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约
    周少瑾肯定不是因为思念姐姐而哭泣的。

    那她到底是为什么伤心?

    程池顿时睡意全无。

    他喊了商嬷嬷进来,道:“你去如意轩打听打听,看笳小姐都跟二表了些什么?”

    商嬷嬷刚刚上床歇下就被程池喊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没想到居然还是这件事——她今天都跑两趟浮翠阁了。可她向来会察颜观色,低眉顺目、不动声色地应了声“是”,恭声道:“四老爷,已经三更天了,这时候过去只怕如意轩的已经落了锁。要不我明天天一亮就过去?”

    程池这才惊觉自己有些失态,道:“什么时候打听都是次要的,要紧的是把事情问清楚了。别像浮翠阁似的,问的全是些场面上的敷衍话。”

    商嬷嬷恭敬地应诺,退了下去。

    程池睁了半天的眼睛才睡着。

    第二天天刚刚亮,商嬷嬷就过来回话了:“三房李老安人娘家有个叫李敬的侄儿,好像看中了笳小姐,泸大太太却因李敬出身商贾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前些日子泸大太太有事请了李敬进府来说话,和笳小姐无意间遇到了,笳小姐就和李敬说了几句话,泸大太太因忙着证大爷的婚事,一时间也没精力管笳小姐,就把笳小姐禁了足……”

    她条理清楚,把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了程池。

    程池更是困惑,道:“那二表小姐哭什么啊?”

    既然程笳说的全是她与李敬的事,那小丫头起个什么劲啊?

    商嬷嬷比程池更困惑,连声保证道:“四爷。我还借助东亭的人才查出来的,您若是不信,我把东亭手下的那个小丫头叫进来,您可以亲自问问她。”

    “不用了!”程池目光微闪,道。“多半是笳的什么话无意间触动了二表小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了!”

    商嬷嬷低头应“是”,退了下去。

    程池一个人背着手在窗前站了一会,清风跑了进来,道:“四老爷,老夫人问。您还陪她老人家去顾家吗?若是不过去,那她老人家就先走了。若是您过去,您此时就要动身了。”

    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程池换了件衣服,匆匆去了上房。

    远远的,他听就到了母亲爽朗的笑容。

    程池脸上也不由地带着几分笑容。

    他在家。母亲有人作伴,情绪比从前好多了。

    想到母亲一直在等自己,他没等门口当值的小丫鬟禀告,就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厅堂。

    厅堂的长案上哥窑大花觚里插着一大把火红火红的牡丹花。

    周少瑾穿着件湖蓝色素面杭绸褙子,月白色的挑线裙子,笑盈盈地站在那花觚旁。

    那样素净的打扮,大红色的繁复花朵不仅没有让她变得默然失色,反而映衬着她眉目如画。莹莹如玉。

    程池不禁呼吸一窒。

    不是让她在浮翠阁里歇着吗?

    怎么跑这里来了?

    他眉头微蹙,正想问上究竟,郭老夫人已笑呵呵地道:“就差你了!好了。人到齐了,你去跟轿厅当差的说一声,我们这就启程。”

    最后几句话,却是对吕嬷嬷说的。

    程池讶然,道:“少瑾也跟着一道去吗?”

    “是啊!”郭老夫人高兴地拍了拍周少瑾的手,道。“这孩子有心了,说是已经没什么事了。正好跟着我去看看顾家的几位小姐。”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程池望着周少瑾。

    周少瑾也没有想到程池会陪着郭老夫人去顾家。

    可她知道的时候郭老夫人已经让人去喊程池了。

    她总不能说“既然有池舅舅陪着您,那我就不去了”的话吧?

    但想到昨天她因为怕失去池舅舅的庇护莫名其妙地大哭了一通。她就有点不好意思见程池。

    此时程池一副质问她的样子,她莫名地有些心虚,小声地道:“我,我已经没事了……老夫人说她老人家去顾家做客,我以为池舅舅有事要忙,就自告奋勇地陪老夫人去串门……我不知道池舅舅会陪老夫人一起去……”

    程池哭笑不得。

    还自告奋勇呢?!

    顾家是龙潭还是虎穴?

    她如果知道自己也会去顾家,是不是不准备去了?

    枉他替她担心了大夜半!

    真是个小白眼狼,养也养不家!

    现在倒好,他怕母亲一个人去顾家遇到糟心的事没人开解;她怕母亲一个人去顾家串门没有人陪……两个人无意间想到一块去了。

    这么一想,这小丫头片子也算有点良心。

    程池神色微霁。

    郭老夫人知道程池这些日子很忙,还以为他气她们耽误了他的事,忙道:“好了,好了,这件事是我没有说清楚。少瑾也是片好心。你要是有事,那你就忙你的好了。我和少瑾一起去顾家好了。”

    他们是去顾家做中人的,又不是去顾家赏花看景的,有周少瑾这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跟着,他不去怎么能行?

    程池道:“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是陪着你一道过去好了!”

