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心急
    周少瑾则耷拉着脑袋回了平桥街。

    池舅舅一直都没有出现。

    李氏却很兴奋,和周少瑾道:“没想到沂大太太的竟然九江洪家的姑娘!洪家的家风是出名的严正,家里的姑娘公子们都很成气。我听沂大太太那口气,她娘家有个侄儿,因父母相继去世,今年二十岁还没有订亲,人品很好,书也读得好。正巧我三哥有个女儿,今年十五岁,正要说婆家。你说,我帮他们做媒成吗?”

    周少瑾这才想起来,李氏也是江西人。但李家是商贾,洪家是读书人,李氏仰慕洪家也就能理解了。

    她觉得什么事都要试一试才知道结果,可沂大太太是二房的人,周家却是四房的姻亲,她又决定以后和长房站在一边,若周家和二房扯上了关系,这件事会变得很复杂。

    但她看着李氏一副兴致勃勃的面孔,不好泼了她的冷水,笑道:“这件事我也不太懂,我觉得还是应该问问父亲——就是要说媒,也由父亲出面比较好。”

    见周少瑾没有反对,李氏的情绪更高了,她笑道:“那就照二的办。”又有些感慨地道,“我没有想到二小姐会同意。”

    周少瑾奇道:“我为什么不同意啊!”

    李氏道:“二小姐您是不知道,我们李家虽也是积善之家,却比不得那些出了读书人的寒门小户,每每逢到什么事,总是我们李家吃亏。若是家里的侄女能嫁到读书人家,以后李家的子弟读书也就能到好一点的私塾,说不定我们李家也能出个读书人呢!”

    这也许是李氏嫁给父亲的原因之一吧!

    周少瑾思忖着,却不好继续这个话题。她笑道:“父亲肯定也希望李家好啊,这样幼瑾又多了能依靠的人啊!”

    李氏笑眯眯地点头,道:“老爷是个很好的!”

    她的话说得非常的真诚。显然对周镇很满意。

    周少瑾窘然,又和李氏说了几句话。就回了上房。

    没有了姐姐,三阔带两个耳房的上房就显得有些空荡。

    她一个人坐在豆大的灯光前勾了半幅观世音持瓶像,听着打了三更鼓,这才歇下。

    第二天一大早,管花房的余嬷嬷来问她:“您亲自种的那株双色牡丹是不是要搬到保定去?都结了花苞,这几天应该就要开了。若是开在路上就可惜了。”

    周少瑾想了想,去花房挑了几盆花,吩咐春晚和余嬷嬷去趟寒碧山房:“双色牡丹送给郭老夫人。惠兰则送给池舅舅。”又想着不能送了郭老夫人不送关老太太,又道,“君子兰送到外祖母那里去。”

    她想知道池舅舅回来了没有。

    改变主意的事得尽快告诉池舅舅,免得池舅舅做了安排她这边又有变了卦。

    周少瑾心里急起来。

    可春晚回来却告诉她,四老爷还没有回来。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周少瑾隐隐觉得程池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只是管着程家的庶务,和人做做生意。

    她想到传说死在漕帮手里的二房老太爷程励。

    周少瑾叫了樊禄进来,悄声道:“你知道四老爷的藻园在什么地方吗?”

    十四岁的樊禄开始长个子,长得比周少瑾高了半个头,笑的时候像个顽皮的孩子。可正色的时候青涩的脸上却有着同龄人少有的稳重内敛。

    他恭敬地道:“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帮二小姐打听。”

    进府两年,周少瑾只要他做过一件事。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那时候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而当他知道沐家大小姐因为提前嫁给了林家大爷而逃过了一劫,并救了自己的弟弟妹妹的时候。他对周少瑾有种莫名的敬畏,总觉得这个看上去花般娇美的二小姐很不简单。

    因有这样的态度,前世樊祺才能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依旧置办了一份能令他衣食无忧的产业吧?

    周少瑾想着,道:“听说四老爷去了藻园,你帮我给四老爷带个信,说我有要紧的事找他。”

    樊祺一句话也没有多问,应声退了下去。

    晚上,樊祺回来道:“四老爷不在藻园。”

    周少瑾脸色微变,道:“那有没有回九如巷?”

