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抽薪
    程池想到那情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轻声道:“二表小姐过来干什么呢?”

    商嬷嬷笑道:“说是您在顾家帮忙,怕老夫人一个人在家里无聊,过来陪老夫人说说话儿。”

    程池点头,去听鹂馆换了身衣服,和怀山说起萧镇海的事来:“……他那边的码头建得怎么样了?地拿到手了没有?”

    “拿到手了。”怀山一直关注着那边,道,“蒋沁前两天去了一趟天津卫,萧镇海陪着他在北塘走了走,然后就传出漕帮对北塘的码头很有兴趣的消息。”

    程池沉吟道:“那十三行那边就没有什么动静?”

    怀山摇头。

    朗月过来道:“四老爷,二表小姐要走了。”

    程池道:“你去跟子安说一声,让他派两个人护送二表小姐回府。”然后问怀山,“郑四那边的怎样了?”

    去年八月份的时候,方鑫同没有办法,想通过自己在官场上的关系打压郑四不成之后,只好低价把订单卖给了郑四。

    怀山道:“郑四这边的订单这两天就能完成了,倒是方鑫同那边,好像还有几份尾单有点问题,怕是不能按时交货。

    程池冷笑,道:“没关系,方鑫同不敢不交,到时候只能把价钱一降再降,把订单卖给郑四。不过,自此一役,他恐怕不会在涉及布匹绸缎生意了。”

    怀山迟疑道:“那我们要不要派个人盯着他。”

    “不必!”程池道,“我只是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好歹就是了。逼着不放,只会让他和我们渔死网破,于我们无益。”

    怀山颔首。

    朗月一溜烟地跑去传话了。

    周少瑾知道程池专程派了两个人护送她回家。笑容就止不住地从眼底流淌出来,直到进了门,到了家,见到了周初瑾,眉宇间都洋溢着喜悦。

    周初瑾笑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周少瑾就把自己陪着郭老夫人打叶子牌的事告诉了姐姐。

    周初瑾想到那个场景不由得哈哈大笑,并道:“你怎么就想出了这样一个狭促的游戏?”

    周少瑾笑道:“打牌的时候正巧看见玛瑙头上簪了朵赤丹,知道花房里的茶花都开了。想着老夫人屋里一点颜色也没有。就出了这个主意,没想到老夫人竟然答应了。”

    “那么多花,岂不都让你给糟蹋了?”周初瑾嗔道。

    周少瑾嘻嘻笑道:“也不全是。打了牌。老夫人让人找了几个琉璃钵出来,把花插在了琉璃钵里。还别说,满满一钵子的山茶花,像个花球似的。漂亮极了。老夫人还让我带了两朵回来给你。”

    她说着,随轿的春晚进来了。周少瑾让她把老夫人赏的两朵花拿过来。

    周初瑾见那花白色的。有碗口大,花瓣莹莹如玉,中间却有一道淡淡的红,又露着几分活泼。赞道:“这花可真漂亮啊!这是什么品种?”

    周少瑾眨着眼睛道:“你猜猜看?”

    周初瑾笑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怎么懂花的。”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是十八学士!”

    “什么?”周初瑾差点跳了起来,“怎么有白色的十八学士?”

    “不然怎么号称珍品呢?”周少瑾笑道。“还有一半白一半红的,各开几个颜色的。大红的……之前杭州分号送给我的就是大红的,我之前……嗯,看到过一半白一半红的,没想到长房的花房里不仅有大红和一半白一半红的,还有纯白色的,这种是最难得的。郭老夫人知道我喜欢花草,还送了我一盆君子兰。姐姐要不要看看?”

    周初瑾大感兴趣。

    两人去了花房。

    如今周家的花房很是可观了。除了之前庄氏留下来的,还有周初瑾和周少瑾养的,杭州分号送的,既有一般的玉簪、茉莉,也有兰花、墨菊。

    周少瑾指了其中一盆像冬青树似的小盆栽,道:“姐姐你看,我想送这盆花给郭老夫人。”

    那是一盆茶兰(注:就是米兰),会开星星点点的黄色小花,香味袭人,

    周初瑾想到寒碧山房那一院子的绿色,觉得很合适,笑道:“那你要不要换个盆?我觉得用甜白釉的花盆可能更好看。”

    周少瑾大加赞赏,姐妹俩便趁着无事帮那株茶兰换盆。

    寒碧山房里。

    程池忙完就去了郭老夫人的正房。

    见郭老夫人罗汉床的茶几上摆了尊插各色茶花的琉璃钵,笑着打量了一眼,这才上前去给母亲行礼。

    郭老夫人就问他:“顾家那边的事忙得怎样了?”

    程池道:“九臬回来了,我就可以闲下来了。明天过去看看,若是没有事,就等到头七的时候再过去看看。”

    郭老夫人叹了口气。

    程池笑道:“听说少瑾过来了?”

