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破坏
    郭老夫人转过身来,透过镶嵌着琉璃的窗棂,正好可以看见周少瑾和碧玉告别的情景。

    望着小姑娘精致的面孔,温柔的笑容,她突然觉得一阵心酸。

    保定再好,怎比得过金陵!

    亲情再好,在继母手里讨生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何况小姑娘翻过年就十四岁,到了议亲的年纪,这女人嫁人等于是第二次投胎,这么关键的事,却被操纵在一个和自己没有丝毫血缘关系也没有太多感情的人手里,小姑娘又不傻,怎么可能像表现出来的这样平静安逸呢?

    郭老夫人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待周少瑾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才让小丫鬟叫了碧玉进来,问道:“少瑾都和你们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郭老夫人不是那种事无巨细都喜欢管的人,陡然间这样,玉碧有点紧张,帮着周少瑾辩道,“二表小姐说,她这家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前些日子在寒碧山房抄经书,受了我们不少的照顾,她也没有别的东西可谢我们的,就亲手做了些米糕拿过来给我们尝尝。说是当值的时候若是饿了,在茶房里蒸一蒸就能吃了,很方便。”

    郭老夫人点了点头,让她退了下去。

    碧玉心中有些不安,怕自己说错了话给周少瑾惹了麻烦。

    不曾想到了下午,郭老夫人让她去请了关老安人过来说话。

    她忐忑地去了嘉树堂。

    周少瑾姊妹在畹香居收拾东西,她没能遇到。

    碧玉只好把这些心思都放在心里,笑着去见了关老安人。

    关老安人虽然想不通郭老夫人有什么事要见她,但还是很快就穿戴整齐,由拟儿扶着去了寒碧山房。

    郭老夫人亲自在门口迎了她进来。两人分主次坐下,待小丫鬟上了茶点,关了门,郭老夫人这才低声地道:“你们家大表小姐马上就要出阁了,二表小姐是走是留,你们家姑老爷可有话递过来?”

    关老太太知道周少瑾给郭老夫人送坎肩的事,还当郭老夫人有话要对她说。拿了这件事做开场白。忙笑道:“家里正忙着初瑾和诰哥儿的事,少瑾的事还没有个定论。”

    “这孩子向来心细。”郭老夫人道,“你们商量初瑾婚事的时候就应该把这孩子去向定下来才是。”

    四房的沔大太太素闻是个妥贴人。怎么这件事却办得这么马虎?

    关老太太听出郭老夫人言辞间的不满,忙驳解般地把她们的打算告诉了郭老夫人:“平时把她当亲外孙女一般,从来没有想过把她送去保定。寻思着等把初瑾和诰哥儿的婚事办了,就跟姑老爷提一声。来个亲上加亲,把少瑾许配给诣哥儿的……”

    郭老太太忍不住地讶然。

    诣哥儿?!

    四房的二爷!

    她连他长得什么样都不记得。可见这孩子很是平庸了。

    四房怎么就敢打了周少瑾的主意?

    这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吗?

    郭老夫人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周少瑾时周少瑾那拘谨沉默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痛。

    那她让这孩子来帮自己抄经书还有什么意义?

    郭老夫人道:“所以你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送少瑾走?”

    “是啊!”关老太太不知道郭老夫人的想法,笑吟吟地道,“我和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好歹也把她拉扯大了,她眼看着就要说亲了,怎么把能把她交给别人呢!”

    可跟着你也一样的让人不放心啊!

    郭老夫人在心里暗忖。天人交战良久,这才露出副可惜的样子。道:“原来我还想问问你们对少瑾有什么安排,看来你们早已准备把她留家里了。我还想着这孩子既然服侍了我一场,我怎么也要关心关心她的婚事……”说着,郭老夫人舒颜一笑,道,“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是熟人,知根知底的,这女人嫁人,多半也就是求个安稳。”

    原来是要给少瑾说人家!

    关老太太心里顿时有些矛盾起来。

    郭老太太出面,那自然非富即贵,品行端良,说不定还是即富且贵……自己的孙子是什么性子,她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肯定是比不得郭老太太介绍的人……可若是就这样把少瑾让了出来,那诣哥儿怎么办呢?少瑾可不仅仅是样貌好,而且性子也好,又擅长女红烹饪,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孩子……何况郭老夫人说的也对,这女人嫁人不就求个“安稳”吗?别的她不敢保证,这“安稳”二字却是敢保证!

