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搬家(给金陵春吧的加更)
    八宝豆腐、红烧狮子头、糟烩鞭笋、龙井虾仁、糖醋排骨、清汤鱼圆……满满一桌子的菜,全以清淡为主,且大多数都是周少瑾喜欢吃的,特别是那红烧狮子头,个顶个的只有四喜丸子那么大,正是她吩咐畹香居小厨房给她做的。

    这是特意为她做的吗?

    “老夫人……”周少瑾拿着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郭老夫人示意在旁边布菜的珍珠夹了个红烧狮子头放在了周少瑾的碗里,笑道:“你以后还要在寒碧山房过几年,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都要开口跟我说才是。不然受委屈的只会是自己。知道吗?”

    周少瑾连连点头。

    郭老夫人就笑着指了指她的碗,柔声道:“快吃吧!我还让厨房做了水晶糕,过了今天,你想吃什么你自己写了单子去小厨房。等会我还准备和你一起去浮翠阁看看呢!也不知道她们收拾得怎样?”

    “屋子打扫得很干净。”周少瑾笑道,“春晚她们下午就把东西都摆了出来。等会我正好陪着你消消食。”

    郭老夫人满意地笑了起来。

    她亲手带大了三个孙女。程筝持重,万事都不用她操心;程箫内敛,有什么心事都藏在心底;程笙活泼,可又太活泼了,有时候吵得她头痛。周少瑾却介于三人之间,正好。

    吃不言睡不语。

    用过晚膳,周少瑾扶着郭老夫人去了浮翠阁。

    黑漆家具,落地罩挂着油绿色的杭绸帐子,甜白瓷的花觚。粉彩茶盅,临窗的大书案前还放着瓶插着玉兰花汝窑梅瓶。

    郭老夫人有些意外。

    那甜白瓷和粉彩都是这两年才时兴起来的,老一辈的人嫌它们没有底蕴,太过简单或是花俏的,可小一辈的却喜欢它们轻快明瑟。

    她虽嘱咐吕嬷嬷要好生地款待周少瑾。却没有说怎样的款待,照着吕嬷嬷眼光,多半是会开了库房把家中比较贵重的玉石盆景、景泰蓝瓷器拿出来待客的。

    这种稳重又不失明亮的陈设绝不可能是吕嬷嬷的手笔。

    可当着周少瑾的面她却不好多问。

    在浮翠阁的宴息室坐了一会,郭老夫人就起身告辞了。

    周少瑾一直把郭老夫人送到了门口才折回去。

    郭老夫人一路沉默地回到了上房。

    在郭老夫人身边服侍的吕嬷嬷见郭老夫人刚才还好好的,看了眼周少瑾的住处情绪就有些低落起来,她心里不由很是忐忑。见珍珠扶着郭老夫人罗汉床上坐下,她忙接过了小丫鬟捧的茶,亲手递到了郭老夫人面前。

    郭老夫人喝了茶,遣了珍珠等人,问她:“二表小姐的住处。是你亲自布置的吗?”

    原来是为这件事。

    吕嬷嬷松了口气。

    她刚开始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寒酸,可秦子平说了,这是四老爷的主意,她也就随他们去折腾了。

    “不是。”吕嬷嬷笑道,“是四爷身边的秦总事的主意。”

    郭老夫人皱了皱眉,打发了吕嬷嬷,一个人坐在那里发了会呆,这才喊了珍珠进来服侍她歇息。

    周少瑾却高兴地在床上打了个滚。

    这床她也很喜欢。

    是小小的填漆床。床头放有很多的小抽屉,可以放很多东西。

    还有褥子,垫了很多层。躺上去软软的,就像躺在云层里。不像畹香居的床,硬硬的,说是睡了对身体好,可她就是喜欢软软的床,前世她搬去大兴的田庄之后就一口气让人弹了四床棉褥。全都铺在炕上。

    春晚看了捂了嘴直笑,道:“二小姐。您留在畹香居的那些花要搬过来吗?”

    周少瑾就有点犯愁起来。

    原本她想,花都是很娇贵的东西。姐姐出嫁之后她若是能留在嘉树堂,也就别折腾那些花了,若是要跟着李氏去保定,她把留在九如巷的搬走是名正言顺的事。

    现在可好了,她住进了寒碧山房,有些东西却留在了畹香居,刚刚外祖母还让她过些日子回畹香居住几天,这话音还没有落了,她就去畹香居搬东西……不免给人薄凉之感。

    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把那几盆花都搬回平桥街的。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只有以后瞅着机会再慢慢地搬了。”周少瑾无奈地道。

    春晚笑着应了,帮着周少瑾卸了簪环。

    周少瑾一夜无梦睡到了天亮。

    郭老夫人那边已经有了动静。

    她忙穿衣起床。

    春晚笑道:“二小姐别急!您还没有醒的时候珍珠姑娘奉了老夫人之命过来传话了,说让你不必晨昏定省,每日巳正(注:上午十点)陪着她老人家去佛堂念两卷经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周少瑾还是催着春晚帮她梳洗。

