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交易
    顾家老安人去世后的第三天,顾家开始往各家报丧,顾家的老太爷、老爷们也缓过气来,开始纷纷安排各房的事务。程池这才得以脱身,和金陵知府吴岫在书房里说话:“……吴大人三年任期已满,政绩又被朝廷评定为‘优’,不知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何况金陵又是少有的富足之地。

    吴岫在面对这个举手间就差点把自己知府帽子摘了送给了别人的九如巷程家四老爷时实在是摆不起知府的架子,他恭谦地道:“我能有什么打算?还不是朝廷里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办?”

    “哦!”程池端起茶盅来轻轻地喝了一口,道,“实际上吴大人在金陵城给了我们程家不少方便。这要是又换个父母官……真是麻烦!”

    吴岫听着心头一跳,忙道:“实际上我也不想走啊!可有时候君命难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程池点头,赞同地道:“这也是身不由己啊!”

    吴岫闻言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句。

    心想你到底要怎么样直说就是,不就要我照办吗?我照你们程家的意思办得事还少吗?你在我们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拿了金陵知府的位置威胁我!我……我……

    他“我”了半天,还就真说不出句狠话来,想再和程池打几手太极,腻味腻味程池,顾家的一个管事进来道:“四老爷,我们大老太爷请您过去说话。说是舒城方家的六老爷过来了,请四老爷过去陪陪。”

    吴岫暗叫“糟糕”,又在心里骂了一句。

    早知道程池这么忙他就不矫情了,直接跟程池说他还想继续做金陵知府得了。

    这下好了。程池这么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这样单独地说会话。

    如果程池以为他这是在拿乔,是想和程家讲条件,干脆想办法换个程家的门生或是故旧来做金陵知府,他可哭都没有地方了!

    他急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刚想问那个舒城方家的六老爷是谁,就听见程池道:“舒城方家的六老爷……是方大献吗?”

    方呈,字大献。至德九年丙戌科状元。曾任都察院御史,因弹劾当时的秉笔太监万童被皇上调去了翰林院做待读学士,他索性辞官回了舒城做了陶翁。在士林中极有名气。

    那管事忙笑道:“四老爷好记性。正是那个因弹劾丢了官的方大献方大人。”神态极其殷勤。

    竟然是他!

    吴岫激动得满脸通红。

    这要是能和方大献说上几句话,以后还有谁敢瞧不起他?

    他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自己要不要就这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跟着程池过去呢?

    吴岫思忖着,只见程池“咦”地一声站了起来,一面往外走。一面道:“他怎么来了?舒城离这里有大半月的路程呢?”

    管事急步跟上前却在离程池半步的距离慢下来,始终保持着落后程池半步的距离道:“方六爷是我们家九老爷的朋友。他妹子家娶媳妇,他和两个侄儿过来喝喜酒。谁知道到了镇江之后听说我们家老安人去了,连夜从镇江赶过来吊唁。我们家九老爷要到二月初二才能赶回来,家里也没个能陪着方六老爷说话的……”

    程池想起来了。

    方大献的妹妹不就是镇江廖氏的宗妇。周少瑾妹妹的婆婆吗?

    这世界可真小!

    不过,像他们这样的人家通常都很小,转来转去就会碰到一起。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扯上关系,变成姻亲。

    程池和管事去了旁边的花厅。把吴岫撇在了一边。

    吴岫跟着去也不是,站在这里也不是,还好顾家的管事都很机灵,立刻请了他去旁边的小书房奉茶。

    “不用了!”他心里还垫记着得赶快和程池把话说清楚,不然夜长梦多的,他只怕今天晚上都不能合眼了。吴岫吩咐那管事:“程家四老爷一出来你就告诉我一声,我有话和程家四老爷说。”然后还赏了那小厮两块碎银子。

    银子小厮没敢接,拍着胸保证程池一从花厅里出来就告诉吴岫,加之旁边的小书房他独自一室,管事解释说这是他们家大老太爷特意嘱咐下来的专程招待他的地方,吴岫的心里这才好过了些。可他在小书房里喝了一肚子的茶,等到午膳时分,程池也没有出现,他心里开始有些不悦起来,吩咐随从:“你去看看程家四老爷在干什么呢?不可能跟方大献说一上午的话啊?我丢下衙门里的事难道就是在这里枯坐的?”

    随从不敢怠慢,一溜烟地跑去了花厅。

    不一会,随从折了回来,低声道:“程家四老爷从花厅里出来又被顾家三老太爷拉去了前院的书房,说是申青云过来了。等程四老爷从那小书房出来,在路上遇到了林教谕,程四老爷和林教谕站在路边又说了半天的话……”

    他正说着,顾家一个小厮跑了进来,道:“大人,林教谕求见!”