    这一刻,刚正的关老太太也没办法做到公正无私了。

    她笑嘻嘻地同郭老太太寒暄起来。

    郭老夫人说不出来的失望,又夹杂点痛心。

    少瑾这孩子,可真应了红颜薄命这句话!

    她无精打采地送走了关老太太,直到晚上程池过来用晚膳,她的心情还很是低落。

    程池看了旁边服侍的碧玉一眼。

    碧玉找了个郭老夫人没有注意的机会低声对程池道:“今天二表小姐过来给老夫人送了坎肩,之后老夫人又找了关老安人过来说话,就一直这样了!”

    周少瑾!

    她又怎么了!

    程池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他前些日子交待了不让人随便打扰,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周少瑾了。

    她难道出了什么事?

    程池想到那天看见周少瑾,明明是她大大咧咧地闯进了他的书房她却红着脸狡辩说她是无意路过的,或者她那个时候就有什么事找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胡说八道了那么一通?

    他有些坐立不安起来,问郭老夫人:“娘,您今天是怎么了?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要不然我回听鹂馆去,等您的气消了我再来?”

    就算程池这样逗郭老夫人。郭老夫人也没有开心,而是摇了摇头,用过晚膳后和程池去了宴息室说话,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儿子:“……我手上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不然我就抢在你四婶婶之前开口了。现在倒好了,我反而不好开口了。”又责怪程池,“我不是说让你帮看着点吗?你也不放在心上。让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就这么嫁了!”

    程池掩饰不住的惊愕。也顾不上为自己驳解了,道:“我怎么知道四房那么早就把她的亲事定下来了。她今年不才十三岁吗?”

    “是啊!”郭老夫人感慨道,“我原只是想问问这孩子的去留。谁知道你四婶婶却给了我这么句话!我原想你四婶婶怎么也要把这孩子留到及笄。不过,我反过头来仔细想想也能理解,这孩子没有了生母,继母又出身商贾。若是能早点把婚事定下来,她就是去了保定。她继母也不好把她怎样,却也是片好心。只是这诣哥儿……你可有印象?”

    程池摇了摇头。

    整个九如巷他也就对程识、程让、程许有印象了。

    郭老夫人就道:“你看,怎么能让少瑾嫁了这样一个人?”

    程池脑海里浮现出周少瑾顽皮时的神色——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迸射出如星子般璀璨的光芒。得意的就像个偷了鱼吃的小猫儿。

    嫁给程诣……是有点可惜!

    他安慰母亲道:“这不还没有定亲吗?您也别着急上火的。大过年的,您若是哪里不舒坦我们也跟着没办法过年了。要不您看这样行吗?等过了初六您去各家走走,我到各家走走。您也托您的老姐妹们给留个心,若是找到了合适的人家。也不必和四婶或是她继母打招呼,直跟大哥说了,向那周大成提亲,周大成若是应了,四婶也就只能把这心思压在心底了。到时候再叮嘱大哥一声,他不说,您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这件事?也不算得罪四婶了。”

    “釜底抽薪。”郭老夫人大赞,道,“你这主意好。就是这人选的事有点难,你可要看清楚了,可别把少瑾推到火坑里去了。”

    母子俩都没有想到是否应该先看看程诣,了解一下程诣的为人品性之后再做决定!

    程池道:“再好的人家也得靠她自己去过日子。我只能说给她找学识出众、相貌堂堂的,至于以后,就看她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郭老太太点头。

    碧玉在槅扇外听了个音,吓了一身的冷汗。

    郭老夫人和四老爷……这是怎么了?

    常言说得好,宁拆一座庙也不拆一桩姻缘。

    四房的诣二爷的确没办法和他们长房的许大爷相提并论,可诣二爷和二表小姐青梅竹马,自幼一块长大,关老安人和沔大太太待二表小姐又像亲生的一样,加上九如巷富可敌国,怎么也不会少了诣二爷和二表小姐的嚼用,正如关老太太所说的,求了个“安稳”,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吗?

    若是嫁了别人,就算学识出众,相貌堂堂,家里外面一堆小妾外室,就是朝廷的封吏大疆也能把人给气死,那还不如嫁个能老老实实本本份份一起过日子的吗?

    老夫人也是,既然那么疼爱二表小姐,为何不问问二表小姐的意思?说不定人家二表小姐就想嫁诣二爷这样的呢!

    碧玉急得不行,谎称说肚子疼,让珍珠帮替了她当值,转身就往畹香居去了。

    因周初瑾这次出府之后不会再回来,住了十八年的宅子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记忆,每一个东西都巴不得能带走,所以需要装箱的东西也就特别多,两人忙了一整天,才将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