    春晚笑道:“我也问过碧玉和珍珠姑娘了,说从前笙小姐在的时候就是这样。还说,老夫人这些年偶尔会早上醒来躺在床上想半天的心思,想必也是不想有人打扰。我看二小姐还是照着老夫人的意思每天去陪她老人念两卷经好了。”

    初来乍到,也不知道郭老夫人的话是真是假,但既然碧玉和珍珠都这么说了,她还是乖乖听话好了。

    周少瑾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春晚就拿了个大红色洒金的单子给她:“二小姐,您看!这是今天一大早厨房里送过来的。说按着惯例准备的,我们想吃什么照着这单子一勾就是了,若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这单子上又没有的,就让你派个人去跟一声,他们把菜谱换一换。”

    周少瑾打开一看,她最喜欢的针锦豆腐捞和水晶糕都在单子上。

    她不禁拿着单子看了看。

    连个褶都没有,显然是新的了。

    这应该不是郭老夫人安排的吧?

    郭老夫人当然会待她好。可她老人家年事已高,不可能仔细到这个份上。

    难道是吕嬷嬷?

    可那些甜白瓷和粉彩应该都是新买的,她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才是。

    难道……是池舅舅!

    也不可能!

    池舅舅根本不在家,她搬进来了他都不知道。而且关老太太之所以这么爽快地答应她搬过来,完全是因为突然发生了程诣那件事……也不知道程诣当时和集萤都说了些什么?居然把集萤气成那样。还好被打得人是程诣。若是二房、三房或是五房的人,就算集萤是池舅舅的婢女,就算集萤没有错,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等集萤回来了她得提醒提醒集萤才是。

    周少瑾在心里琢磨着,用过了早膳,就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正拿着个眼镜歪在罗汉床上看书。

    周少瑾笑道:“我帮您读吧?”

    前世。她常看见沐姨娘帮林世晟的母亲读书,原本不赞同林世晟纳沐姨娘为妾的林母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沐姨娘攻陷的。

    郭老夫呵呵地笑着,把书递给了周少瑾。

    周少瑾一看,竟然是本游记,自己也来了兴致。坐在郭老夫人身边绘声绘色地读了起来。

    她的声音甜糯又不失婉转,非常的好听。

    早晨霞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像给她镀上了一层金粉似的,那恬静的表情又让她比平日里看着更显柔美。

    真是个美人!

    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娶了去!

    郭老夫人在心里暗赞了一声。

    吕嬷嬷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周少瑾忙打住了话题,放下书就站了起来,对郭老夫人道:“我去给您重新沏壶茶。”

    “不用了。茶还热着。”郭老夫人说完,问吕嬷嬷,“你有什么事?”

    这就是不用避着周少瑾的意思。

    周少瑾很是感动。

    郭老夫人并没有把她当外人。

    吕嬷嬷却心中一凛。道:“良国公府那边下喜贴过来了。”

    良国公世子爷朱鹏举和刘家的大小姐婚期定在了五月十五。

    郭老夫人想了想,道:“那你就帮我备两分礼,一份送到良国公府去。一份送到刘家。各家二十两银子就行了。”

    这么少!

    当初施香出阁,郭老夫人都拿了二十两银子给施香添箱。

    周少瑾讶然。

    郭老夫人就道:“良国公府和刘家都与程家有往来,你池舅舅和良国公府世子爷的关系也不错,良国公世子爷弦续,你池舅舅肯定是要送份大礼的,我这边反成了点缀。但你池舅舅和刘家没什么交情。加上刘家是嫁女儿,你池舅舅又没在成亲。就不必给刘家大小姐添箱了。我出面应个景就成了。”

    周少瑾受教。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起了身准备去佛堂念经。

    周少瑾服侍着郭老夫人更了衣。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周少瑾非常的好奇。

    郭老夫人却脸色一沉。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珍珠没等郭老夫人说话已撩帘而出,等到郭老夫人的话音落下,她又急急地折了回来,脸色有些苍白地道:“老夫人,是五房的汶大太太,不知道为什么事由身边的嬷嬷扶着哭闹着闯了进来。”

    郭老夫人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珍珠迟疑道:“老夫人,您看要您要不要先去佛堂,已经到了念经的时候了!”

    这是让郭老夫人避一避。

    只是还没有等郭老夫人回答,汶大太太已经一头扎了进来,跪在郭老夫人的面前抱着郭老夫人腿就哭了起来:“大伯母,您可得为我做主啊!您的汶侄儿他,他要杀了我!”

    ※

    姐妹兄弟们,给金陵春吧的灵兽蛋加更。

    有错字,要等会才能改,大家先将就将就。

    ⊙﹏⊙b汗……

    ps:关于程笙的婚期,是我打错了,已经改过来了。谢谢书友夙烟。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正。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