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陵春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二桩
    周少瑾道:“爹爹可知道这件事?他老人家怎么说?”

    周初瑾道:“爹爹早已经知道了。还是他老人家让马富山告诉我的,说是怕我们两姐妹不知道轻重,以为还可以和那程辂虚与委蛇结果却被他反咬一口,让我们都离他远的。至于其他的,就没有说了。”

    周少瑾道:“姐姐,你觉得想办法除了程辂的功名怎样?”

    “除了程辂的功名?”周初瑾喃喃地道,想了一会,道,“你觉得除了他的功名他就能安份吗?”

    怎么可能!

    若是他被除了功名就能安分,上辈子就会处心积虑地找到她,还哄她和他私奔,一点也不顾及帮过他的岳父和为他生儿育女的岳母了。

    “这只能说是第一步。”周少瑾道,“没有了功名,他就只能依附程家,到时候我们就可慢慢地收拾他了。可若是让他取得了举人身份,以他的心性,只会做出更丧心病狂的事出来,到时候恐怕不仅仅是指使人下毒毒死个人这么简单了。”

    周初瑾道:“那我们就让马富山去趟保定府好了,正好接了太太回来,别人问起来也有个借口。”

    周少瑾很是和赞同,将给姐姐的琉璃簪钗拿给姐姐,道:“这是给你带去廖家赏人的。”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周初瑾执意不要。

    姐妹俩推搡了良久,周初姐才想了想笑着接受了。

    之后两姊妹睡在了一张床上,周少瑾讲去普陀山的一些细节,比如说裕泰宁波分号王掌柜怎么机灵,杭州分号的掌柜又怎么精明。金山寺如何的雄伟,中泠泉水沏出来的太平猴魁又是如何清冽芬芳……点点滴滴的,全是郭老夫人和程池对她的好。

    周初瑾听着,笑着摸了摸周少瑾的青丝,姐妹俩的动静越来越小,渐渐进入了梦乡,第二天被春晚叫起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的。

    两姐妹忙梳洗了一番。带着给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及仆妇们的赏赐去了嘉树堂。

    程诣还有浦口,程沔特意带着程诰早了点过来,待见过周少瑾。问过话知道她一路平安之后,就带着程诰去了外院。

    关老太太就笑呵呵地向周少谨解释道:“他如今偶尔也跟着你沔大舅舅学点庶务。”

    程诰的婚期定在了明年的九月,不管他下场有没有取得秀才的功名,这婚事都要办好。

    周少瑾安抚关老太太:“您就放心好了。诰表哥一定会双喜临门的。”

    前世,程诰也的确考取了秀才。

    关老太太笑道:“那就借你吉言了。”

    周少瑾抿了嘴笑。把礼物拿出来。

    梳篦和琉璃簪钗大家都很喜欢,红珊瑚饰品却让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犹豫了:“这么好的品相,实在是难得,还是你自己留着以后戴吧!”

    生了女儿的。通常会从女儿落地的那刻起就开始给女儿攒嫁妆。

    周少瑾没满周岁母亲就病逝了,后来又寄居在九如巷,关老太太待她再了也比较隔着血缘关系。不好给她拿主意,等到摸清楚了周镇真正的心意。开始给周少瑾准备嫁妆,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她反而不如周初瑾——庄氏自嫁到周家就开始帮周初瑾准备嫁妆。而准备嫁妆最难的是有时候你要什么有钱也买不到。

    周少瑾笑道:“这是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门,你就收下好了。以后我若是再遇到了这样的好东西,肯定留下来不让您知道!”

    关老太太大笑,道:“要不你给郭老夫人送去好了!这次你能跟着出门,多亏有郭老夫人。”

    “这是我买给你和大舅母的,”周少瑾笑道,“郭老夫人那里我以后再想办法报答她老人家就是了。”

    关老太太见她态度坚定,朝着沔大太太使了个眼色,道:“那我们就收下了。”

    周少瑾笑盈盈地点头,待把梳篦琉璃珠花等送给似儿等人之后,她起身告辞:“虽说宋夫人那里自有郭老夫人款待,可我和她在船上相处了这些日子,她来九如巷做客,我不能尽地主之谊,怎么也要去打个招呼才是。”

    “是极,是极。”关老太太非常的支持,道,“宋夫人那里你自己看着办。若是要请到家里来做客,你直管下贴子,到时候我来作陪,银子也从公中出,不要担心什么,失了仪态,让人觉得小家子气。”

    周少瑾谢过了外祖母,邀了周初瑾同去,并道:“这一路上宋夫人对我很是照顾,因为知道郭老夫人是怎么安排,不好请了大舅母同去,姐姐却要出门帮我向宋夫人道个谢才是。”

    宋夫人是阁老的夫人,谁不想巴结?可她毕竟是长房的客人,哪些人能和她说上话,也得长房的说了算。若是长房没有同意她就带了沔大太太过去给宋夫人问安,不免有撬长房墙角的嫌弃,但周初瑾就不同了,一来她是周少瑾的姐姐,二来她只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人微言轻,宋夫人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关老太太和沔大太太都懂这个道理,两人不仅没有责怪周少瑾,还觉得周少瑾想得很周到,亲自让厨让做了几个四房比较拿手的点心让周初瑾带去了宋夫人歇息的客房。

