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疑
    周少瑾听着心里怦怦直跳,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不告诉池舅舅,以后池舅舅真的不管她了她该怎么办?特别她还没有机会把程家以后会被满门抄斩的事告诉池舅舅呢!告诉池舅舅,这么私密的事,她怎么好意思说给池舅舅听?何况这件事碧玉也只是听外祖母和郭老夫人这么一说,事情最终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万一事情有了变化,池舅舅会不会觉得她听风就是雨,藏不住话,不够持重啊?

    她悄悄地打量着程池的神色。

    程池冷笑。

    周少瑾的和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她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再犯这毛病了。

    程池看着心一软,柔声道:“是不是在担心和程家的婚事?”

    周少瑾睁大了眼睛。

    原来池舅舅也知道了这件事。

    她脸胀得通红,嘴角翕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程池道:“你别担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处理?!

    怎么处理?

    周少瑾紧张地抓住了程池的衣袖,道:“您,您别说……外祖母会伤心的……”

    程池一听心里腾地就窜出股火来,沉声道:“莫非你还想嫁给诣哥儿不成?”

    周少瑾被她这么一说,不仅紧张,而且心虚起来,好像她做错了什么事似的,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想嫁给诣表哥,可我也不想让外祖母伤心,我更害怕父亲和外祖母因为我而心生芥蒂……”她说着,忍不住眼眶就湿润起来。

    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她怎能因为自己的缘由而让他们有了罅隙?

    她眼睑低垂。长长的睫毛上挂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仿佛被春雨冲洗过的嫩叶,阳光出来,只余叶尖上那一滴泫然欲落的雨珠。

    程池在心里叹了口气,道:“你放心。我不会直接去跟你外祖母说,也不会让你外祖母他们疑心这件事与你有关系的……”

    “真的吗?”周少瑾惊喜地抬起头来,那滴泪珠就落在了脸颊上。映着她粉粉的面颊。如一颗晨露。

    “真的!”程池再次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为难。”

    “嗯嗯嗯!”周少瑾点着头。眼睛像月牙般地弯了起来。

    真是个孩子!

    程池不由也笑了起来。

    等他走出周家的大门,上了轿,闭上眼睛开始想程辂的事的时候,这才发现周少瑾根本就没有问她会用什么办法打消关老太太把她留在四房的念头。

    程池摇头。

    这什么就信什么,连问也不问一声。

    可这种让人全然信任的感觉……真好!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的缘故吧?

    不过,程辂的事好办,程诣的事他却得好好想想,既然不能让关老太太也有所察觉。也不能让小丫头为难……

    他轻轻地叩了叩轿子,吩咐随轿的怀山:“顾家九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怀山想了想,道:“最快也要到二月初。”

    程池又道:“吴知府若是来吊唁。你记得跟我说一声,我有话要跟他说。”

    怀山应诺。

    心里却不由嘀咕。

    四爷这到底是要找顾大人呢还是要找吴大人呢?

    ※

    周少瑾送走了程池。就匆匆回了正房。

    周初瑾正翘首以待。

    周少瑾一进门就被妹妹拉住了手。

    “少瑾!”周初瑾急急地问,“池舅舅怎么说?”

    “当然是答应了。”周少瑾眉眼弯弯地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程池答应帮她推了诣表哥的婚事,她如释重负,觉得走动都轻快了很多,心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周初瑾松了口气,道:“你是怎么说服池舅舅的?”

    “我没有说服池舅舅啊!”周少瑾笑道,“我把事情的经过跟池舅舅一说,池舅舅就答应了,根本没有‘说服’这回事。”

    周初瑾讶然。

    周少瑾就有些得意地道:“池舅舅说了,才胜德微之小人。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还夸我们做得对。说程辂这样的人就算以后再有出息也不对程家有什么贡献,说不定程家还会被他牵连。不如此时断了他的野心,让他好好地守在家里过日子的好。”

    “池舅舅真是目光如炬!”周初瑾听了十分的欢喜,不禁赞扬起程池来。

    周少瑾与有荣焉地抿了嘴笑,道:“我就说,池舅舅若是知道了程辂的所作所为,肯定不会帮他的吧!”

    “你最行了!”周初瑾见她一副小孩子要表扬的模样儿,就笑嬉嬉地摸了摸周少瑾的头,道,“我们家少瑾最厉害了!”

    周少瑾赧然,打落了姐姐的手,嗔道:“姐姐说的一点也不诚心,一听就是在哄我!”

    周初瑾瞪眼,道:“原来表扬也要诚心的!我还以为表扬都只是嘴上说说的!”

