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五十章 询问
    程池闻言皱了皱眉,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周少瑾低头道:“是前年的三月二十。我在湖边跌了一跤,醒过来睁开眼睛却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

    程池点了点头。

    这就和怀山说的对上了。

    他瞥了周少瑾一眼,道:“那你怎么管起林、沐两家的事来?是林家和你有关系还是沐家和你有关系?”

    所以的事情就是因它而起,周少瑾知道这是个没有办法回避的话题。

    她不由轻声道:“林世晟,前世是我的夫婿!”

    程池挑了挑眉,道:“前夫?”

    算是吧……

    周少瑾脸胀得通红。

    程池却道:“难道你抢了沐家大小姐的婚事,然后沐家大小姐又因为沐家的事沦落成了官妓,你很内疚,所以想帮他们?”

    “什么会!”周少瑾闻言急得跳脚,道,“我是那种人吗?我怎么会去抢别人的婚事?人家沐家大小姐自幼就和林世晟订了亲,如果不是这场祸事,他们早就顺利地成了亲。但林世晟一直对沐家大小姐念念不忘,后来找了个机会纳了沐家大小姐为妾……我不过是想帮他们一把而已!”

    有这样相帮的吗?

    前世自己的丈夫纳了青梅竹马的心上人为小妾,做为嫡妻,她不仅不妒忌,不心酸,还想办法撮合自己的丈夫娶了小妾……况且周家是正正经经的读书人出身,又怎么会和行伍出行的林世晟结了亲家的?而且还是远嫁到了京城!

    程池似笑非笑地瞥了周少瑾一眼。道:“你们是假夫妻吧?”

    “不是!”周少瑾下意识地反驳道,“我们不是假夫妻!”

    程池一个字也不相信,道:“你怎么会嫁到京城去?”

    周少瑾有片刻的迟疑。悄声道:“我姐夫做得媒。”

    不是关老太太也不是周镇做得媒,而是廖绍棠做得媒。

    这本身就是件很耐人寻味的事。

    程池想到刚才他拽周少瑾时周少瑾的反应。还有他提到程许时她抵触……他不由神色一肃,正色地道:“少瑾,在你所说的前世里,程许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为什么会离开程家,为什么会远嫁!

    周少瑾表情微凝。

    池舅舅,到底还是发现了!

    可那么羞辱的事,在池舅舅面前。她怎么开得了口?

    她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身子忍不住发起抖来。

    程池看了大为不忍。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又何必反复地提起来让她觉得痛苦呢?

    他不禁上前轻柔地摸了摸周少瑾的头,温声道:“如果觉得心里不舒服,你就别想了。你不也说,那是前生的事吗?今生你好好的,就不要想前世那些让人不高兴的事了。嗯?”

    周少瑾几乎是感激地望了程池一眼。

    她真的是不想再去提从前了。

    犯下错误需要惩罚的人不知道,她这个受害者却不停地受伤害!

    她乖乖地点头。

    程池看着,在心里悄悄地叹了口气。

    就算是前世的事,但那些曾经感受过的痛苦却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消失不见。它不过是被藏在了角落里而已。

    这小丫头。乖顺得让人心痛!

    只是不知道前世程许到底做了些什么?

    是不是已经坠落到了无药可救了?

    既然她的背后没有人,那有些事他就得问清楚了。

    程池指了不远处的罗汉床,道:“少瑾。你还没有告诉我程家为什么会被抄家呢?我们坐下来说话好不好?”

    周少瑾连忙点头。

    两人罗汉床前一左一右地坐下。

    周少瑾斟酌着把当时的情景告诉了程池。

    程池注意到周少瑾在她自己所说的前世里,是一个人独自住在林家位于大兴的田庄里的。

    他道:“那这件事最好是问你姐夫廖绍棠了?可廖绍棠却没有预知的能力,根本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周少瑾赧然。

    她说了,等于没说。

    程池细细地问周初瑾是什么时候到田庄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在田庄逗留了多长的时候,和她都说了些什么话,林世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什么时候给她报得信……事无巨细。问得非常详细。

    周少瑾知道程池是想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来,回来的非常慎重。

    程池听后陷入了沉思。

    周少瑾大气不敢出的坐在他的身边。直到他神色缓和,这才小心翼翼地道:“池舅舅。还有一件事……前世,是黄理做了礼部尚书,沐大人的事,今年年底才会发现……现在泾舅舅做了礼部尚书,沐大人的事提前暴发了……我,我不知道事情还会不会和前世一模一样。”

