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调侃(补14日加更)
    程池冷笑,道:“当然是让程嘉善快点和闵家的姑娘订亲了!”

    只要订了亲,二房的老祖宗的算盘就算落空了。

    九如巷程家五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要害的是长房的前途,可不是程家的清誉。

    他不能出仕之后,长房的让哥儿年纪还小,程嘉善已隐隐有了些许的气候,又是长子嫡孙,长房的希望多半会落在程嘉善的身上。把程嘉善踩了下去,就等于把长房踩了下去。

    而一直被程嘉善惦记着的少瑾就成了陷害程嘉善的最好工具。

    但如果程嘉善和闵家姑娘的婚事定了下来,退亲之类的就会涉及到程家的清誉了,他们也会被拖下水,那他们想陷害程嘉善,就得另想其他的方法,不会再打少瑾的主意了。

    当然,这种也不一定能全都避开。

    因为程嘉善占着长子嫡孙的名份,制造点丑闻拿捏住程嘉善可能比毁了程嘉善对他们更有用。

    少瑾一定要留在金陵……等到程嘉善发榜,就立刻把程嘉善送到京城去,他们就算再想打程嘉善的主意,那也不会拖累少瑾了。

    程池拿定了主意,道:“那你就留下来吧!”

    “真的!”程少瑾的眼睛亮晶晶的,面色微酡,娇美的如朵花似的。

    程池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高兴,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笑道:“这下你满意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又娇又憨,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程池忍不住摸了摸周少瑾的头,道:“那我给你的两个承诺都完成了……以后就不用担心你会对我提什么要求了!”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如释重负。

    周少瑾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道:“我明明只用了一个承诺。”

    程池正色道:“怎么会是一个?我之前答应帮你做一件事。刚又承诺答应帮你做一件事。可你用了我第二个承诺要求我履行第一个承诺——你一下子用了两个承诺。”

    “不对,不对。”周少瑾忙道,“你之前答应我的一个承诺我根本就没有用。是您这次说还会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想了之前您给我的那个承诺……”

    “你就要我履行我第一个承诺啊!”程池没等她说话已道。“所以我答应了!”

    “不是,不是。”周少瑾急急地道,“你一共答应了我两个承诺。我用的是第一个,第二个还没有用……”

    “第二个怎么还没有用呢?”程池道,“你如果不用第二个承诺,我会答应你第一个承诺吗?你仔细想想?我怎么会弄错!”

    是啊!

    池舅舅怎么会弄错!

    可事情分明不是这样的。

    周少瑾的脑子有片刻的模糊。

    程池就趁机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道:“好了,我们别再争辩这些事了!你快去梳洗梳洗好了。顾家的九太太还在寒碧山房做客呢!”

    周少瑾点了点头,还想和程池说清楚,谁知道程池甩手就走出了茶房。

    “池舅舅!”她追了过去。

    她以后肯定还会求着池舅舅,池舅舅的承诺就很重要了。她不想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失去了一个机会。

    程池头也没回,朝着她挥了挥手。

    商嬷嬷也笑着从一旁走了出来,道:“二表小姐,我服侍您梳个头吧!您眼睛都肿了,要不要我去厨房给您拿两个煮熟了的鸡蛋过来?”

    周少瑾一听,吓了一大跳。

    原来她的样子这么的狼狈了,万一落在顾家九太太眼里就不好了。毕竟她可能会在寒碧山房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那你快帮我打盆水来。”周少瑾吩咐商嬷嬷。抬头已不见了程池的影子。

    她不由跺脚。

    程池则板着脸,一直到了自己的书房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丫头片子可真有趣!

    三下两下就被他给忽悠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特别是他说“我怎么会弄错”的时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是不解和困惑……简直就是不战而胜。

    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他的嘴角高高地翘起来怎么也落不下去。直到怀山进来吞吞吐吐地告诉他:“十三行的二当家说,您瞧得起十三行,愿意入股十三行的船队,十三行十分的荣幸,可这规矩是老祖宗订下来,刻在紫檀木的匾额上订在各分号的墙上,想必您也是知道的。所以这入股银子,却是要另算的,不能从之前买您船队的银子里扣除……”

    程池的心情依旧很好。难是温和地道:“既然是店规,我们自然也会遵守。你拿二十万两银子给十三行。算是我的股本。”

    四爷,喜欢的事不就是坏别人的规矩吗?

    怀山张大了嘴巴望着程池。还是程池问他:“你还有什么事?”他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没,没什么!”

