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解
    周少瑾闻言小脸顿时亮了起来,眼睛像宝石般熠熠生辉,道:“真的?”

    程池失笑,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哎呀!”周少瑾摸着脑袋,害涩地笑了起来。

    程池道:“雨过天晴了?”

    周少瑾红了脸,然后想起了自己来找程池的目的,忙拉了拉程池的衣袖,低声道:“池舅舅,我,我还是听您的,留在九如巷好了!”

    程池非常的意外,思忖了一会,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她还以为池舅舅会高兴呢!

    周少瑾不免有些失望,道:“是我想通了!我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哪些细枝末节的事会对您有用,不如留下来,帮您理理思路,等您找到了线索,我走的也安心些。”

    程池心情激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薄欲出,陌生的让他觉得不自在。

    这个傻丫头,受了那么重的伤害,别人都避之不及,她倒好,自己又跑了回来。

    程池有好一会没有说话,再开口的时候,声音略略带着点嘶哑,道:“程家就算是被抄家,那也是十一年以后的事了,你现在留下来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还是跟着你继母回保定府去更好。更何况,程许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是不愿意再见到他吗?”

    周少瑾的指头绞在了一起,垂睑道:“我,我会保护我自己的。”她前世像驼鸟似的不去想这件事,今生也一样。

    她抬起头,转移了话题。“正是因为程家被抄是十一年前之后的事,我就更应该留下来了。池舅舅您什么也不知道,我却知道之后的十一年间都发生了些什么大事。不是有句话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吗?程家覆没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们从现在就开始查,总比临到头来再想办法收获更多。更稳妥。”

    程池望着眼前那张因为认真而显得格外明亮的脸庞。不由地抿了抿嘴,柔声道:“少瑾,你用了‘重生’而不是‘做梦’来形象你的遭遇。是不是说,你在前世的日子就像你今生一样,需要度过每一息,每一刻。每一个时辰?”

    “是啊!”周少瑾不知道程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她这些,但她还是很诚实地道。“有的时候会觉得日子特别的漫长,希望是做梦,一睁开眼睛,我就回到了从前。还和春晚在春日的草地上斗草,还因为姐姐的新衣裳比我多而关在屋里生闷气……那时候我想,如果能让我回到从前该有多好啊……没想到我有一天真的回到了从前……”

    可惜如池舅舅所说的。每一息,每一刻。每一个时辰她都要一点一滴地熬过来。

    那时候,可真是生不如死却又不能死。

    她活着,至少可以寄藉姐姐,让姐姐不必那么伤心。

    程池嘴角翕了翕,笑道:“所以你也别伤心了!你看,这世上有几个人像你这样的幸运。可见菩萨也是怜惜你的。”

    周少瑾笑眯眯地点头,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池舅舅平时说话干净利落,从来都不曾犹豫迟疑,刚才却嘴角翕翕之后才开口,他肯定不是想安慰她,而是想问她些什么,却又怕她伤心,所以临时改变了主意。

    她不由咬了咬唇。

    池舅舅,到底想问她什么呢?

    会不会是与她受辱的事有关?

    如果不是程家最后被满门抄斩,一个也没有逃出来,她都要怀疑程家的事是二房和三房暗中争斗的结果。

    但她觉得程家被抄家肯定不是简单的私人怨恩。

    二房和三房就算是再闹腾,也不可能把整个九如巷给搭进去。

    不过,如果九如巷结局是因为长房和二房争斗的结果呢?

    那花园的事,就势必得告诉程池。

    周少瑾的脑子有点糊。

    程池已道:“少瑾,你应该也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你父亲了吧?保定那个地方还不错。你不妨就按照你原来的愿望跟着你继母回保定去,和你父亲好好的聚聚,等到明年开春,我再接你回金陵府,陪我母亲住些日子……”

    为什么要让她去保定住些日子?

    一去一来是很麻烦,很累的。

    不然那些老人家为什么要说“一生不出门,是个福人”。

    周少瑾困惑地望着程池。

    程池的眼睛清亮得如夜空中不染尘埃的星子,可此时却有些黯然。

    周少瑾骤然间明白过来。

    八月秋闱。

    为了避开夏季的炎热,也为了考前让身体和心情都调整到最好的状态,程许应该在春季回到九如巷。

    池舅舅,什么都知道,是不是?

    不管她说,还是不说?

