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招呼
    周少瑾一下子跳了起来。

    那她岂不是见不着池舅舅了!

    “这春节都过完了,他串什么门啊!”周少瑾忍不住抱怨道,“怎么之前也没有听谁说起来。”

    珍珠知道周少瑾和集萤很好,笑道:“四老爷说要出门,难道集萤还能拦着不成?她要是知道你今天回府,肯定也很懊悔的。你要不要给集萤留个话什么的?我记得大表小姐的婚期定在了三月初九,还有两个月,到时候让集萤去看你好了!”

    周少瑾很是失望。

    好在她没有等多久宋夫人就告辞了。

    她去见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高兴极了,拉着她的手不停地上下打量,道:“嗯,长高了一点,也更漂亮了。就是太瘦,要是再胖一点就好了。可见春节的时候吃得不好!”

    周少瑾不好意思地笑。

    郭老夫人就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吩咐珍珠上茶点。

    周少瑾嘻嘻地笑,道:“之前在茶房已经喝过茶,吃过点心了。”

    “我这里有更好的。”郭老夫人笑道,吩咐珍珠去把内室茶几上放着的那个喜上眉梢的红漆描金匣子拿过来,然后小声对周少瑾道,“是你筝表姐送来的,真正的御膳房点心。可不是京城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你吃过就知道了。”

    周少瑾连连点头。

    郭老夫人就喜欢她这样,吃就吃,不吃就不吃,不用虚情假意地客套。

    匣子一打开周少瑾就闻到了股甜甜的味道,明黄签子上写着的名字更是让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御膳房才有的规矩。

    她也好多年都没有吃这御膳房的点心了。何况这还是御膳房胡二最拿的点心玫瑰糕。

    说是玫瑰糕,实际就是红豆沙糕。

    可胡二的红豆沙糕色泽鲜艳,口感细腻,又甜又香,周少瑾一口吃下去,就笑弯了眉眼。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好吃吧!”

    周少瑾嘴里还含着点心。只能点头。

    郭老夫人就笑眯眯地道:“慢点吃。都是你的——等会我让她们给你带回去。”

    周少瑾吓了一大跳,忙把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道:“不用了。我吃几块就行了。您还是留着自己吃好了。”

    “我年纪大了,牙口不好了,吃了太甜的牙齿酸。”郭老夫人慈爱地道,“你池舅舅也说好吃。我给了他一盒,这盒是留给你的。”

    自从知道外祖母有意把她许配给程诣之后。周少瑾就有些不自在起来。

    初二的时候她和姐姐进府给外祖母和沔大舅舅等人拜过年之后就匆匆地回平桥街。

    说不定郭老夫人还以为她和姐姐会来给她老人家拜年,所以才留了点心给她。

    周少瑾非常的内疚,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不管说什么都不过是借口罢了。就像这次。如果她不是找池舅舅有事,恐怕也不会过来看望她老人家。

    她只好道:“这玫瑰糕真好吃!”

    郭老夫人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你继母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明天请她吃个饭吧!也算是为她接风洗尘了。”

    周少瑾闻言差点被咽住。

    这金陵城的贵妇人有几个有资格让郭老夫人接风洗尘的。

    她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您那么忙……”

    “傻丫头,”郭老夫人笑道。“我这是给你面子呢!”见周少瑾还欲多说,她索性道,“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你等会去跟你继母说一声,我的贴子随后就到。让你的几个舅母也过来作陪。你以后遇到她,说话也腰杆直些。”又道,“你是趁着你继母和你外祖母在说话过来的吧?我就不留你用中午饭了,回去之后也送几块点心给你继母。”

    周少瑾的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郭老夫人笑道:“虽说过完了年,可我这里也不许哭的。快擦擦眼睛。”

    周少瑾含泪而笑。

    郭老夫人就问起周初瑾婚礼准备的情况。

    周少瑾一一作答,又欲言又止。

    郭老夫人问她:“怎么了?”

    周少瑾就悄声地把她在杭州的雷峰塔给姐姐“抱”了块砖回来的事说了,然后愁道:“您说,我怎么给姐姐带过去啊?一块砖代表一块田,我要是放在嫁妆里,廖家的人会不会弄错。可若是不带过去,那岂不是成了我自己的东西……”

    郭老夫人倒不知道还有这件事。

    她老人家哈哈直笑,道:“是谁给‘抱’得这块砖!我记得我们当时没去雷峰塔啊!该不会又是那些分号的掌柜吧?”

    “不是!”周少瑾脸色绯红,不好意思地道,“是我求池舅舅帮着弄的。”

    郭老夫人忍不住挑了挑眉。

    四郎!

    他什么时候被人求一求就答应了!

    这倒有些趣!

    郭老夫人道:“在姑娘家出嫁的时候,陪嫁的仆妇是跟着出嫁的姑娘一起走的,你把那块砖让陪嫁的仆妇抱过去就行了。抱过去之后,最好放在新床底下,这样最灵验了!”

