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三桩
    关老太太想了想,道:“诰哥儿的婚事定在了明年的九月初十,听廖家的口气,廖姑爷要参加秋讳,想在明年的三月、四月和五月之间选个日子,过几天就要派人来商定具体的日子,这一年办两桩婚事,虽然先出后进是件好事,可我看还是等到办完了诰哥儿的婚事,少瑾又大了一岁,我们再和姑老爷坐下来好好说说少瑾和诣哥儿的事比较好。”

    沔大太太向来尊敬婆婆的决定,笑道:“那个时候手边的事也忙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可以分出精力来。还是您想的周到。”

    关老太太微微地笑,还想说什么,周氏姐妹已经换了身衣服走了过来。她忙朝着儿媳妇使了个眼色,两人笑打住了话题,带着周氏姐妹去了听雨轩。

    二房和三房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正围着宋夫人说话。

    周少瑾见姜氏神色自若,没有一点坑女儿的后悔和焦虑,不由心中暗叹。

    也不知道姜氏是没有意识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姜氏已有了万全之策应对程程笳的婚事。反观程笳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蔫地跟在母亲的身边,就算是笑眼底也透着几分伤心,她不禁为程笳难过起来。

    宴席开始后,周少瑾被安排在了郭老夫人和宋夫人这样桌,因作陪的还有唐老安人、李老安人等长辈,周少瑾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全在照顾她们的了,就这样,识大奶奶郑氏看着心里却不是滋味。

    原以为程笙去了京城小字辈里就应该由她出头了,没想到郭老夫人又抬出了个周少瑾。郭老夫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

    用过午膳喝过茶,郭老夫人带着宋夫人参观九如巷。

    周少瑾在一旁陪着。

    长房的古朴大方。二房的高雅秀丽,三房的富丽堂皇,四房的简单朴素,五房的珠光宝气,都让宋夫人赞不绝口,这才感受到了程家家底的厚重。

    晚膳依旧是周少瑾在主桌作陪。

    用过饭,她们去四宜楼听夜戏。

    虽已是冬天。但四处挂着暖帘。点着灯笼,粉色的夹竹楼、白色的玉簪花、大红的石榴花竞相绽放,让人疑是在春天。

    宋夫人忍不住道:“都说江南的世家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我今天亲眼看见这才相信。”

    郭老夫人呵呵地笑,道:“我们也是托了你的福。你要是不来,我们就算是想找个借口这么聚聚都不成。”

    “看来我应该常来走动走动才是。”宋夫人开玩笑道。

    姜氏接了话:“这是冬天。你春天来的时候有春天的景致,夏天来的时候有夏天的景致。就怕您不来。”

    “若是来了闲,我一定来看望老夫人。”宋夫人微笑着道,大家在太师椅上坐下。

    碧玉送了戏单子请宋夫人点戏。

    宋夫人推脱了几次都没能推脱,点了出“游园惊梦”。郭老夫人点的是“四郎探母”,有了这两出只怕就要戏到半夜,唐老安人和李老安人等很有眼色的没有点戏。

    戏台上就“铿铿锵锵”地开了锣。

    周少瑾把小丫鬟捧上来的茶和点心摆在了宋夫人的茶几边。开始还给宋夫人解释一下这戏是哪个戏班唱的,旦角是谁。青衣是谁,都唱过些什么戏,在金陵城梨园界的地位如何,等到戏渐入佳境,宋夫人也听得如痴如醉之后,她重新给宋夫人换过茶点,悄然朝着坐在不远处玩的指甲的程笳使了个眼色,下了楼。

    不一会,程笳也下了楼。

    她板着脸问周少瑾:“干什么?”

    可能还在为那天周少瑾敷衍她而生气。

    周少瑾拉了拉她的手。

    她面色微霁,道路:“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你若是想安慰就不必了。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再怎么也不会比这个时候更差了,我也不怕你笑话了……”语气却和缓了很多。

    周少瑾笑。

    程笳总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她柔声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程笳黯然。低了头道:“我也不知道。娘说,过些日子大家就不记得了。可我这样地被人议论,心里……却很烦!”

    周少瑾理解。

    她轻轻地拍了拍程笳的手,道:“你晚上来我屋里吧!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

    程笳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回到了楼上。

    可当她在畹香居看到周少瑾买给她的礼物时,人一下子活了过来:“少瑾,你在哪里买的这些东西?好漂亮!你怎么不多买点回来?还有这套梳篦,绘的居然是游园惊梦……他们可敢想啊!”她逼问周少瑾:“你肯定也给阿朱和顾家十七姐买了礼物回来的,你快给我看看,我要看看你送给她们的都是些什么花色的。”

    周少瑾没有办法,只好把送给阿朱她们的东西都拿出来给程笳看。

    程笳一会儿拿了琉璃簪钗看,一会拿着梳篦看,最后问周少瑾:“你能不能只送她们簪钗,把这几套梳篦都送给我?”

