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胡诌
    程池望着周少瑾渐行渐远的背景在心里直嘀咕。

    这小丫头片子,一点也不客气,收了他二百两银子,连句场面上的客气话都没有。

    不过,算了,以后两人还要相处,也就不和她计较这些了。

    他转身准备回听鹂馆。

    翡翠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四老爷,老夫人请您过去说话。”

    程池奇道:“老夫人不是有客人吗?”

    翡翠笑道:“奴婢也不知道。老夫人让奴婢来传话,奴婢就来传话了。”

    程池想了想,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换了件玄色的仙鹤纹的褙子,原来的纂儿重新梳了个圆髻,戴了根通体无暇的白色和田玉簪子,端坐在罗汉床上喝着茶,珍珠领着几个小丫鬟在收拾靶镜、帕子。

    老人家指了指自己的对面,道:“坐下来说话——喝什么茶?”

    这就是要长谈的意思了。

    程池笑道:“顾家的两位太太不是等着您吗?您不先去见了客人?”

    郭老夫人似笑非笑地瞥了儿子一眼,道:“客人哪有你重要啊!我都不知道你收拾起自家的小侄女来了。”

    程池看了眼一屋子的人,撩了袍子就闲闲地坐在了郭老夫的对面,吩咐珍珠:“那就给我沏杯碧螺春。这春天到了,最好是喝点绿茶消消火。”

    珍珠笑着上了茶点,领着屋里的小丫鬟退了下去。

    郭老夫人站起来转身拿起多宝阁阁子里的一柄玉如意就朝程池打去:“你都做了些什么?把人家小姑娘吓得跑到我这里来求援!嗯!”

    程池斜着身子一躲,那玉如意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娘,我都这么大了,您怎么还这样?出了事就打自家的孩子,也不问青红皂白的!”他一面咧着嘴揉着肩膀。一面道,“她是我侄女,我能把她怎样了?”又道。“她找您求援了?是怎么找您求得援?”

    周少瑾从头到尾都和他在一起,除非她来之前就有了准备。

    一想到这个可能。程池心里的火苗又窜了起来。

    他还没有找她算账,她倒好,先把状告到了他娘这里来了。

    这小丫头,不收拾收拾她,她以后还不得上房揭瓦啊!

    那边郭老夫人打了儿子,气也消了,坐下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程池没准备把周少瑾的事告诉任何一个人,这其中也包括自己的母亲郭老夫人。

    他又素来知道谎言的最高境界就是十句真一句假。何况他又有事求母亲,因而转眼间就有了说词:“上次大哥和黄理争礼部尚书的事,我曾经给大哥派过信,这件事您应该知道。”

    郭老夫人点了点头。

    程池道:“话是通过少瑾那丫头传过来的,得了信的人却是周大成。”

    大成是周镇的字。

    郭老夫人神色一肃,身子坐得更直了,正色道:“那周大成是什么意思?”

    程池道:“我回来的时候听丫鬟说您准备过几天和四婶一起去平桥街给周家大小姐添箱,想着少瑾那丫头一路陪着我们去了趟普陀山,后来杭州分号的给她送东西,她也是先问过我的意思之后再行事。颇为乖巧懂事,就想着私下也随份礼。但又不知道周镇是出于什么目的让少瑾给我递的这个话,我就趁机把少瑾叫了过来。原想套套她的话,没想到却问出些陈年旧事,把她给惹哭了。”

    说到这里,他懊恼道:“我看她也不小了,怎么哭起来像个孩子似的。弄得我好生狼狈。偏生您进门就给我一如意,还好我这是在寒碧山房,若是换了个地方,还以不知道传出什么话来呢!”

    郭老夫人还是有些怀疑,道:“那少瑾的丫鬟为何找到我这里来了?”

    “我说您疑心重。您还不承认。”程池气得血往头上直涌,可当着母亲的面。却是一点异样也不敢露,道。“我不是怕别人误会吗?所以让您身边的翡翠和商嬷嬷一起过去请的少瑾。她的丫鬟不找到您这里来难道还找到我那里去?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避什么嫌的。横竖我是她表舅舅,找她问个事,又能有个什么事?”

    郭老夫人狐疑地打量着自己的小儿子,道:“是吗?”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现在找了周少瑾过来问问。”程池信誓旦旦地道,“我好心还办成了坏事!”

    “你的话有道理。”郭老夫人赞同道,“我从你嘴里是听不到一句真话的,只能哪天问少瑾。”

    程池出了一身冷汗。

    那小丫头笨得要死,这一问还不得破绽百出啊!