    以池舅舅的聪明和厉害,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她的眼眶又无法自制地湿润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池舅舅无声的关怀和细致体贴,还是因为那些明明已经被压到了心底却随着回忆冒出来的不堪记忆。

    周少瑾低下了头。

    她不想在池舅舅前面表现的这么软弱,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一次次无法控制地失态。

    为了不让程池发现,她飞快地用手背擦了擦眼角。

    程池看着明明很伤心却强忍着不想让人发现的周少瑾,无奈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去,想安慰地拍拍她的头,可手伸到半空,又觉得不合适。

    她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又不是他那些行走江湖的朋友。

    程池手顿了顿,最后落在了周少瑾的头顶,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沉声道:“乖!你听话。我明年春天再去接你。你好好地在保定府和你父亲一起过个年。”说到这里,他想到了自己的承诺。又道,“我若是路过保定府,一定去你家做客。你可要记得做点心我吃。还要做得好,不好的点心我是不吃的。”

    “池舅舅!”两世的泪水重如万钧,夺眶而出,周少瑾扑到了程池怀里,抱着他的腰“呜呜”地哭了起来。“池舅舅……池舅舅……”

    程池的心里也有些酸楚。

    无人可述的痛苦最磋磨人的。

    那种孤单和寂寞。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体验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他轻轻地抚着她的青丝。温柔而耐心。

    周少瑾却哭得更厉害了。

    程池由着她哭,只是抚慰她的动作更轻柔了。

    周少瑾痛痛快快地哭了个昏天暗地。

    程池心中的狐疑却越发的深了。

    好不容易等到周少瑾哭够了,赧然低头擦着眼泪,他忍不住道:“少瑾。你为什么没有嫁给嘉善?”

    少瑾不是那种寒门小户人家的女儿,周镇也不是那种卖女求荣的人。出了事程家不可能压得下去,唯有和稀泥。

    周少瑾知道自己是绕不开这个话题的。

    可只要不让她亲自去口述,她都能够忍受。

    “我不愿意嫁给他!”她声若蚊蝇地道。

    程池更觉得奇怪了,又怕吓着她。柔声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他!”

    通常的人遇到这样的事不都认命了吗?何况少瑾的性格又是如此的温顺。

    周少瑾低低地道:“袁夫人想娶福建闵氏的姑娘做儿媳妇,我不愿意看她的眼色。”

    这个回答让程池非常惊讶。

    少瑾竟然有这么倔强的一面……可也聪明的很!

    袁氏是那种越是得不到,越会觉得好的人。

    少瑾的坚持只会让袁氏鄙视。

    所以少瑾最后嫁给了林世晟。和林世晟做了对假夫妻。

    想到这里,程池不由沉思起来。

    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周少瑾不禁抬睑朝程池望去。

    程池眉头微皱,面色冷峻,好像遇到了什么大难题似的。

    周少瑾心里有些担心,轻轻地喊着“池舅舅”。

    程池回过神来,安抚般地朝她笑了笑,然后斟酌道:“少瑾,我在想,程家也算是家大业大,门生故旧遍布朝野了,新帝要处置程家,唯有用雷厉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程家就地问斩,在京城的,肯定是由大理寺处置,金陵城的妇孺,肯定是由金陵府处置,至于在外为官的,多半是由各卫所就地问斩了……”

    周少瑾看程池的目光盛满了敬佩。

    池舅舅只是听了她的只言片语,就像看见了似的,猜得一点也没错!

    她不住地点头。

    程池却话锋一转,道:“少瑾,你重生的时候,你父亲任什么官职?”

    周少瑾自觉自己没有程池的智慧,也就不去过多的猜测程池的用意,她只要诚实地回答程池的问题就行了。

    她乖乖地道:“广东布政使。”

    程池愕然。

    良久,又道:“那你姐夫任什么官职?”

    周少瑾张了张嘴,像被甩上岸的鱼儿,透不过气来。

    她的姐夫廖绍棠在她重生前是詹事府少詹事,正四品,还兼翰林院的侍讲学士。

    三十二岁!

    而廖绍棠是至德二十四年,辛丑科的进士。

    然后他考中了庶吉士,在吏部观政三年。

    散馆后,直接留在吏部做了给事中。

    也就是说,他从一个从七品的至正四品的官员,只花了短短的四年功夫。

    “不,不,不!”周少瑾喃喃地道,一把抓住了程池手,她手如此的有力,让程池怀疑她是不是连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姐夫,他人很好的,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廖家早已式微,若是没有程家在背后支持,姐夫就算是天纵英才,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间就完成了别人一辈子也完不成的积累。

    她之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