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张网
    春晚奇道:“二小姐,您这是怎了?”

    “没事,没事。”周少瑾说着,额头冒着冷汗,“是谁过来的?”

    池舅舅刚才还说不许她再去寒碧山房的。

    “是翡翠。”春晚眼底还是闪烁着些许的困惑,道,“说是老夫人请您过去商量大小姐的事。”

    那就连打听老夫人到底为什么找她去都不行了!

    周少瑾很是沮丧。

    翡翠那边却催促道:“老夫人还等着二表小姐呢!”

    周少瑾没有办法,硬着头皮换了衣服,让春晚去安排轿子。

    知道她要出去的周初瑾派人来问,道:“刚才池舅舅不是过来了吗?怎么突然又请你过去?”

    周少瑾道:“我也不知道。只有等我回来再说。”

    她心里却没底,慌得不行,还好周初瑾没有多问。

    书房那边的沔大太太却让人过来道:“我马上也要回府了,你等我一会,我们一起回九如巷。”

    她如今眼睛还肿着,怎么能和沔大太太一道?

    周少瑾让碧桃去回了沔大太太:“翡翠还在门厅等着。”

    好在她平时够乖巧,沔大太太没有不悦,只是让她路上小心点,这几天出城踏青的人多,路上车水马龙的,不要和别人冲撞了。

    周少瑾连连道谢,在轿厅坐了轿子,去了寒碧山房。

    可在寒碧山房下了轿之后,翡翠却带着她绕过正房往听鹂馆去。

    周少瑾吓得面色发白,站在那里不动,道:“我先去给老夫人问了安再去看望池舅舅。”

    翡翠原本不想做声的,谁知道商嬷嬷却目光如箭地射了过来。

    她只好笑道:“老夫人正和四爷在听鹂馆说话呢!”

    那边商嬷嬷又笑盈盈地等着。

    周少瑾只得跟着翡翠去了听鹂馆。

    可她一踏进听鹂馆就知道自己上了当。

    听鹂馆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听不到一点声响。

    她当时转身就要走:“我,我去给老夫夫人问安。”

    翡翠想避到一旁,谁知道商嬷嬷却推了她一把,而且这一把无巧不成书地把她推到了周少瑾的面前,让旁人看着就像她快步拦住了周少瑾似的,那商嬷嬷还一把搭在了她的肩上,她的身子顿时一阵酥麻。疼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偏生了商嬷嬷还道:“二表小姐,翡翠也是奉命行事,你就先去见了四爷再去给老夫人问安好了。免得翡翠难做。再说四爷住的这听鹂馆和老夫人住的正房不过隔着个花墙,这边有什么动静,那边也能听见,四爷也不是那没有分寸的人……”

    周少瑾很是怀疑。

    只怕她还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就被池舅舅给制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这样的笃定,觉得程池肯定有这样的本事。

    商嬷嬷见她不为所动。又不敢用强,脑子飞快地转道:“二表小姐,四爷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您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把话和四爷说清楚呢?您想想,四爷什么时候伤过人?又什么时候我罚过人……”

    站在她对面的周少瑾见她说着神色间骤然闪过如释重负的表情。

    周少瑾心里暗觉糟糕。回头一看,程池不知道什么时候背着手站在听鹂馆大门口听滴水屋檐下。

    他的身姿笔直,如松树般挺拔。面容隐在屋檐的阴影里看不出喜怒。

    周少瑾难堪极了。

    池舅舅肯定觉得她很傻,别人几句话就把她诓到这里来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又有隐隐觉得仿佛有块大石头落地了地。

    只是她此时却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仔细地琢磨自己的情绪,她脸上火辣辣的,喃喃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跟我进来!”程池冷冷地道,转身进了听鹂馆。

    翡翠和商嬷嬷忙站到了一旁。

    周少瑾的腿好像有千斤重,直到商嬷嬷悄声地喊了她两次“二表小姐”,她这才磨磨蹭蹭进了听鹂馆的书房。

    书房门就“啪”地一声在她的身后被关上了。

    周少瑾吓得哆嗦了一下。

    心里莫名地想起了程池第一次去平桥街说的话。

    她不禁在心里腹诽:你不是说站在院子里说话有人偷听可以一目了然吗?怎么这个就不怕人听见了?居然把书房的门都关了……

    程池在周少瑾踏进听鹂馆的时候就透过玻璃窗户看见了她犹带几分红肿的眼睛,现在又见她像落到陷阱里的小兔子般的神色惶恐,心里的怒气突然间又窜了起来。

    他这是在帮她,她怕什么怕?

    难道他还吃了她不成?

