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选
    程池冷笑。

    秦子平忙道:“那我就去找二老爷。”

    二老爷,是指程池的二哥程渭。

    这还是句话。

    程池点了点头。

    秦子平退了下去。

    程池一人坐在书房,闭着眼睛靠在太师椅的靠背上,想着心思。

    二哥这一生,学着二叔给大哥让了位置,就是唯一的儿子让哥儿,也只是教导他读书学问,温良纯厚,怕和嘉善有什么争执,让别人看长房的笑话。可大哥却太过刚正,有时候,恰恰是过刚易折。

    可一个家族要兴旺,真的只靠一个人就行了吗?

    人才备出,就一定会遭来皇家的猜疑和忌惮吗?

    但程家就算如此的低调,最终不也被满门抄斩了吗?

    有个大胆的念头在程池心里冒了出来。

    只是还没有等他细想,周少瑾过来了。

    他让商嬷嬷请了周少瑾去宴息室,自己转身拿了罐大红包这才去了宴息室。

    周少瑾正坐在罗汉床上翻着他放在茶几上的棋谱,杏子红的比甲映衬着她白玉般精致的面庞,莲子米大小的南珠耳环光华隐现,让她娴雅中带着几分莹静,说不出来的清丽。

    那耳环是他送给她的……

    程池呼吸微窘,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微妙。

    感觉到动静的周少瑾笑盈盈地回过头来,高兴地喊着“池舅舅”,弯弯的眉眼皎皎如弦月。

    程池不动声色地扬了扬手中的茶叶罐,道:“我们来沏大红袍。”

    周少瑾跳下罗汉床,雀跃地道:“我来烧水。”

    程池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她:“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周少瑾不以为然,娇笑道:“池舅舅的要求这么高,我烧的水能让您满意,可见手艺也是不错的。”

    程池被她的大言不惭逗得再次笑了起来。

    朗月很有眼色地跟帮周少瑾烧着茶水,周少瑾也不矫情。一面跪坐在席上给炉火打着扇,一面笑着和程池说话:“我今天在顾家的十七小姐那里玩。真没有想到,顾家那么大还没有地方住。可十七,她住的地方还算是好的了,坐南朝北,她的十九妹和二十妹住的厢房恰恰相反。坐东朝西,冬天还好,大不了多穿几件衣服,一到夏天,热得人身上都起疹子。她们就把堂屋让出来,给十九小姐和二十小姐住……”

    程池一面翻着棋谱,一面心不在焉地应着她:“所以很多大家大族表面看上去挺风光的,实际上日子过得并不比一般的人家好多少。有的人家,家中一年四季的衣裳鞋袜都是自己做,从来不请针线上的人,对外面的人说是贴身的东西,怕被外人看了去。实际上能省一笔是一笔。”

    周少瑾知道。

    京城中很多败落了的功勋之家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总归是要子孙们成气才行。”她道,“坐吃山也空。要不就别要面子,低调行事。能省下来的自然也就省下来了。”

    这点程池倒挺赞成的。

    周少瑾见水开,用帕子小心翼翼地提着烧了热水的铁壶走了过去,没话找话地道:“池舅舅在看什么呢?”

    不知名的香气浅浅地萦绕在他的鼻尖。

    程池微微笑,心情突然非常得愉悦,笑道:“就是你刚才翻的,刘甫之的骊山仙姥局。”

    周少瑾只是笑。

    她刚才看了一眼。完全看不懂,只觉得旁边还有一大块。大可重新再开辟一块地方再争胜负。

    程池也没有指望她能看懂,去接她手中的茶壶。道:“小心烫着,我来吧!”

    “不用,不用。”周少瑾笑道,“我来帮您洗杯子。”

    程池瞥了她一眼,道:“你会吗?”

    “我当然会啦!”周少瑾瞪了程池一眼,道,“不过是没有您的茶艺高明罢了!”

    程池没有作声。

    一副你明明知道的样子。

    周少瑾讪讪然地笑,把铁壶递给程池。

    程池动作娴熟地洗着碗子,烫着茶壶。

    周少瑾就坐在一旁看着。

    水一冲到茶壶里,茶香就飘了出来。

    周少瑾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道:“真香。”

    程池翘了嘴笑,把茶倒进小小的茶盅里。

    两人闻着茶香,静静地喝了壶茶,他这才一边开始冲第二泡茶,一面开口道:“前世程笳嫁给了谁?”

    周少瑾道:“李敬!”

    眼睛却盯着程池的手瞧。

    程池的手洁白修长,动作轻巧灵活,衬着淡色的哥窑茶盅,仿佛羊脂玉雕成的般,又充满了活力。

    她不由看了看自己捏着茶盅的手。

    纤细葱白,粉粉的指甲像花瓣似粉粉的沾在指尖。

    也挺漂亮。

    周少瑾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就听见程池道:“那你哭什么?”

