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接管(给雅雅典娜的加更)
    程汶夫妻最终是被秦子安出面把两个人“送”回了五房。

    可经此一闹,从五房经过四房再到长房,九如巷就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的了。

    二房的老祖宗程叙出面把程汶呵斥了一顿,汶大太太也没有落下,被送到了长房的寒碧山房来。按程叙的意思,郭老夫人最好把《女诫》找出来告诉汶大太太读两遍。

    郭老夫人冷笑,任由汶大太太跪在庑廊下,吩咐翡翠去把那《女诫》读两遍。

    汶大太太不管怎么说也是主子,哪就轮得到她这个做仆妇的糟贱呢?

    翡翠吓得脸都白了,目露哀求之色地落在了周少瑾的身上,想周少瑾在郭老夫人面前帮她说句话。

    碧玉眼尖,看着不由在心里骂了翡翠一声“糊涂”,忙上前挡住了她的目光,温顺地对郭老夫人道:“老夫人,您看,要不要给汶大太太搬张凳子,虽说这春日的太阳不灸人,可晒在脸上也是容易长雀斑的……”

    郭老夫人一点饶恕汶大太太的意思也没有,没等碧玉把话说话,已道:“就让她这样跪着听着。连我的婆子都敢打,我要是再不教训教训她,只怕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碧玉趁机就拧了翡翠一下,道:“那我就和翡翠退下了。”

    郭老夫人点头,面色微霁。

    周少瑾柔声劝她:“汶大舅母是这个鲁莽的劲儿,九如巷都知道。您要是为这个气坏了身体可不划算,说不定汶大舅母还不知道您在生气呢!”

    “所以我也懒得和她多说。”郭老夫人见她柔柔顺顺的,这心又消了几分。道,“直接给她点颜色看看。”

    可也太简单粗暴了。

    这让汶大太太以后可怎么有脸在长房走动。

    不过,说不定这就是郭老夫人的目的。

    周少思忖着,剥了个李子给郭老夫人。

    那边碧玉一出了厅堂就对翡翠一阵耳语:“你有什么事可千万别拉二表小姐下水了。你没瞧见昨天汶大太太不过是攀扯了二表小姐一句,老夫人就把汶大太太体己的嬷嬷和那嬷嬷的一家人都卖了——老夫人不喜欢有人打二表小姐的主意。”

    翡翠已隐隐有些感觉了。可她觉得周少瑾是个心善手软的,若是能主动帮她,郭老夫人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现在却唯有苦笑。

    碧玉向来比她会来事,若是碧玉都看出了些什么,又把话说通透了,她若是再求周少瑾。碧玉肯定会以为她别有用心,不会再帮她了。

    “那,那我就这样给汶大太太读《女诫》?”翡翠想想腿肚子就有点打颤。

    碧玉嗔道:“你怕什么!既是老夫人吩咐的,出了事老夫人还会把你推出来不成?你看集萤姑娘,把诣二爷打了还不是打了。四房的老安人虽说为人刚正,可到底是自己的孙子,还能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不成?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四老爷不松口,四房又不想把事闹大了让别人看笑话。你直管安心地去读你的《女诫》好了。”

    翡翠不禁喃喃地道:“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应该跟姐姐们那么刻苦的读书写字了。”

    碧玉捂了嘴笑。

    翡翠却萌生退意,决定等会去找吕嬷嬷拿个主意,早点嫁出去。

    而汶大太太看到翡翠一个体捧着本《女诫》走进来。还抱着几分侥幸,等到翡翠说明了来意,开始读《女诫》。她气得直接就晕了过去。

    郭老夫人让人用软轿把汶大太太送去了二房的唐老安人那里,并道:“沂侄媳妇也是读书人家出身,就由她帮着给汶侄媳妇读这《女诫》好了。”

    唐老安人看着气晕过去的汶大太太,没有办法,只好把人安置了客房里。

    等到汶大太太醒过来,自然是一通哭诉:“……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表小姐。我又没有说什么,犯得着把我贴己的嬷嬷都卖了吗?我敬着她是家里的长辈一句话也没有说。可她老人家到好,让人婢女给我读《女诫》。我那个时候还跪在庑廊下呢!她老人家可一点也没有把我当侄媳妇!”

