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首饰
    程池当然没有往周少瑾身上想。

    既然母亲让人请了周少瑾过去,他再留周少瑾就不合适了。

    他对周少瑾道:“你会不会自己整理衣饰?要不要我让南屏来帮帮你。”

    周少瑾脸色一红。

    她刚才又哭又闹的,只怕早已衣饰凌乱。这样走出去,被那些妇仆看见了还不得对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

    “我自己也能行!”周少瑾忙道。

    程池松了口气。

    周少瑾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像哄小孩子似的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今天你对我说的话最好谁也别说,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你下棋输了,又被我说了几句,心里不舒服。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又有这样的奇遇,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被人利用是小,就怕有些人心胸狭窄,想让你为他一人所用,把你关起来让我们都找不到,那就麻烦了。”

    重生的事像块大石头似的压在周少瑾的胸口,她生怕被别人发现当成怪物,可没有想到,自己的经历在池舅舅的眼里却能媲美和氏璧。

    周少瑾突然间觉得自己的际遇也不是那么糟糕了。

    她连连点头:“我谁也不会说的。”

    程池见她一副不知道深浅的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吓唬她道:“你要因此被人捉走了,我也不管你了。知道吗?”

    周少瑾脸上火辣辣的。

    池舅舅还真当她是小孩子。

    不过,被人这样当成小孩子的感觉……也挺好的。

    她忙保证道:“除了池舅舅,我一定谁也不说。”

    程池这才略略放心,指了里间,道:“去整整衣饰。我们这就去老夫人那里。”

    周少瑾有些好奇地进了里间。

    里间是个小小的休憩室。靠墙放着张小小的填漆床,挂了白色的细布帐子。临窗是张大书桌,除了文房四宝还用羡阳钵养了盆君子兰。多宝阁架子上不是放着书就是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卷轴。

    不知道那卷轴里是画还是池舅舅在船上说的什么舆图。

    周少瑾很想打开看看。

    她回头朝外间瞥去,正巧看见了程池蓝灰色的素面杭绸袍子的一角。

    周少瑾失望地叹了口气。

    回头看见了床头的镜架。

    那镜架的架子是紫檀木做的。正中镶了张团扇大小的西洋镜,照得人纤毫毕露。

    周少瑾嘟了嘟嘴。

    池舅舅好奢侈。

    镜架上竟然镶的是西洋镜。

    她站在西洋镜前左右打量着自己的脸。

    皮肤光洁如玉,没有什么小疖子也没有什么伤痕,就是眼睛红红的,还有点肿。

    周少瑾赧然地笑了笑,对着镜子重新整理了妆饰,出了里间。

    程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件青竹色的细布道袍,宽袖大袍。颇有些道风仙骨的味道。

    周少瑾小声道:“池舅舅,那年您真上了龙虎山的第一炷香吗?那岂不是没有在家里过年?”

    “是啊!”程池不以为意地笑道,“你不是说之前都没有怎么看见我吗?我常年在外面到处跑。”他说着,推开了书房的门。

    周少瑾连忙跟上。

    商嬷嬷和碧玉都在外面等。

    碧玉还好,只是奉了老夫人之命来请周少瑾过去,商嬷嬷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些许的动静,见周少瑾全须全尾,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她不由地长舒了口气。

    程池一面跟着碧玉往上房去,一面问她:“老夫人在做什么呢?”

    碧玉笑道:“老夫人在清点从前的首饰呢!说是有什么东西她老人家自己都不记得了。趁着这几天天气好。拿出来看看。”

    周少瑾摸汗。

    别人是晒书,晒衣裳,老夫人却是晒首饰……

    程池显然和周少瑾想一块去了。道:“我记得庙里要晒经书的,是几月份?你们不妨陪着老夫人出去走走。”

    碧玉笑道:“六月初六晒书。这还早着点。”

    程池见她说话稳重,不卑不亢的,就多看了她一眼。

    碧玉忙恭敬地低下了头。

    程池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神情,进了郭老夫人住的上房。

    郭老夫还真的在晒首饰。

    窗边的罗汉床、窗台、茶几、太师椅上都满摆了各种各样的装首饰的匣子,还有些就那样堆在地上,屋里珠光宝气,金碧辉煌。

    看见周少瑾和程池进来,郭老夫人朝着他们招手笑道:“你们来的正好。快帮我看看,哪些首饰好看。哪些首饰不好看。”

    周少瑾奇道:“您要重新打首饰吗?”

    郭老夫人笑道:“先把不好看的、过时了的挑出来放到一边,是赏人还是重新打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呢!”

    周少瑾见旁边敞开的匣子里放着枚赤金仙桃献寿的长簪。道:“这个也不要了吗?”

    “不要了。”郭老夫人道,“几十年的老款式了,除了金子的成色好一点,做工样子都过时了。”

    周少瑾见那簪子雕工精细,衬着仙桃的几片叶子脉络清晰可见,十分逼真,不免有些可惜,拿起来看了看。

    这些年流行金镶玉和累丝,那簪子是实心的,戴着也沉,的确过时了。

    郭老夫人笑道:“你很喜欢吗?”