    这一点程池还真没有想到。

    他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的,觉得周少瑾应该是有预知能力而不是什么重新活了一回。

    程池沉默了一会,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母亲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不知道为什么,程池虽然面色如常,可周少瑾就是能感受到他心底悲痛。

    她斟酌道:“好像是丙午年……而且老夫人和长房的二老太爷是前后脚走的……我当时在京城,先听到二老太爷去世的消息,然后听到老夫人去世的消息……老夫人应该走在了二老太爷的前头……”

    “听说?”程池面色不虞,道,“你嫁到京城之后和我母亲、我都没有什么来往吗?”

    以他和母亲的性格,周少瑾若真是被程许欺负了,他们一定会尽力地补偿她的。甚至会让二哥收了她为干女儿,为她撑腰的。

    可听她的口吻,自己和母亲却对她不闻不问的……在周少瑾眼中的前世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呢?

    他忍不住道:“我那个时候在干什么?”

    周少瑾犹豫了片刻,道:“我在九如巷的时候。并不认识池舅舅。我最后一次听到您的消息,是壬寅年,也就是至德二十五年……”

    那是她出嫁后的第三年,程许却依旧纠缠不清,每年她的生辰都会跪在姐姐的大门口,是池舅舅出现之后把他给拽走了。

    之后程许就再也没有出现。

    对了,她还忘记了一件事。

    周少瑾忙补充道:“之后就是天顺二年,您劫法场。只救走了程许一个人……”

    程池心头大震。

    重新审视周少瑾的话。

    按照他的计划,他今年会把程家的庶务全都交出去,二年之后离开九如巷,再三年,彻底地和程家断决关系……那一年,正好是至德二十五年。

    他自知这想法太过惊世骇俗,除了他自己,他连怀山和秦子平等人都没有说,周少瑾不可能知道这件事。

    还有劫法场的事。

    照周少瑾说的,程家被满门抄斩是他隐退之后的第六年。他身边最多也就跟着几个像怀山、商嬷嬷这样的心腹,就算是有心劫法场,估计最多也就能救出一、两个人来。在那种情况下,以自己的性格,的确会优先考虑身为嫡长子嫡长孙的程许。

    也就是说,周少瑾说的全是事实。

    她的确是重新活了一遍。

    而程许,恐怕不仅仅是欺负了周少瑾这么简单了。

    周少瑾应该是和程家闹翻了!

    只是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他今天已经问了很多小丫鬟难堪到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话了。

    还是以后有机会了再慢慢打听好了。

    怎么也不能让她像前世那样被程许给欺负了。

    程池问周少瑾:“二房的老祖宗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他的语气已由轻快的调侃转为郑重。

    周少瑾立刻就感觉到了。

    她难掩心中的激荡,忙道:“癸卯年,也就是至德二十六年。”

    母亲到底熬过了那个老头子!

    程池心中荡漾着股无言的悲凉。

    他问周少瑾:“重生的事,还有谁知道?”

    “只有您知道!”周少瑾苦笑道,“姐姐不相信。我也怕吓着姐姐。”

    程池道:“她是闺阁弱质女子,又是读书人。自然没有办法接受这些怪力乱神的事。”

    可池舅舅您怎么就接受了呢?

    周少瑾很想问一句,可话到嘴边。她又怕破坏了彼此间的气氛,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决定找个机会再好好地问问池舅舅。

    这件事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复杂!

    程池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着步子。

    周少瑾知道的事不多,却件件都是直指要害。而且听她的语气,她重生之后改变了很多事,这些事又变化了前世的结局,很多事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有怎样的转变,怎样的发展。这就得他和她坐下来仔细地分析。而周初瑾出嫁之后,周少瑾有可会随着李氏去保定府……

    程池瞬间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只是还没有等他征求周少瑾的想法,门外就传来商嬷嬷略带几分焦灼的声音:“四爷,老夫人身边的碧玉姑娘过来了。说是老夫人知道二表小姐过来了,奉了老夫人之命,请二表话……”

    这是谁在母亲面前嚼舌根了吗?

    程池脸色有些不好看。

    周少瑾汗颜,不敢看程池。

    她来的时候曾经嘱咐过春晚,如果她半个时辰还没有回畹香居,春晚就到寒碧山房的老夫人那里去找她。

    虽然做母亲的都会向着儿子,可在郭老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她也会有机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