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态度
    晚上,程池回来,商嬷嬷指使着小厮端了热水进来服侍他更衣,自己则站在一旁禀道:“二表小姐来找过您了。”

    程池很是意外,道:“是怎么过来的?”

    商嬷嬷一时没听明白,笑道:“这我倒没问。不过,二表小姐是跟着她继母一起过来的,应该是坐的轿子吧!”

    “我不是问这些!”程池耐着性子道,“我是问,二表小姐是给老夫人问了安之后过来的,还是悄悄地过来的?”

    商嬷嬷闻言不由斟酌道:“二表小姐过来的时候,老夫人正和周太太说话。老夫人和周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二表小姐就回了上房……”

    那就是悄悄过来的了。

    这丫头片子,难道闯了什么祸?

    程池在心里琢磨着,脱锦袍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走得那天她还高高兴兴的。

    后来程筝送了两匣子御膳房的点心,母亲特意留了一匣子给那小丫头,准备初二那天她过来赏给她的。结果初二那天她去嘉树堂给关老安人拜了个年就匆匆回了平桥街……难道是四房那边透了口风,她知道关老安人想留了她在四房心里不舒服所以跑了?

    这倒有可能!

    程池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他倒是想给那小丫头片子保门好亲事,可瞧来看去的,没一个看得上的。

    要不,把目光放远点?

    苏杭、淞江、无锡都离金陵挺近的,坐船也就几天的功夫,要是那些地方有合适的人选,也未尝不能考虑考虑……

    程池把脱下来的锦袍交给了清风,问商嬷嬷:“那小丫头没让你传个话?”

    “只说有要紧的事找您。”商嬷嬷说话更慎重了。道,“其他的,倒什么也没有说!”

    程池撇了撇嘴。

    在那小丫头眼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她眼里也是大事。

    但他还是想了想,道:“那她情绪如何?”怕商嬷嬷听不懂,他解释道,“我是说她是愁眉苦脸的?还是和平时一样?还是挺高兴的?”

    商嬷嬷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道:“好像和平常一样?”

    这算是什么回答?

    程池不满道:“到底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商嬷嬷越发不敢肯定了。踌躇半晌。

    程池道:“算了!明天遇到她就知道了。”

    商嬷嬷笑着应“是”,冒了一额头冷汗,恭敬地退了下去。

    程池不禁哂笑。

    自己着得哪门子急啊?

    横竖几个时辰之后就知道了。

    他洗了脸。重新换了件衣服,正准备去给郭老夫人请安,朗月跑了进来,急急地道:“四老爷。顾家老安人驾鹤西去了!”

    “你说什么?”程池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顾家老安人驾鹤西去了?什么时候的事?老夫人那边得了消息吗?”

    朗月忙道:“顾家专程派了人给老夫人送了丧帖。程家的丧帖还没有到。老夫人已经在换衣服了,派了小丫鬟过来通禀,说是让您也赶紧换件衣服,这就往顾家去。府里的事暂时先交给秦大总管。”

    顾家的老安人逝世。程家也要去吊唁的。但丧帖通常都会在死者小殓之后。专程来给程池母亲报信,就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家极亲的人,过去之后就算不帮着装殓也要帮着治丧。

    程池忙喊了清风帮他换衣服。又吩咐朗月去收拾东西:“只怕是要在那里住上两、三天。”

    等治丧的账房礼房都到齐了,他才有可能抽身回来一趟。

    朗月连声应“是”。

    程池略思索了片刻。喊了商嬷嬷进来,道:“我娘明天不可能宴请周太太了,你等会过去的时候给我娘提个醒,明天一早再亲自去趟平桥街,问问二表小姐到底有什么事?若是事情不急,就等几天再说,若是事情很急,就让她等等,我晚上的时候过去一趟。”

    商嬷嬷心里惊涛骇浪似的。

    四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这要是让计老爷、萧镇海他们看见了,还不得把眼睛珠子落地下啊!