    程池一个眼神瞥过来。

    怀山打了个寒颤,脑子飞快地转道:“这次十三行下海的平安号的二十一艘船,估计要后年秋天才能回来……”

    行船的风险很大。

    船能平安回来,自然会赚个盆满钵满,可船若是回不来,那就血本无归了。

    上次十三行的船只行到东瀛,时间短,程池一句话十三行就认了账,事后送来了收益。这次却不一样,不仅船队的规矩大,时间长,而且风险也大,所以十三行不愿意给程池贴本钱。

    可后年秋天,他们早就离开了程家。

    难道四爷还准备继续和十三行打交道吗?

    那又何必卖了船队呢?

    如果仅从出海的收益来看,从前十三行被他们压得死死了。要不是十三行的大掌柜还有点眼光,否则第一船行的位子哪里就轮得到十三行?四爷这不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吗?

    程池笑道:“我们暂时不离开程家了。等过些日子我把程家这边的事理清楚了再说。”

    怀山闻言惊讶得差点就表露出来。

    通常这个时候四爷不是总以一句“我改变了主意”打发他的吗?怎么今天跟他解释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四爷像变了个人似的,脾气好得让人心里……很是不安!

    怀山悄悄地观察着程池,道:“那关外的事……”

    他们派了人在关外看地方,准备在那里建个山庄。

    “暂时先放一放吧!”程池不以为意地道。“就算离开程家,关外也太远了点,又很冷。要去就去广东吧?那边暖和。”

    但离海太近。不是海盗就是船行,容易被人认出来。

    又是谁说喜欢关外够寂静够冷清的?!

    怀山在心里嘀咕。想起一件事来,有些担忧地道:“四爷,您杀了蒋沁,萧镇海嚷着要为他报仇呢!您也知道,萧镇海这些日子和蒋沁走得很近,蒋沁还在他的码头上入了十万两银子的,蒋沁这一死,漕帮十之*会把银子要回去。到了嘴里的肥肉。萧镇海怎么舍得放下?何况萧镇海本来就缺银子,就算是想只怕一时也拿不出十万两银出来。萧镇海想给漕帮、给蒋家一个交待,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嚷着给蒋沁报复,毕竟蒋沁的仇没有报,漕帮和蒋家的总不好就坐下来置办蒋沁的后事吗?我怕萧镇海找到金陵来……”

    “哦!”程池笑着应了一声,道,“我正仇没借口收拾他呢!你派人给他递个话,说蒋沁是我杀的,让他直接来找我好了!免得他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折腾。”

    蒋沁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又贪财好色。心细如发,当初萧镇海嚷嚷着那小丫头漂亮的时候,他就有点担心那小丫头入了蒋沁的眼。所以这次才会拿蒋沁开刀的。既然萧镇海不知死活地要闯进来,他正愁自己这几年心慈手软不怎么和人“讲道理”,只杀个漕帮的三当家不足以立威,那就再杀个萧镇海祭旗也不错。

    怀山替萧镇海默哀了几息的功夫,这才道:“我这就去办!”

    程池点头。

    想着那小丫头只怕此刻正气得跺脚。

    保不定想来想去想明白了会和他再横的。

    程池决定让周少瑾找不着他。

    那小丫头片子肯定气得杏目圆瞪,双颊绯红。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仿佛扬起了一张帆,情绪飞扬。

    他站起身来,对怀山道:“报信的事你安排秦子平去行了。你陪着我去趟织锦坊。”

    那边也叫府学巷。

    金陵府的府学在那里。旁边都是卖古玩的。

    怀山奇道:“四爷要买东西吗?大可叫了琅珑居的人过来。听说琅珑居年前收好几件宝贝……”

    那些玉石盆景、紫金弥勒佛之类的像少瑾那样的小丫头怎么会喜欢?

    自己这么调侃了她一番,怎么也得让她高兴起来才是。

    不过。她好像很喜欢观世音。

    琅珑居应该有上好的观世音像……等她搬了进来,发现自己住的地方供了尊漂亮的观世音菩萨。而且还是她的了,肯定很欢喜。

    程池立刻就改变了主意,道:“我们去琅珑居。”

    如果买不到好的观世音像,那就去织锦纺淘点小玩意儿送给她好了。

    程也拔腿就出了听鹂馆。

    那边周少瑾梳洗好了,脑子也转了过来,立刻气得瞪眼,对指使着小丫鬟收拾东西的商嬷嬷道:“我出去一趟就来。”

    商嬷嬷不敢拦她,跟着她身后笑道:“您这是要去哪里?郭老夫人那边看时辰也应该说完了?你要不要再等等?”

    ※

    回来就看见了晴天墨云的灵兽蛋,姐妹兄弟们这是要把我往劳模的路上送啊……~~~~(>_<)~~~~

    ps:先补周末的加更,免得时间长了忘记了。再补灵兽蛋的加更。如果没有意外的情况,加更的时间暂定在下午的五点左右,更新暂定在晚上的十二点左右。

    不便之处还请大家原谅,这段时间太忙了。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