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婚期
    郭老夫人斥责程泾和袁氏,吕嬷嬷怎敢多言。

    她装着没有听到似的笑着问道:“那今天的年夜饭还是摆在上房吗?”

    程家的规矩,小年各房在各房摆团年饭,大年三十全都在听雨轩吃团年饭,吕嬷嬷所说的年夜饭,是指小年夜的年夜饭。

    郭老夫人却不放过这个话题,道:“这边只有我和四郎过年,摆哪里都行。倒是大太太那边,你派个人去说一声,既然京中的事务繁多,大老爷又指望着她帮着打点,就让她留在京城好了,至于各家的年节礼,也就拜托她多操操心,一并送了吧!我们这边就只管金陵城的几家老亲戚好了。”

    吕嬷嬷恭声应是,等着郭老夫人继续示下,谁知道郭老夫人却摘茶盅来喝了一口气,道:“听说开了春周家太太要从保定来?你去打听打听,什么时候到。到时候少不得要请周家太太过来吃个便饭。”

    周家太太?

    吕嬷嬷想了想才意识郭老夫人所说的人是周少瑾的继母李氏。

    这可真是难得的体面啊!

    就是二房大太太洪氏娘家来人,老夫人也没有这样招待过。

    她不由地打起了精神,笑着应了声“好”。

    郭老夫人放下了茶盅,道:“那你下去忙去吧!没什么事也不用来跟我说了,说来说去也就是那几件事。”

    吕嬷嬷只好退了下去。

    给袁夫人递话好说,可这年节礼的银子老夫人可是一个字也没有提。

    到底是从公中出还是要为难袁夫人一下由袁夫人自己想办法……这要是会意错了,可是两边都不讨好的事啊?

    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她简单真都要愁白头了。

    周少瑾这边却陪着关老太太高高兴兴地收拾着屋子——程诣明天就要回来了。

    跟着何家老太爷读了些日子的书,据关老太太说。“懂事多了”。

    周少瑾很怀疑。

    前世四房那么艰难,程诣还挺乐观的,今生什么事都还没有发生,他能“懂事”才怪呢!

    不过,程诰能回来,她还是很高兴的。

    家里肯定会热闹几分。

    似儿过来请关老太太示下:“您看是挂这个五彩的锦缎帘子还是挂那个青色的细布帘子?”

    关老太太笑道:“这你得问少瑾。他们年轻人和我们的眼光不同,免得到时候诣哥儿回来了又要在私底下抱怨。”

    周少瑾就和老太太说笑道。嗔道:“我看您是要把这责任推到我身上。若是诣表哥回来了看着这屋子布置的不如意。你正好把我给推出去,说是我帮着布置的。”

    “就是这个意思。”关老太太呵呵笑,道。“你可要小心点了,别到时候被诣哥儿念叨。”

    周少瑾抿了嘴笑,吩咐似儿:“挂那个五彩的锦缎帘子好了。大过年的,也喜庆些。”

    似儿笑着退了下去。

    有小丫鬟跑了进来。笑着禀道:“老安人,二表小姐。镇江廖家的人过来送年节礼了。随行的还有他们的大管事,说是想在年前把大表小姐的婚期定下来。随行的嬷嬷已经进了正院,正挨着给各房的老安人、太太、奶奶们请安呢!”

    关老太太算了算日子,道:“今天他们倒来得早。这还没有喝腊八粥呢!”然后对周少瑾道。“你先回去换件衣服,等会也一起见见廖家的嬷嬷,看看她们有没有其他的话说。”

    廖家看得几个日子关老太太都派人去重新合过八字了。据说都是好日子,关老太太把这个结果写信告诉了周镇。周镇回信来说一切都由关老太太做主。关老太太就选了三月初九的日子。

    在周少瑾的记忆中。前世关老太太也是选了这个日子。

    说是怕离秋闱的日子太近,怕廖绍棠新婚燕尔分了心。

    可不知道为什么,廖家却看中了五月十八那个日子。

    最后说来说去,两家都退了一步,把周少瑾出阁的日子定在了四月二十四。

    后来廖绍棠落第,廖家觉得应该让廖绍棠参加秋闱之后才成亲的,关老太太毫不示弱,道:“我当初就说应该定在三月初九,那是我们程家找了龙虎山的道士亲自看过的日子。是你们坚持要把婚期定在四月二十四,现在又来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这才把廖家的人给压了下去。

    当时她以为是正常,现在看来,廖家却不够有诚意。

    不知道今生廖家是不是还会选了五月十八那个日子。

    周少瑾有些心不在焉地换了件崭新的桃红色镶绿色芽边的棉褙子,戴了朵上次程池送得南珠珠花去了关老太太屋里。

    关老太太刚刚梳洗完毕,正由着拟儿在插簪。

    一旁服侍的王嬷嬷忙笑着请了周少瑾坐下,笑容十分的亲切慈爱,看她的目光好像在看自己的孙女似的。

    周少瑾不禁暗暗称奇。

    王嬷嬷为人端方,也因此有古板,像这样情绪外露,还是她第一次看到。

    难道是因为诣表哥要回来了?