    有破绽也没什么,重要的是把他白白送给周大成的这份人情也会弄没了——有了这份人情,她还愁没办法在长房站住脚啊!

    看样子得让人去给周少瑾送个信,别说漏了嘴才是。

    程池在心里琢磨着,嘴上对郭老夫人道:“娘,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我想让您出面,把少瑾养您屋里。”

    郭老夫人眉头微蹙。

    这是件极不好办的事。

    先不说周少瑾从小是在四房长大的,若是她从四房接了周少瑾到寒碧山房,有夺人之好的嫌疑,别人不免说她仗势期人。若是周少瑾同意到她屋里来,那就更麻烦了。别人会说她忘恩负义,没有良心。

    可儿子向来不是那不经脑子就随意开口的人,她道:“你先把其中的缘由说给我听,我仔细想想。”

    在程池相信周少瑾的经历之后,他就做了这个决定。

    周少瑾的性格太软弱了,把她就这样放在外面,他实在是不放心。

    至少,要护着她长大点,嫁个稳妥的丈夫才行。

    至于理由,程池早就想好了。

    他道:“娘。您想想,周大成为何要借着少瑾把黄理和大哥争礼部尚书的事告诉我们?只怕是顾忌着四房吧?说起来周大成和四房的关系十分的融洽,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您也知道我的性格。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们不妨先向周大示好。把少瑾名正言顺地接过来。等到时候和周大成说话的时候,底气也足一些。不然平白受了他这么大的恩惠,我心里总有点不踏实。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郭老夫人听着有些不悦,道:“四郎,我看你这几年在外面,心思是不是有些活泼过头了?不管那周大成是什么用意,我们当初既然接受了,之后就要承担相应的义务。不然就应该拒绝别人才是!这样挟持别家的女儿,算是怎么一回事?我不同意!”

    “娘!”程池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笑道,“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郭老夫人竖了耳朵。

    程池道:“实际上我也是有点小私心的。少瑾这丫头,乖巧懂事又十分的活泼可爱,自笙丫头去了京城之后,您身边就没有个相伴的人。笙丫头的婚事又定在了今年的五月,她嫁的又是山东聊城彭家的儿子,以后只怕您想见她一面都难。今天我问这丫头的时候,这丫头不是哭了吗?听那口气。好像是她从她继母那里知道,她姐姐出嫁之后,她父亲还想让她继续留在程家。她想想就觉得有些伤心。我倒是想问问那小丫头到底怎么了。可她除了哭就什么也不说。我也不好多问,正手足无措的时候,您让人来请她,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郭老夫人是很喜欢周少瑾的,闻言道:“你是怀疑有人给那小丫头气受?”

    程池笑道:“我们这样的人家,多的是察颜观色的高手,也多的是人喜欢捧高踩低,少瑾不管怎么说,到底是寄养在四房的。我们家二品、三品甚至是一品的大员没少出,指不定有些人会以为四品的知府没什么了不起的。”

    郭老夫人就想到了丈夫去世。两个儿子那时候都已经是进士了,只因为丁忧在家。二房推波助澜,有些人就鼠目寸光以为他们这个房头也就这样了,明里暗里没少给她使绊子,何况周少瑾这样的小丫头,又是在内院大宅里,身边一群不认字的妇孺……

    “也行!”郭老夫人立刻做出了决定,“诣哥儿的婚事推迟一步。先把少瑾接过来,再说诣哥儿的婚事。”

    程池已经明白母亲要怎么做了,但他寻思着不如捧母亲几句,这样一来说不定母亲对这件事会更积极,等周少瑾搬过来了之后看周少瑾也更顺眼。

    他困惑道:“您的意思是?”

    “你四婶不是想把少瑾留在家里吗?”郭老夫人道,“这瓜田李下的。本来没有什么的,到底也变成有什么了。但把少瑾送去保定府,你四婶肯定不放心把少瑾交给李氏扶养,若是让她回周家,那还不如让她跟着李氏去保定府,至少保定府有长辈照顾,在平桥街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只要跟你四婶透个音,说愿意教养少瑾,你四婶肯定会欢天喜地把人给我送过来。”

    程池笑道:“这内宅的事还是您门精啊!我刚才还在想,这件事只怕会让您为难,没想到你这转眼就想出个主意来了。可惜大嫂性子太犟,她若是好生生地跟在你身边学学,嘉善又何至于变成今天的样子!”

    郭老夫人不解道:“我平时说嘉善不行,你不是还帮他说话的吗?怎么今天却全变了!莫非嘉善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或者是你大嫂脑子一热,又干了什么好事?你可不能瞒着我!”

    远在京城的袁氏莫名其妙地就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