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解惑
    程池大怒。

    有黄理的事在前,周少瑾所说的事又精准到了年月日,他压根就不相信程家或是程家的姻亲里有这样的能人,他所说的话,所有的事从头到尾不过是希望能让周少瑾放下心结,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就算不能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从她的嘴里套出几句话来也好。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套出来的竟然是程许!

    这个他寄于了无限希望的侄子。

    为了这个侄儿,他甚至拒绝了母亲让他指导程语的提议。

    这个小畜生!

    程池紧紧固住了周少瑾的胳膊,尽量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沐如春风地道:“少瑾,你别怕,我是程子川!”

    周少瑾却被魔魇了一样,尖叫着踏打他。

    商嬷嬷冲了进来:“四爷……”

    程池的目光如刀光般地掠了过去:“给我出去!”

    商嬷嬷胆战心惊地退了下去。

    周少瑾挣扎得更厉害了。

    程池没有办法,把她禁锢在了他的怀里,沉声地提醒着她:“少瑾,我是程子川,是你的池舅舅……”

    如是我闻的香味淡雅清新,像开在山野边的无名小花,既有花的芬芳又有草的清新。

    周少瑾渐渐地安静下来。

    程池松了口气,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像安抚小婴儿一样的安抚着她:“别怕,别怕!”

    周少瑾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正无助地依偎在程池的胸前。

    她一个激灵,伸手推着程池。

    谁知道程池却比她想像的更有力量,她不仅没能推开程池,反而让程池误会她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紧紧地抱着她不停地轻声安慰她:“别怕。我是池舅舅!别怕……”

    原来池舅舅只是在安慰她。

    周少瑾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程池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慢慢地放松了禁锢周少瑾的手臂。

    这小丫头看着柔柔软软的,闹腾起来却像个小猫似的又抓又挠的,她要是再这么下去。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少瑾!”程池忍不住像安抚小动物似的摸了摸她的头,低声道:“你说过相信我的。你现在还相信我吗?”

    她当然相信池舅舅的能力。

    不然前世他也不会能从法场救走程许,今生她也不会找他帮着给程泾递话了!

    周少瑾点头。

    那就好!

    程池抿了抿嘴,温声道:“那好,少瑾,你告诉你,除了程许,程辂和程举是不是也有份?”

    周少瑾毛骨悚然。

    她还什么都没有说,池舅舅就猜了个**不离十。

    若是她和盘说出前世的事。那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池舅舅!

    她身子僵直。

    抱着她的程池立刻感觉到了她的情绪。

    他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声音却更加的温柔了:“少瑾,你别怕,你只管跟我说实话……程许是不是拿了你什么东西,所以你才没有办法脱身了……”

    周少瑾愕然。

    池舅舅怎么会往这方面想?

    但当年的事,也和这差不多,只是比这严重多了!

    可就算是这样,池舅舅也会觉得她没有错吗?

    也会站在她这边帮她吗?

    周少瑾紧紧地抓住了程池的衣襟。

    也就是说,自己猜对了!

    程池心里顿时心里的火苗蹭蹭蹭地直冒,让他半晌没有说话。就怕自己开口吓着了本已像惊弓之鸟的周少瑾。

    过了一会,他才轻轻地抚了抚周少瑾的青丝,柔声道:“少瑾。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把东西拿回来,保证不让别人知道。不过,你得告诉我是什么东西……”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道,“要不,你写给我也行……”

    周少瑾眼眶立刻就湿润了。

    在她说出那样危言耸听的话之后,在她做出了那样歇斯底里的事之后,池舅舅不仅没有把她当成怪物。没有把他推出去,反而像从前一样的关心她。庇护她……也许这个世上,没有谁比池舅舅待她更好的了!

    她抓着程池的衣襟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很快就打湿了程池的衣襟。

    程池神色微黯。

    小丫头本就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被人这样的威胁,暗地里还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难怪程许走后她显得开朗了很多,跟着他和母亲去普陀山的时候更是欢快的像只小鸟……能够暂时离开程家,离开九如巷,她肯定很高兴吧!

    不过,程许再荒唐,也不可做出威胁小姑娘的事……

    程池想到了程辂。

    有段时间程许和程辂走很近,或者就是那段时间程许有了变化也说不定!

    周少瑾之所以针对程辂,会不会也与这件事有关呢?

    可就算是这样,程家被满门抄斩、四皇子最后会一登大宝这些事又是谁告诉周少瑾,那人有什么用意,他还是一无所知。

    望着哭得伤心难过的周少瑾,程池决定这件还是缓缓的解决为好。

    反正这些消息于程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悄声地劝着周少瑾:“好了,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这件衣服就没用了。这是我今年做的新衣服,你好歹也要让我穿两次啊!”