    可这念头一起,他立刻深深地吸了口气,告诫自己:“治国尚且如烹小鲜,何况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家务事?他一定要沉住气,耐心些,不要发脾气。

    “少瑾,”他温声道,上前走了几步,坐在了书房临窗的罗汉床上,俊朗温煦的面孔也映入了周少瑾的眼帘,“我们有些时候没有下棋了,你陪着我下盘棋吧?”

    周少瑾满脸警剔地朝后小小地退了一步。

    她觉得此时的池舅舅就像个逮住小动物的猎人,而她就是那个被逮住的小动物。池舅舅所谓的下棋就像猎人的豢养,不过是为了等会更好的下刀罢了。

    与其这样明知道结果地煎熬着,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刀来的痛快。

    “我,我不会下棋!”周少瑾道,声音都有点发颤,“池舅舅,您,您是知道的!”

    还算这小丫头有点自知之明!

    程池在心里腹诽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温和了,道:“你从前不是挺自信的吗?怎么现在这么谦虚了?”

    那是因为我从前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快就被识破!

    周少瑾垂下了眼睑。

    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留下了一道阴影。

    她的手又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程池在心里叹气。

    这个习惯有时候也挺好的。

    至少让他知道她很紧张,她比自己想像中的要聪明多了。

    这一次,程池温和的声音里透着了真诚:“少瑾。到我这边坐下!”

    周少瑾抬起头来,目光茫然而又困惑。

    程池心情一震,陡然间发现,周少瑾比他想像中的还要聪明。

    她至少能分析出他什么时候是真心,什么时候是假意。

    他的声音就越发的温和真诚了,又说了一遍“少瑾,到我这边坐下”。

    周少瑾眼底的茫然和困惑慢慢地散去。她想了想。乖顺地坐在了程池的身边。

    程池没有立刻问她,而是亲自给她沏了杯茶。

    周少瑾指尖发白地捏着茶杯,呢喃地道谢。

    程池思索了片刻。神色温柔地问她:“少瑾,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来?”

    周少瑾坐在那里半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程池道:“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找你?”

    周少瑾低头,望着手中的茶盅没作声。

    程池又道:“少瑾。你想想,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有个小姑娘,还没有及笄,平时也从不出门,更不要说接触到朝廷中的大事了。可有一天她突然对你说。你哥哥因为黄理的恩师申敏之和当朝首辅袁维昌的交易,会与礼部尚书、士失之交臂,你是不是要去仔细地调查一下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周少瑾头低得更低了。

    程池面不红心不跳。道:“然后我无意间发现了你曾求集萤家的人带了樊祺进京。我当时也没有在意,觉得你可能有事要他去办。非礼毋视。非礼毋听。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打听别人隐秘的事。我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却冒出了沐大人之事……”

    周少瑾紧紧摩挲着茶盅上大红色的海棠花。

    程池道:“少瑾,我自认自己还是有点眼力的,你是怎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不然我也不会找个借口把你叫到听鹂馆来了。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或者是有人要挟你这么做的?或者是你因为什么事被人威胁了,却因为想报答我母亲对你的照顾,忍不住无意间向我们透过了黄理的事?少瑾,你不是一向都很相信我的吗?这次你也相信我一次,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会想办法把你从这泥潭里摘出来的。但你要对我说实话,能行吗?”

    不,不能行!

    周少瑾心里一酸,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池舅舅对她,真好!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也还为她开脱,为她着想。

    可她却没办法开口。

    先不说重生的事池舅舅是否相信,以池舅舅的精明,她只要开了个头,他就会知道结局。

    她曾经被程许欺负的事……就会摊在池舅舅的面前。

    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站在池舅舅的面前,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老夫人的面前。

    还不如让他误会好了!

    至少,她在池舅舅心里还能保留那块遮掩布。

    可她心里更清楚。

    她和池舅舅再也回不到原来,就更谈不上取得他的信任,拯救程家了。

    周少瑾想着,心痛如绞。

    普陀山之行,是她两世为人最高兴的时光。

    她会永远感激郭老夫人,感激池舅舅的。

    周少瑾慢慢地放下了茶盅,掏出了衣袖里的帕子,擦了擦视线模糊的眼角,嘴角微微地绽出个笑容,站了起来,郑重地对程池道:“池舅舅,我从来没有骗过您,我也不是不相信您。只是我的事太匪夷所思。我只能对您说,丙午年,皇上驾崩,四皇子继位;丁末年正月初一,改元天顺。戊申年,也就是天顺二年的正月,程家莫名其妙地就被满门抄斩了……”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谢谢天外仙仙的灵兽蛋,加更定在明天的十二点。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