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布局
    程池不由抚额。

    真是风就是雨。

    不过,看她那的样子已经开始养花了,想必在浮翠阁过得还不错。

    程池一颗心落了地,吩咐商嬷嬷:“二表小姐过来了,你让人做几道点心端过去。”

    商嬷嬷笑着应是。

    程池回了书房,去忙自己的事了。

    周少瑾拐了个弯进了集萤等人住的地方,四周就安静下来。

    她一路无阻地进了集萤住的厢房。

    两个小丫鬟正在服侍集萤梳洗,而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出门是很辛苦的事。

    周少瑾不由暗暗讪笑,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应该等集萤歇息一会才过来看她的。

    难怪刚才池舅舅没有留她喝茶。

    池舅舅还没有更衣呢!

    这么一想她心里莫名的又涌起几分雀跃来。

    但集萤已经看到了她,笑着转过身来,道:“你的消息好灵通,我一回来你就知道了。看来老夫人待你不错。”

    周少瑾一时没明白。

    集萤扑哧一声笑,道:“真是傻人有傻福。”然后解释道,“四爷和郭老夫人一样,最恨人刺探他们的行踪,所以我们住进了寒碧山房都有些碍手碍脚的,你却能随意进出,四爷那边我不好说,但老夫人肯定对你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然你哪能这样到处乱跑啊!”

    周少瑾嘿嘿地笑。

    集萤就请她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坐。

    周少瑾笑道:“我还是等会再来吧!你好好歇歇,我发现你的精神不太好。”

    集萤笑着坐到了她的对面,道:“也没什么。让我去睡我也睡不着,你来了正好陪着我说说话。”

    她的话音刚落。小丫鬟端了茶点过来。

    集萤帮着把茶盅和点心摆到了周少瑾的面前。

    周少瑾见她右手垂落,只用左手,心中一动,道:“你的右手……”

    “没事。”集萤轻描淡写地道,“被撞了一下。”

    周少瑾不相信。道:“我看看!”

    集萤不让,笑道:“大夫刚刚抱扎好,你打开一看,我又得看大夫。还是算了吧?不过是些皮外伤,养两天就好了。”

    “是吗?”周少瑾说着,抬了抬眉。

    集萤看着一愣。觉得这动作好熟悉,不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骗你不成?”随后就转移了话题,道:“你这么盯着我,我一回来就找了过来,是想问诣二爷的事吧?”

    周少瑾脸一红。

    是啊。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之前她不是一直念着集萤快点回来吗?还说要劝劝集萤的……结果看到集萤只想问她这些到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事……

    她忙收敛了思绪,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那么沉不住气?”

    集萤可能到现在还耿耿于怀,所以周少瑾一提起来她的火气就上来,气得柳眉直竖,道:“你那个诣表哥真不是个东西!遇到了居然问我能不能以后服侍他。你池舅舅这个人还不错,我还以为程家的家教有多好呢,一时间也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还好好地跟他说。我已经服侍你池舅舅了,不可能再去服侍他。他的好意我心领了。没想到他开口道:我知道让你服侍我有些委屈了你,可我实在是喜欢你。我们家虽有四十无子不纳妾的规矩。可我汶叔父还不是在外面养啊个,家里的人也没敢把他怎样?你如果同意,我就向池四叔讨了你,把卖身契还给你,在外面给你置个宅子,买几个丫鬟婆子服侍你。也好过你在这边看我池四叔的脸色……你说我怎么忍得住,当时一脚就把他给踢翻在地……”

    周少瑾狠不得有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诣表哥……他还能不能再蠢一点!

    但更让她担忧的却是程诣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可我汶叔父还不是在外面养啊个。家里的人也没敢把他怎样?如果以后程家的人都这么想,有样学样的。那这个家还不得乱成一团麻啊!

    她不由面色一肃,道:“这件事我会告诉我外祖母的。”

    集萤看她这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我把人打了,你外祖母也没有说什么,你就别从中搅和了。不管怎么说,你诣表哥毕竟是她老人家的亲孙子。哪有亲孙子被人打了做祖母的不心疼的?你外祖母这样,已经算是很通情达理的了!”

    周少瑾想着这件事只怕还是和池舅舅或是郭老夫人说,他们才会知道自己担心的是什么,也就不再往下说了,代程诣给向她道了歉,安抚了集萤几句,就问起她出门的事了:“……都去了哪里?我看你这次出门的时候还挺长的?好像还在池舅舅之前?之后你们在一起吗?”

    集萤笑道:“我和你池舅舅不在一起。你池舅舅去了山东,我回了趟家。后来一起回来的。”

    也就是说集萤根本不知道池舅舅出去干了些什么?