    她脸色绯红,道:“我真是想到了姐姐,池舅舅怎么还问?”

    周少瑾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嘟了嘟嘴,又甜又糯的声音既像是撇娇又像是求饶。

    就是知道这小丫头片子是个无赖。

    知道在自己面前躲不过,索性咬紧了牙关不开口。

    若不是如意轩那边查不出什么来,他还需要在这里盘问她?

    程池在心里轻哼了一声,道:“李敬待程笳很不好吗?”

    “很好啊!”周少瑾好怕池舅舅插手李敬和程笳的事。

    没有了前世的事,李敬想娶程笳已经很困难了,如果池舅舅插了手,他们俩个肯定不成了!

    她忙把前世的事跟程池讲了一遍。

    程池听着,胸口像被撕裂了般。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没心肺没腑的。

    以程笳的性子,要不是愧疚得无以自拔,又怎么会不敢去见她。又怎么会年纪轻轻的就郁郁寡欢而亡!

    她倒好,说起来全无芥蒂。

    这也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可见前世程许不可能仅仅是失礼而已,他应该是做了更过份的事!

    程池想着,心里就涌现出股炙灼的痛来。

    小丫头像朵初春时开在枝头的花,粉嫩娇柔得不染一丝尘埃。程许,他怎么就做得出来?他怎么就忍心?

    他闭了闭眼睛,强忍着才没有伸手去摸周少瑾的头发——他既然下了决心要离渐渐长大的小姑娘远一点,就应该有那个自制力。

    周少瑾见程池的脸色有些不大好,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小声地道:“池舅舅。你是不是觉得李敬有什么不妥?”

    前世,是李敬的人送翠环去找她的,然后翠环回了洛阳,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李敬的消息了。当然,如果要打听肯定是能打听得到的。是她不想打听,也不想知道。

    她对程笳的感情很复杂,既有姐妹情谊,又有彻肤之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想这件人,这件事。

    重生之后她才发现,因为她的逃避,很多事情她根本不知道。也不是她想像的那样,她就越发地不敢凭着前世所发生的事行事了。

    程池见她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眼眸里全是不容置疑的信赖。心顿时就像塌了似的,软绵绵的,不禁露出个和煦的笑容来:“现在还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照你说的,李敬多半是喜欢上程笳。可不管事态怎么发展,那也都是三房的事。与我们无关,你以后少管他们的事。等到东窗事发,泸大太太气极之下说不定会迁怒于你。说是你从中给他们牵线搭桥。”

    以姜氏的性格,这是肯定的了。

    周少瑾好喜欢和池舅舅聊天。

    她乖乖地点头,道:“那我就在屋里给老夫人做秋衣好了——衣服都裁好两件了,一直没空做。”

    程池很是满意,笑道:“也不用那么紧着自己,做针线伤眼睛,有些活能交给身边的人做就交给身边的人做,要是没有合适的,我再指派两个擅长女红的丫鬟给你。”

    周少瑾的嘴角就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甜甜地笑道:“给老夫人的东西怎么能让别人做呢?再说,现在才是暮春,离秋天还早着呢!”

    “那你自己看着办好了!”程池觉得有时候说再多都没有用,要自己知道了厉害才会改,遂改变了话题,道:“你刚才说你在顾家的时候是十七小姐招待的你,你和顾家十七小姐关系很好吗?”

    周少瑾想到了顾十七姑所托之事,忙道:“顾十七姑人很好的。她父亲是顾家的五老爷,在几位老爷里算是不起眼的了,但她却性格开朗又活泼,为人平和又爽直,我很喜欢她的。”

    程池点了点头,不置可否,说起郭家来:“……我舅父这个人不拘小节,我母亲也是个爽快的,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兄弟三人要是在家,就由我们三人去送节礼,若是我们不在家,就派个管事去。今年我想和母亲一道去郭家看看,你到时候也跟着一起去吧!”

    周少瑾就像个被大人逼迫着出去应酬的小孩子,低眉顺目地道:“我,我能不能不去?”

    “为什么?”程池问好,眉宇间却一派温文。

    周少瑾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郭家的小姐们都不拘言笑,我去了也不知道和她们说什么……”

    而且,那天听郭老夫人的口气,说不定郭家的哪位小姐就会成了她舅母,她……她不想去。

    也就是说,小丫头和郭家的人合不来。

    程池笑道:“也行!那我一个人去给郭家送节礼好了。母亲一个人去了,身边没个人陪着,我也有些不放心。”

    池舅舅不进郭家内院的吗?

    周少瑾心里有点高兴。

    她悄悄地拽了拽程池的衣袖,道:“池舅舅,我也给你做件秋裳吧?”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