    “当然不行啊!”周少瑾笑道,“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梳篦,早知道我就应该多带几套回来了。不过,我听池舅舅身边的人说,我们金陵城有家叫‘花想容’的铺子就是专门卖常州梳篦的,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哪天我们去那里逛逛好了。”

    程笳这放手。

    不过,相比之前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接下来的几天,周少瑾和姐姐周初瑾在郭老夫人的带领下,陪着宋夫人走遍了金陵城的山山水水,周氏姐妹虽然是金陵人士,可闺阁严格,却没有机会像这样游玩过,这次亲历那些在书看上看到的景色,说起来还是沾了宋夫人的光。

    但这样天天在外面游玩也很累。等到宋夫人面露倦色,郭老夫人建议在家里开个茶会,把宋夫人介绍给金陵城中的贵妇人:“……你正好趁这个机会认识些人。”

    宋夫人觉得郭老夫人安排周到妥贴之极,连声应“好”。

    郭老夫人就让周少瑾和周初瑾姐妹帮着安排茶会的事。

    周初瑾在沔大太太的指点下已经可以**主持四房的中馈,这些事自然不在话下,和四房的宴会相比,长房的宴会不过是在规格上高一点而已。但长房有的银子。周初瑾没有了束缚,也就没有了什么为难之处。

    周少瑾却找了个机会去听鹂馆。

    程池和集萤都不在,南屏在给程池赶制春裳。

    周少瑾很是失望。

    南屏笑着问周少瑾:“二表小姐可是有什么事?”

    周少瑾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池舅舅和集莹姑娘去了哪里?”

    南屏笑着让小丫鬟给周少瑾上了茶,道:“说是谁过寿,四爷领着集萤姑娘去拜寿了。要不我打发小丫鬟到秦管事那里问一声,看四老爷去给谁拜寿了……”

    周少瑾不好意思打听。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顺口问问。”

    南屏并没有起疑。而是笑道:“二表小姐来的正是时候,我想给四爷的道袍镶个芽边,正拿不定主意用什么颜色好,二表小姐快帮我看看。”

    周少瑾欣然应允。

    南屏给程池做的是件浅灰色的淞江三棱细布道袍。准备或镶了白色或镶了褐色芽边。

    周少瑾道:“能不能镶深灰色!”

    “镶深灰色?”南屏愕然,思考了半晌,不由击掌。满脸惊喜地道,“二表小姐高见!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镶同色的。我这就去找个颜色深点细布过来配配色。”

    周少瑾莞尔。

    这样的镶边方法要到七、八年之后才会在扬州传开来。

    两人在那里对比了半天。最后决定用深灰色的细纱浅浅地镶一道。

    “肯定很好看。”南屏满足地道,“我觉得也可以用在女装上。”

    周少瑾很喜欢这种镶边,闻言笑道:“那我也试试。”

    南屏很感兴趣,道:“二表小姐的衣裳或是做好了,让我也开开眼界。”

    周少瑾笑道:“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你到时候只管去看好了。”

    她们正说着,外面一阵轻微的响动,有小丫鬟跑进来道:“南屏姑娘,二表小姐,四老爷回来了。”

    周少瑾和南屏迎了出去。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但程池依旧穿着秋裳。虽然腰间紧扎布腰带勾勒出他的好身材,可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有些冷。

    周少瑾忍不住道:“您怎么不多穿件衣服,今天早上起的可是北风!”

    程池有些意外,道:“你怎么过来了?今天不用陪宋夫人吗?”

    周少瑾讪然,道:“老夫人说要办个茶会,让我和姐姐一起协办,姐姐向来能干,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跑过来……准备和池舅舅您下几盘棋的……”

    这小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

    所谓的下棋别人不知道她心里还不明白吗?那是下棋吗?那不过是演戏给母亲看罢了。如今母亲忙着招待宋夫人,哪里有空理会他!他们犯得着再在一起下棋吗?

    程池对周少瑾道:“你跟我来!”

    率先往书院去。

    周少瑾见他神情严肃冷峻,心里有些打鼓,悄声地问跟着他回来的集萤:“他在外面没有受气吧?”

    集萤翻了个白眼,道:“我只看见他给别人气受,没看见过别人给他气受。”

    “哦!”周少瑾忐忑不安地跟着程池去了书房。

    程池大咧咧地在大案书后面的太师椅上坐定,问周少瑾:“说吧!又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