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婚事
    寒碧山房里,郭老夫人正皱着眉头在问秦守约:“你说有仪这次也和着嘉善一起回来?”

    有仪是二房大爷程识的字。

    秦守约道:“说是二房老祖宗写了信去,让他回来准备明年的春闱。”

    郭老夫人冷笑,道:“我倒盼着二房能读个进士出来,到时候也可以让他尝尝当年我那种伤心欲绝的滋味。”

    秦守约微微低头,不敢搭腔。

    郭老夫人当然没有指望着秦守约和她同仇敌忾地说出什么话来,问道:“嘉善什么时候到家?”

    秦守约抬头笑道:“最多也就四、五天的功夫了。”

    郭老夫人点头,眼底也有了几分欢喜,道:“他娘不在家,多稼阁那边还要劳烦你多多费心了。”

    多稼阁是程许住的地方,已经空了快两年了。他如今从京城回来,那边虽然常有人打扫,但少了几分人气,照着郭老夫人的意思,除了陈设要按照如今流行的样子布置之外,还要让服侍的丫鬟婆子们提前住进去。

    秦守约笑道:“老夫人言重了。不过四老爷的意思,是让大爷住进藻园去。说是那边僻静,正好给大爷读书。”

    郭老夫人一愣,随后释然地笑道:“没想到他也会管起这些事来。可见是真心要教嘉善读书了。”说完叹了口气,“我一直想让他和嘉善亲近些,他一直冷冷清清的,没想到现在像突然想通了似的。可好歹总算是让我这心里的石头落下来了。”

    秦守约笑道:“四老爷是外冷内热的人,他不是不关心大爷,只是不像别人那样喜欢嘘寒问暖罢了。”

    郭老夫人笑着点头。道:“让嘉善搬到藻园去住,是子安还是子平给你传的话?那藻园那边的事我就不管了,全拜托你们操心了。”

    “您放心!”秦守约道,“是子平给我传的话。虽说大爷在藻园落脚,可也不能就这样让大爷住在藻园。我也会跟过去的。老夫人这边若是有什么事,就让人给我递个话。子平会留在这边。”

    郭老夫人又是一愣,笑道:“这也是四郎的安排?”

    秦守约笑道:“是啊!四老爷说趁着这机会,看看是子安适合还是子平适合做秦家的大总管。”

    “这孩子。”郭老夫人笑道,“是不是糊涂了?以后是嘉善当家,秦家的大总管。得和嘉善和得来才行。他既然有心让子平或是子安留在家里,应该安排他们去藻园服侍才是,怎么颠了个,把你送去了藻园,把子平留下来了。”

    秦守约笑道:“四老爷可能还是担心子平或是子安的能力。倒没有想到和大爷合不合的事。”

    “也是!”郭老夫人笑道,“秦家对我们长房向来是忠心耿耿的。倒不愁子安或是子平和我嘉善和不和的事。趁着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活着,让他们俩个磨练磨练也好。”

    秦守约忙笑道:“看您老人家说的,小的怎么比得上老夫人……”

    “得了,得了,你也别和我在这里说这些虚的了,”没等他把话说完,郭老夫人就打断了他的话。笑道,“你也是六十出头的人了,有什么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好了。自己要多多保重才是。”

    “多谢老夫人!”秦守约谦逊了一番。这才辞了郭老夫人,安排去藻园的事。

    周少瑾得了消息不由得喜上眉梢。

    她就知道,池舅舅知道她不喜欢程许,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过,把程许去了藻园,离这里远远的……可真是好!

    她放下手中的画笔。支肘托腮地发起呆来。

    池舅舅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他到底去做什么了?

    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她有好多话要跟他说。

    他行船走马三分险。回来之后她要不要劝劝他以后少出门……

    周少瑾胡思乱想着,身后突然传来郭老夫人的声音:“你这画的是……观世图。你准备绣幅观世音吗?”

    猝不及防的。周少瑾吓了一大跳。

    她忙站了起来,喊了声“老夫人”。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按了她的肩膀,道:“我是不是吓着你了?我看着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喊了你两声你都没有应,就问了一句……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周少瑾莫名的脸一红,念头在心里转了无数个,嘴里却道:“我准备绣幅观音图,也不知道画得好不好……”

    原来是为这个!

    “画得好!画得很好。”郭老夫人笑着拿起明纸来仔细观看起来,“脸庞圆润,神态安详慈悲,线条流畅……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画画,而且还画得这么好。”

    周少瑾赧然,低声道:“老夫人缪赞!我,我也就是随便画画。”

    “画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郭老夫人慈爱地放下了明纸,道,“你有的时候就是对自己少了几分信心,你要相信我的眼光才是。”

    周少瑾连连点头,突然觉得腰都挺直了几分。

    郭老夫人就问道:“听说你这几天一大早都会去嘉树堂给你外祖母请安,然后去花房看看再赶回来陪我念经?”

