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六十章 无常
    春日正午的阳光照在碧纱橱里,映得满室清凉。

    周少瑾安安静静地坐在碧纱橱里,神情有些恍惚地听着郭老夫人和张承玉说着话,压根就没有想到看看龙虎山鼎鼎大名的张天师长得什么模样。

    池舅舅借着外祖母的名义把她弄到寒碧山房来,隔着房头,还碍着她的名声,应该花了很大的力气吧?

    可她说不想去池舅舅就答应了,什么话也没有说,还让她相信他,“我既然能让母亲同意教养你,也能让四婶打消接你进府的主意”,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她想起前世的事。

    那个时候她一心一意地依赖着姐姐,有什么事去找姐姐,姐姐也是这么说。可今生她才知道,她给姐姐惹下了多少麻烦,姐姐又为了她的事伤了多少的脑筋。

    她在池舅舅面前,好像有点像在前世的姐姐面前似的。

    什么事都丢给他解决。

    一听说没她什么事了,她就如释重负般高兴得忘乎所以。却不曾仔细地想过自己这么做会不会给池舅舅惹什么麻烦,让他怎样的为难。

    她是不是为自己想的太多了。

    特别是池舅舅还对她这么好。

    不仅相信了她的话,还由着她跟着继母回保定府,让她“安安心心回去等消息好了”。

    正如池舅舅问她的,“程家为什么会抄家”,连她这个重生了的人都不知道,更何况池舅舅这个只是从她的嘴里道听途说的人呢?

    要不,她还是留在寒碧山房?

    至少她可以帮着池舅舅理一理思路。

    池舅舅不是说了吗?他现在脑子有点糊,暂时还没有什么要问她的。以池舅舅的性子,这几乎就是在说他现在有些束手无策……

    她还是回九如巷好了!

    可程许……

    周少瑾的指头拧在了一起。可心里却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诉她:你不是说要改变吗?说要变得坚强起来,不再像前世那样只知道依赖别人,那为什么要逃避呢?那些事不是还没有发生吗?刚刚重生的时候。你立下志愿,一要报答林世晟。二要把程家的结局告诉程泾。立下这志愿的时候,你不也觉得困难重重,两件事像两座山一样压在你的心里吗?可现在呢?林世晟已经和沐姨娘成了亲,程家的事也告诉了什么事也难不倒的池舅舅,可见什么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鼓足了勇气去做。

    程许前世是欺负了你,可今生不是还没有发生吗?

    从前你只是一个人,现在有池舅舅。又有郭老夫人、外祖母的庇护,难道都不能避免和改变这件事的发生吗?

    前世,你过得不好,自己也是有责任的。今生,难道还像前世似的随波遂流吗?

    周少瑾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她一定要坚强起来。

    不能总指望着别人帮她。

    哪怕这个人是池舅舅。

    她也不可以成为池舅舅的负担。

    想到这里,周少瑾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在碧纱橱里来来回回地走了两趟,听到郭老老夫人吩咐碧玉送客的声音,她的心情这才平静下来。

    那就这么决定了。

    她会按照池舅舅之前的决定搬到寒碧山房里来的,也会求池舅舅不让程许跑到寒碧山房里来的。

    等程许发现向来把他捧在手心里的祖母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周少瑾这么想想都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自己的决定告诉池舅舅。

    不过,池舅舅会不会恼她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没有个主意啊!

    周少瑾苦恼地想着,直到吃饭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忐忑。

    郭老夫人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有说。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是心思多的时候,衣服上多了个褶子都要苦恼半天,不必理会,过几个时辰身边有其他的事发生就会忘了。

    她笑着让碧玉给周少瑾布菜:“今天的鲥鱼做得好,你尝尝。”

    这才三月,寒碧山房的菜谱上已有了鲥鱼。

    寒碧山房的饭菜可真好!

    她要是在这里住上两年,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不习惯啊!

    周少瑾胡思乱想,小声地问:“池舅舅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他去送张承玉了。”郭老夫人笑道,“就算是回来吃饭。那也是午后的事了。”

    周少瑾点头,直到用过午膳。陪着郭老夫人喝了杯茶,郭老夫人面露倦色要去休息。程池还没有回来。

    她只好起身告辞,回了嘉树堂。

    关老太太笑着问她:“郭老夫人都说了些什么?”

    周少瑾道:“问太太明天有没有空,若是有空,就请她吃饭。”

    关老太太看着时辰不早了,道:“那今天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后记得给我也回个信。”

    周少瑾没有立刻就走,而是问关老太太:“我想留在嘉树堂,您能跟我爹爹说说吗?”

    关老太太喜出望外,忙道:“你放心,我已差了人去给你父亲送信,最多这两天就有消息了。”

    周少瑾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拒绝池舅舅。

    若是父亲同意她留在九如巷,她要回保定府,池舅舅得花多少功夫啊!

