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相邀(清明节加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金陵春》更多支持!屋里的人闻言都愣住了。

    良国公府的大小姐,不就是阿朱吗?

    她怎么会嫁到保定去?

    周少瑾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全都不知道?”

    郭老夫人皱着眉,显然也觉得这件事不太妥当。

    程池就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就会转移众人的视线,因而更是语出惊人的地道:“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我促成的!”

    周少瑾和郭老夫人都瞪大了眼睛。

    程池这才慢慢道:“二月间,就藩四川的庆王因霸占百姓良田被问了罪,不仅被降了爵,而且还被罚了两年的俸禄。良国公觉得这件事透露出来的风向有些不好,因而想把女儿嫁个最好能托付终身的人家。

    “他就求到了我这里来。

    “正巧我去京城的时候遇到了袁别云。他刚从保定回来,说起自己一位姓范的老友,我觉得挺合适的。就跟良国公提了提。

    “良国公派人去打探了几个月,相中了范家的次子。

    “我写信给袁别云。

    “袁别云也觉得合适。亲自去了趟保定。这婚事基本上就定下来了。过了端午节,那就应该来下聘了。

    “良国公想把女儿早点嫁出去,前几天还差了朱鹏举去看日子。

    “若是没什么意外,朱家大小姐过了八月十五就会出嫁了。”

    周少瑾张口结舌。

    阿朱,就这样被嫁了?

    她望了望程池。又望了望郭老夫人,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的。

    倒是郭老夫人,脸色有些不好地道:“范家是个什么来头?你可别乱点鸳鸯谱!”然后看了一眼周少瑾。

    意思是,既然那家的儿子那么好,你为何不为给周少瑾做这个媒。

    当着周少瑾的面。程池不好说什么。

    这人原是给周少瑾相看的,不过后来他发现范家行事太过端方,保定的风沙又大,周少瑾这丫头胆子本来就小,沉默寡言的,嫁过去了只怕会更拘谨。还是活泼开朗、爬树上房都不在话下的朱朱更适合。

    他只好道:“良国公府看重的是对方的品格,范家前朝就是保定数一数二的官宦人家。现在虽然落魄了,可门风却在——曾有人携千金夜宿范家别院暴毙,范家为其保管财物二十年而不动分文。”

    也就是说,子弟未必出色。却能恪守承诺。

    郭老夫人明白了。

    周少瑾却咋舌,好奇道:“池舅舅,那别人怎么知道范家为那人保管了财物二十年?那人的后代又凭什么证明财物是自己的?”

    程池笑道:“那人早有忠仆回家报信,不过那家唯一的孩子还小,又怕去讨要范家会谋财害命,所以一直忍着,直到那家的孩子中了进士,有了功名。这才带着忠仆去讨要。范家因人死在了自己的庄子里,就开了箱笼,想找些线索。这才发现那些钱物。又因为庄子上死了人不吉利,范家最后把那庄子贱卖了,把箱笼放在了自家的地窖里。后来那家的人来讨要财物的时候,数量、东西都对上了,范家怕是有人冒名顶替,请了当地官衙去那人的老家查证。这才把财物还给那家人。事情也是这样传出来的。”

    如果这样,那阿朱嫁过去了范家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周少瑾又想到了顾十七姑。笑道:“池舅舅,我还想请顾家的十七小姐!”然后抬睑看见了郭老夫人。又道,“还有郭家的小姐!”

    程笳那边也要问问,看她能不能跟着她一起去看赛龙舟。

    程池笑道:“本来要了两个相临的雅间就是让你也可以招待自己的朋友的。你想请谁就拟个单子来好了。到时候让吕嬷嬷去给你下贴子。”

    这样没有谁家会拒绝周少瑾的邀约的。

    郭老夫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她还在想朱朱的婚事。

    等到周少瑾欢天喜地地拉着春晚去浮翠阁拟单子,她问程池:“阿朱有郡主的封诰,她出嫁,只怕还要宗人府和礼部答应。”

    “我已让袁别云去办这件事了。”程池道,“远亲不如近邻。这些年良国公府对我们也算恭敬。此时帮他们一把就帮一把吧!他们的处境也挺艰难的。”

    郭老夫人缓缓地点了点头,道:“那刘家大小姐到底如何?鹏举的婚事却有些草率!”

    程池笑道:“人是鹏举自己瞧中的,有什么事,他也只能自己兜着。我们这些旁人却不好说什么。”

    “这倒也是。”郭老夫人叹气道,“你大嫂就是你大哥自己瞧中的。”

    程池不说话了。

    好像每个人都有缺点。

    她娘的缺点就是袁氏。

    只要说起袁氏,她娘左看右看就是不顺眼。

    好在是老太太还没有失去理智,也只是私底下和他抱怨抱怨。

    周少瑾却在那里喜滋滋和春晚商量着要请的人:“阿朱是池舅舅亲口说的了,肯定是要请的了。何况她上次在元宵节的时候还请我去看了花灯的,又马上要出嫁了。顾家十七小姐和笳表姐肯定也是要请的……笳表姐知道了一定是最高兴的那个人,她就不用被禁足了。还有顾家的十七小姐,在众姐妹面前露了脸,说不定就能说门好亲事呢?可郭家的几位小姐请谁好呢?”