    “哦!”周少瑾松了口气,记了下来,道,“我到时跟持香说。她会跟着我姐姐嫁过去。”

    郭老夫人看着她又乖巧又听话的模样,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头,差点就问她,你姐姐嫁了,你就跟着我住好了。可转念想到给周少瑾找婆家还没个影儿,这话还是咽了下去,又在心里抱怨起这金陵城里的好一点的男孩子都哪里去了?不是学识不够就是相貌不够,还好她没有挑出身家势,这要是挑起出身家势来,只怕个个都不合格。

    看样子,还是得从几大家里找!

    俩人说了闲话,郭老夫人眼看到了晌午。就催了周少瑾回嘉树堂:“你外祖母那边只怕是早就准备好了午膳,我就不留你了。”

    周少瑾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郭老夫人待她这样好,她却没能以同等的心对待郭老夫人。

    说起来,郭老夫人是个很寂寞的人。

    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两个孙子,除了池舅舅。其他人要不已经嫁人要不就远在京城。到了老夫人这个年纪,她就是给她做再多的针线,孝敬她再多的吃食。也不如她常来陪郭老夫人说说话。

    她道:“那我明天再来看您。”

    郭老夫人笑着颔首,让碧玉送了她出门。

    回到嘉树堂,关老太太和李氏等人正在等她,见她进门忙问:“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都和郭老夫人说了些什么?”

    周少瑾把郭老夫人明天给李氏接风洗尘的事说了。

    李氏又惊又喜。不敢相信地道:“给我吗?”

    周少瑾笑着应“是”,道:“老夫人说。她的贴子等会就会到。”

    “哎哟!”李氏喜出望外,有些奉承程家地道,“等会回去可得和你姐姐商量带些什么东西去给老夫人请安好。”

    沔大太太忙凑趣道:“我们家初瑾最在行不过了,您去问她可真是问对了人!”

    李氏忙道:“那是。那是。”

    关老太太则想了想,道:“老夫人既然说了这样的话,你还是先过去给老夫人问个安为好!至于说送什么东西。诣哥儿她娘,用过午膳。你去开了库房,拿几件看得上眼的东西陪着太太走一趟好了。”

    李氏连声道谢。

    关老太太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能赶回来主持初瑾的婚礼,我很是感激。她的事,就全托付给你了。”

    不无为周初瑾出头的意思。

    李氏忙不迭地应“好”,下午就由沔大太太和周少瑾陪着去了寒碧山房。

    去而复返,周少瑾有些不好意思,郭老夫人却朝她笑了笑,和蔼地和李氏寒暄起来。

    周少瑾就帮着碧玉摆着茶点。

    碧玉悄声告诉她:“我看见清风回来了!”

    “那池舅舅呢?”

    “没看见!”

    没看见有可能是没回来,也有可能是在清风之前就回来了。

    周少瑾的心跳了几下,找了个机会出了上房,去了听鹂馆。

    程池还没有回来,她遇到商嬷嬷。

    商嬷嬷笑道:“二表小姐怎么过来了?是来找四爷的吗?四爷和顾六爷去了一个朋友家,您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等四爷回来了,我跟他禀一声。”

    原来池舅舅和顾九臬出去了。

    “那就有劳嬷嬷了。”周少瑾赏了她两个八分的银锞子。

    商嬷嬷执意不要,笑道:“不过是给您传句话,哪就当得起您这样的客气。”

    是她小瞧了商嬷嬷。

    周少瑾脸都红了起来,道:“我过年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你,这是我补给你过年的打赏好了!”

    商嬷嬷就笑着道谢收下了。

    周少瑾赧然地离开了听鹂馆,陪着李氏和沔大太太坐了会,就跟着李氏起身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李嬷嬷问李氏:“怎么样?关老安人没有为难您吧?”

    “程家岂是那么没眼色的人!”李氏说着,沉默了片刻,道,“我原来只当大小姐厉害,现在看来,二小姐只怕也不简单。长房的郭老夫人,明天要请我吃饭,给接风洗尘呢!”

    “啊!”李嬷嬷瞠目结舌。

    “没想到吧?”李氏瞥了李嬷嬷一眼,道,“你以后在二小姐面前说话行事也小心点。”

    李嬷嬷忙保证道:“我向来对两位小姐都是很敬重的!”

    “那就好。”李氏喃喃地道,“两位小姐好了,我们家幼瑾以后也能跟着沾光,你可别给我惹出事来,不然你是我乳娘我也会把你送回李家的。”

    李嬷嬷打了个寒颤,急急地道着“不会,绝对不会的”。

    ※

    姐妹兄弟们,还有两天二月份的粉红票榜单最后的结果就会揭晓了,这也是农历新年的第一次冲榜,求开门红,求粉红票!!!

    我会努力加更,求诸位姐妹兄弟们也看看票库,还有没有粉红票,支持一下《金陵春》。

    特别是用手机看文的姐妹兄弟们,通常手机上都不会显示粉红票的多少,还请试着投投粉红票,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和惊喜。

    o(n_n)o~

    如果这个月还能拿第一,我依旧会加三更以示感谢!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谢谢!

    ※(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