    周少瑾有些失望,但还是道:“池舅舅去山东干什么啊?”

    “谁知道呢?”集萤道,“可能是闲着无事,过去溜达一圈吧!说起来他也有几年没去过山东了。”

    应该不会是闲着无事过去的。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

    池舅舅已经相信了她的话,以他的脾气,应该开始调查这件事,怎么可能是闲着无事呢?

    有没有可能是池舅舅查出了些什么呢?

    周少瑾有些坐不住了。

    偏偏小丫鬟送了点心过来。

    集萤奇道:“这是新做的点心吗?我这边有现成的茶点。”

    那小丫鬟笑道:“奴婢也不知道。是商嬷嬷吩咐送过来的。”

    周少瑾却一眼就看见了霁红瓷小碟里放着的水晶糕,道:“那就留下来吧!反正也送过来了,我们尝尝。”

    小丫鬟笑着把点心摆到了茶几上。

    集萤见周少瑾最先吃了水晶糕,笑道:“你喜欢吃水晶糕啊?”

    周少瑾点头。笑道:“我乳娘说,我从小就喜欢干净,有颜色的东西像黑芝麻糊、枣泥糕、绿豆沙一律不吃,只吃白色的像水晶糕、马蹄糕之类的。马蹄糕乳娘又怕我吃了不克化,就只让我吃水晶糕。可能是把口胃给顺了过来,我长大之后喜欢吃的就是水晶糕了。”

    “难怪你长得这么白!”集萤笑着伸了手和周少瑾比,“你看!别人说我白,我看你比我还白!”

    周少瑾咯咯地笑,和集萤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心,说了会话就告辞了。

    集萤可能是太累了。没送她,等她走后,倒头就睡了。

    周少瑾一面打量着四周景致,一面去了前院。

    想必是箱笼已经整理好了,搬箱笼的小厮都已经退了下去。院子里静悄悄的,西边的书房窗棂大开,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大书案后面的程池。

    他背脊挺得笔直,双手自然垂落在太师椅的扶手上,神色肃穆地正说着什么。

    风吹过树梢,也吹进了屋里。

    他面前的账册哗哗直响。

    怀山、秦子安和另外两个面生的男子站在大书案前,头颅微低,正恭敬的听着。没有看见秦子平。

    那两个面生的男子其中一个和秦子安差不多年纪。却身长玉立,面容姣好,温文尔雅。和秦子安截然不同。另一个比秦子安略大几岁的样子,也长得身材槐梧,但面相忠厚老实,眉宇间平和中正,和秦子安的冷峻又不一样。

    她来的可真不是时间。

    池舅舅一看就知道在忙。

    周少瑾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

    谁知道屋里的人却齐刷刷地朝她望了过来。

    而且个个目光如炬。

    被这么多男子这样看着。周少瑾窘然,脸上火辣辣的。匆匆屈膝行了个福礼就要走开,谁知道程池却站起来走到了窗前。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周少瑾不安地走了过去。

    程池问她:“和集萤说完话了?”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有些嘶哑,可看她的眼神却依旧温暖煦和。

    周少瑾心中大定,赧然地点头。

    程池笑道:“我现在还有事,你自己去玩去吧!我给你带了件小礼物,已经让人送到你屋里去了。”

    像她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似的。

    周少瑾觉得自己有些不满,可想到程池带给她的礼物,心却自有主张地像开了花似的高兴起来。

    她笑眯眯地点头,一溜烟地跑了。

    程池摇头,转身已恢复了肃穆的神色,道:“金沙帮的知情识趣就行了。原来不过向他们示威,这次却是要让他们为我所用,手段是必不可少的。若是不服,就灭了,重新再扶持一个帮派。这件事迫在眉睫,必须在明年底要见到成效——从京城到金陵,我要一只蚊蝇都逃不出我的眼睛。”

    怀山和秦子安都没有作声,那个面容姣好的男子却有些迟疑道:“四爷,侠以武犯禁。我们这么大的举动,几乎是涉及到了整个北武林,您前几年又在南武林闹了一回,只怕不仅会引起南武林的忌惮,还会引起官府的注意的……”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程池冷冷地道,“南武林那边不用管他们,他们也就敢忌惮忌惮,你让他们推个人来跟我说句话只怕都没有愿意接了这烫手的山芋。至于官衙那边,过段时间我会去京城小住些日子。”

    面容姣好的男子松了口气。

    程池的目光就落在了那面相忠厚老实的人身上。

    那人恭身揖礼,咧了嘴一笑,顿时戾气冲天,阴恻恻地道:“四爷放心,我这边省得。”

    程池满意地颔首。

    ※

    姐妹兄弟们,昨天的更新。

    &nb(n_n)o~

    ps:有错字,大家先看。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