    周少瑾猜测着。

    没一会,廖家的婆子过来了。

    来的是两个婆子,其中一个是钟嬷嬷,另一个是个和钟嬷嬷差不多年纪的妇人,看上去就是一副唯唯诺诺的老实相,话都有些不敢开口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和程家的应酬是以钟嬷嬷为主。

    两人上前给关老太太和周少瑾请了安,互相问候家里的长辈,钟嬷嬷就把同行的那位嬷嬷支了出去:“……你去把来时大太太特意交待带给老安人的那匣子阿胶拿进来。”

    那嬷嬷喃喃应“是”,退了下去。

    钟嬷嬷就歉意地笑道:“没办法,家里这些日子为了大爷的婚事都快忙翻了天,偏生又遇到了过年,只好让她跟了我同来。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老安人和二小姐原谅!”

    有长辈在,周少瑾是向来不说话的。

    关老太太则看出这钟嬷嬷是有事而来,和她应酬了几句,两人就心照不宣地进入了主题。

    “我们家大太太说了,既然老安人找人看过了,三月初九的日子最好,那就把婚期定在三月初九好了。等会我们家大管事就照着这个日子和媒人一起商定婚期。”

    关老太太很满意。

    周少瑾则有些惊讶。

    看样子。前世还是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她沉默地听着,就见那钟嬷嬷看了她一眼,把方氏用自己的陪嫁给廖绍棠在京城买了个两进的小院子的事说了。并道:“我们家大太太说了,这是单给大爷的,以后我们家大太太归天了,陪嫁均分。也有大爷一份的。而且京城宅子里的家具、陈设、丫鬟、车夫都一一俱全,只等大爷成亲了就可以带着家眷一起去京城读书了。”

    镇江廖氏可是个大家庭。若说人口,九如巷程家五个房头加起来还没有人家一个房头多。能成亲之后和丈夫出去单过些日子,没有那些琐事打扰,夫妻间的感情必能一日千里。

    关老太太喜出望外。

    周少瑾心知肚明。

    这应该就是方氏提出来的条件了。

    只要她能让姐夫得到程泾或是程渭的指点。她姐姐就能得到方氏这个做婆婆的庇护。

    周少瑾朝着她微笑着点头。

    钟嬷嬷机敏不再说什么,而细细地说起周少瑾的婚事廖家准备请多少客人,置办多少桌酒席。廖绍棠成亲之后每个月会有多少月例等等。

    关老太太越听越高兴,最后钟嬷嬷起身告辞的时候甚至站起来送了送钟嬷嬷。

    钟嬷嬷连声“不敢”。

    周少瑾笑着主动请缨。代了关老太太送钟嬷嬷出门。

    钟嬷嬷见周围没人,忙笑道:“二小姐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只管说,我这就给我们大太太带话。”

    周少瑾把周少瑾的意思说了。

    当然,她没有说这是姐姐的意思,只说是自己和父亲商量过的结果。

    钟嬷嬷有些失望,但也觉得周少瑾的话有道理。

    有些人情是越用越少的。

    她笑着道谢,由王嬷嬷陪着去了五房给汶大奶奶问安。

    周少瑾还以为姐姐的婚期还会像前世一样会有番波折。

    谁知道过了腊八,廖家那边正式传来消息,周少瑾和廖绍棠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三月初九。

    周少瑾开始一阵欢喜,转念想到姐夫明天的秋闱会落第顿时又一身冷汗。

    如果姐夫和前世一样没考中举人,那廖家岂会不会把这责任推到姐姐身上!而且外祖母还没有了借口为姐姐辩护。

    要不要跟廖家的人说说,就把婚期定在于五月?

    可那也是程家的主意,廖家要为难姐姐他们一样没有办法啊!

    周少瑾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寒碧山房。

    碧玉她们正在除尘,忙请了周少瑾屋里坐:“小心灰尘都落在了您身上。”

    周少瑾勉强地笑了笑。

    清风从外面走进来,板了脸道:“二表小姐,您是来找四老爷的吗?四老爷正在屋里算账呢!四老爷说了,他算账的时候谁也不许打扰,就是怀山大叔,如今都在屋外服侍着呢!”

    “哦!”周少瑾应了一声。

    她也没准备找池舅舅。

    这种事她和池舅舅说也说不清楚,说不定三下两下就让池舅舅给看出端倪来了。她去和池舅舅说,不是没事找事吗?

    再说了,池舅舅在算账的时候她本来就不应该去打扰池舅舅,上次是她不知道,无意间闯了进去……

    周少瑾站在寒碧山房的院子里看碧玉她们扫了会尘,就起身告辞了。

    碧玉奇道:“二表小姐过来干什么的?”

    程池搬到了寒碧山房住,寒碧山房却没有增加人手,大家都忙得团团转,也没有人把碧玉的话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