    “姐姐!”周少瑾不依地去拧姐姐。

    周初瑾避开。

    姐妹俩嬉闹起来。

    好半晌,周初瑾才笑喘着求饶,道:“好了,好了,我们说正事。池舅舅除了这些,还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比如池舅舅有没有说他准备怎么办?要不要爹爹出面之类的?”

    程家能答应周家处置程辂周家已是感激不尽了,现在又答应他们亲自出面帮着说项,自然不能把什么事都丢给程池,周家能尽力的地方就由周家出面好了,特别是需要打点的地方——总不能借了程家的面子还让程家帮着出钱吧?

    只是这话周初瑾不好意思说得这么直白,只有如此委婉地问周少瑾。

    周少瑾根本就没有听出来。

    她笑道:“池舅舅说了,这件事都交给他,让我们不要插手……”她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姐姐。

    周初瑾听得好一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池舅舅说得的确很有道理。可也太“热心”了些吧?几乎大抱大揽地把这件事全都接了过去。

    她想到了周少瑾从普陀山回来后堆在床上的那些闪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的珠环玉簪……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在了周少瑾的身上。

    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皮肤。红红的嘴唇,还有那清澈眼睛,真诚的目光,纤细修长的身材,像朵初生的花……

    周初瑾不禁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声。

    她怎么会往那上面想。

    池舅舅可是她们的长辈。

    而且像池舅舅那样的人,要什么要的美人没有。不说别的,集萤。南屏。还有郭老夫人身边的珍珠翡翠碧玉玛瑙,哪个不是个顶个的美人,他犯得着因为这个就对少瑾好吗?

    周初瑾脸上火辣辣的。道:“少瑾,总不能让池舅舅出力又出钱吧?”

    “可有些关系肯定不是用钱就能行的吧?”周少瑾道,“我觉得我们与其和池舅舅算得这么清楚,还不如打听一下池舅舅喜欢些什么。我们好好地送池舅舅一份礼物的好!”

    周初瑾只觉得脸更热了。

    别人都说她聪明能干,她还没有妹妹想得透彻。

    的确。如果什么事都能用钱解决,他们又何必去求长房同意呢?

    “少瑾!”周初瑾不好意思地笑道,“谢谢池舅舅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到时候打听打听池舅舅都喜欢些什么。我们再投其所好的送池舅舅件礼物好了。”

    周少瑾欢快地笑,道:“我不用打听就知道池舅舅其中的一个嗜好!”

    周初瑾忙道:“他喜欢什么?”

    “池舅舅喜欢《河图洛书》。”周少瑾笑着把程池和宋老先生在船上算水文的事告诉了姐姐。

    周初瑾皱眉道:“这可就麻烦了!我们到哪里去找相关的书藉呢?”

    “跟爹爹说啊!”周少瑾笑道,“爹爹若是不没有。也可以慢慢地寻啊!”

    周初瑾失笑。

    今天她的脑子怎么像糊了似的,还没有妹妹灵活。

    她道:“我这就把李先生叫进来。既然池舅舅说了让我们别插手。我们最好还是别插手的好。”

    周初瑾虽然不十分了解程池,但她相信创建了裕泰钱庄的程池肯定不是简单的人。

    而当李先生听说他以后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等着把这边的消息传递给周镇就行了,惊讶的半天都没有合拢嘴。

    程家就这样轻易地答应了周家的请求,甚至不惜折损了个以后有可能金榜题名的秀才?

    程家是不是太看重周家了?

    或者说,程家的长房是不是……太看重二小姐的。

    二小姐就这样轻飘飘地说了几句话,长房的四老爷就应了下来……二小姐在长房,到底是个什么要的地位?

    李先生忍不住抬头朝屏风后面望去。

    绣着大朵大朵艳丽牡丹花的绡纱屏风后面只能隐约看见一坐一站两个身影。

    坐得那个仪容端庄,站的那个身材纤柔,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温婉如柳。

    李先生很是失望。

    坐的那个应该是大小姐,站的那个是二小姐还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

    他躬身退了下去。

    周少瑾舒了口气,笑着把姐姐拉了起来,道:“这件事就算完了吧?”

    周初瑾哭笑不得,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呀!也不知道说你傻人有傻福好呢还是说你糊里糊涂好,别人遇到这样的事只怕是要愁得睡不着,你倒好,全推给了别人不说,还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儿。小心池舅舅看见了再也不管这件事了。”

    周少瑾乖乖受教,道:“那我们催爹爹快点找几本像《河图洛书》那样的书好了,池舅舅看到书,肯定很高兴!”

    好想到池舅舅把自己关在家里算来算去的样子,又笑弯了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