    樊祺低声道:“也不在九如巷。”

    周少瑾一夜没合眼。翌日天还没有亮就起了床,准备去寒碧山房看看。不曾想用过早膳。家里却收到了周镇的回信。

    李氏告诉她:“……你父亲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保定府。”

    周镇回的是李氏最初写给他的那封信。

    周少瑾现在哪里心情管这些,她只想尽快地找到程池。但这封信却正好给了她去九如巷的借口。

    李氏对程家了解的越多,就越觉得程家树大根深,丈夫希望她能和程家的人交好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以为周少瑾是想拿了这信封给关老太太看,好让关老太太同意自己回保定府。

    李氏不由柔声叮嘱她:“你别硬来。若是关老安人的脸色不好看,你就什么也别说了,直接回来。免得坏了你和老安人的情份。其他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周少瑾谢了李氏。

    只是没等她出门,小厮气喘吁吁地送来了周镇的第二封信。

    李氏和周少瑾忙凑在一起拆了信。

    周镇的口气全变了。

    他让周少瑾留在九如巷陪伴关老太太,还让周少瑾:“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听外祖母的教诲,你外祖母对你疼爱有加,她留你是为了你好。你以后长大就明白了。”

    也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外祖母有意把她许配给诣表哥的事?

    周少瑾觉得自己的处境就像条千穿万孔的破船,到处漏水,池舅舅再不出现,她就要被水淹没了。

    关老太太却叫王嬷嬷过来请她们去嘉树堂说话。

    送走了王嬷嬷,李氏沉吟道:“老安人难道是想和我们说把你留下来的事?”

    周少瑾也猜是这样的。

    两人重新梳洗一番,去了嘉树堂。

    关老太太拉着周少瑾的手和李氏寒暄了半晌才进入正题:“按理说。你对少瑾像亲生母亲一样,初瑾出嫁后,少瑾应该回去和你生活在一起。可你也知道。少瑾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实在是舍不得。好在姑老爷是个细致的。听说我要把少瑾留下就同意了……”

    李氏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间和关太太计较。不管关老太太说什么她都笑眯眯地应好,等到李氏和周少瑾从嘉树堂出来,关老太太对李氏的印象大为改观,还私底下对王嬷嬷道:“姑老爷娶的这位新太太也是个玲珑通透之人,说话不费劲。”

    王嬷嬷笑着应“是”。

    周少瑾则长长地透了口气。

    她总算把自己留在了嘉树堂。

    接下来,就得把池舅舅找出来了。

    在侧门的轿厅停下,周少瑾对李氏道:“我想去趟寒碧山房才好。我昨天给郭老夫人送了盆花去……此时才觉得不对劲,我想去探探老夫人的口风。”

    李氏对寒碧山房那满眼绿色记忆深刻。

    “你怎么会送盆花去给郭老夫人?”她催促周少瑾道,“你快去看看!我在这里等你。”

    “你还是先回去吧!”周少瑾道,“我怕郭老夫人留了我说话。”

    李氏略一思忖,道:“也好,免得我在这里等得你着急,你去了寒碧山房静下心来,好好地和郭老夫人说说话,可别引起什么误会就好。”

    周少瑾连连点头,送走了李氏就急步去了寒碧山房。

    碧玉几个正打了水给放在院子中间的那株双色牡丹清洗叶片。

    见周少瑾来了都纷纷地和她打招呼:“没想到二表小姐居然养出了株双色牡丹。听说双色牡丹除了像我们府里那样一个颜色一半的还有一个枝头开出两朵不颜色的牡丹花的。二表小姐这个是哪一种?”

    周少瑾忙悄声道:“你们小点声音!我这是一个枝头开出两朵不同颜色的牡丹花。因觉得稀罕,就送了过来,却忘了老夫人是不养花的。池舅舅在家吗?我还送了盆惠兰给池舅舅。也不知道有没有出错?”

    她叹着,碧玉等七嘴八舌地安慰着她。

    “说双色牡丹有不同的开法就是老夫人告诉我们的,要是老夫人生了气,又怎么会跟我们说这些呢?你想得太多了!”

    “你送过来的惠兰老夫人也看了半天,还夸你的惠兰养得好。还让花房的人空出一块地方养惠兰,过年的时候用来待客。”

    “早啊!你别担心,老夫人没有生气。”

    周少瑾安下心来,佯装无意地道:“那池舅舅呢?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碧玉笑道,“四老爷去了藻园还没有回来。听秦子平说,四老爷说金陵城的夏天太热了。藻园却在石灰山,不仅景致优美。而且清爽凉快,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只是这几年都没有人过去住了,一些房屋都陈旧了,四老爷想把那边修缮一番,请了杭州那边过来的工匠去看房子,要把那边大修呢!”她说着,压低了嗓子悄声地告诉周少瑾,“说不定到时候我们也能跟着过去避暑呢!”

    可池舅舅根本就不在藻园啊!

    池舅舅身边不是怀山在服侍吗?怎么报信的人却是秦子平!

    秦子安又去了哪里呢?

    周少瑾心浮气躁,却不敢流露出一丝的异样。

    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和郭老夫人说了半天的话,这才满身疲倦地回到了平桥街。

    之后的几天,她想尽了办法打听程池的去向,程池却像消失了般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不管是郭老夫人还是其他的人,没有一个人发现程池不见了。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