    郭老夫人心里明镜似的。

    她一个孀居的老太太,就算管过九如巷的庶务,论能力、论眼界、论见识,未必比得上那些大商行的大掌柜,她并不比谁强多少。不过是因为她养出了三个进士儿子,长子又位例九卿,别人给她几分薄面,称她声“老夫人”,请她主持公道,说白了,不过是需要借她儿子们的势力。

    所以她等闲不去别人家做客。

    可顾家不同。

    顾家和郭家、程家都是几辈人的交情,郭家和程家都受过顾家的恩惠,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家“诗书传世、礼仪之家”的这块牌子倒下去。

    有能干的小儿子跟着,事情可能会更顺利。

    郭老夫人也就不矫情了。由周少瑾虚扶着上了轿子。

    周少瑾被安排坐第二顶轿子。

    她一转身就看见站在轿厅旁的程池。

    池舅舅昨天晚上派人来问了她两次,她要不要跟池舅舅道个谢呢?

    周少瑾犹豫着。

    程池就叹了口气。

    这小丫头片子七情六欲全上脸,等会到了顾家还不得被生吞活剥了。

    到了梅花巷,还是把她丢到顾家的几位小姐堆里去玩去好了。

    程池思忖着,走到了周少瑾的身边。温声道:“眼睛还疼不疼?”

    池舅舅没有生她的气!

    周少瑾喜笑颜开,连连点头,急急地道:“我让春晚帮我煮鸡蛋,很有效的,早上起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见了。”

    程池见她像小姑娘献宝似的,忍不住打趣她:“还知道用鸡蛋。可见是经常哭的!”

    周少瑾脸色通红,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程池失笑,道:“等会回来,我有话问你。你从老夫人屋里出来,就去听鹂馆找我。”

    啊!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程池已转身朝自己的轿子走去。

    周少瑾忙追了上去。道:“池舅舅,你有什么事要问我啊?现在不能问吗?”

    程池指了指郭老夫人已出了轿厅的轿子,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现在的确不是说话的时候。

    可池舅舅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她这一天怎么能安心啊?

    周少瑾嘟着嘴上了轿子。

    程池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这小丫头片子,一点也沉不住气。

    早知道这样,就不跟她说这句话了。

    不过,她总这样也不行。

    这次就当锻炼锻炼她好了。

    到了顾家,顾大太太没有想到程池会跟过来。

    她听说程池和十三行谈了笔大买卖。如果成了,九如巷可以吃三年了。

    顾家的人听了都纷纷翘着大拇指赞程池厉害,觉得他不出仕太可惜了。

    她忙让人去禀了顾家的几位老太爷和老爷。

    几位老太爷或去顾家位于青龙山的祖坟结庐。或去了寺里念经,只有顾家的五爷在家。

    顾大太太也顾不了这些了,一面请了人去通知能赶回来的顾家老太爷和老爷,一面请了顾家五老爷陪客,自己则亲自扶着郭老夫人往内院去。

    吕嬷嬷悄声地对跟着顾大太太来迎客的顾家七奶奶低声道:“几位太太说话,二表小姐年纪轻。只怕是坐不住,还请七奶奶等会领了我们二表小姐去几位小姐屋里坐坐。”

    顾七奶奶是知道顾家为什么会请郭老夫人过来作客的。闻言会意,笑道:“嬷嬷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了。”然后想到周少瑾和顾家十七姑娘关系不错,等茶过三盏,几位太太都到齐了,她亲自领着周少瑾去了顾家十七小姐那里。

    顾家人丁兴旺,虽说顾家是由两个五进的大宅子组成的,可轮到顾家十七小姐,却也只能和顾家十八小姐住在一个厢房里——东边的暗间是顾家十七小姐的,西边的暗间就是顾家十八小姐的。丫鬟婆子都住在后面的耳房。共用一个厅堂。进进出出都会碰到。

    好在是顾家姐妹教得好,都能压着自己的性子谦和礼让,颇此住在一起倒也有说有笑,颇为热闹。

    知道顾十七姑这边来了客人,顾十八姑出来和周少瑾见了礼,客套了几句,让贴身的丫鬟端了自己前几天做的藤萝饼过来,这才回屋去。

    周少瑾不由咋舌,悄声对顾十七姑道:“你从妹好能干!”

    顾十七姑抿了嘴笑,道:“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我们家的姑娘嫁出去的都适应得挺好的。”

    这倒也是!

    周少瑾笑道:“你也很能干!”

    顾十七姑哈哈地笑,问她:“你过来干什么啊?大伯母怎么会邀了郭老夫人来家里做客?”

    周少瑾不好意思地道:“你要是不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我要是实在好奇,等我问过郭老夫人或是池舅舅了才能告诉你。”

    ※

    姐妹兄弟们,今天是三月的粉红票排行榜的最后一天,粉红票过期是会作废的,请姐妹兄弟们看看自己手中还有没有粉红票,求支援!

    &nb(n_n)o~

    ※(想知道《金陵春》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k)(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