    可她早年也是在江湖上行走、威震一方的人物,早就练成了七情六欲不上脸的本事,不管心里怎么想,脸上依旧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恭声地应“是”。

    程池满意地换了件月白色的粗布棉袍,去了母亲那里。

    郭老夫人正如他所料的,穿了件玄色素面细布褙子,神色悲怆地坐在罗汉床上捻着手中的紫檀木十八子佛珠。

    程池上前轻轻地喊声“娘”。

    郭老夫人回过神来,眼中已满是泪水,道:“我和你父亲第一次拌嘴的时候,还是她老人家过来劝的架。当时当着我的面把你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又数落了我一顿,最后问我们,是不是要和离?如果不想和离,那就万事都得商量着过日子。如果要和离,什么也别说了,现在就清点嫁妆,孩子留在程家,让我带着嫁妆回娘家去。她老人这就给你父亲找个续弦,让她住我住过的房子,管教我的孩子……我一气,那怎么能行?房子我能不要,孩子可不能交给别人管,让他们喊别人‘娘’。”郭老夫人说着,眼泪忍不住地落了下来,道,“谁知道她老人家却走得如此猝不及防……”

    程池上前搂了郭老夫人,低声地安慰母亲:“老安人已经八十九岁了。生前能吃能喝,死得这么突然,也没有躺在床上受那个累,这是好事,是喜丧,您应该替她老人家高兴才是。顾家的情况您最清楚不过了。老安人这一去,顾家九老爷要回乡守制,顾家的处境只怕会更困难了。大哥那边,顾家肯定指望着你帮着出面说句话的,你得赶紧过去才行。”

    顾家的男丁虽多。但目前仕途顺利且颇有前途的却是老安人的长孙顾清和。他如今任小九卿之一的鸿胪寺卿,老安人去世,他要回乡守制一年,位置就得让出来,再回京,能谋个什么样的职位就不好说了。

    这个时候,任礼部尚书、士的程泾对顾清和的起复就很重要了。

    郭老夫人颔首。擦了眼泪。神情已经变得坚毅起来,道:“我知道。你跟身边的人说一声,收拾好东西了我们这就过去。”说着。郭老夫人“哎呀”了一声,道,“糟糕!我还说要请少瑾的继母吃饭的……”

    没想到母亲居然还记得!

    程池道:“我派人去说一声就是了。”

    郭老夫人叹气,道:“只有等过几天了。”

    “过几天正好。”程池道。“过几天就春暖花开,正好请了周太太进府赏花。”

    母亲也可以借此机会舒缓一下悲伤的心情。

    郭老夫人微微点头。

    ※

    平桥街周家。

    周少瑾得了这个消息惊得呆了半晌。想到上次去顾家做客时顾老安人孩童般直率的性子,心中很不好受,问来报信的商嬷嬷道:“池舅舅和老夫人是不是都要在顾家守上几天?”

    商嬷嬷恭敬地道:“应该得守上几天。四爷和老夫人都带了衣物过去。”

    周少瑾莫名就觉得松了口气,道:“你去跟池舅舅说。我这边的事不着急,让他先安心把顾老安人的事办完了。”

    商嬷嬷笑着应诺。

    周少瑾带着她去了李氏那里。

    出了这样的事,李氏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忙道:“死者为大。我们什么时候去给老夫人请安都行。”随后客气地问起郭老夫的心情如何,寒暄了几句。赏了商嬷嬷二两银子,亲自把商嬷嬷送到了门口。

    周少瑾问商嬷嬷:“你是回府还是去顾家?”

    “去顾家!”商嬷嬷含笑道,“四爷说了您这边若是有了音讯,就让我去给他报个信的。”

    周少瑾就让商嬷嬷给顾家十七小姐带信:“……让她节哀顺变!”

    商嬷嬷应下去了顾家。

    程池正忙着和顾家的人商量着报丧的事,顾家几位老太爷、老爷到此时还没有从老安人去世的悲痛和震惊中走出去,说话行事颠三倒四,几个管事索性有事禀了程池,由程池帮着拿主意。

    一时间程池身边坐满了人,站满了人。

    商嬷嬷在门口探了探头又缩了回去。

    程池眼尖,立刻看见了她。

    他没等请他示下的管事把话说完已站起身来,道:“我那边还有点事,你们等一会。”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下出了厅堂,在庑廊下站定。

    商嬷嬷忙上前低声回禀去平桥街的经过。

    程池听着反而揪心起来。

    如果事情真像的不要紧,她通常都会贸贸失失地闯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要他办这办那。相反,如果事情很要紧,她反而会患得患失的不知道如何跟他开口,就像她跟他和母亲去普陀山,去的时候不管想买什么东西为了不耽搁他们的行程,她一律都不开口,可回来的时候没了正事她就开始一会要去雷峰塔上搬砖,一会要去常州买梳篦,等到他和宋老先生为水文的事入了迷,她又能安安静静地在一旁不吵不闹地自己找事做,看似任性,却是很有分寸的。

    他思忖着,看了屋里或坐或站的人群,沉吟道:“这样,你去跟二表一声,我戌时(注:晚上七点左右)等安排好这边的晚膳之后就过去,让她等我一会。”

    商嬷嬷心中暗讶。

    不是说事情不要紧吗?

    四爷还过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