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任性
    话题终于还是转到了这件事上。

    虽然郭老夫人说了不会生关老太太的气,但周少瑾还是忍不住为外祖母捏了把汗。

    郭老夫人笑道:“这是老三媳妇让你过来说项的吧?”

    不是说二房的唐老太太羞得不行吗?怎么又涉及到了三房的李老太太?

    周少瑾心中纳闷。

    关老太太却脸色一红,道:“我也有这个意思。家和万事兴。您和二嫂要是有了什么罅隙,我们这些做弟妹的,总归是有些担心的。”

    郭老夫人想了想,正色地道:“四弟妹,我也跟你说实话吧?按礼说呢,长房应该是族长,可您看,二房的拿着族谱一直都不愿意拿出来不说,还要处处压着我们,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你说我心里怨不怨?前几十年,我心里才不怨。因为没有二房的老祖宗,当初我们家的两位老太爷就不可能入仕——他们总得留一个在家里守祖业吧?我的两个儿子也不可能顺顺当当地参加科举,如今一个拜相入阁,一个清贵闲散。可现在这几年,我心里却是有股怨气的。

    “既然四郎放弃了入仕的机会管了庶务,二房的老祖宗怎么却依旧拿着族谱不放?

    “四弟妹你也知道的,我是个爽快人,有什么话只管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了,行就说行,不行就说不行的事,想着解决不行的办法。二房的老祖宗若是说想继续做这个族长,也行。把几房招在一起说叨说叨,我们长房把祭田交出来,以后就由识哥儿他们守家业。我们四郎也可以去吏部挂个号,谋个一官半职,说不死后也能挣个神龟伏碑。若是二房的老祖宗只是怕子嗣们不成气候,就应该把让四郎慢慢熟悉家中的族务才是,别的不说。这程氏族学就应该让四郎试着管管才是。

    “怎么能就这样什么话也不说,名不正方不顺地搁在那里算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在听雨轩二房的老祖宗说了些什么话你们也应该听得清清楚楚才是?难道我们家四郎不孝顺?他让耕哥儿背《孝经》也就罢了,之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怎么能不容我们多想?

    “老二媳妇他有什么羞怒的?

    “要说羞怒,那也是我羞怒。

    “我也是一把年纪做祖母的人了,二房的老祖宗哪次不是要说些戳人心窝子的话?我明明知道,还去听雨轩干什么?嫌自己还不够丢脸?

    “我看二房的老祖宗年纪大了。已经开始犯糊涂了。倒和那汶大奶奶似的了。我们上一辈是上一辈的恩怨,小辈却是小辈们的交情。不然族人不能齐心,这个家迟迟早早是要散的。他居然拿了耕哥儿做筏子,背了《孝经》也就算了,还拿耕哥儿背的《孝经》说事。

    “你去跟老三媳妇去说。这件事我忘在心里了,迟迟早早要和二房的说明白的。她到底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二房那边,最好早点想清楚了。别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只有被人踢的份。”

    郭老夫人一番明削暗打的,让关老太太半天说不出话来,神色尴尬。

    从前二房的老祖宗对郭老夫人可以说是尊敬有加,刚致仕那回还曾当着来拜官他的内阁首辅曲敏说“我们九如巷能有今天,多亏了我那大侄媳妇”的话来。反倒是郭老夫人,行事随心所欲,二房的老祖宗什么话也没有说过。上次听雨轩的事。照三房李老安人的话说,多半是二房的老祖宗看着长房势大,自己春秋已高,门生故旧或是已经不在了世了,或是已经不在位了,怕论到识哥儿的时候长房会撇手不管。加上郭老夫人无缘无故的又没有去参加听雨轩的家宴,愤然之下的仓促而举。

    郭老夫人年纪大了。四郎应该去向老祖宗道个歉才是。

    四郎这样不理不睬的,只会加剧两房的矛盾。

    而关老太太却觉得二房的老祖宗反正也活不长了。长房这个时候和二房翻脸,无疑是不明智的。所才才回来劝。

    可让关老太太没有想到的是,郭老夫人却倒打一耙,说是二房的老祖宗不应该含沙射影地说那一番。

    但没有郭老夫人不出席家宴的事,又怎么会有二房的老祖宗暗喻长房要孝顺长辈的事?

    这下子关老太太就是有千言万语也没办法说了。

    郭老夫人明显的就是要扯横皮嘛!

    她只好无力地讪笑道:“我们这也是怕你们吵起来?”

    还好郭老夫人没有继续往下说,叹气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以后你就别管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有些事没你想像的那么简单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关老太太也就不好说下去了。

    “您这么一说,把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给挪走了,我早就不想管这些事了,有时候实在是碍情面不过。”她转移了话题笑道,“今天我可有口富了,跟着您可以尝尝厨房大师的手艺。”

    程氏的厨房只管长房和二房的平时的膳食的,其他三房都是在各自的小厨房用膳。有了客人需要厨房帮着整席面,还要向长房的袁夫人要对牌或是奉了二房的唐老夫人之命行事。

    这么一想,程家是有点乱。

    也不怪郭老夫人心里不痛快!