    周少瑾忙道:“我不太喜欢这种厚实的首饰。”

    她可是亲自领教过郭老夫人的大方,她怕郭老夫人一时兴起,把这支簪子赏给了自己。

    郭老夫人颔首道:“你们小姑娘家的确都不怎么喜欢这样的首饰。”她想了想,吩咐玛瑙,“你去把我那支月满西楼的分心找出来给二表小姐。”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想拒绝,又怕郭老夫人只是给自己看看,自己自做多情了。只好笑道:“是您珍藏的吗?”

    “珍藏谈不上。”郭老夫人道,“虽也是早年的老物件了,却是宫里出来的。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看见第二支。”

    说话间,玛瑙捧着个红漆描金月季花的匣子走了进来。

    郭老夫人打开了匣子。对周少瑾道:“你看!”

    周少瑾大为惊讶。

    那月满西楼分心是赤金打造的,少说也有十二、三两。分心的中间是琼楼玉宇般重重叠叠的宫殿,宫殿的背面是半轮明月,左边是棵桂花树,树下蹲着只小兔子。小兔子自不必说,神态活灵活现,仿佛真的一般。那桂花树的树叶却薄如箔纸,一片片地挂在枝头。手一动,树叶籁籁作响,光华四射,精美绝伦。

    “真漂亮!”她赞道。

    郭老夫人把匣子往她手里一塞,道:“既然觉得漂亮,就拿去玩去吧!”

    “这怎么能行!”周少瑾道,“我一来就夺您所好……”

    “这算什么所好。”郭老夫人笑道,“也只有你们这些小姑娘喜欢这些东西了。”然后道,“你也别跟我客气。我还有更好的东西,那是我准备闭眼的时候才拿出来的。让你们这些小丫头都惦记着。听说我不行了就飞奔着回来准备分我的东西。”

    周少瑾忍不住笑了起来,收下了那支月满西楼的分心。

    程池就道:“娘,你是不是给个地方我坐坐。”

    珍珠几个忙进来收拾东西。

    郭老夫人却手一挥。道:“还是我挪个地方吧?这要是让你们收拾了,我等会又不记得那些东西放哪里了。”

    周少瑾就虚扶着郭老夫人去旁边的宴息室。

    郭老夫人问周少瑾:“你怎么过来了?”

    周少瑾就照着程池吩咐的道:“我过来和池舅舅下棋的。”

    郭老夫人就拖长了嗓子“哦”了一声。

    周少瑾很是心虚,眼睑微垂。

    程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会聪明起来连他是生气还是高兴都看得出来,笨起来别人问她什么就说什么呢?

    她过来找他下棋,按礼是要先去给母亲请安的。她没有给母亲请安就去了自己的听鹂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母亲她是被他叫去的吗?她这么回答,不是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欲盖弥彰吗?

    母亲就是不怀疑也要怀疑了。

    他扶了扶额头。

    郭老夫人却像根本没有听出来似的,笑着说起了其他的事:“家里都准备得怎样了?廖家的人到了吗?上次说给你继母接风洗程的没能办成,你回去跟你继母说一声。等她忙完了这阵子,我请她到家里来听评书。”

    周少瑾笑着替李氏道了谢。

    碧玉笑着走了进来。道:“老夫人,顾家的大太太和九太太过来了。”

    顾家的九太太。指的是顾清和的太太。

    她的母亲和郭老夫人是表姐妹。

    郭老夫人就对周少瑾和程池道:“你们去下棋吧!等会也不用和我来道别了。我看顾家的大太太和九太太过来只怕是有要紧的事。”

    程池和周少瑾退了下去。

    郭老夫人吩咐碧玉:“请了顾家的大太太和九太太到花厅里坐。”

    寒碧山房的花厅和程池住的听鹂馆一南一北,就算是走错,顾家的女眷也不可能碰到周少瑾和程池。

    程池就拿了张银票给周少瑾,道:“这是我给您姐姐的顺礼,你回去也有个搪塞的借口。”

    周少瑾打开一看,二百两。

    一般人随礼多则二、三十两,少则几两。

    这也太多了点吧?

    不过,就这样随手掏给她,肯定是临时想起来的。

    周少瑾在心里哼哼道,想起程池屋里镜架上镶着的西洋镜,笑盈盈地把银票装进了荷包里,道:“那我就替我姐姐谢谢池舅舅了!”

    然后给程池屈膝行礼,带着春晚回了平桥街。

    ※

    姊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还有晴天墨云和小汐夕的灵兽蛋没有加更,因为明天是周末,之前承诺了大家会在周末的时候加更,晴天墨云和小汐夕的灵兽蛋加更就顺推到周末的加更之后了。

    明天的加更暂时定在下午的五点左右,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会提前向大家请假的!

    &nb(n_n)o~

    ※(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