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情绪
    程诣还是十七、八岁脸薄的年纪,被程诺这样大咧咧地问起,顿时脸色绯红,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管我的事干什么?”

    程诺嘿嘿地笑,眉宇间流露出些许的志得意满。

    他一开始是对这门亲事是不满意的。

    吴宝璋有点喜欢奉高踩低,在他们的圈子里名声并不是特别的好。可母亲也说了,谁不奉高踩低的?就像他们五房,还有四房,不也要捧着长房和二房过日子吗?不过是有的人做得漂亮,有的人心眼直,被人瞧了出来罢了。而且他若是能成为吴知府的乘龙快婿,有了吴家撑腰,外面的女人和他生的孩子就算是再厉害,分产的时候一样没有他们的份,从兄弟之间,也要高看他一眼。

    别人他不知道,程举就十分的羡慕他。

    还让他帮着留意,看能不能帮程举在衙门里找个差事。

    所以程诺现在觉得,娶了吴家的大小姐也不错,何况吴家大小姐他是见过的,模样儿长得好,又能说会道,擅于交际,带出去也不丢人。

    程诣却是有些心虚。

    母亲把她叫到身边好好地说数了一番,最后道:“要不是你这么不听话,我早就帮你向你姑父求娶少瑾了!”

    他当时好尴尬,忙道:“你没有跟姑父说吧?”

    母亲非常的生气,横眉怒目地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少瑾配你还辱没了你不成?”

    “不是,不是。”他连连摆手,“我,我一直把她当妹妹……”

    母亲怒道:“他又不是你的亲妹妹!”

    他只有干笑。

    要是他能够选。他宁愿娶集莹为妻。

    他看着就心旌摇拽。

    少瑾,他从小看着她长大……她长大后,又把他当弟弟训……实在是不能想像两人成为夫妻的样子。

    何况他刚刚才被集萤打了一顿,少瑾肯定对他很失望,又怎么会嫁给他了?

    程诣心情复杂。说不出来是懊恼还是后悔。

    而在寒碧山房的上房,没等听雨轩那边散席,郭老夫人已经得了消息。

    老人家沉默良久,以正在外间兴高采烈地挑选衣料的周少瑾道:“少瑾,我的秋裳,你帮着拿主意就行了。我有点累。回房歇会。”

    周少瑾等立刻感受到了郭老夫人的异样,虽然俱是笑着应“是”,可等郭老夫人进内室就凑到了一起。

    “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刚才还好好的!肯定是吕嬷嬷跟老夫人说了些什么?”

    “不会是听雨轩那边出了什么事吧?我们老夫人这次没有参加家宴,不会是惹怒了二房的老祖宗了吧?”

    “呸!惹怒了又怎么样?有四老爷在,二房的老祖宗还敢呵斥我们老夫人不成?”

    “我没这意思……我只是觉得不太好……”

    周少瑾静静地听着碧玉等人小声的议论着。轻手轻脚地将内室的帘子撩了道缝。

    郭老夫人闭着眼睛靠在床头,眉头紧锁,搭着床宝蓝色仙鹤纹的锦被,飞快地拨着手上的十八子檀香木佛珠。

    周少瑾朝着春晚招手,吩咐她去厨房端碗莲子红豆羹——寒碧山房的小厨房时常备着各种甜点。

    春晚飞奔而去,很快就用红漆描金海棠花的托盘端了碗莲子红豆羹来。

    周少瑾接过托盘,在门口轻轻地喊了声“老夫人”。

    屋里的珍珠等人在春晚进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她的举动,等到她出声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屏气凝神地望着周少瑾,生怕有个响动打扰到了周少瑾似的。

    内室没有声响。

    周少瑾又轻轻地喊了一声。

    依旧没有声响。

    她很失望地转过身来,朝着珍珠等人摇了摇头。

    珍珠等人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周少瑾眼神一黯。转身正要把托盘给春晚,内室却传来郭老夫人威严又不失慈详的声音:“是少瑾吧?进来吗?”

    她顿时精神一振,一面朝着珍珠等人使了个眼色,一面轻柔地道“是”,笑道:“那我进来了!”

    珍珠几个都欢喜起来,朝站周少瑾使眼神。示意她要好好地劝劝郭老夫人。

    周少瑾笑着颔首,端着甜羹进了内室。

    郭老夫人已放下手中的佛珠。眉宇间一片平静,笑着问她:“你端的什么?我们刚用了午膳。我什么也吃不下。”

    “是莲子红豆羹。”周少瑾甜甜地笑着,坐到了床头的锦杌上,“只让他们盛了半碗。我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吃点的甜食,心情很快就好了。”

    郭老夫人很是意外,想了想,端起甜羹来喝了几口。

    周少瑾松了口气,笑道:“你要不要躺下来养养神。我帮您捶捶腿吧?要不按按肩膀也可以。这样可以很快地入眠。”

    “不用了!”郭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叹了口气,道,“这些事让珍珠她们做就行了。”

    可珍珠她们没有她的胆子大。

    又怕受牵连。

    做起事来不免有些畏缩。

    “我知道珍珠她们肯定比我的手巧,”周少瑾笑故意歪曲着郭老夫人的意思,道,“我就是想陪陪你。”

    陪陪她!