    她有些为难起来。

    郭家的几位小姐她只见过一面,而且看上去都不拘言笑,也不知道请不请得动。

    要是姐姐在这里就好了。

    她就可以和姐姐一块去看赛龙舟了。

    周少瑾兴奋起来,决定写封信给周初瑾,告诉她端午节的时候程池会陪着自己和郭老夫人去看赛龙舟。

    她和姐姐长这么大。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莫愁湖看过一次赛龙舟。她那时候好像是被樊刘氏顶在肩膀上的,。去晚了。只记得到处是人,很吵,有很多小吃,姐姐拉着她的小手一刻也不放。只听到划龙舟的号子没有看见划龙舟的。好不容易挤到看湖边水榭,已快到中午了,龙舟赛告了一段落,太阳照在湖面热气腾腾的,她又累又渴,在管事嬷嬷的服侍下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就依着樊刘氏睡着了。

    可这次池舅舅却说了。她们可以坐在雅间里观看。

    就不用像上次似的和人挤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周少瑾不由坐直了身子。

    那年她和姐姐已经在九如巷了,是沔大太太带着她们姐妹一起去的,她们却只能坐在湖边临时搭建起来的水榭。

    而莫愁湖旁边的轻烟楼自本朝开国就立在了那里。

    这三阔的雅间来得只怕不容易。

    周少瑾心里怦怦地乱跳,把写给姐姐的信捂在胸口。半晌才吩咐春晚送到马富山那里去。

    等用完了膳,程池问她:“你决定要请哪些人了吗?”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道:“难道池舅舅有什么人要请吗?”

    不会是郭家的小姐吧?

    她在心里琢磨着,就听见程池笑道:“我就是要请谁也不可能和你们坐到一起,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

    周少瑾眉眼弯弯地笑。

    程池摇了摇头,没再搭理她。

    周少瑾却一直保持着好心情,直到听到消息说程诺和吴宝璋的婚期订在了八月十八日,她这才不悦地对春晚道:“五房真是的,明明知道诰表哥的婚事定在了九月初十。他们却抢着在诰表哥之前把新人迎进门来。难怪大家都不喜欢五房的人了!”

    这样颇有压程诰一头的意思。

    春晚也为程诰抱不平。

    樊刘氏却笑道:“你们小孩子家懂什么!诰大爷的婚事才是堂堂正正的办得隆重,像诺大爷这样,今说亲明就娶的。分明就是没有把新娘子放在眼里,就算是以后新娘子进了门,也没有诰大奶奶体面。”

    周少瑾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她就小声地和樊刘氏说八卦:“您说,汶大太太这是要做什么?她就不怕以后自己的媳妇被人笑?”

    樊刘氏看了看四周,见没有旁人。压低了声音道:“我听祺儿说,是吴家的意思。说是吴夫人怀了身孕。年底就要生了,怕到时候惊动了腹中的胎儿。所以才选中了这个日子。”

    周少瑾抿了嘴笑。

    觉得挺解气的。

    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吴夫人又打了吴宝璋一耳光。

    而且吴夫人这一胎是男孩子,从此吴宝璋的哥哥吴泰成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

    前世,程辂被程家除名之后,吴宝璋也和程辂解除了婚约,嫁了个落第的秀才,在湖州定了居。程诣曾告诉她,那秀才并不把吴宝璋放在眼里,她的日子过的很坚艰,几胎都没有留住,靠悄悄给人缝补衣服度日。吴泰成没有跟着吴大人去云南任上,而留在了金陵,成了个闲帮。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老婆最后也跟着别人跑了。被金陵的人戏称为“大公子”。

    现在想想,这两兄妹也算奇葩了。

    知府的公子和小姐,居然过成了这样。

    特别是吴宝璋,在她的心里,她是个很有手段和心计的人,就算是和程辂订了亲,也不会随便嫁人才是。

    还有吴知府,最后是死在云南的任上了。

    好像恶有恶报似的,吴家的结局都不好。

    这也是为什么她重生之后对吴宝璋没有刻骨仇恨的重要原因。

    反倒是这一世吴宝璋比上一世嫁得靠谱。

    这也许是她不作恶就不会受报应吧?

    周少瑾把这些抛到了脑后,继续为请郭家的哪位小姐伤脑筋!

    ※

    姐妹们,清明节放假的加更!

    晚上更新依旧定在八点左右,这样压力小一点。

    &nb(n_n)o~

    ※(我的《金陵春》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