    周少瑾解释道:“外祖母这几天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而且我养的几盆杜鹃花也要开了……”

    郭老夫人笑道:“你院子里不是养着几株红石榴吗?你要是喜欢,我就让人在你院子里给你搭个暖房,把你那些花花草草都移过来。”随后不等周少瑾说话,又道,“你外祖母为什么心情不好?诣哥儿不是能下地走路了吗?莫非是觉得诣哥儿被你舅舅的婢女打了,面子上过不去?”

    周少瑾闻言哪里还有心情说那几盆花了,忙道:“我瞧着外祖母倒不是为这件事不高兴,好像是沅二舅舅在任上遇到了些事!”

    前世她根本没有留意。自然也就不知道程沅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是怎么解决的,今生她也就没有办法出主意了。

    郭老夫人笑道:“这算是什么事?我等会陪你去趟嘉树堂,正好问问诰哥儿的婚事准备的怎样了?这诰哥儿一成亲,诣哥儿只怕是要单独住了。是等到诣哥儿成亲的时候再重新布置个宅子?还是趁着诰哥儿成亲把两兄弟住的地方都规整出来?我正好闲着无事。过去和你外祖母说说话。”

    周少瑾求之不得。

    她收了画笔,和郭老夫人去了嘉树堂。

    关老太太知道郭老夫人的来意,很是感激,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您也知道,您沅侄儿是同进士出身,今年他换了个上峰。这上峰非常看重出身,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就不怎么好听。诰哥儿要成亲了,他特意派了幕僚看家里有没有什么事他能帮得上忙的,那幕僚无意间跟您沔侄儿提起来。您沔侄儿有些急,就告诉了我。我已经说过他们了。在这男人在外面行走,哪里能一翻风顺,句连冤枉的话都不听的?他若是连这点事都受不住,那就趁早辞官回来算了。”

    沔大舅舅跟外祖母说这件事十之八、九是想外祖母到郭老夫人面前讨句话吧?

    周少瑾猜测着,就听见郭老夫人笑道:“没事,我去跟您泾大侄子说一声,看看他这上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关老太太谢了又谢。

    两人又说了会话,郭老夫人正想问程诰新房的事。似儿跑了进来,看见郭老夫人,又忙垂手立在了一旁。

    郭老夫人就笑了起来。让周少瑾扶了她,道:“我们去你种花的地方看看?早就知道你会养花,今天我就去开开眼界好了!”

    关老太太老脸通红,道:“大嫂何必和我这样见外!似儿,出了什么事?你怎么慌慌张张的。”

    似儿知道闯了祸,吓得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地道:“老夫人,刚才我遇到五房那边的婆子。说二房的识大奶奶做媒,为五房的诺大爷说合吴知府家的长女。汶大太太已经去二房那边商量诺大爷的婚事去了。”

    吴知府家的长女……那岂不是吴宝璋。

    周少瑾骇然。

    怎么会这样?

    前世她可是嫁给了程辂!

    她不由朝两位老人家望去。

    郭老夫人和关老太太都满脸的意外,显然也都没有想到。还是关老太太身边服侍的王嬷嬷最先反应过来,笑道:“五房的大爷要订亲了,这可是件好事!”

    的确。总比程汶和汶大奶奶要娶的人靠谱。

    不过,吴宝璋会同意吗?

    她实在是不喜欢吴宝璋?要不要反对呢?

    周少瑾有点犯愁。

    程识住的留听阁里,沂大太太洪氏也和周少瑾一样有些犯愁,她问儿媳妇识大奶奶郑氏:“这合适吗?那吴大小姐好歹也是知府家的千金,诺哥儿却是连个功名都没有的,又性子懒散,得过且过的……”

    “娘,您就别担心了。”识大奶奶笑着拉了拉婆婆的手,并肩坐在了罗汉床上,“这件事我也问过宝璋了,她是同意的。她虽是知府的长女,却幼年丧母,在家的日子并不好过。那吴夫人给她做媒说的不是年纪大了的丧偶的鳏夫,就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来的纨绔子弟,偶尔有几个读书人,也都是看中宝璋的身份,想沾吴家光的无德之辈。诺哥儿虽不像其他那么有担当,可心底善良,性情温和,孝顺懂事,又有程家庇护,宝璋能嫁了他,仔细地说起来还是宝璋的福气!”

    ※

    姐姐兄弟们,昨天的更新。

    &nb(n_n)o~

    ps:给晴天墨云的加班定在下午的五点左右。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