    一点也没有把她当侄媳妇。

    这句话打动了唐老安人。

    唐老安人就道:“你大伯母就是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何苦去惹她,还把她的守门的婆子给打伤了,这本就是你的不对,你还敢在我这里胡说八道。不要说是你了,就是我,遇到这个同门的堂嫂,说话行事也要忍让几分的。你就别呕气了,气坏的是自己!”说着递了块帕子过去让她擦眼泪,还欲说她几句,谁知道程语放了学过来问安,唐老夫人只好安抚了她几句,回了正房。

    程语今年十七岁,和四房的程诣同年,比五房的程诺小一岁。长得兰芝玉树般俊秀,特别是一双微斜的丹凤眼,和唐老安人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让唐老安人看着就喜欢,加之程语又是次孙,不用支应门庭,唐老安溺爱起来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以至于程语在唐老安人面前说话比谁都灵验,以至于养成了他有些娇纵又有些不谙世事的性格。

    他笑地上前给唐老安人请了安,就腻到了唐老安人的身边,问起五房的事来:“……听说长房的伯祖母让个丫鬟给汶五婶婶读《女诫》,是真的吗?汶五婶也挺可怜的,我听了都气得不得了,偏生诺表哥像个没事人似的,说什么他虽然不愿意娶外面那个女人的侄女,但也不愿意他的表妹,说是他的表妹和汶五婶婶长得像母女似的,他看着就犯悚!”

    唐老安人哭笑不得地打了程语一下,道:“胡说八道!什么长得像母女似的,就你知道。以后再也不许说这种话了。”

    程语嘻嘻笑。

    唐老安人心中一动。

    二房也正为程语的婚事发愁,那程诺今年也有十八岁了。如果不是程汶俩口子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程诺早就订了亲了……

    她打发程语,叫了长孙媳妇识大奶奶郑氏,道:“我想给五房的诺哥儿保个媒,你娘家有没有和她合适的?”

    识大奶奶一时间有些摸不清楚头脑。

    唐老安人就道:“五房虽弱。可到底也算一个房头。诺哥儿性子锦软又懦弱,若是你娘家有那识大体的姑娘,我们不妨给诺哥儿做个媒人。以后有什么事,二房五房同声同气,也是好的。”

    所谓识大体,指的是能拿捏住程诺的人。

    识大奶奶立刻明白过来。她笑道:“这些日子正忙着给二叔相看,倒还没有留意娘家那边的姑娘,我等会回去就仔细地打听打听。”

    唐老安人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送走了长孙媳妇,一个人在屋里静静地想了想。喊了体己的的嬷嬷进来,道:“你去请梁姨奶奶过来,就说我请她喝茶。”

    公公程叙是鳏夫,她是孀居之人,虽都有了春秋,可来来往往的毕竟不方便,有什么事,多是让程叙的小妾梁氏帮着递话。

    梁姨奶奶很快就过来了。

    唐老安人让她去跟程叙说:“如今五房这么闹腾。只是苦了诺哥儿。我看不如把诺哥儿接到我们这边来住些日子,给他说门好点的亲事,以后有什么事也好常来常往。”

    程叙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虽然觉得拉拢个程诺的意义不大。但也没有什么大碍,又是儿媳妇的意思,也就点头应了。

    唐老安人就把程诺的那番话告诉了汶大太太:“……说是表妹和你长得一样,看见表妹就像看见你一样,心里很是敬畏。”

    汶大太太一开始还没有明白话里的意思,等想明白了顿时脸涨得通红。说话都磕磕巴巴起来:“我,我也没有想到……您说。这事该怎么办好?反正我不是答应他把外面那个女人的侄女弄进来的,那我成什么了?”话说到最后。她已厉声嚷了起来。

    唐老安人沉吟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识哥儿她媳妇帮你看看,她这些日子也在帮语哥儿相媳妇。”

    汶大太太还是有些不甘心。

    唐老安人笑道:“诺哥儿的婚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回去后好好商量商量汶侄儿再也不迟。”

    商量程汶!

    汶大太太咬牙切齿,却知道唐老安人说的是实话。

    她当初想背着程汶给娘家的侄女下定,不过是赌程家要面子,虽然心里不悦也会认了。如今事情挑开了,她也就不可能私下给程诺订亲了。

    怕就怕识大奶奶介绍给诺哥儿的是语哥儿不要的。

    她讪讪然地道:“那我就回去先和大老爷商量了再说。”

    唐老安人在心里不屑地笑,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地让人送了汶大太太回去。

    拍着小儿子睡觉的识大奶奶却十分的为难。

    五房可以说是上不上,下不下的,这样的亲事是最不好说的。

    她娘家虽然有几位旁枝的从妹,可若说小小年纪就要主意的,却没有一个。

    如果拿捏不住程诺,这门亲事也就白做了。

    识大奶奶有些苦恼地翻着这些天她为程语准备的人选,一个头两个大。

    她贴身的丫鬟红蕊端着了碗冰糖燕窝进来,笑道:“大奶奶,您快别费神了,大爷回来看了会心疼的。”

    识大奶奶脸色绯红。

    程识会和程许一起回来。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加更。

    更新会比较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吧!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