    听程池这么一说,周少瑾的心情莫名地就好起来。

    她擦了擦眼角,哽咽道:“我的女红也很好的,大不了我给池舅舅做身新衣裳好了!”

    小孩子的眼泪真像三月的雨,来的快去得也快。

    这才两句话的功夫,她就像从前似的开始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起来。

    不过,这是样也好。

    至少好哄。

    这样是摊上像程笙那样刁钻的,他就只能摆出长辈的谱来了。

    程池心情大好,放开了周少瑾,道:“不难过了?”

    如果池舅舅能相信她所说的。她就彻底地不难过了。

    周少瑾还是点了点头。

    程池开始以程许的字来称呼程许:“程嘉善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你的事,多半是程辂怂恿他做的。你得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才行!”

    周少瑾呆呆地望着他。眼里全是钦俩,答非所问地道:“为什么您觉得不是程举呢?”

    “他还没有这个本事和能力指使程嘉善。”程池淡淡地道。“嘉善虽然有些不谙世事,可他骨子里却非常的傲气,程举一出身低微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让和嘉善说得上话。就更谈不上怂恿了。”

    如果自己前世有池舅舅一半的聪明,事情应该是另一种结局吧?

    周少瑾默然。

    程池还以为她是想起了程辂的恩怨,道:“少瑾,好了,他以后再也不会威胁到你了——我已经跟吴知府和林教谕打过招呼了。今天的岁考,他肯定过不了关。在吴知府走之前,肯定会除了他的襕衫。以后他就没有了资本兴风作浪。”

    没想到程池的动作这么快,周少瑾忙向程池道谢。

    程池就笑着指了指书案上的笔墨,悄声道:“把要我找的东西写下来。”

    周少瑾低下了头。

    程池轻声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话跟我说?”

    周少瑾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池舅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他们没有拿走我什么东西,我也没有被他们威胁,我,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您说好了……”她说完。抬头望着程池,脸上满是迷茫,“我不知道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从前发现的事是在做梦。或者两个都不是梦……”她语气微顿,沉声道,“我,我好像重活了一遍似的。”

    程池震惊地望着周少瑾,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周少瑾咬了咬唇,最终还是把前世所经历的事选择性说了一部分。这其中当然也就省辂了她和程辂、程许的事。

    程池静静地听着,表情时而冷峻,时而严肃,时而沉入短暂的思索。直到周少瑾把话说完了,他这才皱着眉道:“你是说。你知道以后十一年里会发生些什么?”

    周少瑾不想让程池误会,解释道:“我知道的都是我与我自己有关的事。其他的事并不知道。”

    她观察着程池的神色。

    程池泰然自若地思索了片刻,沉吟道:“你这算是什么?预言?先知?我记得我有一次碰到过个人,他总说他通阳明,能看见鬼魂的样子……难道你也是这样的?”

    周少瑾张大了嘴巴。

    池舅舅,就这样接受了她的异样?

    没有诧异,没有怀疑,没有慌乱,没有惊恐,就这样自自然然地接受了她所说的话。

    这算不算是一种相信呢?

    周少瑾一阵激动,忙道:“这不是预言,也不是先知。不管是预言也好,先知也好,都是知道了其中某些重要的事,可我却是像流水似的,日子一天接着一天过,做女红被针扎了手的痛苦,喝汤被烫了舌头的感觉,京城冬天的寒冷……我都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得到。”

    程池瞥了她一眼,道:“那沐、林两家是谁和你有关系?是什么关系?”

    周少瑾觉得这个能说,道:“沐世晟是我前世的丈夫!”

    程池不由挑了挑眉,道:“前夫?”

    “算是吧!”周少瑾想了想道。

    程池道:“他对你很好?所以你今生要报答他?”

    周少瑾“嗯”了一声,却不敢和程池多说。

    她怕刨出她从前的事来。

    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程池意有所指地笑道:“什么样的恩情能让你一直惦记着?难道你前世抢了沐家姑娘的婚事不成?”

    “怎么会!”周少瑾才反驳道,“沐小姐和林世晟自幼订婚,如果不是这场祸事,他们也就顺顺利利地成亲了。可林世晟一直惦记着沐小姐,所以沐家小姐只能为妾……我自然要帮她了!”

    ※

    姐妹兄弟们,今天真是抱歉,一件事引发了无数件事,其中就包括我的更新一推再推。这也有点像滚雪球似的……

    今天的更新。

    明天的加更定在下午五点左右吧,这样比较保险。

    别外,要谢谢晴天墨云打赏了我六个和氏璧;algelvivi打赏了我两个和氏璧,琥珀妞妞、香木木、澈浅、铄仪、黑乌龙茶、猫团长、柠檬幺儿、放牛小麦、kinka、飞来飞回2等姐妹兄弟打赏我和氏璧。

    谢谢大家了!

    &nb(n_n)o~

    ps:有错字,可能中午才能改。

    ※(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