    不过,她今天没有遇到池舅舅,池舅舅行事又雷厉风行,怕就怕她前一刻说要回保定府,后一刻池舅舅就开始想办法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写封信给父亲好了。

    周少瑾见过沔大太太之后就回了家。

    李氏听说郭老夫人要请她吃饭,意外之余不免有些欢喜。

    她在金陵人生地不熟的,又惦记着留在家里的小女儿,日子实在是有些难熬。能去九如巷做客,既可以讨好周镇,又可以解闷。一举两得。

    李氏差了李嬷嬷提了几匣子点心去了九如巷。

    周少瑾则和李氏说着体己话:“……听外祖母的意思,是想让我继续住在九如巷。若是外祖母开了口,父亲一定不好回绝。毕竟养恩重于生恩。我恐怕不能随着您回保定府了。”

    她满脸的遗憾。

    李氏讶然,又觉得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当年若不是关老太太坚持。周少瑾姐妹就去了南昌府。

    在这件事上没有她说话的份。

    她讨好地笑道:“老安人把你们姐妹当掌上明珠似的,舍不得也是常情。二小姐不妨安心地在九如巷再住些日子,等到过年的时候,我派人接了二小姐回家团圆。”

    周少瑾也的确想去保定府探望父亲。

    她笑着称“好”,和继母说起了妹妹周幼瑾:“长得像谁?会不会走路了?我上次给她做的衣裳她能穿吗?我想再给她做几件冬衣,您看衣服的尺码要不要放几寸……”

    等到李嬷嬷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周少瑾和李氏亲亲切切地在那里说话,若不是隔着辈份。倒像对姐妹似的。

    ※

    第二天,周少瑾和李氏去寒碧山房做客。

    唐老安人、李老人、洪氏、姜氏等人都出面陪客,家里请了长高班里的高惠珠来唱折子戏,四宜楼热热闹闹的,服侍的妇仆路过都会放慢了脚步听几句。

    周少瑾却被程笳拉到了四宜楼的点心房里说话:“……你说,我到底怎么回李敬啊?”

    “我怎么知道啊!”周少瑾道,见不时有仆妇从点心房的门前路过,道,“我们去四院楼外面说话好了,这样子避在门后若是有人躲在哪里我们一样也看不到。还不如大大方方地站在院子里说话。来往的人群一目了然。”

    “好啊!”程笳道,“少瑾,我发现你越来越行了。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得出来。”

    周少瑾微微一愣。

    这好像是池舅舅的主意。

    她今天一天都没有看见池舅舅,听南屏说,池舅舅送了张承玉之后就直接去了藻园。他今天要是不回来,她就碰不到他的人了!

    周少瑾心不在焉地和程笳在四宜楼前的石拱桥上,听着程笳唠叨:“他派了人来问我,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娘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我也不知道敬表哥为什么会看中我?他说其他的事他来办,可谁知道他会跟我母亲说些什么?若是我母亲误会我和他之间有什么,我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还怎么能立足做人……”

    “这事是有点让人觉得心里不安。”周少瑾等她说完,这才道。“我看你还是慎重些的好!”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池舅舅,不动声色间就达到了目的的。

    不过。池舅舅去藻园干什么啊?

    为什么还不回来?

    她还要和他商量留在九如巷的事呢!

    周少瑾抬手就折了根石榴树的树枝,揪起树枝上嫩绿的叶子来。

    “少瑾。”程笳睁大了眼睛望着她,“你怎么折起树枝来了?我从前折了树枝做花环你都要啰嗦我半天的,怎么你今天自己折起树枝来?”

    周少瑾顿时脸上红辣辣的,含含糊糊地道:“我也替你烦心嘛!要不你再找个人问问?”

    程笳神色一黯,道:“这件事我除了你还能跟谁说吗?”

    周少瑾立刻想到了一个人选。

    她道:“要不,我们找集莹商量去?”她把集萤砍了前未婚夫一条胳膊的事告诉了程笳,“……她这么厉害,你不如让她帮你去查查李敬的底!”

    程笳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拽着周少瑾就往听鹂馆跑。

    周少瑾忙道:“你慢些,你慢些,集萤不在家!”

    程笳失望地停住了脚步。

    姜氏在四宜楼的二楼朝着程笳招手,示意她上楼去。

    程笳耷拉着脑袋回了四宜楼。

    ※

    姐妹们,今天只有这一更。

    我明天要出门远,怎么也要赶一章存稿放着,不然会空窗的。

    ~~~~(>_<)~~~~

    加更下个星期回来了补。

    ps:一更的时间暂时定在2o点左右。

    ※(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