    而宋夫人听说周少瑾和姐姐带了点心来看她,忙吩咐丫鬟把人请进来。

    在她看来,周少瑾才是被郭老夫人放在心上的晚辈,加上她心里很喜欢周少瑾,觉得在九如巷这个陌生的地方周少瑾才是了的熟人,不仅高兴地留下了她们带过来的点心,还在周初瑾向她道谢的时候好好地夸奖了周少瑾一通。

    周初瑾见周少瑾得了赞扬,自然是喜出望外,越看宋夫人越觉得宋夫人和蔼可亲,奉承着宋夫人说话,把个宋夫人高兴的从头笑到了尾。最后问周少瑾:“我听郭老夫人身边的吕嬷嬷说,郭老夫人决定明天去鸡鸣寺吃斋饭,你也会去吧?”

    “还不知道能不有跟着去。”周少瑾笑道,“我原准备去给老夫人请了安再来探望您的,可姐姐非要过来跟您说一声‘多谢’,我就带着姐姐先过来了。还没有去给老夫人问安呢!”

    “那你快去问问。”宋夫人笑道,“森哥儿昨天晚上还跟我说。原以为到了你家就能天天见着你了。谁知道你们住的居然这样远,还不如在船上的时候方便呢!”

    周少瑾嘻嘻地笑。

    有小丫鬟通禀,说碧玉过来了。

    大家都有些意外。宋夫人让小丫鬟带了她进来。

    碧玉看见周少瑾就“哎哟”了一声,道:“可找着您了!要不是遇到了沔大太太,我这腿可都得跑细了——老夫人一睁开眼睛就吩咐奴婢去请二表小姐,我去了畹香居。结果说您去了嘉树堂,我赶去嘉树堂。老安人已经开始做早课,几个丫鬟只知道您来了长房,却不知道你到底去了哪个院,我又赶回寒碧山房。结果说您根本就没去过,我只好又往嘉树堂去,天见可怜地让我遇到了沔大太太。不然我这会还在老安人的小佛堂外面等呢!”说完,她上前给宋夫人行礼。道:“奴婢一时心急,让您看笑话了。”

    这周家二小姐果然是郭老夫人喜欢的。

    宋夫人在心里暗忖,笑道:“碧玉姑娘不必客气。二表小姐,你快跟着碧玉姑娘去老夫人那里看看吧,说不定老夫人有什么急事找你呢!”

    周少瑾匆匆辞了宋夫人,去了郭老夫人那里。

    郭老夫人正要用早膳,笑道:“你吃过没有?今天厨房里做了菊花粥,你要不要添点。”

    周少瑾婉言谢绝了。

    郭老夫人也不勉强,把今天在听雨轩宴请宋夫人,明天请宋夫人去游鸡鸣山的安排告诉了周少瑾,道:“……你和宋夫人熟。你跟你外祖母说一声,宋夫人在金陵城的这几天,就由你陪在宋夫人身边好了。”

    周少瑾笑着应允,把带着姐姐去给宋夫人道谢的事告诉了郭老夫人。

    郭老夫人听说周初瑾和宋夫人颇谈得来,笑道:“让你姐姐一并陪在宋夫人身边好了。你姐姐的话虽然也少,却比你多。”

    周少瑾讪讪然地笑,回去禀了关老太太。

    关老太太喜出望外。

    他们四房的两个丫头帮着郭老夫人出面招待宋阁老的夫人,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也说明他们四房的两个丫头在待人处世、交际应酬上都是上了一定档次,拿得出手的。

    她忙叫了泾大太太来,问周少瑾要不要做几件新衣裳。

    周少瑾笑道:“现在做衣服也来不及了,何况我和姐姐还有很多没有穿着新衣裳呢!”

    关老太太又问起宋夫人的爱好,忌讳之类的,絮絮叨叨地说了半个多时辰,要不是长房那边的丫鬟来催关老太太听雨轩那边的宴席要开始了,她还会继续问下去。

    周少瑾和周初瑾上前服侍关老太太更衣。

    关老太太连连摇手,道着“不用”,让她们快回去重新梳洗梳洗,和她一道去听雨轩。

    周氏姐妹只好回了畹香居。

    沔大太太就笑道:“您把她们俩姐妹支走了可是有话跟我说?”

    “就你机灵。”关老太太笑道,“我寻思着那红珊瑚首饰我们就先帮少瑾收着,以后她出嫁,给她添箱好了,既不用辜负了这孩子的一片孝心,也算是我们的一个片心意。”

    “您倒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沔大太太笑道,“不仅如此,我觉得我们也得开始帮少瑾准备嫁妆了。就是她的婚事,您觉得我们要不要跟姑老爷透个音?”

    ※

    姐妹们,今天的更新。

    求粉红票……o(n_n)o~

    ※(未完待续)

    ...

    ...

    ...