    郭老夫人一愣。

    有多少年汉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了?

    她心中一暖,不禁徐徐地点了点头。

    周少瑾大喜,放了碗,服侍郭老夫人歇下,不轻不重地帮郭老夫人捏着腿。

    不一会,郭老夫人真的就睡着了。

    周少瑾很欣慰。

    刚发现花园事件的时候,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樊刘氏就是这样帮她按摩,她才勉强能睡上一、两个时辰。

    她帮郭老夫人掖了掖被脚。轻手轻脚地站了起来。

    可一转身,却看见了程池。

    他身材挺拔地站在内室的门口,一只手还撩着帘子,目光直直地望着室内,表情却很是茫然。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这样的池舅舅。还是她第一次看见。

    她不由悄声地喊着“池舅舅”。

    程池回过神来,立刻恢复了沉稳内敛地笑着朝她点了点头,顺手撩高了帘子。

    周少瑾红着脸说着“谢谢”,出了内室。

    外面只有珍珠一个服侍的,其他的人都不见踪影。

    “坐!”程池指了指窗前的罗汉床。

    周少瑾轻声道谢,坐了下来。

    程池略一犹豫。坐到了她的对面。

    珍珠上了茶点,退了下去。

    程池这才道:“我听珍珠她们说,你在安慰我娘……多谢你了。”

    “不用,不用。”周少瑾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赧然地道。“我,我什么也没有干!”

    程池柔声道:“大哥、二哥他们都不能家,我娘多半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你就能陪着她坐一会,也是好的。”

    周少瑾愧不敢当。

    思忖了一会,斟酌道:“池舅舅,听雨轩是不发生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程池直觉地敷衍着,可当周少瑾那墨白分明眼眸闯入他的视线中。他不由心神恍惚地想,原来耕哥儿的眼睛长得像少瑾,又陡然觉得这样有点不好。语气顿了顿,摘些要紧的把听雨轩的事告诉了周少瑾,至于程许的心情,他觉得周少瑾可能不想知道,就没有说。他让人盯着程许的事就更不会告诉周少瑾了。

    周少瑾气得面红耳赤,道:“二房的老祖宗怎么能这样?做子女的。自然要孝敬父母和长辈,他这压着你。也难怪你……”她很想说难怪他想开程家,可又怕隔壁有耳被人听了去。急急地把后半句话给咽了下去,“不喜欢呆在家里了!”她说,远黛般的眉毛细细蹙了一起,忧心忡忡地道,“池舅舅,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二房的老祖宗吗?”

    程池失笑,道:“你想怎么对付二房的老祖宗?”

    周少瑾讪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二房的老祖宗以后再也不插手你的事……二房的老祖宗到底要干什么?二房从前是显赫,现在却日薄西山,二房的老祖宗糊涂了,可二房不是还有沂大舅舅和识表哥吗?能不能从他们那里下手……”

    她这样满腹心事的样子可真有趣!

    就像个为赋新词强说愁小姑娘。

    程池忍不住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待手伸出去,这才发现两人之间还隔着个茶几,他只好悻悻然地顺势把放在周少瑾手边的点心朝着周少瑾推了推,道:“别管他们了。这次我顶撞了二房的老祖宗,他肯定会找机会给我使绊子的,别的我不怕,就怕他把手伸到寒碧山房来。你这些日子最好哪里也别去,呆在我母亲身边。若是我母亲要去哪里,也要帮着劝劝。等到九月份就好了。”

    一力降十慧。

    程嘉善就算计谋如海,少瑾不出门,他就没有办法见到少瑾。

    周少瑾连声保证:“我听池舅舅的,哪里也不去。”

    “乖!”程池满意地微笑,问起周少瑾的起居来,“用过晚膳没有?都吃了些什么?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屋里堆了很多布料,这是要做衣服吗?给谁做?嘉兴、湖州、淞江的贡品都应该出来了,我过几天让他们各送几匹过来……”

    周少瑾一一应答。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说着家常话。

    周少瑾觉得心里特别的踏实、安宁,还有隐隐的欢喜。

    程池坐着不想动。

    在听雨轩的时候看见程叙在哪里装模作样,他差点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因为知道母亲肯定也关注着听雨轩的动静,他打发了程许之后立刻赶到了寒碧山房。

    母亲安详睡相,周少瑾恬静的神色,还有轻手轻脚的模样,都让他原本烦躁的心绪瞬间就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