    关老太太在心里苦笑数声,走的时候朝着周少瑾使了个眼色。

    只是还没有等周少瑾开口,郭老夫人已道:“少瑾,你去送送你外祖母。”

    周少瑾笑着应诺,扶着关老太太出了四宜楼。

    关老太太这才道:“你可知道郭老夫人为什么发脾气吗?”

    周少瑾直觉地摇了摇头,见外祖母眼底浮现出些许的困惑,只好故做无知地道:“刚才郭老夫人不是说因为二房的老祖宗说了长房不好的话吗?”

    关老太太望着她青涩的面孔,在心里摇了摇头。

    少瑾这孩子还是太小了!

    以后长房和二房之间的矛盾肯定会还会更大。还是早点把这孩子和诣哥儿的婚事定下来,把这孩子送去保定府好了,免得夹在两房之间难做人。

    关老太太叮嘱了周少瑾几句“要听话”,就由丫鬟婆子簇拥着走了。

    周少瑾为难地上了二楼。

    郭老夫人却什么也没问她,只是笑着道:“你是想回去还是想继续在这里用晚膳?”

    外面正是一天之中气温最好的时候。

    周少瑾笑道:“能不能就留在四宜楼?”

    二楼楼梯间隔出两个小房。宴请的时候用来给女眷们休息或是整理衣物的。

    郭老夫人闻言道:“那我们就用了晚膳再回去。”

    周少瑾笑盈盈地点头,各郭老夫人各自在四宜楼睡了个午觉。

    下午醒来,她们又打起了叶子牌。

    这次程池过来用晚膳的时候什么话也不说了。

    周少瑾却只要一想起程池那句“输了多少,我给你补上”的话,心里就有股暖流流过。

    就好像他是她的参天大树,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能给她遮风避雨似的。

    她抿着嘴笑,想到外祖母来时说的话,寻思着郭老夫人肯定有话对程池说,她接过了小丫鬟捧上的茶放到了程池的面前,下去和碧玉一起准备晚膳。

    郭老夫人望着周少瑾纤细苗条又不玲珑的背影。笑道:“这孩子看着看着就长大了,比从前更乖巧懂事了。”

    程池顺着母亲的视线望过去,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声“是啊”,心里却想着,等她知道了端午节能出去看赛龙舟,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然后又为吴知府的知情识趣大为赞赏。

    他不过是开了个头,吴知府就接了下去,最后居然只用五百两银子就解决了这件事。

    吴知府这个人不怎么样。帮着办事倒是很靠谱。

    看来金陵知府这个位置他还可以坐几年……

    郭老夫人跟程池说起关老太太的来意,最后道:“……我年纪大了,也懒得和他们虚与委蛇了。”

    程池看得出来。母亲心中还是有些不安的。

    应该是怕影响到他的布置。

    他这些年东奔西跑的,母亲隐约感觉到他在做什么,却不知道他是在筹划离开程家。

    程池突然间心生内疚,不由拉了母亲的手安慰母亲:“您放心,家里的事影响不到我的。”

    郭老夫人这才放下心来,想到昨天程池答应她会成亲的事。心情又好了起来,欢欢喜喜地和程池、周少瑾用了晚膳。

    之后程池走在前面。周少瑾挽着郭老夫人的胳膊,他们说说笑笑地回了寒碧山房。

    唐老安人那边得了消息恨得咬牙切齿。冷笑不已,道:“我看她能笑到几时?”

    身边服侍的丫鬟婆子都装作没有听见似的,低头做着各自的事。

    姜氏却把李老安人呵斥了一顿:“别人都没有说什么,您怎么就出了这个头的?”

    李老安人委屈地道:“唐老安人找到我这里来了,我能不答应吗?”

    姜氏牙绑子都咬酸了。

    李家怎么净出这种人,就算是把女儿嫁个穷酸,也不能让女儿和那李敬沾上关系?

    受了无妄之灾的李敬在客栈里直打喷嚏。

    周少瑾却趁着送程池出上房的机会和程池说着四宜楼的事。

    程池沉吟道:“你是想知道前世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吗?”

    “也不是吧?”周少瑾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楚,犹豫道,“我也知道前世的事已经不可能再去追究……就是心里……有点复杂……想和池舅舅说说。”

    ※

    姐妹兄弟们,还好昨天晚上写了半章,不然麻烦大了~~~~(>_<)~~~~

    今天是周末,希望大家起得不是那么早。

    ps:有错字,我先发上来,等会再捉虫虫。

    ※(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