    郭老夫人脸上就泛起了笑意,道:“那孩子有心,怕我一个人在家里孤单,过来陪我打了会叶子牌。”

    程池的目光在琉璃钵里的茶花上掠过,道:“关于少瑾的婚事,我有个想法……”

    郭老夫人看了眼正弯腰给他们摆果盆的碧玉,道:“碧玉,你先下去,我有话跟四老爷说。”

    碧玉心虚的手直发抖。

    上次就是她去给二表小姐报得信。

    这次郭老夫人说起二表小姐的婚事来却要避着她。

    难道是郭老夫人发现了什么?

    她头也不敢抬地急急退了下去。

    郭老夫人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坏人姻缘不是什么好事,还是避嫌些的好。

    见屋里没有了其他人,郭老夫人身子微斜,这才低声地道:“你有个什么主意?”

    程池道:“这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短时间内我们给少瑾寻门好亲事有点难。不如釜底抽薪。我们给诣哥儿介绍一门让四房没办法推脱的亲事,让四婶主动毁婚,这样不仅解了少瑾之围,还可以让四房从此对少瑾心存内疚,以后不要说责怪少瑾了,就是想想都会觉得对不起少瑾,让他们继续给少瑾撑腰。”

    郭老夫人眼睛一亮。忙道:“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人选?那你快帮我说说。你看中了谁家的姑娘?”

    程池道:“您觉得从顾家的小姐里找一位怎样?”

    “顾家?”郭老夫人非常的意外。

    正是因为和顾家的关系太好了,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和顾家联姻。倒是顾家老安人在世的时候曾经提过把顾家的姑娘许配一个给程池,但她都以隔着辈份拒绝了。现在却娶个顾家的姑娘进门……

    程池知道母亲的顾忌。道:“顾家如果没有合适的,申家的也可以啊!再不成,还有舒城方家的姑娘。”

    总而言之,就是给程诣找个高门大户、对程诣以后不管是读书还是入仕都有好处的人家。要知道。程家弱就弱在人丁不望,根基太浅上了。

    郭老夫人对程池的提议很满意。决定道:“那就照你说的做!但你和你哥哥他们都不能出面做这个媒人,你四婶已经向我透了口风,我们若是帮诣哥儿做媒人,你这计策就算不露馅。也会引起四房的怀疑。”

    “这点人情世故我还是懂的!”程池笑道,“媒人我已经想好了,就请方大献出面。”

    郭老夫人不禁挑眉。

    程池笑道:“这件事。还真得方大献不可!他最注意的就是品行声誉。你想想,四婶守寡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地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一个是举人,一个是同进士,又帮着早逝的女儿带大了一个嫡亲的外孙女,一个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在方大献眼里,这比什么名门望族、世代官宦的出身都要强。我只要提一提诣哥儿的婚事不好办,他肯定会主动帮着诣哥说门亲事的!”

    “你这孩子。”听完儿子的话,郭老夫人已经毫不怀疑方大献会钻进程池笼子了,她笑道,“以后可不能再算计方先生了。他是个颇为方正不阿的人,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

    程池不以为然。却没能反驳母亲的话,只是笑着应“好”,和母亲商量了几个有可能的人选。

    守在门外的碧玉却急得不行。

    四老爷是很大家的,他若是说有了办法,那肯定就能行。

    也不知道四老爷会给老夫人出个什么样的主意?

    她不敢再去给周少瑾报信,又没办法不去关注这件事。

    随后她发现,郭老夫人开始让人打听程诣的事。

    虽说是为了让周少瑾脱身郭老夫人才决定给程诣做媒的,可那些姑娘家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量谋量谋,总得要找个差不多的。

    还别说,程诣除了顽皮些,犯过很多同龄的男孩子都犯过的错,却没有原则上的错误。

    郭老夫人不由赞扬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教子有方,并对程池道:“人很纯善,长得也好,就是以后只怕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

    程池道:“做少瑾的夫婿,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就又是最大的问题了。你看庄氏当年和程柏的那些恩怨?亏得您还像没事人似的。”

    郭老夫人失笑,道:“程柏那不只是我们家的旁支吗?四房可不一样,他们是嫡支!”

    “万一哪天分了宗,四房还不是一样成了旁支!”程池不以为然地道。

    郭老夫人默然。

    程池却悠悠地道:“我觉得这一点也可以用用——如果我们和二房分宗,四房为了自保,肯定更愿意娶娘家人丁兴旺,家势雄厚的媳妇吧?”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从今天开始会在晚上八点左右更新。等我把单位的事完成的错不多了,我再重新安排一下更新的事。

    &nb(n_n)o~

    还请大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金陵春》。

    有粉红票的给《金陵春》投张粉红票,没有粉红票的请尽量的正版订阅,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