    林教谕不是在和程池说话吗?

    吴岫愣了愣才道:“请他进来!”

    小厮忙去请了林教谕进来。

    两人在了半天的话,等到顾家的小厮去请他们用饭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小心翼翼地把两人领去厅堂。

    吴岫一眼就看见了陪着个面色腊黄的瘦高老头在说话的程池。

    那个应该就是方大献了吧?

    也不知道那个程相卿怎么得罪了程池,自家的侄儿,居然要断了程相卿的仕途,也不怕程家因此而少了双臂膀,这也……太狠了点!

    还有林教谕,平时看上去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谁知道却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和程池狼狈为奸不说,还不知羞耻地说什么“智伯之亡也,才胜德也”,说得他好像有多高尚似,不就是要巴结奉承九如巷!

    吴岫不齿地在心底冷笑,脸上却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朝着程池走去。

    只是没等他走近。有小厮跑了进来。道:“六爷回来了!”

    程池立刻站了起来,对方大献说了声“抱歉”,道:“我早上刚送了九臬出城。晚上老安人就去了,我们一时间也没有想到派人去追九臬……”

    方大献忙道:“快去!快去!”

    程池匆匆出了厅堂。

    吴岫只好留在了顾家用午膳。

    可直到午膳结束,他也没有看见程池。

    他问身边服侍的小厮程池去了哪里,小厮忙跑去问管事。回来告诉他:“四老爷被大老太爷叫走了,说是要商量请鸡鸣寺的大师们来做水陆道场的事。”

    难道这种事也要找程池?

    那顾家的人都在干些什么?

    难怪顾家的人没什么出息了!

    吴岫在心里腹诽着。只好亲自去找程池。

    他毕竟是父母官,顾家大老太爷和他寒暄了几句就把书房留给了他和程池。

    吴岫也顾不得颜面了,悄声对程池道:“我和林教谕琢磨了半天,觉得今年是不成了。明年岁考,我们想个法子把日子提前,让他缺考好了!”

    程池笑道:“他的学业很好吗?”

    吴岫望着程池那和煦的面孔。清亮的眸子,眼角不由抽了抽。

    这才是个狠角色。

    所以他才能在万童和李永之间左右逢源吧?

    他笑了两声。道:“子川说得对,我看他的学业也不怎么样!”

    程池笑了起来。

    神色越发的温和了。

    他轻声道:“这件事虽说要林教谕帮忙,可最终还是得麻烦吴大人,还请吴大人多多费心,三、五年之后,吴大人不管擢了哪里的封疆大吏我都可以放心了。”

    吴岫的心忍不住一阵乱跳,好在是神色间依旧一片平静,笑道:“那就承子川的吉言了!”

    程池笑容更盛。

    ※

    周少瑾却站在郭老夫人的内室外探头探脑的。

    郭老夫人抬眼就看见了镜台里映着的那个乌发红颜的小姑娘。

    她不由呵呵地笑,道:“进来吧!在那里做什么怪呢?”

    屋里屋外服侍的都哄笑起来。

    周少瑾红着脸走了进去,道:“我想看看您心情怎样嘛?谁知道刚探了个头就被您发现了!”

    郭老夫人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点头道:“嗯,比上次看到的气色好了很多,可见你在家里没受什么委屈。”

    周少瑾嘻嘻笑。

    两桩难事都交给了池舅舅,她吃得好睡得好,气色当然也就好了。

    她挽了郭老夫人的胳膊,道:“你也要节哀顺变才是。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们都很担心你的身体。”

    郭老夫人颔首,叹道:“我也知道,就是心里不好受。你们不用管我,我过些日子就好了。”

    没有宽慰的人,只好自我调节……

    周少瑾听着却伤心起来。

    她想了想,道:“我陪您打叶子牌吧!我现在比从前厉害多了。在船上的时候我专门请教过池舅舅的。”

    “是吗?”郭老夫人听着来了兴趣。

    珍珠等人立刻拿了毡毯进来铺桌子。

    程池回来的时候,寒碧山房的正房里一片欢声笑语。

    他脚步一滞。

    商嬷嬷立刻笑道:“是二表小姐过来了,陪着老夫人在打叶子牌呢!说是谁输了就要在头上插朵花,珍珠满脑袋都插得是花,老夫人和二表小姐也插了花,老夫人厉害,只插了两朵,二表小姐漂亮,人比花还娇,只可怜了珍珠,偏生穿了件四季景的褙子,像个花婆子似的……”说着,商婆子也笑了起来。

    ※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

    &nb(n_n)o~

    ※(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