”吕嬷嬷善意地笑道,“就是老夫人亲自安排,也不过是吩咐下来罢了!要是事事都要您亲自出头,那我们这些做嬷嬷的养了是干什么的?二表小姐可不能夺了我们的饭碗!”

    她开了一通玩笑,消弥了周少瑾的紧张。

    周少瑾安排了一切。去郭老夫人那里示下:“半个时辰之后用午膳,您看可以吗?”

    郭老夫人就朝着坐在身边的关老太太和郭家老安人望去。

    两位老安人点了头,郭老夫人笑道:“那就半个时辰之后用午膳。”

    周少瑾把菜单子呈了上去,问几位老安人要不要添减的。

    大家都说安排的好,周少瑾这才再次退了下去。转身去了西边,高声笑道:“半个时辰之后用午膳,可以吗?”

    “好啊,好啊!”朱朱笑道,“都准备了些什么菜?这么热的天气,多些凉菜才好。”

    周少瑾把菜单子给她看,却发现程笳不在屋里。

    她心里怦怦乱跳,忙道:“笳表姐?”

    和朱朱凑在一起看菜单的顾十七姑心不在焉地道:“说是喝了太多的茶。要去官房。”

    周少瑾吁了口气,可左等程笳也不来,右等也没有看见程笳。

    她的心又开始怦怦乱跳起来。悄声吩咐春晚:“你去官房里找找笳小姐!”

    春晚不动声色地退了下去。

    不一会,面色有些苍白的程笳由春晚扶着走了进来。

    “对不住!”她没等屋里的人开口已满是歉意地道,“肚子不争气,大家别管我了。”

    顾十七姑都围绕上去关心地问候她,见她没有什么大碍,这才结伴去了中间的雅间吃饭。

    周少瑾却一直冷眼旁观。

    觉得程笳不是这么容易生病的人。

    用过午膳。稍稍地休憩了一会,复赛开始了。

    大家的情绪又被调动起来。纷纷趴在窗口观看,就是郭家的两位小姐。中午一起吃了顿饭,也渐渐地放开了,偶尔会和她们说笑几句,并且在郭老安人意思下过来和她们一起看赛龙舟。

    程笳悄声对周少瑾说自己的肚子不舒服,要去官房。

    周少瑾让春晚陪着她一起去。

    程笳没有客气,扶着春晚的胳膊出去了。

    朱朱等人都正看得起劲,也没有谁注意到。

    等一组船队比完了,众人回过头来,才七嘴八舌地问起程笳。

    周少瑾帮她解释:“……去了官房!”

    众人不再多问,继续关注着龙舟赛。

    可赛过了一轮,程笳还没有出现。

    周少瑾正想示意碧桃去看看,春晚神色惶恐小跑了进来。

    她在周少瑾耳边道:“二小姐,不好了,笳小姐不见了!”

    周少瑾心里“咯噔”一声,却又有种事情终于发生了的如释重负。

    “翠环呢?”她问。

    “也没有看见。”春晚说着,又急又怕,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我一直守在官房外面,等我觉得不对劲找了借口进去的时候,发现官房的窗户开着,我一路找过去,都没有找到人……”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难道笳表姐和李敬私奔了?

    她做了最坏的打算,沉声吩咐春晚:“先别声张,你快去找池舅舅,把这件事告诉她。”

    春晚疾步而去。

    朱朱走了过来,小声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周少瑾想了想,道:“笳表姐不见了!我已经让人去找了。”

    朱朱大吃一惊,望了满屋子的人,道:“先别声张。轻烟楼周围有良国公府的暗哨,她不可能是被绑走或是拐走的。等会我想办法把千里眼递给你,你四周看看。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她应该没有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